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九十七节 伏波

虽然何铿说得很简单,但是陆为民还是能听出一些端倪来,尤其是何铿对于自己的一些建议很感兴趣,比如就目前俄罗斯混乱局面该如何拓展人脉从中获取更大利益这一点,对方不但很感兴趣,而且也已经在开始展开行动,这就已经超出了一个普通贸易商人的一般做法。
看来这洼崮也的确不是那么单纯,自己原本以为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只要不存私心杂念,工作上然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推进,现在看来哪有这么简单,几乎每一项工作都会牵扯到无数人不同群体的利益,而作为一个主事者,如何来平衡好这些利益,让各个群体都能接受,这才是能力的体现,也是关键。
“这方面我已经在开始做工作了,但可能一时半会儿还见不出成效,这些人常年在外,平时不怎么回来,大多数要等到过年时候才回来,我打算在过年时候拜访一下这些人,如果能够获得他们的支持,那这个市场做起来的把握就比较大了。”陆为民很沉稳地点点头,“这一点我认为是关键。”
“陆书记,好像齐镇长也在县里呢。”钱正斌看似很随意地说了一句,“我看见镇上车比我们晚进来一步,我调头的时候,他们正好进来,那会儿你刚进去了。”
当陆为民从孟余江办公室出来之时,他并不知道齐元俊也正走进戚本誉的办公室。www•hetushu•com
何铿在国内呆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这一次他先要去一趟香港,然后才回昌州,两人约好等到何铿回昌州之后,要在一起好好坐一坐,聊一聊,看样子这一年时间何铿在俄罗斯和乌克兰那边颇有斩获。
已经走到了县委大院门口的陆为民决定今晚暂时在县里住一晚,等到从地区开会回来的梁国威回来,向梁国威汇报一下近期工作,虽然十天前他才向梁国威汇报了工作,但是汇报得勤一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为民下楼时有些迟疑,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去梁国威那里汇报一下工作,中药材专业市场的事情现在八字还没一撇,但是洼崮镇农贸市场的迁建问题却遇到了很大阻力,在这个问题上他和洼崮镇镇长齐元俊的观点不一致,两人的观点在洼崮镇党委内部也形成了两派,一派支持陆为民的意见,而另一派则反对。
钱正斌是个相当机灵的角色,悟性灵性都很高,这当司机的,尤其是跟在领导身边,多多少少就会见到一些外人见不到的东西,这种潜移默化也会对他们的人生观构成影响,就要看这种人怎么来争取认识了,用之好则是一大益处,用得不好也就可能走入歪门邪道,就目前来看,钱正斌的表现尚可。
“呵呵,铿哥,区委是县委派出机构,并无实质性的财政http://m•hetushu•com收入,我们工资都是县财政负责,只是这年终一些费用需要周转一下,我才来,前面的留下不少债务,困难也是暂时的,放心吧,我能应付得过来。”陆为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解释。
“铿哥你太高抬我了,我的觉悟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高,不过我觉得既然下来工作,要对得起这一方水土一方百姓,要不你何必来这个位置上尸位素餐?你做了实事,老百姓看得见记得着,你心里也能得到一种满足感,这也是人的一种需要,获得尊重承认的一种需要,也是我自我实现的一种需要。”陆为民应和着:“我想铿哥和达哥你们也一样,这人一辈子挣钱也好,当官也好,我觉得这只能算是一种打基础的手段,钱挣得再多,官当得再大,目的何在?总得做一点自己想做的,自己觉得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这才不负一生,你们说是不是?”
“为民,真不知道你内心是怎么想的,从政也就罢了,跟着夏力行到省里,不比你到这旮旯里强多少倍?你说你要磨砺锻炼,但是在上边呆几年,寻求一个更适合你的位置再下来不更好?”
何铿和雷达终于走了。
在陆为民看来齐元俊的想法也代表了洼崮镇主要干部的想法,无可厚非,那些支持自己意见的人,不少其实是考虑到自己县委常委和区委书记的身hetushu.com份不一般才附和了自己的意见。
何铿的目光里满是欣赏,倒是雷达脸上有些遗憾。
“为民,你按照你自己的思路去做吧,我和雷达都会全力支持你,有什么难处你提出来。”何铿也不多言,“不过看来你们这个洼崮区委境况不佳啊,十万块能解决什么问题?偌大一个区委,难道就靠这十万块钱过活?”
孟余江提醒自己意味着他在县委知道了自己和齐元俊的观点分歧,那么也就意味着县里其他领导可能也一样知道了这一点,和齐元俊的观点差异陆为民自信可以解决,但是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加以发挥,也许就会变味。
“哦?”陆为民愣怔了一下,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明天下午来接我就行了。”
现在苏联已经正式解体,何铿的主要业务放在了乌克兰和俄罗斯以及中亚地区,尤其是乌克兰。
雷达把丰州水泥厂的日常管理工作很大气的放手交给了甄敬才,拿他自己的话来说,日常管理这种事情他未必能有甄敬才做得好,战略性决策、协调关系、疏通渠道以及诸如融资这些门道也许才是他的强项,所以他没有必要去扬短避长。
※※※※
陆为民不是没有考虑过强力推进的问题,他相信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如果自己开诚布公的向齐元俊表明态度这项工作必须要马上推动,恐怕齐元俊权衡利弊最http://www.hetushu.com终还是会同意,哪怕他内心思想并没有通。
孟余江提醒他在工作中要多征求班子意见,多沟通,多协调,遇到重大事项和工作要多有耐心,多从不同角度来考虑问题。
如何来做通以齐元俊为首这拨干部的思想工作,也是陆为民正在考虑的事情,没想到自己和齐元俊原本是纯粹的工作上的分歧竟然也被有心人放大,并传到了县委,而且还很有点以讹传讹的味道,居然说自己以势压人,不顾镇里边其他干部的态度,要强行推进。
“呵呵,这小子,教训起你达哥和铿哥来了啊,就冲着你这句话,你达哥也得拼足劲儿帮你一把。”雷达笑了起来,“不过这事儿急不来,你们洼崮自己这边的工作得先搞起来,我觉得你说那个你们洼崮有不少从事药材经营的人在外边做这门生意,这是一个很值得深挖的资源,投资建专业市场是小事,关键你要能让这个市场活下来,然后再慢慢让它火起来,要做到这一点,经营者很重要。”
陆为民一直对何铿有些好奇或者说怀疑,他总觉得何铿不像是单纯的国际贸易商人那么简单,但是你要说具体哪里让人起疑,陆为民也说不出来。
按照何铿自己的说法,他是被报社开除,然后自动退党,最后就留在了苏联那边,从事易货贸易,尤其是苏联那边的重型机械、有色金属以及特殊钢材,而从国hetushu.com内则是将各种轻工产品带过去。
陆为民知道孟余江话语大概就是指这项工作,由于分歧巨大,陆为民也在考虑该怎么来弥合分歧,推动这项工作。
走到自己车旁陆为民给钱正斌打招呼让他先回区里,自己今晚要在县里住一晚。
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为民,你别听你达哥的,我赞同你的观点,下基层锻炼磨砺要趁年轻,好好体味感受一下最基层的工作,对你日后发展大有裨益,就像你自己说的,只有到乡镇这一级打磨过,到了市县这些层面工作你才能知晓下边工作的具体难处。”何铿摇摇头,语气平和,眼神也充满了赞许,“有些人下来的目的就是镀金,那种人我看不上,为民的想法很好,既然入了此门,那就应当琢磨透,究竟该做些什么?是只为自己政绩增光添彩,还是要实实在在为一地百姓做些事情,让他们生活得到改善,我觉得为民这样做最好,算是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了吧。”
不过现在陆为民也只是好奇而已,他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来想其他,困扰他自己的事情都还太多,每一件都需要他付出努力去推动,比如洼崮镇农贸市场的迁建。
至于说其他人,更多的是看到了在镇党委会上齐元俊敢于发飙不同意见而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表示甚至还有点鼓励提出不同意见,这才纷纷阐明观点,如果齐元俊改弦易辙,这些人立马就会偃旗息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