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九十三节 专业市场的构想

“陆书记,这个怎么说呢?我参加工作也有六七年了,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八五六年吧,咱们区里几个乡镇药材种植那个时候应该是最辉煌的,规模最大,种植面积种类以及名气都相当大,外县外地甚至外省做药材生意的都来咱们这里收购,镇上几家旅馆住的基本上都是这些来收药材的,还有一些中药材公司的业务员干脆常住这里,可是这药材价格波动实在太大了,一两年间价格可以相差好几倍,种植户经不起这么折腾,从88年之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现在种植面积大概只有极盛时候的三分之一不到吧?”
“洼崮怎么就不行了呢?”陆为民含笑反问,“药材专业市场的条件有哪些?与县里比,我们洼崮有没哪些优势,又有什么劣势?”
自己和他开了一个口,让他近期主要工作就是彻底扭转两条省道上的盗抢案件高发势头,彻底把这股邪风给打下去,不管他想什么办法,也不管需要付出多大代价,人力物力财力上他都尽一切的给予满足,有了这个尚方宝剑,这家伙就真的连区委大院都难得踏进一步了,几乎就住在了派出所里,当然一些动作也开始出来了。
彭元国踌躇了一下,“如果咱们这周围附近的有一个比较大的药材专业市场可能就要好一些,至少有专业市场,信息也更灵通,市场容量也有保证了,不至于让种植户落得血本无归。”
摆在陆为民面前的和图书第一道题就是要彻底解决这个毒瘤,而这也是洼崮经济要发展的基础,而其他几项具体工作陆为民心中也有了一些思路,现在就要看这头炮打响之后,顺水推舟的推进其他几项工作了。
陆为民走出办公室,看了看斜对面唐军的办公室,又是紧闭着,这家伙来区委一个星期不到,基本上就以派出所为家了,几乎忘了他自己是洼崮区委副书记,而不是派出所的所长。
“陆书记,您要的资料都已经收集整理出来了,您看看。”看到陆为民走到门口,区委办小彭赶紧过来。
忙碌完一天已经是六点过了,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进入十二月这天暗得一天比一天早,五点过就得亮灯,要不办公室里就没法工作了。
“我们洼崮?!”彭元国吃了一惊,下意识的连连摇头,“这怎么可能,咱们这里哪有这个条件?县里也没有这个条件,咱们洼崮哪能行?”
这人都是讲自觉性,朱明奎下午不来上班,这区委里边下午自然也就水了,考勤纪律啥的也就成了空谈,现在陆为民一来,这风气立变,就怕这委书记临时想起啥喊人,你运气不好提前五分钟走人那都得要给遇上,要遇上这么一次也许你印象就糟了。
震动之下,彭元国半晌没有作声,显然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你觉得我们洼崮有没有这个可能搞一个药材专业市场呢?”陆为民微笑着提醒道。和_图_书
章明泉这一段时间也很活跃,陪着陆为民下各乡镇调研摸情况,十天下来,四个乡镇都基本上跑遍了,基本情况也摸了起来,拿陆为民的话来说,你连几个乡镇的基本情况和特点都把握不住,怎么来规划来年的发展?
彭元国见陆为民有意问起,也就不客气,“这倒不是咱们洼崮一个地方这样,邻近的那些地区也都和我们差不多,受到这个气候影响,种出来没人要或者卖不起价,种植户又没啥门路,全靠外来药商的收,那价格都掌握在他们嘴皮上,受制于人,你要自己去找销路,精力、经验、门路都没有,倒也有几个最早开始做这个生意的本地人活出来了,生意做大了,不过人家不再局限于这里,都到外地去了,对咱们这边也没啥帮助,我觉得咱们这里药材种植要论自然条件和传统自然是没的说,但是关键在于市场行情把握不住,销路信息不畅,这是制约的关键。”
“嗯,早作谋划早打算,不把情况摸清楚怎么作谋划?”陆为民信口道。
“陆书记,我看您要的这些资料数据,都是近几年来各乡镇药材种植方面的情况,您对这个感兴趣?”彭元国犹豫了一下,这才道。
陆为民心中暗许,没想到这彭元国也能看出这一点来,看样子这洼崮区委倒也不完全都是一群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人。
而这种变化带来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双峰成为全省公路http://www.hetushu.com治安混乱重点整治地区,被省公安厅挂牌整治,但是这一年下来,效果并不佳,缺乏当地党委政府的强力支持,仅仅靠公安一家之力显然无法做到根治久绝,虽然也抓获了几个案犯,但是一来主要案犯依然未落网,二来盗抢案件依然处于高发态势,尤其是大梁崮和二梁崮两段山路针对货车的爬车盗抢仍然十分突出,几乎每个星期洼崮派出所都会接到两三起过往司机的报案,其中基本上都是外地长途货车司机。
经济工作是长期中心工作,而社会治安问题却是迫在眉睫的难题,破解了社会治安这个死结,可以为下一步启动经济发展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而解决治安问题更多的交给唐军,区委为他们提供人财物力保障,自己和章明泉则把心思放在前期的准备工作上。
原来的朱书记每周倒是不怎么回县城,但是都是上午在区委里边,下午就看不到人影儿,晚上更是不知道住在哪里,但是这位陆书记却是上午一大早就要下乡镇,下午到办公室处理事情,晚上就住在区委里边,很有点以办公室为家的味道,这两相对比之下,高下立判。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头疼。
这也是陆为民给各乡镇党委班子出的第一道题,经济发展这道题如何来做,得有切实可行的操作性。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是陆为民给自己来洼崮的工作确定的目标。
“药材专hetushu•com业市场未必就一定要设在城市里,而城市对药材专业市场的吸引力也远不及其他一些条件更适合的地方。”陆为民进一步道:“药材专业市场有些什么要求?靠近主产区或者消费区,交通方便,而且还要有一个更关进的因素,那就是要有这个作为市场交易中心的传统历史,这一点很重要,而这几方面除了不是消费区外,我们洼崮都具备。”
“没有,这个地区都没有,有也不过就像是咱们洼崮镇那个小市场一样,有那么半条街二三十户人经营这个,洛丘县里那个比咱们洼崮这个也大不了多少,和专业市场完全是两个概念。”彭元国摇摇头。
“您都还没有下班,我也是刚把这个东西整理完,怕您急着要。”彭元国倒不是拍马屁,但是这位陆书记来之后的确和前任书记风格大不一样。
这些拨款本来是各乡镇上交的治安联防费,但是却被区委扣下,挪作他用,而派出所的联防队失去了来源,也就只能面临解散的结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彻底解决掉两条省道上的靠路发财的这股妖风不那么容易,这不仅仅涉及到洼崮这边的人,而且还有洛丘那边,按照唐军他们的分析判断,这至少是三个比较大的团伙以上在作案,成员涉及洼崮和洛丘那边几个乡镇,弄不好这些团伙里边还会分裂出来更小的团伙。
“药材专业市场?”陆为民沉吟着问,“我们县附近有么?”
以经济建设为中和_图_书心这个主题已经被牢牢地确定为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各级党委政府的核心工作,任何工作都要围绕这项中心工作来开展推动,在这一点上陆为民也区委扩大会议上明确提出,要求各乡镇的主要领导要结合各乡镇自己的特点,认真思考本乡镇的发展路径,不要好高骛远,也不要跟风趋潮,要立足本地实情。
“咦,怎么,小彭,你也是搞农经出身的,觉得这个咱们区发展药材种植有没有优势?”陆为民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转过身来笑着问道,他也想要考校一下这位事实上充当了区委办公室主任的这个年轻人。
“好,放在桌上吧,我待一会儿就看,还不下班?”陆为民看了一眼这个从垛子口乡政府调过来的小伙子,原来是垛子口乡农经站的事业编制人员,农广校毕业的中专生,借调到区委办,一干就是三年,挺踏实一个人。
这又得算是朱明奎造下的孽,两年多前洼崮派出所前任所长因为户口农转非的事情没有按照朱明奎的意图办,所以朱明奎就逐步停止了为派出所联防队拨款。
陆为民点点头,这彭元国还算看得准,“那你觉得我们破开这个瓶颈该怎么做?”
原本十来个人编制的联防队变成了只有区区两三人,而仅靠派出所这六七个警察,社会治安防控也迅速弱化下来,原本就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传统的省道沿线那些不安分的角色,也就开始冒头了,而且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就形成了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