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七十二节 入门券

巴子达是老队长,也算是自己半个师傅,一手一脚把自己带出来,虽说他现在不是队长,也不分管刑侦,但是他毕竟是老领导,现在又是局领导,昨晚提出要陪县里那个陆常委去问一问情况,队里给自己说了,自己也有些嘀咕,但是还是同意了,反正巴子达也算是局里人,又不是那个姓陆的一个人去见隋寡妇,而且听队里兄弟说事件也很短,大概也就十分钟时间,估计也是没有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就离开了。
巴子达无言地摇摇头,似乎还没有回过味来。
“单政委,隋立媛一直就有反复,在我们讯问期间,她就曾经反复了几次,时而承认,时而否认,实事求是的说在证据上虽然有很多疑点指向她,但是仅仅是指向她,却无法形成证据链,她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反复。”短粗却很壮实的神采,一头半寸显得格外有神,仿佛在头发根儿都在冒着旺盛的精力,“这种证据的证明力本来就比较弱,即便是固定下来,在检察院那边也很难批捕,就算是我们做工作,检察院给咱们批了捕,肯定也过了不了起诉那一关。”
单雄义怒不可遏,狠狠地将这一本卷宗摔在了办公桌上,“这是怎么一回事?隋寡妇为什么会反口?这中间有什么问题,你说!”
单雄义有些遗憾,毕竟不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队伍,自己来局里虽然时间也不短了,但是始终没有能建立一支自己信得过的队和-图-书伍,鲍永贵别看五大三粗貌似头脑简单,但是在这一点上却抓得格外牢实,自己得承认,差了对方一筹,这一次又功亏一篑。
陆为民也不多言语,说太多反而没意思,他相信即便是没有自己这一出,那鲍永贵也许机会安排另外人甚至可能就是巴子达上阵,实在不行,也许鲍永贵亲自出马也极有可能。
“他不是唬谁,他是受县委委托去指导工作,如果单雄义真的要不服从县委领导,他作为县委常委当然可以在常委会上提出考虑单雄义的任职问题。”梁国威平淡的点评了一句。
“嗯,不过梁书记,我实话实说,真还看不出陆为民这家伙这么年轻处理这些事情如此大胆而老到,我老鲍还真是大吃一惊,这家伙也很有点桀骜不驯啊,愣是把单雄义给唬得一愣一愣的,颜面大丢。”鲍永贵乐呵呵的道,见梁国威脸色有阴转晴的迹象,鲍永贵脸上表情也生动起来。
也许自己的表现给了他很大的刺激,不过这对他有益处。
在他心目中眼前这个男子是值得信赖的,就算是巴子达和他关系也不错,但是唐军不是那种为了私人感情就可以放弃原则的人,他却忽略了在某些别人认为是非原则性问题上时的灵活变通,而他恰恰也认可了巴子达提出来的那个变通意见。
“嗯,我知道了,老鲍,那你就按照陆为民的意见去处理,永济那边的事情老曲暂时分不了身,还有不少后和*图*书续事儿需要老曲来牵头,这边你就多费些心思,协助陆为民处理好。”梁国威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有些事情我们不可能一味的苛求绝对合法,只要我们秉承一颗公正之心,对得起自己良心,那边没什么,原则不可违,但法理不外乎天理人情,大原则下的变通让这个世界可以更多一些人情味儿。”陆为民背负着手一边走一边道,“情况我们都清楚,我不认为让隋寡妇认罪然后再来反推朱明奎的犯罪情节有多大意义,抓住一个死人的问题肆意放大,以便达到一些人不可告人之目的,我觉得这有些过了,目前双峰需要的是稳一稳,主要精力应当放在抓经济发展上。”
陆为民很欣赏巴子达,倒不完全是因为童立柱的关系,巴子达是搞刑侦出身,精明能干,性格也相当沉稳,只不过在他那个层面上,却没有多少机会掺和到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中去,这一次也算是首开先河,这大概对他的思想也有些冲击。
鲍永贵出了门,梁国威目光一扫旁边的戚本誉,“本誉,你怎么看?”
从审讯室出来,陆为民看到站在门外默默吸着烟的巴子达。
这个问题他没敢说,这一说只怕又得招来一顿臭骂,在他看来这个案子本来就是一个没有多大价值的案子,朱明奎臭名在外,就算是被人杀了也没有几个人替他鸣不平,他也相信隋寡妇是被朱明奎给强行霸占的,只不过现在朱明http://www.hetushu.com奎已经死了,再要去追究朱明奎是否强奸了隋寡妇就没有多大意义了,除了把这事儿给炒得沸沸扬扬,他看不到什么意义,这对隋寡妇母女俩也是一种伤害。
这中间显然是出了问题,他不相信隋寡妇会在一夜之间就能想通这么多关节,居然把一切都推得一干二净。
可现在隋寡妇的材料里一口否认了朱明奎强奸她的事实,只说朱明奎是喝了酒赖在她那里不走,最后一来二往就搅在一起了,而她最初流露出来说朱明奎对她女儿有不轨企图的这个说法也无影无踪,至于说她配药酒这些细节更是推得一干二净,直接就说是朱明奎让她去配的,她也不知道朱明奎身体有心脏病。
“他话里大概意思就是这些。”鲍永贵搓了搓手,望了一眼梁国威。
※※※※
梁国威缓缓摇摇头,“本誉,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你我这么年轻的时候在干啥,又懂得啥?就像你说的,这事儿他干得挺漂亮,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得到这个人的个性,胆大妄为,敢于下手,思考问题清楚周密,知道自己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知道自己要什么,该怎么去获得。”
不过陆为民相信对方很快就会适应这一点,越往高处走,你就越来能看到阴暗面从各个角度各个层面不断暴露出来,或许它不是那么丑恶卑陋,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复杂诡谲,但是暴露在你面前,尤其是和无数美好正面的东西搁在m.hetushu.com一起,总会让人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走吧,子达,我没啥出格言语吧?”陆为民拍了拍巴子达肩膀,淡淡一笑。
“梁书记,照我看这小子是在给您递话呢,不违反法律,照顾天理人情,话说得挺漂亮,冠冕堂皇,他自己内心有多少是这样想的?”戚本誉有些轻蔑地摇摇头,“年轻人想做点事情可以理解,这事儿要说也真的做的不错,不过这番作态,有点可笑。”
“嘿嘿,那老鲍我多嘴了,梁书记,那我先去了。”
巴子达望向陆为民的目光已经有些敬佩之色了,这个年轻人难道是因为给地委书记当过秘书才如此大胆果决么?他对自己的这番言语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解释什么,可他需要向自己做这番解释么?
刑警队里肯定有问题,不然隋寡妇不会反口,就算是唐军所说的是真,隋寡妇是个朝三暮四的角色,招供之后也有可能随时翻供,但是以刑警队这帮人的能耐,既然能把隋寡妇的底儿翻出来,就能够把隋寡妇的思想工作给搞定才对,但是结果却是这样。
梁国威交待了的事情,那就得不折不扣完成,至少在目前双峰还得按照他定的调子来走。
“那他们有没有说过什么话?”单雄义对此很关注。
只可惜这样一个机会居然未能抓住,这不能不让单雄义无比懊恼。
思前想后单雄义忍不住黯然叹了一口气,他觉得他现在有些看不清很多人了,你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是和_图_书局势往往就是在不经意间起了变化,自己敢说就看穿了眼前这个貌似忠厚的男子么?
※※※※
单雄义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男子的异样,自顾自的想着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单雄义气得七窍生烟,这个榆木疙瘩脑袋!逮捕不逮捕,起诉不起诉管他屁事儿,他要的只是把这个罪名扣在隋寡妇头上,迫使他交待他想要的东西,只要她交待的东西固定下来成为证据,至于说日后隋寡妇能不能批捕起诉,那都是些无关键要的小事儿,要拿到朱明奎道德败坏无恶不作的铁证,这才是关键!
亲家也说了要单靠这件事情想要把梁国威掀翻当然不可能,但是梁国威现在境况不佳,双峰经济发展一直没有起色,孙专员对他很不满意,尤其是又出了永济这件事情,更是让梁国威在地委主要领导心目中黯然失色,地委也许就有要换换人的心思了,如果再有一些其他事件推波助澜,朱明奎存在的这么多问题,县委在用人上肯定存在严重疏忽,未尝不能成为一个导火索。
梁国威后面几句话声音变小,几乎要不可闻,脸上的表情却很复杂。
单雄义阴冷的目光在矮壮汉子的脸上逡巡,“巴子达和那个陆为民昨天晚上有没有什么动静?”
“有,他们去看了队里审讯隋寡妇,后来就出来了。”唐军心中暗自打鼓。
“没有,听兄弟们说那个姓陆的和巴局坐在那儿一言不发,大概听了半个多小时就走了。”矮壮汉子脑门儿已经有些见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