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七十七节 双峰女人

再要调笑下去就有些离谱了,陆为民苦笑着举手投降,不过两个人的距离似乎也被这暧昧无比的话语一下子拉近了不少,“笑眉主任,我举手投降了,都说你们双峰女子巾帼不让须眉,我算是见识了。”
“请进。”
如果不是看在推窗就能看到这个草木葱茏的花园,拐弯就能进这个花园,陆为民宁肯自己花钱去租房子,也不愿意住在这里。
“哦,杜主任啊,真是幸会,早就听说咱们招待所主任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美女,今天这一见面我才算是明白闻名不如见面这句话的真义啊。”陆为民已经站起身来,他没想到这招待所主任居然是这样一个丰姿绰约的少妇,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从来没有人和他提到过这一点。
出现在陆为民眼帘中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一袭乳白色的风衣,腰肢处被腰带微微一拢,蓬松的大波浪乌发斜披在肩上,素色的半截裙下肉色丝袜包裹着一双修长匀称的秀腿,再配上暗紫色的云纹高跟皮鞋,这一身打扮在这个时代显得很是时尚潮流,在这双峰县城就显得更加鹤立鸡群了。
女人的眼睛很大,略施粉黛,丰厚亮泽的嘴唇很有点索菲亚?罗兰或者安吉丽娜?朱莉的味道,据说从一个女人的嘴唇就能看出她对性事的渴求程度,如果说这个说法属实,眼前这个女人无疑就是那种性欲需求超强的。
从床上爬起来的时hetushu.com候陆为民还有些不太适应,揉了揉眼睛,在床上坐了好一阵,挥之不去的霉味儿提醒他这里已经不是二中老校舍,而是双峰县政府招待所。
洁白的被子显然是新套的被套,摸上去还有些粗糙感,从枕头床单到垫絮,全是崭新的,牙膏牙刷,香皂洗头液,毛巾手纸,一应俱全,牙膏甚至还是最高档的上海美加净,而不是一般丰州人惯用的本省品牌白牡丹牙膏,看得出来为了自己的到来,这个招待所还是煞费苦心准备了一番。
唇肉微微翘起而内唇有些后缩,像是在吮吸着什么,而上翘的嘴角总像是带着一丝笑意,风衣领子很随意的立起,遮住了大半个颈项,更让这个女人多了几分自信的气势。
招待所像这样的套间只有两个,另外一套和陆为民这间遥遥相对,让陆为民纳闷儿的是这样的套间对于像双峰县政府招待所来说有多大意义,谁会来你双峰县政府招待所住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套间?
“笃笃笃”,门是虚掩半开的,来人却小心的敲门。
回老家处理老父亲丧事的时候就听到说县里新来一个年轻得吓人的县委常委,据说是地委前任书记夏书记的秘书,一来就在公安局里发飙,愣是弄得李县长的亲家县公安局的政委单雄义下不了台,这彪呼呼的架势让人感觉就像一个愣头青,可地委书记的秘书会选一个愣头青?www•hetushu.com真是天大的笑话!
这只能说明这家伙要么有恃无恐,要么就是要借势立威,无论是那一种,这个年轻的常委的表现都让人刮目相看,公安局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在里边吆五喝六的,不说李县长这层关系,单雄义都不是易与的主儿,可这家伙就能踩着鼻子蹬脸,立即就在县里边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清冽的凉水让洗完脸的陆为民头脑为之一清,看了看表,才七点半不到,招待所小食堂七点四十五开始开早饭,会准时把早饭送到自己房间里来,为此招待所厨房里还专门来问过陆为民的口味喜好,陆为民也不想太麻烦对方,只说在没有特别打招呼的情况下,就送一个馒头两个鸡蛋外加一大碗粥就行。
“陆常委您好,我是杜笑眉,前段时间我家里有点事情,所以耽搁了,今天才正式上班。”女人的手已经伸了过来,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道。
招待所的服务员们很准时,尤其据说是专门为自己服务的那个女孩子更是殷勤,六点半会准时把暖水瓶送到自己门口,而七点四十五分早饭也会用准点送到自己客厅里的餐桌上,除了星期天,早上九点和下午三点会准时来帮自己打扫房间,连自己的衣物也会由她负责收去洗完叠好送回来,简直称得上是全能小保姆。
现在连县委县府都自觉自愿的把接待宴请转移到双峰宾馆或者电力和图书酒店,住宿自然就更不可能安排到招待所里了,而这几年里双峰县里领导全部都是本地干部提拔起来的,在县城里都有家,也就没有人会住在这里,所以只有陆为民这个外乡人来双峰成为县领导,才算是正好可以物尽所用。
“陆常委真是风趣啊,乱花渐欲迷人眼下边还有一句呢,浅草才能没马蹄,浅草没马蹄很正常,也没关系,只要别马失前蹄爬不起来就行。”女人笑起来媚意入骨,话语里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却又无话可说。
陆为民原本是打算就到招待所食堂里就餐的,但是招待所服务员却不答应,说这是杜主任专门交代了必须要送到房间里,这是要求。
虽然招待所负责人吩咐人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好生打整了一番,但是这种长期没有人积留下来的霉味却不是一天两天能消除的,那得靠人气去慢慢祛除。
杜笑眉脸也有些微微发烧,刚才那番话自己也说得有些出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平时自己也没有这么狂放,今儿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想到哪儿顺口就冒了出来。
招待所主任姓杜,听说是个女人,陆为民来了十多天也还没见过面,听说是家里有啥事儿,好像是家里老人死了,回老家处理后事儿去了。
结果从改造完毕一直到现在这两间套房基本上处于空置状态,起初两年黎阳地区有时候来了领导需要午休或者要临时住一晚还偶尔用一和_图_书用,到后来当双峰县供销社的八层楼的双峰大厦建成之后,双峰宾馆立即就把县政府这个招待所的领导接待权给接管了,在后来县供电局十层楼的双峰电力酒店落成,就更没县政府招待所的戏了。
“呵呵,笑眉主任都是蒲柳之姿,那地委机关里的女同事们不是只有呆在家里不敢出门见人了?”陆为民巧妙的恭维对方。
两年多前,自己到南潭工作只能住杂物室,而且啥都得亲历亲为;两年多后自己成了县委常委,那么就可以享受招待所的专门套间了,而且是长期免费,还有专人负责自己房间卫生的打扫,每天一早一晚开水两瓶,甚至连被子都不用叠,衣物也不用洗,自然有人来替你解决。
脚步声在自己房门口停下来时,陆为民有些诧异。
饶是陆为民也算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了,就算是那一晚隋寡妇把衣服奶罩突然扯掉露出奶子来,也没有让他这么觉得尴尬,这个女人的话可真是来势凶猛,难怪自己走之前潘晓方替自己饯行是就不怀好意的说,小心在双峰淘空了身体,那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野火凶悍,一个比一个风骚放浪。
“我来双峰之前她们就有提醒我,双峰女人美如水,千万别乱花渐欲迷人眼,不知道东南西北了。”陆为民打趣道。
这个时候服务员是不会来的,她们一直相当准时。
略带霉味儿的房间虽然宽敞,但是很显然是太久没有人和-图-书住了,这种大套间对于双峰县委县政府招待所来本身就是一个累赘,面积虽然宽大,但是设施却很陈旧,住招待所的人不会住这种房间,而想住条件好一点的又不会来这里,宁肯去宾馆酒店。
“陆常委是在地委里边工作过的,这么说被地委的女同志们听到,不怕不敢回去了?”女人笑得花枝乱颤,显然对陆为民的恭维话很高兴。
橐橐橐橐的脚步声从走廊里一直到自己房间门口才停下来,陆为民正坐在沙发上正在享受着一天清晨最美妙的时光,将茶盅搁在鼻尖嗅一嗅,感受那茶叶被热水浸泡之后渗出来馥郁的芬芳,然后用舌尖味蕾细细品味那份惬意,弥足珍贵。
“陆常委说笑了,我这蒲柳之姿,陆常委这是在挖苦我吧?”女人笑了起来,红唇微微一抿,更见诱人。
后来听招待所的老员工说这大概是当时县委县府考虑到万一有哪位地区甚至省里来的领导要在双峰留宿过夜,没有一两套像样的房间来接待不好办,所以才专门改造了这两个套间。
和其他县有些不一样,双峰县委没有自己的招待所,而是和县政府共用一个招待所,其实这样更经济实惠,只不过双峰县招待所的条件的确不怎么样,这个专门为陆为民腾出来的大套间不知道有多久没有人住了,陆为民看到这个房间时第一想法就是拒绝,不过在看到后院就是一个面积不小的花园之后,陆为民才算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