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七十五节 偏远穷县的苦处

陆为民对蔡云涛的印象也不错,这个人也才三十六七岁年龄就成为了县委常委总工会主席,在这个时代也殊为不易了,他也是在陆为民没到双峰之前年龄最小的常委,甚至也是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副县长里都没有谁比他年轻。
第二期关于部分行政机关的工作作风暗访所出的一篇调查让包括地区公安处交警支队、地区财政局、地区交通局、地区计委这些部门的办事拖拉、上班迟到早退情形都被曝光于地区领导面前,也引起了李志远、孙震等人的高度重视,专门要求地区纪委和组织部门要成立一个整顿机关作风督查小组,用以监督地区行政机关的纪律作风和办事效率问题,闹得现在全地区都知道了地委办有个《丰州社情》,专门负责挑刺儿找问题,供地区领导以参阅,很有点儿新华社内参的风格。
“说得轻巧啊,正确面对,解决问题,哪有那么简单?造纸项目有污染那是必然的,规模越大污染越严重,根本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么大一个项目谁舍得放弃?”蔡云涛叹了一口气,调侃道:“我敢打赌,这其他县市都在吆喝着要保护生态环境,真要这个项目在南潭搁不下去,放在他们地盘儿上,立马就得态度大变,没准儿就要为这个项目找一百个理由来辩解了,包括咱们双峰在内也不例外。”
“你小子,厉害啊,来咱们双峰第一天就到公安局发飙,单雄义可不是易与之辈,李县长的儿女亲家呢,你http://m.hetushu•com也不怕得罪李县长?”蔡云涛来陆为民办公室时,陆为民也刚从孟余江那里回来不久,捧着一杯颜色色嫩黄香气幽润的淮山黄芽。
《丰州社情》这份内刊虽然只出了三期,但是已经在丰州政坛成为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超级杀器了,几乎是每一期出来,就必然两三个单位或者县市弄得鸡飞狗跳手忙脚乱。
“嗨,还是你们上边来的好啊,啥都考虑得周到,这些东西置办都有专人来替你一应安排好。”蔡云涛一仰身坐在陆为民对面的藤椅上,“县里条件可能就要比地区差远了,你来了这么久适应不?”
陆为民也不多解释,只是笑着回应,“如果你这个项目真的没问题,你南潭县怕什么?坦然面对就是了,就是有问题,只要正确面对,认真的解决后存在问题,也是好事。”
“照你这么说,这《丰州社情》刊登了也是无济于事?”蔡云涛对这个项目似乎异乎寻常的关注。
“对了,说起这《丰州社情》,现在可是捅了马蜂窝了,你看这第三期的《丰州社情》了么?”蔡云涛瞅了一眼陆为民,颇为期待地道:“他们狠狠的把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给捅了一刀,这篇文章虽然是你走了之后才发出来的,但我估摸着这肯定和你脱不了干系。”
如果不是南河正好要穿过丰州,只怕张天豪也不会这么起劲儿的吆喝呐喊反对,这南河水一旦被污染,大半个丰州市都得受影响,hetushu.com饮水、灌溉这涉及问题太多了,所以丰州是绝不会容忍这个巨大的污染源就搁在自己头顶上,随时可能落下来,而地委行署也得考虑这机关一大帮子人都在丰州市生存,上游水源被污染,在没有桶装水的时代,直接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健康切身利益。
“南潭县引进的一家最大项目,一家造纸企业,被《丰州社情》给曝光了,你们综合科那帮家伙也不知道哪那么厉害,居然把这家企业的幕后老板底细掀了出来,说这家企业之前在洛门地区污染严重,已经成为洛江最大的污染源,洛江沿岸老百姓每年控告投诉都是雪片一样飞向省里边,这《丰州社情》还把历年这家企业的所出的污染事故一一列举出来,说这家企业至今都没有任何环保治污计划,只是每年向洛门地区环保局上交少量罚款了事大吉,现在有打算把这个企业转移到南潭,把污染带到南河,这篇文章还颇为煽情的说,如果这个项目落户建成,也需要不了多久南河乃至丰江就会变成另外一条洛江。”
“那不一定,南河污染会影响整个丰州市,还有站在地区领导的角度来看问题,又有所不同,我想地区领导再怎么也应该比县里边要看得远,想问题也要想得深,怎么,你怎么这么关注这个项目?和咱们双峰扯不上干系才对啊。”
“还行吧,我倒是觉得差不多,地区那边事情繁杂一些,除了替夏书记服务外,还得负责重大会议的筹备、www.hetushu.com具体工作的调研,再加上《丰州社情》的编撰,样样都甩不掉。”
陆为民笑了起来,这个蔡云涛还真有些啥都敢说呢,不过这话也是实话。
“蔡主席,《丰州社情》本来就是内部刊物,说穿了,就是专门来找问题,透过现象看本质,让领导心里有数之后,能花点心思解决问题的,并不会有意要针对谁,地区领导当时在明确《丰州社情》办刊目的时就指出了,《丰州社情》就是原本要让所有人都战战兢兢,随时要考虑自己工作中有什么工作还没做好,有什么问题还没有解决,只有达到这种效果,才能真正的起到促进工作的作用,这个刊物不需要歌功颂德,也不需要总结概括,只需要反映现象,找出问题,如果办刊流于形式,附从大流,那这个刊物也就没有办下去的必要了。”
“咦?这是淮山的极品黄芽啊,你小子哪里腐败来的?”蔡云涛一转念,恍然大悟般的压低声音,满脸艳羡表情,故作神秘状的到处寻找茶叶筒,“是夏书记的御用茶吧?你小子是弼马温偷入蟠桃园,偷吃贡品啊?”
第二期躁动起来的余波尚未散去,这第三期又把矛头指向了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招商引资项目,这一记重炮很有点儿逆流而动的架势,在全地区上下已经明确了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全力推进招商引资工作的时候,它就敢跳出来锋芒直指这个堪称南潭县自改革开放以来投资规模最大的工业项目,这份勇气和胆魄http://www.hetushu.com就要些人来比了。
“说得也是,当政者只看到自己政绩需要,很难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反正我搞出政绩来了,三五年之后我都升迁了,再有什么问题关我何事儿?组织总不会为了几年后的问题再来追究我的责任吧?何况这种责任我也不过是承担领导责任,具体还有那么多职能部门在负责监督,这一分担下来,落到各人头上,究竟还有多大责任?不痒不痛的给个通报警告一类的处理,能挡得住几千万投资产生的效益诱惑?”陆为民淡淡地道:“尤其是像我们这些内陆地区的偏远穷县,本来招商引资就不易,那就更是无法抵挡。”
“得,蔡主席,哪有那么多贡品?夏书记不喝这种茶,这是我走地委办离开的时候,潘晓方潘秘书长送给我的,从淮山专门采购的接待省里来人的接待茶,淮山那边产量也不大,地委办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占了一回便宜。”陆为民摇摇头,“怎么,你若是喜欢喝,拿去就是了,我这人对茶不讲究,绿茶花茶黄茶红茶,都能喝。”
“嗨,我老丈人一家是丰州那边人,在南河边上承包了好几十亩鱼塘养鱼,和南河相通,这不听说这个消息之后连觉都睡不好了,就担心这纸厂一建起来,他这鱼塘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蔡云涛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能理解南潭的苦衷,现在要争取一个像样的投资项目真他妈难,不是你想象的难,县里让我挂了个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我是深和-图-书刻领会到咱们这些地方招商引资的苦处,说句难听一点的话,就像个丑娘们儿,你叉开腿,都没有男人愿意来干你,你说这生意怎么做?”
面对一个上千万的投资项目,地方党委政府想到的都是能给县里带来多少产值,能上交多少税收,还能解决多少劳动力就业,再远一点,又能拉动多少附属产业,至于说污染,谁会去考虑那么多,只要能过得去就行了,谁也不会太在意,除非是直接利益受害者。
陆为民知道蔡云涛所说的是啥事儿,事实上在发这一篇文章的时候陆为民的任命已经过了地委会了,但他还是牵了意见,报给了安德建,而安德健也是斟酌良久最后才牵了同意引发,这大概也是安德健最后一次履行秘书长的职责。
蔡云涛性格相当活跃,这大概也和他的任职履历有关,原来是县一中的音乐教师,后来调到县广播电视局,慢慢起来,从副局长位置又提拔到县文体局当局长,后来赶上干部年轻化,要求各县里边必须要有一名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下的干部,而那时候副县长职数已满,常委正好缺一个,加上一些其他因素,他就成为了这个幸运儿。
结果这篇文章一出,立即在丰州市和南潭县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原本只是掩盖在表面下的矛盾陡然激化,而一直找不到自己位置的丰州地区人大工委和政协工委也都表示要高度关注此事,要求南潭县人大和南潭县政协都要认真履职尽责,并要书面就此事向地区人大工委和政协工委做出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