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六十九节 耐人寻味

“我就是要和你说这事儿,怎么说呢?隋寡妇态度有反复,开始不承认她知道朱明奎患有心脏病,更不承认是有意要置朱明奎于死地,后来在唐军他们工作下,又承认了从泡药酒到故意让朱明奎行房事时先喝酒,就是想要让朱明奎发病,然后又翻供,现在在唐军他们的工作下总算是承认了,唐军他们正在形成笔录,准备固定下来。”
被曲元高这两句话顶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戚本誉鼓起眼珠子想要发火,但还看到梁国威脸色阴晴不定,他稍稍压了压火气,想要看看梁国威的态度。
“但是老曲,这很容易形成一个坏的开头,日后凡是出现这种情况,都有可能演变成政府出钱来买平安了,我反对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戚本誉连连摇头表示反对。
看见梁国威带着陆为民走了进来,孙震和苟治良都有些惊讶,这一天都没有看见陆为民,还以为陆为民初来咋到,不熟悉情况,起不到作用,梁国威没有让陆为民来,没想到陆为民这个时候却跑来了。
梁国威对朱明奎一案很关心,却又很不放心,陆为民自己也一样不放心,这大概算是陆为民到双峰上任之后的一个投名状吧,陆为民是这么感觉的。
陆为民把自己关于朱明奎一案自己掌握的情况作了汇报,梁国威半晌没有作声。
陆为民回到县公安局时已经是夜里快十二点了,巴子达也还没有和图书离开,见到陆为民赶回来,也是一喜,“那边事情怎么样了?平息了?”
※※※※
“我看可以,老曲和为民的意见可以考虑,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再有第二次,真有第二次你我都该自动引咎辞职了,抚恤救济困难群众是民政部门的职责,把这个事件一分为二的来看,永济镇政府收取农业税和统提款无可厚非,但是在方式方法上有些问题,这个问题下来之后再来总结经验教训,当事人家庭现在困难,民政部门给予救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没有什么好争议的,只是需要明确这是救济,对于死者死亡的问题,永济镇政府没有责任,这一点必须要喊响叫明。”想了一想之后梁国威最终拍板,“走,我们先去向孙专员和苟书记汇报一下这个情况,听听他们的意见。”
话题被逐渐转移到了如何解决这件事情上来,有了这个起头,各方注意力也就转移到了这上边来了,情绪也就趋于稳定了。
陆为民是连夜赶回县公安局的,卫生院那边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李廷章和曲元高出面,而鲁道元也的确发挥了关键作用,把死者家属中几个能说上话的召集起来,讲了他自己的想法死者已矣,现在关键是如何处理后事和解决好这件事情。
梁国威一愣,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点点头,“好。”
“这一点倒没有,这种案子很敏www.hetushu.com感,上边态度的都不明朗,谁愿意去招惹是非?”巴子达沉吟了一下,微微一笑,“不过唐军他们的攻心战术倒是很有战斗力,利用隋寡妇的心理,正在套取为什么隋寡妇要起杀心,估摸着要把前因后果都得要挖出来,这帮小子,挖得倒是挺细,深得我的真传啊。”
这边事情趋稳,陆为民也该去过问自己的事儿。
虽然还不清楚县里边对这个案子怎么会如此异乎寻常的关注,但是鲍永贵已经给他打了电话,要他全力配合陆为民掌握了解情况,处理好这起案子。
鲁道元的身份让他在一帮人里边很有些权威,而且也没有直接说太多其他的话题,只说人已经死了,关键是医好还在医院的男人,处理好死人后事,解决好问题。
曲元高的话让陆为民略感吃惊,他没想到曲元高居然如此坦然的要把这件事情交给自己来负责,难道说他就这么信任自己?梁国威能放心?但看到曲元高笃定的神色,陆为民又若有所悟,很显然已经有人把自己在县公安局里和单雄义的交锋通报到了曲元高手里,这位政法委书记看样子也是在公安局里有些人脉,这么快就能了解到内情,他既然知晓了,梁国威肯定也就掌握了这个情况。
看见戚本誉有些轻蔑的目光瞟过来,曲元高没来由的有些上火,但这会儿不是斗气的时候,曲元高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m.hetushu.com,他点点头,“梁书记,就像刚才为民所说的,光说不练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孙专员、苟书记他们都在这里,可见地委行署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我们现在不是要争论谁的责任问题,而是要想办法最快速度的解决问题,领导们耐性都有限,他们可不愿意陪着咱们在这里干熬,为民也说了,这是人道主义抚恤救助,也体现党的政策和政府的关怀,这一点可以在最后解决问题的意见或者协议中写明白。”
“戚书记,难道说这种事情还能经常出现?出现一次就足够引起了我们深思了,莫非还能让孙专员和苟书记他们来第二次,只怕真有第二次,你我也都该不在这个位置上了。”曲元高没好气地回应道。
“梁书记,我有个情况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陆为民心中一凛,赶紧问道“你是说他们现在正在挖朱明奎的事儿?”
“唔,这样吧,为民,你负责这个情况跟进,有啥变化随时和老曲沟通,朱明奎肯定有些问题,但是他人已经死了,有些事情不宜扩大化,否则对我们县委县府的声誉形象也是一个伤害,在法律范围内把握好这个尺度。”
“基本上在往一条路上说了,还有不少后续工作要做,曲书记和鲍局长暂时都还回来不了,估计要过了明天才能算平息。”陆为民摇摇头,“这边情况怎么样?隋寡妇和她女儿交待情况怎么样?”
梁国威和图书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把事情交给自己,县公安局里还有鲍永贵负责具体操作,或者监督自己,梁国威是想要用这件事情来考验自己,或者说掂量自己。
陆为民见巴子达言语似乎有些保留,估摸着这里边大概还有一些不好明言的东西,倒是让他有些好奇。
“子达,我想我得去看看,接触一下隋寡妇,实地了解一下真实情况。”陆为民想了想才下了决心,他得真实掌握这个案情的变化,尤其是隋寡妇的反复就更是耐人寻味,而梁国威交给自己的这项工作干得如何也决定着自己下一步在双峰怎么来开展工作。
“有没有刑讯逼供?”陆为民径直问道。
梁国威看了一眼对方,看到对方眼中坦然的目光,心里略略一松,他不知道对方领悟到自己的意图没有,但是他知道李廷章以及那个单雄义怕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这个他们认为是几年来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哼,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他也需要看一看陆为民的表现。
在这个案件的处理上也让陆为民费思量,但这一切都还需要他接触了隋寡妇母女俩之后才能下定论。
“嗯,朱明奎三年前就任区委书记之后,利用一次在隋寡妇开的小饭馆吃饭时酒后把隋寡妇给奸污了,隋寡妇大概也觉得自己反正也没有啥名声,破罐子破摔,也就遂了朱明奎,朱明奎自此之后就经常在隋寡妇那里夜宿。”巴子达显然没有意识到和图书陆为民关心什么,“至于说隋寡妇为什么起杀心,也有多方面的因素,嗨,这里边不足为外人道的东西多了。”
听完梁国威的介绍和陆为民的补充,孙震当即表示赞同双峰县委的解决办法,要求梁国威立即安排人落实协商,尽快达成处理意见,妥善解决好问题。
曲元高已经很隐晦的给自己暗示过,李廷章想要利用朱明奎一案做文章,陆为民也明白这言外之意。
周围人都立即明白过来,戚本誉和关恒都知趣的走开,倒是曲元高留了下来,显然是之前陆为民和曲元高就有了默契。
“梁书记,现在情况虽然还不明朗,但是需要引起足够重视,朱明奎一案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的想法是不宜扩大影响,人已经死了,就算是有什么罪过,也就不宜在深究,当然,这也需要在符合法律的范围内来处理,我的意思是把不扩大作为处理这件事情的一个原则,为民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把握原则很有分寸,他的一些观点我也很赞同,我的意思是永济这边我要来负责善后协调,朱明奎的案子交由为民来牵头负责,您觉得怎么样?”
“嗯,我估摸着唐军他们也讯问得差不多了,我陪你去接触一下。”巴子达也知道陆为民不太相信刑警队这帮人,对此他有些不以为然,但是站在陆为民的角度,尤其是和单雄义有那么一出冲突之后,这个接触恐怕也是必须的,否则他也无法向县委那边作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