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九十九节 县情

德和才两者的关系只有有机的结合起来,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如果说齐元俊因为一项工作上的分歧就要去找某个领导诉苦,或者试图找某个领导来给自己施压,那陆为民认为这只能证明他的无能,也更说明他的幼稚。
洼崮镇的情况也不单纯,原来陆为民觉得齐元俊这个人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对工作也有激情,就算是和自己观点有分歧,但总是为了工作,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
“呵呵,杜主任太自谦了,我来双峰之前可就听到过杜主任大名。”陆为民不咸不淡的道。
杜笑眉不简单,能从开元区委一个临时工混到县里来,转了工勤编制,现在还当了招待所主任,县里人谈到她都是用一种很微妙暧昧的语气,具体这个女人的能耐在哪方面,陆为民不得而知,他也不想多问。
“哟呵,陆书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这下去一个多月,我觉得陆书记您像是换了一个人了,怎么变得油腔滑调起来了?”杜笑眉一愣怔之后也是笑靥如花,“我都是老太婆了,啥美女这种词儿还能轮到我身上?”
陆为民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这蔡云涛还真有点文艺范儿,前面还算正经,这后边立马味道就出来了。
蔡云涛说出了无数干部的心声,哪个地方都是差不多,至少在丰州地区里边,估计除了古庆情况稍后之外,其他几个县市包括丰州市和-图-书情况都差不多,到了年边上都得要想办法去拆东墙补西墙,借这家钱还那家帐,这已经成了惯例。
“县里这么困难?我还说我到洼崮去算是接了一摊子烂帐,朱明奎给我四处捅下不少窟窿,我这不也是四处张罗替他擦屁股?还琢磨着啥时候打打李县长的秋风,你这么一说,看来也是没戏了。”
吃完晚饭后陆为民也不想出门,进入冬季的双峰气候也变得有些阴冷,这样的天气最是让人烦心。
“哦?老齐也来了?可能是向戚书记汇报工作吧。”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齐元俊是去戚本誉那里了?难道他真是要在这个问题上去告自己的状?
这似乎有些过了,自己并没有怎么样,就是考虑齐元俊的考虑并非毫无道理,自己还琢磨着怎么来平衡这中间的利弊得失,如果齐元俊要这样做,那自己恐怕就要考虑一下了。
“为民,你就省省吧,你没哭进去,他都哭出来了。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县里最难熬的时候,过年和过关没啥两样,各方债主这个时候都得要跳出来,政府囊中羞涩,那就只能扮妇人状,忸忸怩怩的和这个讨饶,向那个求宽限,不还钱,好话总得给别人两句,画个饼给别人一点念想不是?面包会有的,钱我们也会还的,明年,明年我们一定,打躬作揖把人打发走,周而复始,也不知道这种局面何日能改变?”
和*图*书你别摆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势,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咱们这种农业贫困县,财政状况本来就是这种寅吃卯粮的格局,还能指望有宽裕的时候?”摇摇头,陆为民沉吟着道:“要改变这种局面,不把工业发展起来不行,不走城市化道路不行,县里怕也要在这上边想想办法有点动作才行。”
“我怎么没想过?顺风路那边有块空地,我看了看觉得不错,向县里建议是不是可以修一个图书馆,这样既可以鼓励大家多学习看书,又能起到潜移默化提高咱们老百姓文化素质的作用,可连上常委会的机会都没有,我就私下和李县长说了说,他就直接告诉我别折腾了,县财政今年连过年干部们的奖金估计都得搁下,教师们的工资现在又已经拖下两个月了,教育局老易整天屁颠屁颠的在李县长和杨显德两个人身后跑来跑去,我看着都替他着急,这教师工资发不出,真要惹出点儿事来,那就是要说政治责任的,谁都担当不起。”蔡云涛靠在沙发背上,叹了一口气,“我还能说啥,满腔热血化为黯然销魂,灰溜溜回家,早点洗洗睡吧。”
一走进屋里坐下,蔡云涛就打开了话匣子。
“陆书记刚从县委大院过来?”杜笑眉点点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梁书记好像到丰州开会去了,我从那边过来,正好碰上了齐元俊从戚书记那里出来啊www.hetushu•com,我看他脸色很难看。”
在洼崮区委里边过夜的时候,陆为民也最讨厌这样的天气,一个人在区委里边住着,形单影只,一到了晚上七八点钟,四周鬼影子都没有人一个,洼崮镇街上也是昏暗冷清,和昌州甚至丰州这些城市想比,简直就像是荒郊野外。
万事开头难,陆为民知道这第一炮的难度和影响力,所以他力争要把这件事情做得最圆满漂亮,只有这样才能巩固和加深区里和各乡镇干部们对自己的信心,但是现在自己却遇上了来自齐元俊的挑战,而且是无法回避的挑战,而对方似乎还把问题上交到了县里,这让陆为民内心很是愤怒。
陆为民刺了对方一句之后,也就不再言语,他不想和这种女人拉上什么关系,哪怕她再是风骚迷人,这种女人沾上边儿也许就能给你带来灭顶之灾,朱明奎也就算是一个非典型范例。
禁欲的日子不好过,一晃自己到洼崮就一个多月了,这其中陆为民几乎忘了自己还是一个精装男人,所有时间和精力都被铺天盖地的工作压榨得干干净净,上午到各乡镇甚至各村去熟悉了解情况,下午看文件资料处理事情,晚上还得考虑琢磨农贸市场迁建和专业药材市场的规划问题。
婀娜娉婷的身躯扭动着,似乎在炫耀着她的女性象征,那浑圆饱满的臀瓣包裹在牛仔裤里竟然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勾魂荡魄魔力,让陆为http://www.hetushu.com民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嘴唇有些发干,身体有些发热。
每一项工作都涉及许多细节,而这些细节往往就会决定一项工作的成败,这也是陆为民到洼崮之后的第一炮,只能打响,不允许失败,所以他不敢有半点轻忽懈怠。
如果不是自己挂着县委常委这个头衔,只怕这种怀疑和质疑的声音还会更高。
每一项工作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总会有这样那样的质疑和反对声音冒出来,陆为民很清楚固然有一些原因的确是工作本身存在问题,但是也有相当一些因素是源于自己的资历太浅年龄太年轻,难以服众,无法让这些人接受自己的想法观点。
杜笑眉脸色略略阴了下来,勉强笑道:“陆书记,咱们双峰就有这种歪风邪气,男人们自己没本事,就喜欢拿女人说事儿,我最看不上这种男人,陆书记可千万别学这种人。”
打开门一看让陆为民颇为高兴,是蔡云涛。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出门,咱们这县城里委实太冷清了一点,一到晚上八点钟,基本上家家户户都缩在家里看电视,也没啥娱乐场所,有两三家舞厅那也是未婚青年们的去处,要不就是旱冰场,可咱们这些老胳膊老腿儿能去哪折腾么?”
“杜主任,我也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你安排人帮我把房间开一下吧。”
门口响起的“笃笃”敲门声让陆为民注意从电视上回归。
陆为民还搞不清http://m•hetushu•com楚对方究竟是有意向自己示好才来提醒自己,抑或是别有用心,但是他相信至少这个情况是真的,那就是齐元俊的确是到戚本誉那里去了。
“这就是你这个宣传部长应该考虑的事情了,咱们县城人口要说数量也不算少,也就一万多人吧,白天上班,晚上我看大家要么就是在家里看电视,要么就是玩牌,几乎在也找不出第二样娱乐方式了,卡拉OK我看在丰州都比较风行起来了,咱们这里好像都还按兵不动,也不知道究竟是咱们这里太封闭,还是没人愿意去搞这个怕折本?”服务员还是挺懂事儿,立马就把茶水送了上来。
吃晚饭的时候,那个女人没有再出现,这让陆为民稍稍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吧,我只是觉得他脸色很难看,也有些心不在焉,我和他打招呼他都没有注意。陆书记,你稍等,我安排人替你开门。”
蔡云涛已经被正式任命为县委宣传部长,但总工会主席职务并没有卸掉。
杜笑眉妩媚的一笑,随即转身而去,半点都不拖泥带水。
她对县里人事格局甚至是各区乡的认识情况都很了解,至少她告诉自己齐元俊到戚本誉那里去了就是一个很明确的暗示。
“行啊,哪怕杜主任赖上我一辈子都没关系,这么漂亮的美女,我估摸着要赖也轮不到我啊。”陆为民也示弱,和这种女人打交道,你千万别怕怵,你越怵,那你就越得被对方压得死死的,这是经验之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