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一节 新圈子

招商引资喊了半年,没见着两个像样的企业进来,县委县府优惠政策一个接一个推出来,外出招商的队伍一拨接一拨,差旅费花了不老少,可就是不见成效。
梁国威知道自己在孙震心目中印象不佳,而如果被对方抓住这方面的软肋来说事儿,李志远都得要附和支持,只怕就是苟书记也保不了自己,更何况梁国威也不认为自己和苟治良的关系就密切到了会全力保自己的程度。
见陆为民跟随着曲元高鲍永贵退了出去,梁国威脸色重新阴沉下来,双手按在桌案上半晌不说话。
“梁书记,其实哪里都一样,你看人家风光,没准儿人家肚子里也是一包苦水,在人面前强作欢颜罢了。就像南潭,表面上搞了一个开发区风光无限,听说他这开发区引进了一家造纸项目,据说在全地区投资金额也是数一数二的,曾得到地委李书记的高度赞扬,可没曾想被省省环保局给通报了,地区环保局也明确说这是一个高污染企业,而且这个企业信誉很差,张天豪更是在第一次参加地委会议上就直接喊明叫响,说这个企业对南河下游污染将是致命的,对整个丰江流域的影响难以估量远远超出了这个项目的收益十倍不止,要求地区采取措施制止这个项目上马,可现在南潭那边早就对人家企业承了诺,地也征了,土地款也收了,保不准钱都用了,基建也开始了,hetushu.com弄得进退两难。”
于公于私关恒觉得自己都得要提醒一下对方,不能及时跟上时局变化带来的潮流,那被淘汰的就有可能是他自己。
“嗯,现在不仅是咱们丰州各县,就是全省各地招商引资的力度都很大,但是我看我们丰州这边效果都不怎么样,倒不完全是我们双峰如此,比如咱们西边洛门地区的洛丘县,比咱们还着急,听说还专门成立了招商局,专门有一拨人常年负责招商引资,但是好像一样成果聊聊,还险些被一帮骗子差点骗走贷款,据说幸亏是江苏那边一起案子翻了,牵出了这边的人,人家江苏的公安上门来抓人,这边还把那骗子待若上宾好吃好喝的给供着,人家是在洛丘县政府招待所里把人带走的,这事儿在洛门地区都成了笑谈。”
比起地区上边越来越大的压力,陆为民来双峰这点事儿就根本不算事儿了。
“梁书记,这事儿咱们还真不敢轻忽,人家都在努力,咱们若是一松懈,那就立马会被甩下一大截,再要赶上去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地区里边班子刚换了,我看李书记和孙专员都是一门心思盯着经济指标,前两天李县长不是在说孙专员已经明确提出来现在每个季度都要召开经济工作分析会,各县市一二把手和分管经济的党政领导都得要参加,要一个指标一个指标的通报分析,要和*图*书一个县一个县的讲明落后或者领先的原因,这个会真要形成制度,以孙专员的认真劲儿,嘿嘿,估计开这个会那就得和坐在火炉子上烤没啥两样,如坐针毡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估摸着每个季度要开会时候去住院的领导都不会少。”
这话新任行署专员孙震已经在前几天全地区的经济工作会上明确放出来了,据说让几个县的主要领导都有些坐立不安。
现在孙震当了行署专员,和现在地委书记李志远一样,这两位都是很重视经济工作的,这也难怪,两个人年龄都不大,尤其是孙震才四十岁不到,前程似锦,这一门心思肯定要想在丰州做出点成绩来,而现在的政治气候就是经济发展至上,各地都在轰轰烈烈的大搞土地开发,搞经济建设,可是双峰这边却动静不大。
“我把他晾了这么久,这家伙也不急不躁,稳得挺起,今天听到朱明奎的事情,却主动跑来找事儿,你说里边有没有啥古怪?”梁国威揉了揉自己的额际太阳穴,一大早就接到这个消息,让他本来就不太好的心情更是大坏,现在这个陆为民更搀和进来,让他更觉心烦意乱。
梁国威心里顿时烦躁起来,这事儿他当然清楚,而且也参加了会议,孙震言犹在耳,而且地委书记李志远也是破例在这个问题上特意强调,他和孙震的态度观点空前一致,也正是这样,梁国威和_图_书才越来越觉得这方面的巨大压力,也才让他这一段时间心情都越来越糟,这会儿被关恒这么一提,心情就更坏透了。
梁国威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双峰全县的经济拿起来,至少得在全地区搏到中游位置才能避免授人以柄,尤其是孙震。
关恒觉得地委否决了县委推荐的常委人选其实就是一个变相的警告,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双峰县委在经济工作上拿不出像样的成绩来,那么恐怕双峰县委县政府的班子还会面临一拨接一拨的调整,甚至调整到主要领导身上。
梁国威吐出一口气来,微微点点头,表示认同关恒的看法,稍稍宽了一些心,但是想到朱明奎的事情,他又觉得头疼,“老朱的事情少不得又要折腾许久,你说咱们双峰今年是不是有些不太顺啊,我觉得我梁国威这么些年来在工作上还算敬业努力,怎么这些不顺心的事儿都落到我身上?”
任你其他工作做得再好,经济发展不起来,在目前的态势下,恐怕都只有灰溜溜下台走人的结局。
“哎,这都是上边给逼的,任务一级一级压下来,一个季度得完成多少招商引资,得引进多少项目,得完成多少基建投资,哪有那么容易?没有就没有,还不行,想方设法去造假,这不是逼着人病笃乱投医么?”梁国威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老人斑似也有些浮出来,仿佛老了好几岁,靠在椅子www.hetushu.com靠背上,“为这事儿,我这个从不知道失眠是啥味道的人,现在睡眠都不太好了。”
“这事儿的确给各县市领导都有很大压力,包括我本人在内,怎么把经济工作拿起来,尤其是像我们这样基础设施薄弱,有没有工商业传统的农业县,就更存在许多具体困难,非一蹴而就能解决问题,我觉得地委在这个问题上有些操之过急了。”良久,梁国威才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的道。
关恒举得自己这位老板在这方面的嗅觉有些迟钝了,如果说前几年他能以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政治觉悟一跃登上县委书记位置,那么现在还在一味强调政治觉悟和提高确保党对社会局面的控制能力就有点偏离了目前中心工作主题了。
关恒琢磨着该怎么来提醒一下自己老板,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突破口。
县政府那边也是火烧屁股一般,上蹿下跳,县委这边一样坐不住。
关恒听出了老板话里的意思,摇摇头,“梁书记,我觉得您可能有些多心了,陆为民是夏书记的秘书,要说关系不浅,犯不着舍近求远,何况他在咱们双峰翻出一些是非来又有多大意义?难道说地区就会觉得他能力强本事大了?他这么年轻当了县委常委已经是破格又破格了,换了是我,那应该是来咱们双峰韬光养晦,熬熬资历,等待时机好往上走才对,真要在咱们来找事儿,就算是翻弄出问题来和-图-书也对他没有多少好处才对。”
关恒倒是很了解自己这位老板的心思。
突兀的一句话让关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怔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地道:“梁书记,你的意思是……”
关恒的话说到了梁国威心坎上,他也知道这才是关键,现在地区主要领导都摆明车马必须要在经济发展上有新动作新气象,这样才对得起上一届打下的基础,谁若是配合不了地区竖起的这杆大旗,恐怕就真的就是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
“哦?南潭还出了这么一遭事儿?”梁国威大感兴趣,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去年大出风头,引得周边县份都是翘首驻足,琢磨着是不是该立即效仿,只不过地区有明确意见是让南潭先行试点,其他县份暂不启动,所以也就只有搁下来,这也让梁国威很是遗憾。
“你看这个陆为民怎么样?”
“恐怕也不完全是地区里边的问题,他们恐怕也一样承受了来自上边的巨大压力。”关恒摇摇头,“夏书记现在高升了,所有压力就摆在新上来的班子,省里领导都盯着李书记和孙专员这对搭档,大家都觉得夏书记把丰州地区的基础给打下了,京九铁路马上就要动工了,全地区程控电话改造完成了,丰古路改造完工了,两大厂也要搬迁到丰州了,连开发区据说省里边也特批了,这种情形下,如果这一届地委行署拿不出像样的成绩出来,怕是无法向省委交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