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五节 双峰第一炮

正是这个潜在因素使得地委行署对双峰县委班子的人选也开始变得有倾向性,梁国威的地位和威信就开始下滑,但是这会是一个长期的渐进的过程,在这种节骨眼儿上,自己该怎么办?
单雄义也知道巴子达是老刑警队长,唐军跟了他多年,又是一门心思扑到侦察工作上,脑袋里根本没有那根弦,哪里玩得过巴子达?三五两下还不得啥都要给巴子达说个明白,而这种事情自己却不好和唐军明说,而且这个时候就算说了也未必管用。
这个时候巴子达似乎才醒悟过来,连忙上前劝住陆为民:“陆常委,你可能是误会了,政委的意思是公安机关办案有公安机关的办案规矩,有些涉及证据和隐私的情况非侦察人员不能掌握,政委,你也别在意,陆常委今天的确是受政法委曲书记和鲍局长的委托来全权过问这件事情,鲍局临走之前也专门交待了,这件事情要按照县委意图,由陆常委来牵头负责。”
这里紧邻看守所和收审所,武警战士就在一墙之隔的高墙哨所上持枪而立,墙上的电网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就像国民党时期的重庆渣滓洞和白公馆。
负手而立的陆为民面对单雄义露齿一笑,森冷的笑容中狰狞之意毕露,连单雄义心里都禁不住紧了紧。
一浪高过一浪的话语如潮水一般扑面而来,几乎要压得单雄义喘不过气来。
“巴子,你是老刑侦和_图_书了,局里办案规矩你清楚,这是法律规定,不能因为哪一个人而违例。”单雄义知道今天这事儿看样子这一位是铁了心要来插一脚,而有巴子达协助,自己怕是无法将这个案件办理情况一手掌控了,好在基本情况已经摸了一个大概,而且一些证据也有指向,倒也不怕他们想在里边做什么鬼。
好在唐军也是一个方正之人,这一点单雄义倒是信得过,若是巴子达要想在其中做手脚也不可能。
曲元高在离开时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陆为民记忆深刻,希望自己能妥善处理好这件事亲,但是他给自己的定下来的一些意向性指导,却是相当考纲。
正琢磨间,外边走廊已经传来一阵声音,是巴子达的,不知道对方给自己带来的多少意外惊喜或者意外收获。
“嗨,一言难尽,但是这个情况从客观上分析应该是有重大嫌疑,这一点毋庸置疑。”巴子达摇摇头。
周围办公室里的民警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得鸦雀无声,包括巴子达在内!
“哟呵,单政委,我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了,这公安局莫非是成了独立王国,或者说刑侦部门成了家天下?县委居然不能过问公安局的工作,那县公安局还有没有党委?是不是党委领导?”
气氛陡然紧张起来,连巴子达都没有想到陆为民这样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子就敢突然翻脸,毫不客气的当面给单政委发飙和*图*书,一时间愣怔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单雄义上了楼,巴子达把陆为民带到了后院刑警队办公区。
问题是自己在这件事情中该站什么立场,首先需要搞清楚这一点,才能在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上站好角度。
单雄义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自己亲家说这个新来常委和梁国威不太对路,但是眼前对方摆出来的阵势却让他有些警惕,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稳妥的,他不能轻易妥协。
当然漂亮话人人都会说,人情面子也得要买,梁国威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强势,或许在以前是,但是现在给陆为民的感觉是似乎他的威信和影响力正在若隐若现但是却又无法逆转的向下滑,双峰经济不振是一个最大的因素,陆为民可以想象得到以李志远和孙震为首的这一届班子只怕现在也是心急如焚。
“当然!一个正科级干部嘛,我相信县委常委会还有资格决定去留,陆某人受县委书记和县委政法委书记的委托来过问这个案件,单政委,你可以不买陆某人的帐,但是你要记住,陆某人今天来是为公事,你若是阻拦陆某人工作,那么请你务必相信,陆某人就可以做到让愿意配合陆某人工作的人来配合陆某人工作,我也绝对相信双峰县公安局里有很多人愿意来做这项工作!”
而其他几个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机关民警并没有听到巴子达的介绍,却活生生见到了www.hetushu•com眼前这一幕,都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像是刚刚参加工作的生嫩小子是什么人,居然敢如此嚣张放肆的向单政委放话。
巴子达等到陆为民在自己原来的队长办公室坐定之后,就迅速秉承陆为民的意思,先行了解现在已经掌握的情况,只留下陆为民一个人在办公室。
谁要在这个问题上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来,只怕结果就是注定了。
单雄义的目的陆为民当然清楚,那就是要利用隋寡妇涉嫌故意杀人做文章,把朱明奎阴暗肮脏的一面暴露出来,好让背后人进而对提拔朱明奎担任洼崮区委书记的县委发难。
“单雄义有没有资格担任这个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而是组织说了算!”单雄义觉得自己今天在这院子里和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新扎常委对话是一个巨大的失策,但是现在自己也是骑虎难下,稍稍退缩半步,那自己辛辛苦苦在公安局里建立起来的形象威信就顿时要坍塌一个巨大的缺口。
单雄义也没有想到这个新来常委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角色,他下意识的还有些把对方视为一个替梁国威和曲元高打下手的传话角色,言语间也就没有那么客气,哪知道对方居然就大马金刀的摆明车马压上来,半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尤其是当着这局里还有这么民警在场,这让他也是无名火起。
现在考虑这个问题略显早了一些,但是和*图*书陆为民却觉得自己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最大限度的把自己的印象在众人面前树立起来。
“既是巴子你参加,当然没有啥问题,但是我还是坚持那个观点,内外有别,别超出原则。”单雄义退了一步,他也不想和陆为民彻底撕破脸,这个人他还不了解,连自己亲家也对这个人没有多少了解,除了知道他是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其他知晓的并不多。
“对不起,公安局办案有公安局办案的规矩,这是法律赋予公安侦察机关的职责,至于说陆常委要了解情况,我还是那句话,条件成熟,当然可以,条件不适合,那就只能等待条件成熟。”
陆为民也知道自己算是遇上一个老油子,他也不想和对方较劲儿,但是这是自己到双峰的第一炮,也是树立自己形象的关键时刻,甚至可以说关系到自己日后在这双峰县能不能站稳脚跟,这个时候天王老子挡路都不行。
陆为民也不再理睬单雄义,既然撕破脸就没有必要在假意媾和,有时候敢于强硬,敢于撕破脸,你才能赢得必要的尊重。
如果说换了以往,也许这个事情还真对梁国威没有多大影响,但是今天又出了永济的事情,估计隋寡妇的案子如果按照刑警队的意图来走,那么造成的恶劣印象能被好好操作发酵一番,那么对梁国威也许就真的是杀手锏了。
“巴局长,请你原汁原味的复述曲书记和鲍局长临走之前交待的话和*图*书语,告诉你们单政委,县委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如果说单政委觉得不信,可以马上打电话求证,如果说单政委仍然觉得陆某人没有资格过问这个案子第一手的情况,那么我就要质疑你单雄义有没有资格继续担任这个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县公安局政委!”
“情况怎么样?”见到巴子达闯进来,陆为民忍不住问道,“和你们开初判断的情况有无差异?”
巴子达脑袋瓜子也是打得滑的机敏角色,立马就想出这样一个貌似折中的办法,但是却摆明态度要掺和进来。
“政委,你看这样行不行?我陪陆常委向唐军了解一下现在案件具体情况和进展程度,呃,如果唐军觉得有些情况不方便向外透露,我想我不算外人吧,我来斟酌哪些可以通报给陆常委,责任我来承担,你觉得怎么样?”
“成熟也好,不成熟也好,我刚才说了,我需要随时掌握一切进展和情况,成熟了就汇报成熟的,不成熟就汇报现在了解到的,记住,单政委,要随时!”陆为民也有些火起,这个单雄义对自己成见很深啊,根本不给自己半点面子,既然如此,那也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单政委,请你弄明白,不是陆某人想要没事儿找事儿,陆某人来双峰不过几天,谁也不认识,也不想招惹谁,但是梁书记既然把这事儿交给了我,也给曲书记和鲍局长交代清楚了,那陆某人就有权利过问,而且要过问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