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九十四节 双管齐下

※※※※
“嗯,这个交通枢纽优势现在似乎还没有体现出来,但是我想这只是因为这里没有形成专业市场而已,而一旦这个市场真的能够搞起来,那么交通优势迅速就会体现出来。”陆为民也打开了话匣子,也就不藏着掖着,“而我们洼崮长期以来养成的药材集散传统也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我了解过,咱们洼崮镇上常年从事药材收购交易的商贩都有好几十人,而且走出去在省内甚至省外从事这个行道的人也不少,其中不乏在业界内颇有名气者,我想这个优势更是其他地方无法取代和复制的。”
彭元国望向陆为民的目光有些变化了,他没想到这个区委书记人没来几天,居然就对洼崮和周边地区的情况如此了解,这显然不是临时起意的想法,而是早就有了一些考虑。
“不用看了,这个情况我也知道猫腻,关键这家伙是钢口铁牙,除了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吐了实话,后边基本上都把这个情节给否了,坚决不承认,只说自己说错了,你又能奈何?”麦子辉叹了一口气。
“不是怵不怵的问题,咱们得对得起人不是?你们所里联防队都已经补齐了,陆书记同意确保这些人日常经费,区里不扣一分一文,另外人家还答应等这桩案子办漂亮了,区委就是讨口化缘也会给你们所里再添一辆面包车,实在不行,把区委那辆车拿去都行,http://www.hetushu.com这态度还要咋的?”
彭元国显然不是那种随便就被人说服的,虽然他也很认同陆为民所说的这些优势,但他也不认为就此洼崮就具备了建中药材专业市场的条件了,要知道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不是你想建就建,更不是你建起来立马全国全省各地的客商就云集于这里了,这其中的具体制约因素还相当多。
“陆书记,我承认您说的这些优势是咱们的洼崮的强项,但是咱们洼崮凭这些就可以搞专业市场了么?”彭元国一边摇头一边扶了扶眼睛框道:“我们这里这几年药材种植已经不复有往日的盛况了,要想恢复到昔日极盛时期状况仅靠行政命令做不到,还得要市场来决定,而且这也需要一个过程,这是其一;交通优势我们从地图上的确看起来很光鲜,但是您看到了我们这里现状,一遇上赶集,老百姓堵得两条省道水泄不通,晚上315道上的盗抢案件时有发生,连很多外地车宁肯绕远也不走我们洼崮过,那个说法您大概也听说过,这是其二;至于您说的传统,的确有不少我们洼崮人在外边做药材生意,他们在外边做得不错并不代表他们就愿意回来做,生意人求财,他们要讲赚钱,为了赚钱他们可以漂洋过海,不赚钱的生意,您就是上门求他,他也不会干。”
“但却是一个空中楼阁http://www.hetushu.com不切实际?镜中花水中月?”陆为民哈哈大笑起来。
陆为民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洼崮区委里边也还有些人才,至少这个彭元国考虑事情分析问题就很有条理,而且也敢直言。
唐军又细细把案卷翻了一遍,这些卷都是从法院借出来的,正是前一段时间刑警队和麦子辉他们办的几桩案件的案卷,罪犯虽然都已经认罪伏法,但是其中也还有一些可疑之处,比如他们的同伙,以及在这条道上混饭吃的其他人。
唐军已经在派出所里呆了足足十天了。
“你说的前面几个理由的确都比较在理,这也需要我们做很多工作,至于这最后一个么,你不也说了,只要是赚钱的生意自然有人来做,而做生意就得要说有风险,政府投资来搞这个专业市场不合适,这就需要我们去找有眼光的投资者来搞,对于这一点我有信心。”
“陆书记,这难度恐怕不是一般化的大,我如果是投资商,肯定不会选择在洼崮搞这个什么中药材专业市场,那几乎就是拿钱来打水漂。”彭元国实在忍不住又泼了一瓢冷水。
对于这项工作唐军并不是陌生,省道315上一年要发好几十起案子,这些案子不少都报到了刑警队,他自己来洼崮这边蹲点的时间也不少,但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给拖住了身子,没能真正沉下心来搞一搞这些案子,现在终和图书于可以定下心来做这件事情了。
“不是具备,而是得天独厚!”陆为民淡淡地道:“咱们洼崮盆地外围山区出产地道野生的杜仲、栀子,而几个乡镇的丹皮、丹参、黄柏、白术种植都有相当规模和传统,咱们东边的太和产的厚朴远近闻名,而邻近的洛丘、浦岭、曲江也有种植药材的传统,浦岭的枳壳,洛丘的茯苓、天麻,曲江的金银花产量都不小,而咱们洼崮正好处于这个位置中心,自清末以来这里就是小有名气的药材集散地。”
“老麦,这份材料问得不够细,这家伙说了当时是四个人参与作案,但是后边又改口说三人,但是前期根据他自己交代,基本上都是四个人分工,这第二份材料里边只有三个人,谁在负责接货,这个细节有些脱节,另外四台十八英寸的彩电,三个人怎么弄走的,为什么不是三台,也不是五台,这有点儿蹊跷,恐怕还得把这家伙提出来好好审一审。”
“我们洼崮更大的优势是……”陆为民话未出口,已经被彭元国抢过去,“是交通优势!省道315和217正好在这里交汇,西接洛丘,南通曲江,北达浦岭,东边就是双峰!这个交通优势是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
大鱼并没有逮住,这一点麦子辉也清楚,所以当这一次新任区委书记上任并且还带着几天前还是刑警队长的唐军一道来派出所调研时,他就憋足m.hetushu.com劲儿要打一个翻身仗,让区里和各乡镇的书记乡长们好好见识一下公安局究竟是不是粮食局。
陆为民笑笑不语,就目前来说,肯定不会有人来冒这个险,但是当交通和社会治安问题的到解决,如果能够成功的联系到那些从洼崮走出去的,一直在外做药材生意的那帮人,也许这就不再是一个梦想。
“嗯,要搞一个专业药材市场,这就涉及相当大的投资,从用地到建设再到招商,这可是相当大的一个综合系统工程,谁来投资搞?怕是举全县之力也未必能搞得起来吧?”彭元国见陆为民心情似乎不错,也就大着胆子自顾自地说:“这样大的风险,就算是陆书记您去做工作,县里也不敢干,所以您这个想法看似很好……”
彭元国也讪讪地笑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得有些过了,是在给对方泼冷水。
到洼崮区委除了花了两天时间跟随着陆为民跑了四个乡镇混了个脸熟,认识了一下各乡镇的一二把手以及分管政法的领导和公安员们外,他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怎么来解决陆为民交给他的任务上了。
之前对这些案件唐军也有接触,而现任派出所长麦子辉也是刑警队出来的角色,年龄也和自己相仿,和自己还曾经几度搭档搞过案子,相互也比较了解,只不过麦子辉离开队里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慢慢成长起来,而自己则是队里一步一个脚印和图书走上队长位置。
彭元国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眼巴巴地看着对方道:“陆书记,您是说咱们洼崮具备这个搞专业中药材交易市场的条件?”
“继续,说的很有道理,我看你还有未竟之言啊。”陆为民鼓励道。
麦子辉也是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在这个所长位置上呆了半年多时间,几乎每一次到局里开会都得要到局长和分管刑侦的政委那里去背书,这两条省道上尤其是省道315上的案件频发,虽然他也破了几起案件,也丢了几个人进监狱,但是并没有真正遏制住发案势头。
“我觉得这事儿还能做一做,收审和逮捕阶段是两个概念,现在又进入了起诉阶段,我估摸着这家伙心态未必就有刚到收审所时候那么泰然了,弄不好利用他的这个心态再好好磨一磨,也许还能有点收获呢。”唐军沉吟了一下才道:“死马当成活马医,总得要试试才知道,你难道还能指望法院的人在庭上审出什么来?还得靠我们自己。”
“嗯,那就试试,这位陆书记可是催得紧啊,我看你经常给他打电话汇报,怎么,就这么怵他?”麦子辉随手将胸前呢子警服的纽扣解开。
说实话唐军还真有些感谢陆为民的大方,除了开头来这几天带着自己跑了一圈外,其他时间就再也不管自己了,当然任务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彻底把两条省道上的盗抢案件给压下来,要把这靠路吃路这帮人给彻底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