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八十五节 第一印象

他毫不客气的谈到了目前洼崮区所处的困境,甚至用自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时候来形容目前洼崮区的情形,这个说法让下边不少人都颇为震动。
干巴巴的一句话就解决了一切问题,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含笑自若的陆为民。
“下边开会了,我介绍一下今天出席会议的领导,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孟余江孟部长,大家欢迎!县委常委陆为民同志,大家欢迎!县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刘明科长,大家欢迎!”
当孟余江在主席台上坐定,下边三十来号人也就迅速的找到各自位置坐好,一切犹如约定俗成的定式。
“哟,章书记,你这话就太过了吧,朱明奎都死了,你让我们去找谁?莫不是这人一死,帐就烂?天下还没有这个道理了,他朱明奎不是共产党的区委书记,我会让他赊账?我呸!”一个矮胖男子一下子像被人踩了尾巴的小狗,猛地蹦了起来,“朱明奎他人死了,这洼崮区委还没有垮!共产党也还没有垮!我不找你们找谁?”
“陆书记,你好,我是章明泉,欢迎你到我们洼崮区来工作。”粗豪男子跟在孟余江身后,一眼就瞥见了孟余江身后的含笑不语的陆为民,如此年轻,而且又是一个生面孔,他自然就明白这一位就是今天就要正式上任的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书记陆为民了。
“你好,章书记,很高兴能到洼崮区工作,日后我们俩就是一条战壕里的伙计了。”http://www•hetushu•com陆为民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摇了摇,“我初来乍到,对洼崮这边情况一无所知,还要请章书记多指教了。”
看到孟余江下车,一直站在院子中央的那群人都围了过来,纷纷点头哈腰的和孟余江打着招呼,看到这些人,孟余江脸上稍稍转晴了一些,和一干人握了握手,也顺便说了几句,这才向会议室里走去。
陆为民注意到孟余江对于这些干部都比较熟悉,不但能清楚喊出对方名字,而且大部分都还能拉上几句家常,这让陆为民也暗自佩服。
“请便!最好把我告下课走人,省得老子天天你这个王八蛋在老子满前晃来晃去恶心老子!”捋袖子的男人恶狠狠地盯住对方,用手势画了一个王八模样,“王二麻子,你若是不敢去告我,不把我告下课走人,你就是这个!当然,你本来就是这个!”
孟余江的讲话倒是充满了感情色彩。
“章明泉,你可真是出息啊,在区委大院里和人骂街?你还有没有一点区委领导样子?你看看你这副模样,和街上二混子有啥区别?”孟余江一下车就声色俱厉,“你觉得你这样很威风,很能显出你的威信?”
“他还是洼崮镇的党委书记,你怎么不去找镇里边?”那个被叫做章书记的男子喊着脸冷声道:“凭什么就该区里来付账?”
看见切诺基呼啦一声钻了进来,所有人都盯在了这辆车上,http://m.hetushu.com很快有眼水的人都认出来了这是县委组织部的车,这个时候县委组织部的车到了,自然也就意味着什么了。
被孟余江一阵当头棒喝,身材本来就不算高大的男子顿时又矮了半截,头也低下来,有些不服气的嘀咕着啥,但是却又不敢反驳,只能讪讪跟在不理他的孟余江身后往里走。
他本人对朱明奎的看法也是颇大,几次要去组织部调整他自己,明确表示不愿意再在洼崮区委呆下去。
“中国共产党双峰县委组织部1992第49号,经县委研究决定,陆为民任中共双峰县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书记。”
会议室里也早就坐了十来个人,围成两三个圈子闲聊,还有两三个身着制服的人,估计应该是区级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看到孟余江进来,一干人也都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和孟余江打招呼。
站在院子中间的一干人只是远远地看着两人的争执,甚至连围在一旁的另外几个人也只是满脸笑容地看着两个人的斗嘴,尤其是那章姓男子说出“卖屄收据”几个字之后,几个人望向那矮胖男子脸色都是似笑非笑,目光也都变得说不出暧昧古怪。
“啥啥猫腻?!章明泉,你给我说清楚!”被对方突然暴怒起来的发作吓了一大跳,矮胖男子吓得后退两步,然后迅即反应过来,“你敢血口喷人,我要去告你,你这是诽谤!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诽谤人,我要到县里去告你!”http://www.hetushu.com
孟余江很少用严厉语气在大会上讲话,而他今天在洼崮区委的讲话也让台下很多人心里感觉到沉甸甸的,死了一个刚愎自用一手遮天的朱明奎,现在却又来了一个似乎更有背景底气的新区委书记,这洼崮区的工作怕是越来越不好搞了。
章明泉是洼崮区委副书记,分管经济这一块,性格本来就有些火爆直率,素有章大炮的说法,在朱明奎担任区委书记期间也是和朱明奎格格不入,朱明奎更是把他冷处理,让他分管基本上没啥值得一管的经济工作。
“今天的会议议程有三个,首先请县委组织部刘明科长宣布县委的任命。”
切诺基尚未停稳,孟余江面沉似水,陆为民也觉得有些尴尬。
“嘿嘿,陆书记,千万别这么说,咱们都是你的兵,日后你有啥安排,只管吩咐就行了。”章明泉嘿嘿笑着,上下打量着陆为民,显然对陆为民如此年轻感到有些意外,虽然早就听说了新来的区委书记十分年轻,但是当看到之后,你才会真的直观感受这份年轻带来的巨大反差,让人心生感慨不止,“陆书记,你可真年轻啊,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还在部队里整天操正步呢。”
洼崮区委分管精神文明和政法这条线的副书记钱理会因病已经在县医院住了快一个月了,老乙肝,慢性病,不好治,陆为民昨晚抽时间去看望了,对方精神不怎么好,陆为民也就没耽搁对方,现在区里边的领导也就只有这个hetushu.com章明泉以及一名组织干事了。
陆为民的讲话简洁有力,既没有说什么感受,也没有提什么想法,不到半分钟时间久结束了,只寥寥几句,说自己很高兴到洼崮区工作,希望能够和在座的同仁一到在县委县府的领导下把洼崮工作抓起来,让县委县府满意,洼崮区人民群众满意。
一切都如早就准备好的套路,进入状态的章明泉立即恢复了正常,声音洪亮,气势慑人。
“下边请县委常委、区委书记陆为民讲话,大家欢迎!”
主席台上只摆了四个位置,孟余江和陆为民居中,章明泉紧挨着孟余江,而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刘明则挨着陆为民。
果然,章明泉看到切诺基出现,也就顾不得在和那个矮胖男子纠缠,几步小跑过来,前排副驾上的刘科长刚来的及下车,他就已经跑到后边车门上,一把拉开车门,看见满脸阴霾的孟余江,心里打了一个突,还是满脸堆笑道:“孟部长,您来了?”
“反了你了,王二麻子,你给我去写写试试!”被矮胖男子有些恶毒的话给彻底弄火了,捋起袖子很有点要动手的味道:“朱明奎在的时候你咋不来呢?见到他你屁都不敢放一个,屁颠屁颠的摇尾乞怜,现在他死了,你就蹦跶起来了,妈的,还一万多块,你那家鸡毛店还能做出啥山珍海味满汉全席?能吃出一万多块来,你把我们当傻子玩儿啊?你们中间那点猫腻还当大家不知道?少把那些卖屄钱给老子加到里边,拿到区委来糊弄m•hetushu.com人,给老子拿起滚!”
陆为民笑了笑,他已经习惯于这种惊奇了,“走吧,老章,孟部长都进去了。”
“章书记,你们这政府机关怎么都这德行?我到镇里去,黄镇长说这是区里的接待开支,让找区上,我到区上来,你又推到镇里,你们这样把我们像叫花子一样踢来踢去,还要不要我们这些做点小本生意的人活了?”矮胖男子满脸通红,显然也是被翻来覆去的推诿激怒了,“你们在这样,我就要在我饭馆门口写上一条,区委干部和狗,不得入内!”
这全县近三十个乡镇,副科级以上干部就得有两百来号人,孟余江能全部把名字记住并和这些人对上号已经不简单了,还能聊上几句,这说明这位组织部长那是真的下过一番苦功的。
而他罕见的用声色俱厉的语气强调了陆为民任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书记这一决定是县委常委一致通过的,提到了全区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必须要全力支持陆为民同志的工作,服从大局,绝不允许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对上级的决定阳奉阴违。
那个叫章明泉的男子他虽然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早就听人说起过,昨天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刁一平还给他介绍过。
如此简短的就任演说简直就创造了一个记录,包括孟余江在内的所有人都从未见过有如此不落俗套的就任演说,章明泉甚至惊讶得不相信陆为民的就职演讲就结束了,半晌没想起宣布下一个议程,还是孟余江睃了他一眼,他才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