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五十七节 新的一页

“你小子可是真会说话啊,把这济济一堂的人当做什么了?”蔡云涛觉得这个家伙挺有意思,完全颠覆了之前他对地委书记秘书的印象,“你小子这样吊儿郎当,难道说夏书记也容许你这样放肆?”
“为民,这次会议重要性你知道,看看台上,领导们都来了,你才姗姗来迟,别让上边觉得我们双峰不懂规矩,下次一定要注意。”坐在前面的男子纹丝不动,目不斜视,只是压低声音道。
“梁书记,对不起,我来晚了点。”陆为民坐下之后,赶紧倾身,附在梁国威背后,小声道。
紧跟着出场的是焦正喜、苟治良以及安德健,三人似乎谈得很热乎,正就某个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一连串的地委领导接踵亮相也昭示着会议即将开始。
这也是当秘书的悲哀和艰辛,你需要牢牢记住人家,而不是人家牢牢记住你,除了需要你的人。
作为夏力行的秘书,又担任了地委办综合科长,全地区副处级干部认识自己的不少,但是不认识自己的一样不少。
但是梁国威又是一个极为护犊的人物,干部出了问题,骂归骂,但是在处理上却很少下狠手,甚至可以为了某个具体问题和上边硬顶。
陆为民是猫着腰一路小跑的溜进来的,好在带路的小余轻车熟路,立即就把陆为民带到了位置上。
“是。”陆为民一边点头,一边搓了搓脸表示认错,坐在同排的hetushu.com几位常委们都微微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低眉顺眼的承认错误,要不有你吃的排头,看来这位新来的陆常委也是知道咱们双峰县的规矩。
在会议尚未开始之前,整个礼堂里都充满了一阵嗡嗡如蜂巢内的混响,虽然主席台上已经有人到位了,但是显然会议主持人还没有登台,而第一排除了地委政法委书记周培军面无表情地坐在靠边第二的位置上,其他人都还没有到。
此时的陆为民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目光沉静,只是静静的注视前方,右边是阜头县的某位常委,他不太熟悉,左边则是蔡云涛。
随着满面春风的夏力行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季泽夫在李志远、孙震以及另外一位从黎阳过来的“新熟人”常春礼陪同下而出,蔺春生率先起身拍掌表示欢迎,台上台下众人也都一起起立拍掌表示欢迎,会议气氛达到了高潮。
不过台下的已经基本到齐了,自己怕是最后一个进来的,难怪梁国威有些不高兴,自己现在这个有些正统的“老板”最讨厌不守时。
陆为民不知道夏力行把自己安排到双峰是否有这个因素在其中。
不过这也带来一个习惯,那就是这开会前的几分钟就成领导干部们私下交流的最佳时段。
“好了,大家请静一静,马上开始开会了,今天的会议很重要,也和_图_书是我们丰州地区成立以来一次最为重要的会议,开好这个会,有利于我们继往开来,将我们丰州地区的事业推上一个更高的台阶。下面我介绍一下出席这次会议的主要领导,省委常委、丰州地委书记夏力行同志,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泰然同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季泽夫同志,出席这次会议的还有……”
红旗礼堂不过四十多排,虽然在地区接管之后经过一番整修,但是从穹窿吊顶到座椅都无不透露出八十年代的那种沧桑气息,很多座椅不是翻坐时发出咯吱怪叫,要么就是表面木纹纸脱落斑驳不堪。
此时他只能选择低头,目不斜视,因为回应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嘿嘿,蔡主席,夏书记也是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说实话他这个人算是开朗温和的了,不太讲究这些,当然正规场合另外说。”陆为民含糊其辞,“我这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为民,不用这样一本正经,离开会还有几分钟。”蔡云涛是个爽朗粗疏性子的乐观派,原来是县计经委主任,比陆为民也不过早一年进常委,排名也是靠后。
不过想想也是,这家伙从履历上看还不到二十五岁,已然破了丰州地区的历史记录,不,应该是破了昌江省的记录,二十五岁不到的副处级干部,如果不是特殊时代,几乎就是不可想象的,就算你是地委书记秘书m.hetushu.com那也不成,可这家伙也就这么来了。
蔡云涛一乐,真没想到这位新来的常委说话这么活泼,还以为是给地委书记当秘书的人肯定会是一个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的角色,以前虽然也知道陆为民是夏力行秘书,但是却从未没有打过交道,也就是前天见面时打了招呼,却没想到这一位这样幽默风趣。
陆为民在来双峰之前就知道双峰官场的规矩,梁国威是一个极爱面子的人物,谁若是拂逆他的面子,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
蔡云涛真的被这个家伙给打败了,当着自己面说“见鬼说鬼话”,不是把自己给当作“鬼”了?不过这也足见这位新来者的心态和性格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陆为民看了看表,还有大约八分钟才到正式开会时间,不过按照黎阳地区过来的开会惯例,一般要求与会者提前十分钟入场,而现在丰州地区成立,这个习惯也沿袭下来,那些准时入场的如果不是上主席台的领导,那么就真要算是“迟到”了。
“嗨,要说紧张肯定有点儿,以前也就是充当工作人员,现在却要当听众,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在山上跑,依葫芦画瓢,装模作样的正襟危坐就行了。”陆为民也觉得这位蔡主席是有些主动在和自己交好,对此他并不排斥,甚至还有些高兴,这说明自己的到来已经逐渐在获得认可,哪怕是一个在常委里边排位靠后的举手常http://www.hetushu.com委。
但也听说这家伙是放弃了跟夏书记到省里的机会,主动要求留下来,而且主动要求到县里去,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若是要论前程,这跟夏书记到省里工作,既轻松又不需要面对下边如此繁杂的工作,提拔速度也远胜于下边打熬,三五年后到正处级干部也没有人能说什么,可到下边,三五年后你才不过三十岁,你能当县长县委书记么?
有时候陪着夏力行到县里走一遭,听取一次汇报,副处级干部黑压压坐一大片,他没事儿就得要一个一个把这些个副书记、常委、副县长们的音容笑貌和名字对上号,实在记不清还得在笔记本上小心的标注一些暗号提醒。
双峰县委书记梁国威是个某些方面相当传统的人物,八五年大裁军他转业回到了双峰担任县委副书记,八九年直接从县委副书记升任书记,在部队当团长,回来县委书记,养成了一言九鼎的习惯,在双峰是一个说一不二的铁腕人物。
这有时候得罪人往往就是一个照面的事儿,人家冲着你笑打招呼,你却愣是想不起人家是谁来了,对自己是尴尬,对人家就是伤害,甚至可能记恨你一辈子。
“蔡主席,不是我一本正经,这周围都是倒熟不熟的人,这要一张望,难免就要寒暄,可又没有多少话说,这样傻咧着嘴说些不着调的废话,这不是弄得大家尴尬么?”陆为民稍稍侧身,压低声音http://www.hetushu.com道:“我装出一副满脸严肃紧张过度的表情,也就想省得四处打招呼的麻烦。”
陆为民才到地委里边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当综合科长也不过大半年,迎来送往的更多的是各县市和局行部委的主要领导,饶是他记忆力超强,也难以把这些人一一纳入脑海中,能够认识个八九不离十,那些个打过一次交道有点印象知晓对方名字是什么职务就已经难能可贵了。
陆为民注意到了周围投射过来的目光,有熟悉的,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一坐入位置,路为民就感觉到气氛有点古怪,稍一打量看见蔡云涛瞧瞧给他指了指前面正中位置,脸色异样,陆为民就知道多半又是大老板发威了。
全地区多少副处级以上干部?六县一市外加地直机关和事业单位,少说也有三四百号人,就算是把那些个平时没啥交道的政协人大和事业单位的拨拉开,实打实的副处级以上干部也得有两百人。
伴随着张天豪、蔺春生、萧明瞻两人先行入场,场内的声音为之一小,一大帮副专员和人大政协工委的领导们也都开始步入后座,各自入席,张天豪直奔周培军身旁最边缘那个位置,而萧明瞻和蔺春生则不动声色地坐在了右边最靠边两个位置,这也意味着三位新任地委委员终于正式登台亮相。
“为民,你倒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呢,连我都以为你是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太过紧张了呢。”蔡云涛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