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五节 阴招

※※※※
“少给我绕圈子,说正事儿。”虞庆丰面无表情的批了自己副手一句,自己这个副手啥都好,就是嘴巴上喜欢卖弄,可纪委干部嘴巴喜欢卖弄那就是一大忌,也难怪几次自己把他推出去,梁书记都不置可否,最后到了常委会上就会黯然落幕。
卫青丞的话让虞庆丰眉毛一动,魏大能下课基本上是没啥说的了,卫青丞的意思很明确,纪委既然当了恶人,那就要当到底,立威也好,示好也好,总得要有点让人侧目而视的动作才对。
“谁?你说谁看你不顺眼要设计陷害你?”戚本誉站住脚步,盯着对方。
“你说什么?”戚本誉勃然色变,“你在那里胡说八道些什么?魏大能,我告诉你,注意你自己的言辞,诬告诽谤你是要坐班房的!”
“虞书记,魏大能的事情已经铁板钉钉了,就算是戚书记想保他,可公安局把这事儿做这么扎实,基本上没有翻身的可能性,咱们也就只能公事公办,反正这家伙做事儿也不地道,我听说陆常委对他也很有看法,嘿嘿,你看这一次咱们纪委里边……”
“嗯,我知道了。”虞庆丰素来不打无准备之仗,在事情没有敲定落板时,他从不夸口。
“是,黄淼担任副主任已经两年多了,长期在纪委工作,对干部成长也不利,能够下到基层去工作,对这些干部成长也有好处,尤其和_图_书是现在全国上下都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让我们纪委干部到基层锻炼,成为一个多面手,也有利于他们日后成长发展啊。”卫青丞赶紧迎合着。
卫青丞分析得很透彻,对法律条款也有钻研,不过始终没有说到点子上,看到虞庆丰脸色阴下来,他才赶紧步入正题。
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只是顺口提了一提,虞老板居然就开窍了,看来这大概也是受到了其他一些事情的影响,比如那个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一下子就被搁在了洼崮区委副书记的位置上,如果不是曲元高和鲍永贵的力推和陆为民的首肯,哪有这么轻巧的事情?
“那你的意见是……”虞庆丰微微蹙起眉头。
“我的看法是这事儿肯定会被捅穿,既然有人这么高效率的就检举到我们这边,说明人家是安了心要把魏大能拉下马,我们藏着掖着也按不住,而且魏大能这人本来也不是啥好鸟,外边装得挺像,朱明奎在担任区委书记时摇尾乞怜,把朱明奎讨好的像爹娘老子一样,朱明奎一出事儿,立马跳出来说他早就看出朱明奎问题了云云,我在处理朱明奎工作组里边看到他那副德行都觉得作呕。”
卫青丞当然知道虞老板不是问自己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材料都复印回来了,情况一目了然,真要说处理那也简单无比,虞老板肯定在这个问题上有不http://www.hetushu.com一样的看法,他也大致揣摩出一点东西出来。
“设计陷害你?谁设计陷害你?是谁把你绑到桂花街去的,还是谁给你吃了蒙汗药把你弄晕了把你架到桂花街去的?”戚本誉阴冷的眼神让魏大能下意识的想要缩紧脖子,“你不去桂花街这种地方,谁又能设计陷害你?荒谬!”
“陆为民!肯定是他,就上回那件事情,不知道怎么他好像知道了,在大会小会上都指桑骂槐的敲打我,我就琢磨着我肯定在洼崮呆不长了,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付我,现在那个区委副书记唐军,啥都不懂,纯粹就是陆为民的一条狗,这件事情肯定与他有关系,要不那些警察怎么这么准确的就把我找到了?”见戚本誉脸色又变,魏大能赶紧三句并作两句,“他就是想把我赶走,说我玩女人,他难道就是啥好鸟了,朱明奎留下来的破鞋他又去捡着穿,也不嫌硌脚?”
虞庆丰面无表情,但内心却也有些郁闷,毫无疑问这事儿和公安局内部人有关,再说难听一点,这是有人安心要把这魏大能给做死,可关键是现在纪委也甩不掉这个责任。
“老卫,你怎么看?”坐在藤椅中沉吟良久,虞庆丰抬起目光来看了一眼副手。
卫青丞毫不掩饰对魏大能的鄙视和不屑,让虞庆丰颇感意外,他m.hetushu.com对魏大能印象不深,除了知道他和戚本誉关系较为密切之外,其他就不太了解了,没想到卫青丞对此人评价如此之差。
他没有理睬对方,夹着包,叼着烟,自顾自的往里走,可是那家伙就像牛皮糖一样紧随自己身后,也不吭声,就这么跟着,弄得戚本誉骂也不是,说也不是,就这么一直走到自己家门口的单元楼下。
“戚书记,是真的,肯定是有人陷害我,我知道我在有些人眼里早就碍眼,所以他们就……”魏大能急了,他知道戚本誉的性格,如果不激起对方的火气,只就没有半点机会了,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嗯,老卫,办公室黄淼担任副主任有两年了吧?”虞庆丰也知道自己虽然在县里威信不错,但是在纪委内部依然有不少人对自己颇有怨言,主要原因就是纪委的干部出去机会不多,这很大程度是因为自己不太喜欢去争,而像组织部、政法委甚至宣传部的干部出去之后提一级的干部都不少,至于说组织部就更不用说了,而这一次似乎就是一个机会。
戚本誉心情很不好,尤其是在家门口看到满脸谄媚笑容的这个家伙之后,仅有的一点兴致都被彻底败了。
“嘿嘿,虞书记,这事儿这么快就捅到咱们纪委,要说没点古怪傻子都不相信。”卫青丞清了清嗓子嘿嘿笑道:“不过这都不重要,魏大能这人有点和*图*书本事,可大概是人少年得志吧,当副乡长时候才三十三岁,呃,那是当时咱们县里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吧?才干了两年就到洼崮当党委副书记了,听说戚书记对他很看好,还有说他年后要到人事局当副局长,准备接老邱的班,这样火红的人一枪下马,怕是得激起轩然大波啊。”
“戚书记,这事儿肯定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我,我真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那天我就是多喝了几杯,当时情况是怎么样,我也回忆不起来了,但是我以我的党性保证,我绝对没有做那些事情,戚书记,请你相信我。”这大冬天里,穿堂风吹得他几乎全身都发僵,在这大门口一站就是两小时,好不容易才等到戚书记回来,如果连戚书记都不帮自己,那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虞书记,事情很简单,就看你怎么办。公安局那边的情况一目了然,定性也很清楚,淫亵色情活动,虽然《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里边没有这一条,但是去年省人大有一个关于查禁卖淫嫖娼活动的规定,这个规定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没有的淫亵色情活动也包揽了进来,我查了查这个规定,对淫亵色情活动参与者要处以3000元以下罚款,介绍容留他人进行淫亵色情活动的要处以5000元以下罚款,魏大能被处以罚款2000元,虽然他本人材料里边含糊其辞,但是根据一个当事人http://www.hetushu.com和两个证人的证言,没有多大问题。”
有些刻薄尖酸的言语让魏大能不敢吭声,从公安局里出来那一刻起他心里就惶惶不安,虽然在口供材料上他一直以自己多喝了几杯为由记不清楚当时具体情形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想逃过这一劫不容易,所以在忐忑不安的观察了两天之后,坏消息还是传到耳朵中。
“虞书记,这就要看您了,不过我觉得咱们现在接上了这个东西怕是扔不掉了,如果咱们没有动静,那个一直在窥视咱们反应的检举者肯定不会罢休,弄不好就要往上边反应,关键在于这公安局的态度很诡异啊,看样子也是安了心要把这魏大能给做了,只不过却把咱们也拉下了水。”卫青丞笑了起来。
见虞庆丰没有吭声,卫青丞眼珠子一转也大略知道了对方的想法,摆脱不了责任,那就要考虑怎么来把这件事情获得一个最圆满的结果。
“魏大能,你跟着我干什么?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清楚,板上钉钉的事情,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给你说了,你不用来找我,找我也没有用,你既然敢做这种丑事儿,那自然也就有这份脾气胆量来承担后果才是,做起这幅德行干什么?”
卫青丞眼睛一亮,终于等到虞老板开窍了,这几年里自己也提醒过老板多次,可是每一次谈到这个问题上老板就不太高兴,要不就是一言不发,弄得他也就没有多少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