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九十六节 寻路

“所以你就打算忽悠你铿哥和达哥来当这个冤大头?”雷达也看完了计划书,笑着打趣:“就像你铿哥说的,几百万,你铿哥和达哥也能拿得出来,可是第一,如果是纯粹为了帮你这么砸钱打水漂,没有多大意义,恐怕也非你所愿,第二,你的主观想法是要帮助这个地方的老百姓致富增收,这是一个长期性的事情,更不是砸几百万能解决的问题,就像铿哥说的,这是一个比较专业的活儿,你铿哥和达哥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玩儿不来。”
他们也都专门和陆为民通了电话,表示只要陆为民有什么需要,只要他们是他们做得到的,尽管开口。
拓达集团丰州水泥厂已经正式点火投产,第一批水泥也已经开始进入市场,这让雷达这一段时间都喜笑颜开,比起之前预计的进度要快了不少,这也和甄敬才的管理能力分不开,而雷达也终于可以放下一块石头,放心大胆的把丰州水泥厂的日常工作彻底交给甄敬才了。
而朱明奎的威信也是在这个问题上遭遇了滑铁卢,自此以后各乡镇对于他搞经济工作的意见便是敬谢不敏,阳奉阴违,朱明奎后来把心思放在玩女人身上,未尝没有这个事情的巨大打击有关系。
何铿是上个月回来的,不过回国之后一直呆在京里,一直到前几天才到了昌江。
丰州水泥厂在丰江上的专用码头尚未完工,不过就目前水泥厂的需求来说,已经基本可以和图书满足,三百顿以下的散装货船都可以停泊在这个码头上,尤其是来自北边黎阳地区的煤炭更是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水运抵达厂区,这在很大程度得益于当初陆为民的建议,为此雷达内心是相当感激陆为民。
“为民,这个计划书是自己亲手做的?”何铿看完这份计划书之后,搁在了一边。
“嗯,铿哥你算是说到我心坎儿上了,我也不瞒铿哥和达哥你们两位,本来我可以在县里当个宣传部长这一类比较清闲的职位,但我觉得我人年轻,还是到下边磨砺磨砺,到基层能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为改善一个地方老百姓的生活做点事情,这样也才不枉我留下来,所以我才决定下来。”
“我赞同你们说的,这活儿得专业人士来干,得有这方面经验的行内人来做,当然我也不反对万一铿哥和达哥真的感兴趣,愿意投资,那是另外一回事儿。”
“得,瞧瞧这小子的话,还说不是忽悠咱们,这不是变着法儿勾引咱们上钩呢。”雷达大笑起来,看了一眼何铿,“怎么说?”
陆为民也觉察到了章明泉在这个问题上的担心,不过他从来就没有考虑过由政府来牵头搞这个专业市场。在发展经济上,政府的职能是从政策和制度上鼓励、引导和监管,而不是亲自操刀上阵,陆为民一直这样认为,专业的事情就得要由专业从业者来做,也只有他们才会为了自己的和-图-书利益而尽心竭力去做,才能做得好。
笑眯眯地看着何铿和雷达翻阅着自己亲笔撰写的计划书,陆为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甚至摆在桌上那一捆十万块钱现金都没有多少吸引力了。
“也不是,只是觉得要做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最好还是由有这方面经验的人来做,不仅仅是投资建设这么简单,砸几百万搞这个市场的人肯定找得到,再说难听一点,你铿哥也拿得出这笔钱,关键是我感觉你是真心想要把这个市场运作起来,要让这个市场呈现出良性运转进而带动你们这个地区的中药材种植行业的发展,这就不那么简单了。”
洼崮要发展,只能立足于现有的条件,只能利用既有的优势,而思前想后,陆为民觉得只有中药材专业市场的建立才是唯一出路。
首先是资金来源,谁会来这里投资搞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有兴趣的怕未必能拿得出这笔资金,有资金的未必懂这其中门道,自然也不敢随意来冒险。
陆为民乐呵呵的吧嗒着嘴,掂量着该怎么来说。
“铿哥,达哥,忽悠这词儿用在我身上有点过了吧?首先我没说要你们来投资,我只说你们见多识广,帮我看看,第二,我也说了你们朋友多,人缘广,我这乡巴佬比不得你们,所以想请你们帮我牵线搭桥,看看能不能找到相中了咱们洼崮条件优势的有意者,至于说你们投资不投资,那完全取决于你们自己。”和图书
陆为民身份地位的变化更加深了何铿和雷达的看法,那就是此子绝非池中物,日后定有飞黄腾达的一日,尤其是在陆为民婉拒了本可以跟随夏力行到省委去的这条看似光明无限的锦绣前程,而主动要求下到县里去,这一做法在很多人眼里都无法理解,但是对于何铿和雷达来说却觉得陆为民此举必有更深远的想法,所以对陆为民的这个举动,他们都表示了支持。
“为民,这事儿照你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但你们这洼崮要想吸引外来投资搞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需要做的工作还太多,我看你在规划书里也提到了,倒是可以先搞一搞宣传,聚一聚人气,顺便把你们前期工作搞起来,这才谈得上招商引资,这样吧,我也有些朋友,雷达也有,就算是我们那些朋友不是搞这一行的,估计也能找到他们的一些朋友对这方面熟悉或者说感兴趣的。”何铿沉吟着道:“至于说投资不投资的,那另说,真要值得投,也不是什么问题,但前提就是要有专业的人来规划运作,我和雷达对这一行都是半点不懂,作熟不做生,这是规矩。”
就像朱明奎也非那种胸无点墨之人,来了洼崮第一年也想干点事情,结果两个企业搞起来没几个月就亏损严重,近百万资金打了水漂,洼崮本来经济就薄弱,这个事情给洼崮镇和沙梁乡两个乡镇的合金会搞出两个不小的窟窿,至今仍然让两个乡镇的和_图_书领导们心有余悸。
陆为民苦笑着,一边也给何铿把茶盅里水倒满,“可是现实是残酷的,让我之前的憧憬都不得不全部破灭,洼崮情况我刚才都和你们介绍过了,要说资源没有,基础设施落后,工业没有,也许唯一的看点就是交通条件和种植药材的这个传统,我琢磨了很久,洼崮要想摆脱目前这种贫穷落后的局面,老百姓要找到增收的路子,还只能在这上边想办法。”
但再难也得干,工作本来就没有哪一项轻而易举做成。
只有把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真正做起来,洼崮的发展才能谈得上其他。
陆为民不奢望他们马上就认可自己的想法,只要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有些价值的东西,值得深入探讨一下,哪怕他们没兴趣,也可以推荐给其他一些有兴趣的朋友来看看。
陆为民心中也在暗自感叹老手就是老手,一眼就能看出其中奥妙所在。
没办法,洼崮区委运转不动了,虽然陆为民还兼任着洼崮镇党委书记,可以调剂一下镇上的财政资金来维持一下区委的正常运转,但是陆为民不想那样做,他不想把洼崮区委和洼崮镇之间的关系搅得太复杂,而且这样也会影响到洼崮区委对乡镇上尤其是洼崮镇工作的指导督促力度,所以他宁肯厚着脸皮开口向雷达借暂借十万块钱。
何铿的话一针见血。
但正如彭元国所说,就算是区委可以出台政策来敦促各乡镇扩大中药材种植面积,鼓励中和_图_书药材种植的发展,也可以利用专政力量将困扰两条省道的治安问题彻底解决,甚至也可以迁建农贸市场解决以路为市的交通拥堵难题,但惟独要建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就不那么简单了。
“铿哥你这话在理,我就等您这句话呢。”陆为民含笑点头,“我也就是想要借重您和达哥的人脉关系,把我们这个姑且算项目的计划给推出去宣传宣传,造声势也好,百里挂一也好,真要有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价值的,关键在于资金和专业公司,我在规划书也写了,我们洼崮这边有从事这个中药材买卖交易的传统,不少洼崮人现在走出去在外地从事这一行,我们也在经济联系这些人,希望他们能够对这个市场感兴趣,这也是一大优势,这一点还请铿哥和达哥在帮忙宣传推荐时重点提一提,我觉得如果真有兴趣的投资者,应该会看重这一点。”
再其次就算是有人投资来搞,怎样吸引到足够的药商们来交易,如何让这个市场真正运作起来,进入良性循环状态,这其中相当复杂,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怎么,铿哥觉得不行?”陆为民笑着问,他从何铿面部表情观察,觉得对方似乎对这个不太感兴趣。
建市场容易,要让市场进入一个良性发展轨道,进而越做越好,也就是说要用一个纯粹的商业运作手段来实现这一目的,而不是因为私人感情来投入搞这件事情,这才是陆为民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