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七十六节 打定主意

“还有一点,你想下去,想法也许是好,但是永济是大区,也算是咱们县里排前三的大区,乡镇企业也有些基础,地处半丘半平原地区,农业也比较发达,你这么年轻,我担心县里会觉得你镇不住这个塘子啊。”
“敬陪末座的也就那么几个,要么咱们,要么阜头,偶尔大垣也要落进来,淮山和南潭这两年基本上都摆脱了下游阴影。”蔡云涛对于这些情况还是相当熟悉的,毕竟要具体协助分管经济的副书记詹彩芝来负责招商引资这项工作,不了解竞争对手的情况不行,“梁书记他们压力大,詹书记和我也不轻松啊,詹书记都说弄得她现在睡眠都不好,连做梦都在想是不是有客商来咱们双峰投资了,还是你小子好,坐个轻松位置,咱们命苦哇。”
被蔡云涛有些粗俗的俚语形容逗得笑了起来,陆为民还真不知道蔡云涛还兼着县里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办公会主任这一职务,和以前自己在南潭职位性质相似,只不过双峰这边规格要高多了,县委常委只能当个办公室主任,这领导小组组长基本上就得要县委书记挂帅了。
蔡云涛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没想到陆为民却这样直白地说了出来,这总工会主席是在算不上是一个什么有分量的角色,而且日常工作也很单薄,在县委推荐的常委被地委否决之后,他就有意想去换换岗,但梁国威没有明确表态,他也就知道这事儿不成,也就懒和_图_书了心,没想到这事儿现在居然被陆为民这个理所当然的宣传部长接任者提出来。
“呵呵,蔡主席你就别在我面前掉文袋子了,你觉得不稳妥,等到下午梁书记和我谈了话之后再去向梁书记汇报工作吧。”陆为民也不多解释,“我言出肺腑,绝无二意。”
蔡云涛和梁国威关系如何他还不太清楚,但是想一想从文体局局长一步到县委常委,哪怕是个闲职常委也不得了,这里边肯定也有故事,从第一次见面他就能感受到蔡云涛对自己的羡慕,无外乎也就是这个宣传部长位置让他眼馋罢了,当然里边可能也有想要甩掉这个招商引资重担的念想。
“蔡主席,若是我说我不想当这个宣传部长,你觉得我说这话是不是有点儿虚伪?”陆为民微笑着反问。
蔡云涛算是个实诚人,也没多少城府,可能也与他在仕途上比较顺赶上了好时机有一定关系,不过陆为民还知道蔡云涛姐夫是原来黎阳地委秘书长,和梁国威关系很密切,也算是在梁国威上县委书记时助了他一臂之力,现在调到昌西州出任常务副州长去了,这一层关系却没有多少人知道,陆为民也是从安德健那里知晓的这层关系,作为老丰州了,安德健对丰州地区政坛上这些人物的关系瓜葛了如指掌。
“为民,我得提醒你,区乡工作不好搞,尤其是这两年,粮价暴跌,农民增收困难,农业税水利m•hetushu.com费以及乡镇上的统提款收取难度很大,每年围绕这农业税费和统提款收取都要出不少事儿,只不过今年永济的事情闹得太大了而已,加上咱们双峰乡镇企业发展也远不如其他地方,说难听一点,稍微穷一点的乡镇,你就是想要找个有钱的主儿借钱过年都难。”
蔡云涛不做声看了陆为民半晌,这才幽幽地道:“为民,你若真这么做,那县里这帮人要么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异想天开,要么就是觉得你有大志向,所图甚远,只怕哪一个印象都对你不太好。”
“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宣传部长不是为你空着能拖这么久?县里边推荐的人选被地委否了,老顾和老魏对你恨之入骨呢。”
“说得是啊,这中央政策精神一变,大家都回过味儿来了,一门心思的想要去招商引资,家底儿能亮出来的都亮出来,琢磨着怎么吸引人家投资者来,好不容易来一个,就得当祖宗一样贡着,像咱们这样的内陆丘区,要说资源除了人都没有,劳动力还只是剩余的不是熟练的,基础设施薄弱,资本家来的目的就是要赚钱,他来咱们这里干啥?白砸钱打水漂的事儿谁都不会干。”陆为民也摇摇头,“地区现在每个季度都要把经济数据排位列表,我看了看,这一到三季度,咱们双峰基本上要么垫底,要么就是倒数第二,梁书记和李县长他们怕是坐卧不安吧?”
“我只走m.hetushu.com我自己为自己设计的路,何须顾及别人看法?他们要有什么想法,那也只有由得他们了。不是有话说得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吗,我这不是让他们无路可走吧?”陆为民自我调侃了一句。
对于双峰这样一个农业县来说,区乡和县城机关的差距实在太大了,这也是很多人宁肯缩在机关里干副职干到老,也不愿意到乡镇上去当书记乡长,尤其是那些偏远的区乡,就是畏若鬼途。
“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这项工作抓不起来,谁在地区里边都抬不起头来,都要矮人一等。”陆为民总结道:“梁书记和李县长大概也是去开了几次会,坐在台下听领导一条一款的点评你,那滋味不好受啊,看看人家古庆、丰州,再看看咱们双峰,说如坐针毡也不为过。”
“蔡主席,这事儿我已经有了主意,下午梁书记可能会和我谈一谈,基层工作的苦处我当然有所了解,可我这么年轻,呆在机关里边,很多老同志心理都不平衡啊,而且我也觉得反正我年轻,就当是到下边去打磨打磨,熬一熬性子,对我日后也有好处。”陆为民笑了笑,“宣传部长这个职位对我来说既不熟悉,也不太适合,我说话直来直去,我觉得你倒是可以去争取争取,你这么年轻就工作这点工作未免太闲了一点,给自己加加担子也是好事。”
蔡云涛话里的老魏是现任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长韩忠臣,这名和*图*书字取得好,可是运气却不怎么好,多年的科级干部,眼见得媳妇快要熬成婆了,县委这边推荐人选是他当副县长,而现在的副县长顾玉川进常委担任宣传部长,结果陆为民这匹黑马杀出,直接让两个人的好事儿都泡汤。
“当然不是,我有个想法,但只是一个初步想法,我人年轻,工作经验也不丰富,尤其是缺乏在基层工作的经验,我的意思是如果县委允许的话,我想到区乡上去干一干。”陆为民也不掩饰。
“蔡主席,你说这话我就不明白了,县委还没有给我正式安排工作呢,咋我就坐轻松位置了?”
“为民,你这是在调侃我吧?”蔡云涛虽然城府不深,但是也知道如此敏感的话题,在这个社会,看似美好的东西,弄不好就得成一陷阱,“国家公器,岂是私相授受之物?”
蔡云涛吃了一惊,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为民,看对方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缓缓地道:“为民,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那你想干什么?总不能县委不给你安排一个实质性的工作,让你就当个空头常委吧?”
“这事儿我有底,总要去试一试,蔡主席有机会帮兄弟我敲敲边鼓,我就不胜感谢了。”陆为民也不废话,径直道。
这番话蔡云涛是语出至诚,让陆为民也有些感动。
陆为民的话有意压低了一些声调,蔡云涛也会意地点点头,脸色也有些沉郁,“谁说不是?永济事件第二天,梁书记就和李县长接待了一个和_图_书来咱们双峰考察投资环境的客商,那么大的事儿等着梁书记和李县长,都得要让位于投资商,你想想这压力有多大?这一把手不好当啊。”
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
蔡云涛说中了陆为民心中的担心,他知道如果自己提出下区乡,县里边这些人不是不想让自己下去,而是担心自己下去没两天玩不转,工作推不动,还得重新安排,这夹生饭最不好煮,而自己回来又怎么安排?
不过这基层工作可不比机关里边,这小子一门心思想要去所谓的“深入基层”,却不知道基层的苦处是无数人都体会不到的,现在乡镇工作不好做,只有到了那个位置坐着,才能真正明白那位置和火山口也没有多少差别,稍不注意就得要烧着自己。
“嗯,你心里有底就好。”蔡云涛知道眼前这人怕是打定主意要下去了,也再阻拦。
这一次常委会估计要研究对永济区班子的调整,这个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恐怕得要负起责任,也就要挪挪位置,看样子这家伙是想到永济去染一水,这也算是最深入的镀金了。
“区乡上去?”蔡云涛目光落在陆为民身上,他琢磨出一些味道来。
你没看看区乡的书记都挖空心思想要调回县里来,但是按照双峰的惯例,一般的乡镇长是不会考虑调回县城机关的,只有书记任职期满会考虑,但是考虑并不代表你就能到让你满意的位置,僧多粥少,每年这人事变动总会有人欢天喜地,有人黯然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