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一百一十一节 大秘的火候

听出对方言语中咄咄逼人的味道,陶泽锋打量了对方一下,三十来岁,穿着很随意,但看得出来有些气度,看样子也不是什么乡下钻出来的乡巴佬,有点政府里干部的架势,但是陶泽锋并不怵,不说在省财政厅这个要害部门担任资深副厅长的父亲,自己在中行也好歹算是一个中层干部,对方就算是有些来头,难道还能凭借几句话把自己干啥了?
“就凭你有个当副厅长的爹,然后自己凭借着家世沾光混到中行占了个位置,你就觉得你自己有实力了,算是个人物角色了?”魏行侠实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鄙屑的情绪,冷冷地问道。
陶泽锋深深打量了对方一眼,他知道对方这是在挑衅,不够他并不惧怕,不动声色的从鼻腔中挤出一声轻哼,这才不慌不忙地道:“你想知道?”
等到陶泽锋身影消失在咖啡厅走廊门外,陆为民这才竖起大拇指似笑非笑地道:“魏哥,算是见识一等大秘的风采!够胆魄,够豪气!”
“嗯,那你的意思是陆为民没实力?”魏行侠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自认为我自己可以算。”陶泽锋轻轻哼了一声,扬起下颌。
“如果他觉得他是陶行驹的儿子就可以无往而不利,谁都应该让他三分,如果他继续保持这种心态,那么他日后栽筋斗的时候还会很多。昌州这块土地上藏龙卧虎,像他这种说纨绔似乎又有些本事,家庭背景又说不上多厚实,说不是纨绔,和_图_书但却却把纨绔习气沾染了不少的人,最终受羞辱的人只会是他们,我这是在为他好。”魏行侠淡淡地道:“陶行驹和傅天杭都是昆湖人,陶行驹当昆湖市湖东区当区委书记时侯,傅天杭在昆湖市中行当行长吧?”
陶泽锋被魏行侠这番话给震动了,脸色泛起一抹潮红,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三十出头,看起来似乎不可能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能有这番言语教训自己,虽然加了一句不管有没有资格,但是陶泽锋还是敏锐的觉察到了其中的分量,没有一点底气的人,是不敢这番放言的,从激动中渐渐冷静下来的陶泽锋发现自己今天话说得太多了,而且这份表现也有些出格了。
魏行侠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满脸骄傲的男子,陆为民说他是省财政厅副厅长陶行驹的儿子,咋一看的确还有些挂象,可是这位陶副厅长的儿子的表现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观感,魏行侠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如此嚣张狂妄,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教训陆为民说什么这个年头干什么都得讲实力。
妻子讶然的张大嘴巴,不敢置信,魏行侠笑了起来,“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也搞不懂,我看这两个人也是口不应心,不过陶泽锋这么去挑衅陆为民,就太不明智了。”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只是希望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你自己的思想观点。”魏行侠深深地看了一眼对方,“和_图_书有机会我会和傅行长交换一下看法,你可以走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自己在昌州就算是个人物角色了?”魏行侠紧逼一句。
被魏行侠有些刺耳的言语逼得不好应答,陶泽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对,我想知道。”魏行侠对于对方有点调侃戏谑味道的言语并没有发怒,只是平静的回应。
见到这个似乎和陆为民很熟悉的男子把目光投过来,陶泽锋内心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躁动,妈的,陆为民又能有什么不得了的朋友,真要有什么不得了的朋友,他还用得着在丰州那鬼地方窝着?现在甄妮他爸栽了,只怕这个家伙心都凉了半截,再没有机会调回昌州,现在居然在自己面前和人一唱一和演起戏来,说两句大话,装出一副似乎认识自己父亲的模样,以为这样自己就会被吓住?真是笑话!
“魏哥,那你问问他自己吧。”陆为民也有些难以理解今儿个这个陶泽锋的表现,要说这陶泽锋也算是人中翘楚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却是表现如此出格,连陆为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刺激了对方,才会让对方如此失态。
魏行侠不动声色地摇摇头,淡淡地道:“你知道什么,陆为民是夏力行的秘书,别看只当了一年的秘书,夏力行对他器重无比,据我所知到现在夏秘书长都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秘书,总说还是原来的陆为民顺手,可用得这么顺手还是尊重他本人意见留和图书到了丰州,可见其对陆为民的看重程度。还有那个女孩子我见过,夏秘书长的亲外甥女,到夏秘书长那里去过,我正好远远见过一面,有印象。”
“唔,陶厅长的儿子,省中行工作,嗯,不过我想问一问,你刚才说的这年头干啥都得讲实力,我有些不太明白,你所说的实力是指什么?”魏行侠白皙的面孔显得波澜不惊,似乎真有点不太明白的模样。
“嗯,陶行驹在昆湖湖东区当区委书记时,省长在昆湖当市长,省长离开昆湖到青溪担任书记时,陶行驹就担任昆湖副市长了,傅天杭几乎是和省长一起离开昆湖的,调到昌州担任中行行长。”
陆为民有些讶异,看了一眼魏行侠,恍然大悟似明白过来,“魏哥看来与陶厅长和傅行长都很熟悉?邵省长好像也在昆湖工作过吧?”
“实力是什么?既包括学历,也包括能力和资历,但是绝不仅仅只限于这些,这不过是最基本的东西而已,人脉关系,经济实力,家庭背景,这些才是真正的决定性东西。”
“为民,你说这一位是财政厅陶行驹陶副厅长的公子?!在中行工作?有没有搞错?”魏行侠竭力克制着自己又好气又好笑的情绪,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骄横跋扈嚣张狂妄的人不是没有,他也不是没见过,但是像这样毫无来由的爆发,而且丝毫不顾及还有其他人在场,魏行侠就不能不怀疑对方的真实身份了,在他心目中,和-图-书像陶行驹这样的家庭中的成员似乎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才对。
“如果中行的干部都是这样的心态,我觉得无论是人行的谢行长,还是中行的傅行长都该要考虑一下对干部队伍思想作风的整肃了,我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当上中行的中层干部的,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像你这种心态就不合格。”魏行侠显得很坦然,“你不用用这种眼光看我,不管我又没有资格评价你们人行中行的用人,但是我想任何一个有点头脑和思想的人在听了你这番狗屁言论之后,都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好了,为民,你和小苏继续聊你们的,我的同学可能马上就要到了,我先过去了。”魏行侠和陆为民亲热的道别,挽着自己妻子的手打了一个招呼,离开了。
“还没有请教你是……”陶泽锋内心很不服气,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再逾越,所以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对于一个骄傲的人来说,这样已经是相当低声下气了。
“没错,我是陶泽锋,省中行信贷部,陶行驹是家父。”陶泽锋竭力想要让自己表现得不卑不亢,但是言语中的倨傲味道还是压抑不住的溢出来。
走出几步之后,挽手而行一直没有说话的妻子悄悄道:“行侠,你这是何苦,那个陶泽锋是陶厅长的儿子,有必要为了这个姓陆的……”
魏行侠虽然说得很简短,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却知道这已经是很难得了,能透露这么一点信息,也足以让自己明白和_图_书,这陶行驹应该是属于邵泾川一系的人,而现在邵泾川现在即将担任省长,弄不好陶行驹还能再进一步都有可能,魏行侠这个时候出面制止陶泽锋的猖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似乎是针对陶泽锋,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未尝不是要在这把火燃烧起来只是,先把他灭下去。
被魏行侠最后这一句话给伤得不轻,和傅行长交换一下看法,就算是知道自己父亲和傅天杭关系不差,但陶泽锋也不敢就说傅天杭就会毫无原则的袒护自己,陶泽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狠狠地看了魏行侠一眼,转身离去。
要说这话换个场合换个语气氛围来说也没错,可是在这种情势下,对这陆为民几乎是叫板的味道,就不能不让人觉得有些夸张了。
这么些年来一直顺风顺水的陶泽锋也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在追求甄妮这件事情上吃了一个大瘪,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凭借自身优势轻而易举的将甄妮收归囊中,谁知道却屡遭失败,而现在甄妮的家庭已经破落,就算是把甄妮收入囊中也没有多大意思,顶多也就是玩玩而已,但是这一切都是陆为民从中作梗造成的,所以很想寻找这样一个机会扫一扫陆为民的风头面子。
“有,或者没有,那要看在什么环境下,或许他在那所处的那个环境算有点吧。”陶泽锋自以为很潇洒的耸耸肩,摊摊手,“但是在昌州,他就太不自量力了,准确的说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角色,那就太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