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一百零三节 齐元俊的态度

看到陆为民和齐元俊出现在小饭馆门口,女人惊讶的扬起眉毛。
现在陆为民提出的就是要将农贸市场迁建到洼崮和沙梁交界处,这里地域面积较宽,而且距离原来的集贸市场不远,交通也更为方便,但是这个市场最佳位置却需要占用沙梁乡较多的土地,而反过来洼崮这边占地面积还不及沙梁这边。
在这一点上原来洼崮镇提出可以考虑用土地置换方法来解决,但是沙梁乡坚决不同意,于是这个想法也就被废止了。
“自由,划算?”齐元俊随口问道。
“我一般不到这里吃饭,我喜欢回家吃饭,如果一定有接待,也是在天香楼。”齐元俊言简意赅。
而这样也就形成了以路为市的格局,两条省道在临近洼崮镇的地段都成了农民交易的最佳去处,齐元俊也知道这给交通带来很大困扰,地区交通局与县交通局都几次提出要求洼崮区委洼崮镇考虑如何解决以路为市的问题,但是在朱明奎时代朱明奎没有多少兴趣,第一次提出考虑搬迁农贸市场被齐元俊坚决抵制之后就再也不提了,而洼崮镇也因为确实找不到合适的搬迁地点,而不得不搁置了这个想法。
农贸市场的迁建问题涉及到一个很直接问题,那就是洼崮镇财政收入,这是镇上的农贸市场,迁建可以,扩建更好,但是目前洼崮镇街边附件没有合适地盘,按照陆为民的意图那就是要迁建到和沙梁乡交界地区,而且要和图书占用沙梁乡部分土地,沙梁乡提出的想法就是要占地可以,但是农贸市场就要算是合建,收益就要按照占地比例来分配,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洼崮区除了洼崮镇都没有赶集的习惯,而这个农贸市场也是齐元俊还在当十年前齐元俊还在镇建环办工作时一手一脚建起来的,他也承认现在这个农贸市场无论从规模还是布局来看已经不适合了,尤其是随着老百姓生活改善,赶集人流量大幅度增加,而且物资交易量越来越大,甚至原来的中药材交易摊区不得不搬出去单独占据了一条街,但是这样依然无法满足需要。
“老规矩,两个凉菜,一个炒菜,再来一个汤。”陆为民已经彻底习惯了隋寡妇这里的口味,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他甚至想把中午饭都放在这里来一并解决了。
齐元俊也不吭声,他知道今天陆为民叫自己来吃饭,肯定有深意,尤其是处于目前这种态势下,味道就更长,事实上他也在反思自己的行为,为什么有人这么一煽乎,所有人都会相信自己和陆为民会闹翻,这看起来很蹊跷,但是追根溯源,那就是自己一直没有真正把这一位当作可以一切长久共事的人,这一点一直到走进隋寡妇的馆子里时,他才是慢慢悟出来。
齐元俊一惊之后又是一怔,细细体味着陆为民话语中的深意。
“来,尝尝,这烧豆腐我还是第一次尝到如此鲜美的味道和-图-书,老齐怕很少在这里吃饭吧?”陆为民显得很随意,自顾自的夹菜。
沙梁乡和洼崮镇地盘犬齿交错,一直要延续到洼崮镇街道边上,也就是说洼崮镇街道集市这一片实际上是处于洼崮镇和沙梁乡的交界地区,而洼崮镇周边尤其是东面已经没有属于洼崮镇自己的土地,紧邻的都是属于沙梁乡的土地,除非集贸市场搬迁到远离现在这一区域的土地上,否则就不得不占用沙梁乡的土地,而这又很难获得老百姓的心里认可,洼崮镇也担心把这个集贸市场建在较远的地区难以获得老百姓认可,反而会使得老百姓更多的以路为市。
“陆书记,齐镇长,今天还有刚磨的豆腐,要不烧一个豆腐?”女人娴雅的风姿让齐元俊也禁不住眯缝一下眼睛,能让朱明奎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女人,不能不说是一个尤物,淡妆素抹反而让这个女人透露出一种清新的妩媚。
齐元俊终于开口了,语气也相当诚恳,“陆书记,沙梁记得这份情是一回事,我也可以接受比例分成的方案,大事他们比例要求太高,远远超出我们的心理接受程度,我很难向镇里的干部群众交待,他们会认为是我出卖了镇上利益,说实话,我自己心里也过不了这一关。”
“可是一方面这个集贸市场必须要迁建扩建,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两条省道的交通,也对我们洼崮日后的发展很不利,如果洼崮不愿意选择目和_图_书前这个点,那么就地扩建,需要拆迁的居住老宅不少,赔偿费用就是一个天文数字,镇上根本就承受不了,而且从长远角度来看,将集贸市场建设在集镇街道中心也是不科学的,这一点老齐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陆为民耐心地解释道。
就像自己看不惯他很多事情一样,像太年轻,资历浅,就凭着给地委书记当过秘书就占据高位,这种人放在哪里都难以让人心服,虽说陆为民来之后工作作风让人对他印象改观不少,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直接触及到了洼崮镇的利益。
“不错,这个集贸市场的利益分配问题看起来似乎是洼崮镇吃了一些亏,原来是洼崮镇独家的租金和税费收取现在要分成两部分,而且沙梁占的比例不小,但是你得承认,就目前来说这个位置建综合集贸市场是最合适的,而沙梁被占的土地也更多,但是他们的比例去远不如洼崮。”陆为民也不管齐元俊的态度,侃侃而谈,“但是你想一想,如果我们这个市场建起来,规模比原来肯定要大得多,在各方面的收益上肯定要会增加,实际上洼崮的损失并没有多少,但是沙梁却会增加很大一笔收益,这份情沙梁不会不记得。”
陆为民综合考虑过多次,也与沙梁乡方面进行和沟通,沙梁方面基本同意陆为民的意见,合建这个市场,在合股比例上也愿意做出一些让步,不以他们原来提出的按照所占土地面积来计http://www.hetushu.com算比例,但是洼崮镇方面却坚决不同意,认为本来是洼崮镇的集贸市场因为迁建就必须要分给相当大一块利益给沙梁,这损害了洼崮镇利益,正因为如此齐元俊才和陆为民发生了争执。
可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这位齐镇长居然跟着陆为民出现在自己饭馆门口。
齐元俊他当然认识,镇长,可是这位齐镇长在洼崮当了几年镇长,却从来没有踏入自己饭馆半步,她当然知道其中原因,王二麻子家馆子这个齐镇长也从来不踏入半步,原来朱明奎那么强势,一样无法让这位齐镇长低头,由此可见这位齐镇长的“洁癖”。
“干工作看问题要看的长远一些,而且心胸也应当宽广有些,老齐,我知道你对我支持沙梁方面的意见有看法,觉得我这个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已经完全占到了区委书记的角度,不考虑洼崮镇的利益了,但是我要说我自认为还是公平的,甚至还更倾向于洼崮。”
见齐元俊默然不语,似乎在仔细体会自己话语中的含义,陆为民也不多说,两人就这么并肩来到隋寡妇的馆子里。
“嗯,其实工作也是一样的,大家在一起工作就讲求一个和谐团结的气氛,这样让大家各抒己见,集思广益,形成一个良好宽松的工作氛围。”陆为民淡淡的道。
“陆书记,我知道集贸市场过小,农民以路为市的确对交通有影响,但是并不是你所说的那么大,毕竟这么几年也过和图书来了,迁建是好事,但是我们可以再寻找一个更妥善的办法来解决,比如换个地点,让老百姓逐渐适应新址。”齐元俊也觉得自己这番话有些勉强,如果能找到合适新址,还不早就办了,用得着和沙梁方面打交道?但他不能不这样力争。
齐元俊不吭声,他知道陆为民话里有话。
“也行,来一个烧豆腐吧,忘了还多了一位,今儿个我请客。”陆为民咧开嘴巴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陆为民漫不经心的话语让齐元俊百味陈杂,他还琢磨着用什么方式来解释,再寻求体面的和解,却没有想到人家早就看穿了这一层,他不由得有些惭愧,心中对陆为民也多了几分敬佩。这位新来的区委书记,人虽然年轻,这胸襟气度却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现在陆为民提出来要搬迁到沙梁乡和洼崮镇接壤地段,这也就给早就觊觎农贸市场带来丰厚收益的沙梁乡带来些许机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矛盾产生。
“其实我倒是觉得这种小店吃饭最轻松,也划算。”陆为民不以为忤,继续道。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人家选择咱们俩这点破事儿就能兴风作浪的搞一回,没准儿就瞅准的是咱们俩都抹不下面子硬挺着这个罅隙,这个心结越结越深,中间再有那么几个别有用心之人煽乎煽乎,弄不好你我两个就真要成了冤家对头了。”
齐元俊目光闪动了几下,嘴唇也蠕动了几下,脸上的表情却明显不太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