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节 见血

“哼,一个镇党委副书记犯了事儿还敢这么牛,真还把我们公安局当成了民政局了,那几个旁证材料给我取扎实了没有?”巴子达狠狠的道。
“巴局,那小子还在那里吆喝着要给县委戚书记打电话,要不就要见鲍局长和单政委,口气还很张狂……”一个民警走到巴子达身边悄声道。
那边巴子达搁下电话,脸色已经阴冷下来。
“子达,什么事儿?”收到传呼的时候陆为民正在车上,来不及回洼崮,陆为民就在双峰街上找了一个公用电话回电话。
“哟,在你巴子达巴局长面前谁还能牛得起来?”陆为民平静的道。
“子达,你合适一点,别给自己找麻烦,这都是法治社会了,公安局更应当以身作则,按照程序办就行了。”陆为民好心提醒一句。
可又不能不打,所以语气也就没有那么好,没想到陆为民连多问两句的兴趣都没有,就要他们按照程序办就行了,而且听那语气,不像是说反话,巴子达心里这才痛快起来。
“怎么了?”陆为民淡淡地问道,这是在一家店面上的公用电话,人来人往,不太好说话。
“有点事儿,那个魏大能是你们洼崮镇的干部吧?”巴子达那边环境很嘈杂,显然是在某个公共场合里边,看电话号码也应该是县城里边。
“行了,多用点心思在案子上,两份材料就算是形hetushu.com成证据链了?这家伙嘴巴还没有撬开呢,不是说有一个倒茶的服务员曾经进包厢倒茶么?有没有看见?看见了,为什么不形成材料?”巴子达不耐烦的反问。
民警一缩头,赶紧点头应是,一溜烟儿就出去了,看样子巴局是怒了,也难怪这家伙嘴巴太臭,一个破镇党委副书记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在县城里边也敢大放厥词,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
情况不复杂,公安机关处理结果也很简单,关键是这背后只怕又要蕴藏着一场风暴了。
虞庆丰接过自己副手递过来的材料,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认真的看了起来,只看了几分钟,他就了解了一个大概。
按照和财政达成的协议,公安局罚没款全额返还给公安局作为补充办案经费,这已经成为公安局除了县财政资金之外最大的一笔经费来源。
随着传呼机开始逐渐走入双峰这个县城里人们的生活中,对公用电话的需求也顿时变得急切起来,现在申请一个公用电话还得要找邮电局的关系,好在省里的程控电话系统率先在丰州地区改造完成,所以使得通信线路的基本干线具备了大规模上程控电话的基础,对于县里居民们申请安装座机和街道上申请公用电话都能给予满足了,只不过要在时间上稍稍拖一拖而已。
“哼,既然和-图-书这家伙嘴巴铁硬,那这个案子就得要把证据取扎实,要让他明白没有他的口供一样可以给他行为定性。”巴子达脸色阴下来,“还不赶快去把这个证据给我补上?!”
“嗯,我没意见,他有没有什么问题?”陆为民沉默了一阵才问道。
有一个很微妙的细节,虞庆丰注意到了。
“巴局,那个服务员只是一个打扫清洁的,临时去帮忙倒了一杯茶,我们就没有带回来。”民警一愣,解释道。
魏大能,三十七岁,洼崮镇党委副书记,是从太和区洪山乡副乡长调任洼崮镇党委副书记不到两年,仕途原本一片光明,虞庆丰清楚这个人,怎么会在这些问题上栽筋斗?
财政给公安局拨款不足,公安局要解决经费不足问题,那就得在罚没款上做文章,所以公安机关在扫六害的力度上很大。
“绝对没问题,那姓姚的女子收了他五十元钱,就随便他摸奶子和下身,要做那事儿得一百元,这家伙真他妈是个吝啬鬼,居然舍不得,非要先摸后再添五十元做事儿,咱们去得找了点儿,所以只来得及摸摸搞搞,另外一个女人也证明姓姚的女子收了五十元就还给她了,之前姓姚的女子借了她五十元,而且她也看到了这个魏大能手伸到姚姓女子奶罩里边乱摸,材料已经形成了证据链……”民警也有些显摆似的http://www.hetushu.com在巴子达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说得格外细致卖力。
魏大能?陆为民愣怔了一下,洼崮镇党委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据说也是一个能人,在上边很有些关系,和组织部副部长刁一平据说还沾点亲戚关系,好像戚本誉对他印象也颇好,不过陆为民从巴子达的语气已经听出了一点什么来了。
当了多年的纪委书记,虞庆丰对公安局这塘子水深浅也很清楚,像这种干部嫖娼也好赌博也好被抓住的每年都不少,但真正报到纪委这边处理的人少之又少,绝大部分都是在公安局里交了罚款了事。
似乎洼崮那边的干部都或多或少的要牵缠这些桃色事件,而这个魏大能虽然没有在洼崮本地出问题,但是却在城里边出了一个更恶劣更龌龊的事儿。
※※※※
陆为民没有再吱声,直接挂了电话,巴子达当然不了解其中内情,这里边的名堂要瞒过鲍永贵这条地头蛇可是不容易,没准儿这就是鲍永贵给自己的一个示好机会,也让自己欠他一个人情,还不知道该怎么还呢。
那就是公安局并没有主动把这个事情报过来,而是有人向县纪委打了匿名电话,称洼崮镇党委副书记在桂花街嫖娼被抓,要求纪委对这种败类处理,纪委也是懵里懵懂的过去了解,谁知道公安局就如此热心大方的把所有材料复印了一份递了过来。http://www•hetushu.com
陆为民轻轻吸了一口气,看样子又得欠鲍永贵一个人情了。
这个魏大能照理说就算是真嫖了娼也不至于就被人拿住把柄,以他的能耐和身份自己就想办法把事情摆平了结,怎么会捅到纪委这边来,而且纪委一过去了解情况,公安局就这么大方热情的把案卷材料交了出来,和以往的态度大不一样,这里边显然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只不过虞庆丰现在一时半刻还没有看清楚。
一个干部做这种事情,被查获,居然还敢在干警们面前耀武扬威张牙舞爪,一会儿刁部长,一会儿鲍局长单政委的,牛皮哄哄,似乎这双峰县城里就任由他横着走路一般,可鲍局在了解了嫌疑人身份之后居然让他给陆为民打电话,这让他很不爽。
“你没意见就行,这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铁打金刚也得要在咱这熔炉里化成钢水。”电话里巴子达笑得十分畅快,显然对这个魏大能憋足了气。
年年人大代表都有非议这个政策的议案,但是县财政只有这个状况,没办法,总不能让干警自己贴着钱出差办案,明知道这是饮鸩止渴,但还得要干。
“嘿嘿,你别在那里给我阴阳怪气,这家伙喝了几口酒,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治安队里几个年轻民警查到他,让他出示身份证,居然说没资格看他身份证,态度很嚣张,你是洼崮区委书记,鲍m.hetushu.com局说让我问问你,看看你有没有什么态度??”巴子达话语里满是狡谲之意。
先前他还以为鲍局让自己给陆为民打电话是要照顾陆为民这个区委书记的情绪,毕竟一个镇党委副书记因为淫亵活动被抓,对一个新任区委书记的脸面还是有影响的,他心里也有些窝火。
“放心了,就他那熊样,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用得着上手段?”巴子达冷笑了两声,“我知道怎么处理,也是鲍局让我给你打个招呼,听听你意见,我也在说难道说你还能包庇这种肉头货色?”
“嘿嘿,这会儿我们局里治安队采取行动扫荡桂花街,正好碰上了这个魏大能,挺牛一人啊。”巴子达话语里笑得很阴险,让陆为民总有一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公安局也是人,都在县里这个锅里舀饭吃,没有谁愿意得罪人,只要交了罚款,这种事情能放一马是一马,而纪委监察局这边也一样,只要不是谁检举举报,每年到年底也只是例行公事的要求公安局那边报一下有没有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被治安行政处罚的情况,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没有。
巴子达也回过味来,鲍局让自己给陆为民打个电话说一声的意思看样子不是自己当初的那个意思,还有其他意思在其中,只是这官场上的门道弯弯绕多了去,自己不到那一步自然也就体会不到,他也不想去考虑那么多,好好把手上事情办好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