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六节 平衡

“汇报工作?”梁国威有些不耐烦,“告诉他改天吧,我人不太舒服。”
“梁书记。”关恒也觉察到梁国威情绪不佳,犹豫了一下。
陆为民也微笑着和那个三十多岁看上去有些老实巴交的男子握了握手打了个招呼,对方倒是有些局促,似乎是在见县委书记,而不是区委书记一般,这份表情让陆为民也有些诧异。
“刚才陆为民打来电话问了问看您有没有时间,他想要汇报一下近期工作。”关恒小心的道。
陆为民也知道县法制办那边提出的异议是谁的意思,不过这一次县公安局出乎意料的强硬,态度相当坚决,县法制办在这个问题上也不敢太坚持。
卫青丞这才收敛了笑容,吩咐坐在自己身边像个小学生见了班主任一样缩手缩脚的黄淼,心里那个气啊,让你来见面拜码头,不是让你来当学生,也难怪纪委不出干部,都在虞老板治下变得古板严肃外加几分老实,在被处理人员面前自然威武神秘,可在领导面前就成了这德行,让卫青丞也忍不住暗叹这一步早就该走出来了。
戚本誉的打算他很清楚,在碰头会之前就向他单独汇报过,他没有表态,只说碰头会上听一听各方面的意见,戚本誉兴冲冲地走了,看样子是没有领会到自己的意思,梁国威本来想提醒对方一下,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一种什么心态,他又放弃了。
“哦?”梁国威稍稍有了一点兴趣,想了和*图*书一想才道:“这样吧,反正我家里那位回老家了,你把陆为民叫上,就我们仨,吃顿饭吧。”
关恒心里微微一跳,居然没有戚本誉?但他脸色毫无异样的马上就点头应道,心里却在暗自叹息,怕是戚本誉这段时间的表现让老板很不满意了。
“黄主任,那你把整个案件情况向陆常委汇报一下,顺便也把纪委初步处理意见向陆常委通报一下。”
“呃,他说有些重要工作可能要向你汇报,可能涉及到他曾经提到过的那个中药材专业市场,我觉得您可以听一听。”关恒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建议道。
陆为民很惊讶这些人居然这么耳聪目明,自己刚到招待所住下,这边就有人登门了。
说穿了,县法制办那帮人也就是喝喝茶看看报纸,对这种涉及相当专业的问题本来也没有啥发言权,就这异议也还是魏大能本人找了法律界的朋友咨询了一下,借他们的口提出来而已。
“行,行,行,卫书记,我说不过你,那就介绍吧,我洗耳恭听。”陆为民呵呵笑了起来。
在他印象中虞庆丰是很少把纪委干部推出来的,除了开始两年还把卫青丞和另外一个纪委书记推出来过,但是在几次常委会都没有能获得满意结果之后,虞庆丰也就不怎么在这个问题上使劲儿了,但这一次虞庆丰居然把纪委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提出来,而且看样hetushu•com子也是做通了孟余江的工作,这就让戚本誉有些棘手了。
而在这个问题上梁国威和李廷章都异乎寻常的没有表明态度,最终这个书记碰头会很罕见的没有就这一次的人事调整形成共识,最后还是李廷章提出实在不行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这样也可以更大范围的征求常委们的意见。
“什么事儿?”梁国威调整了一下情绪,平静地问道。
当孟余江提出洼崮镇党委副书记人选问题时,戚本誉就知道只怕自己这一次难得如愿了。
而这个碰头会一开始就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架势,虞庆丰虽然话不多,但是语气很重,看样子也是对戚本誉有些看法,孟余江态度虽然很平和,但是看样子也是赞同虞庆丰的意见,倒是不知道戚本誉怎么又把詹彩芝的工作做通了,让詹彩芝和他站在了一条线上,只是这李廷章的态度不阴不阳,一直不表态,也让梁国威有些纳闷。
看见卫青丞头顶上梳得油光水滑的几丝头发,陆为民就有些忍俊不禁,这个卫青丞也算是县纪委的元老了,先后送走了三任纪委书记,自己却在这个纪委副书记位置上稳坐挪不了窝,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吃亏就吃亏在这张嘴上,啥事儿总爱翻弄一番,这尤其不得上位者的喜欢,可他又改不了这个习惯。
戚本誉和詹彩芝认为黄淼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尤其是像洼崮这样的乡镇本身条件比较差,现在http://www•hetushu.com陆为民正在一力想要在洼崮搞试点,黄淼就显得有些生嫩了一些,认为应该考虑一个有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去,但是这遭到了虞庆丰和孟余江的反对,虞庆丰就不说了,孟余江也提出干部都是在基层成长起来的,越是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就越是需要到最艰苦的基层去锻炼。
一直到卫青丞二人离开,陆为民也是一头雾水,弄不明白这纪委究竟是演的那出戏,开始还以为是虞庆丰是来示好,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案情和处理意见介绍了,卫青丞二人也没有多少废话,径直离开了。
有些时候就连梁国威也得要考虑一下虞庆丰的感受,而这一次虞庆丰似乎又做了一些工作,孟余江能提出来肯定也就是认可了虞庆丰的意见,这在书记碰头会上首次形成了对峙。
关于魏大能的行为定性问题也是引起了一番争执,据说县政府法制办对适用的省人大的那个查禁卖淫嫖娼活动的规定似乎有些质疑,也对魏大能本人没有承认这个事实有看法,不过县公安局倒是对这一点很坚决,认为就目前的证据来看已经形成了证据链,足以证明魏大能的行为触犯了有关规定,处罚绝对没有问题。
“卫书记,你这话可太客气了,纪委的决定上常委会通报一下也就行了,哪用得着来向我汇报?虞书记这不是寒碜我么?”陆为民挥手示意二人入座,顺便到门口招呼了一声泡茶,服务员倒是m.hetushu.com挺乖巧,听到陆为民喊声,茶水就已经端了上来。
他当然不知道这个时候卫青丞正在路上把第一次来拜码头的黄淼骂得狗血淋头,直说这黄淼让陆为民对纪委干部的形象至少下降了好几个层次。
这事一直要到县委办主任关恒通知他开常委会并通报常委会的几个议题时,他才隐约有所悟。
“咦,卫书记,稀客啊,稀客,请进。”
关恒进来的时候梁国威还在沉思。
梁国威沉吟了好一阵之后才同意了这个提议,很显然他对这个意见也有些犹豫,按照以往,到最后争执不下的时候,也就是他一言而决,而这一次他却首次犹豫了。
卫青丞姿态放得很低,这让陆为民都有点诚惶诚恐了,这虞庆丰葫芦里卖的是啥药,连梁国威有时候都不买账的角色,啥时候轮到对自己这个小字辈来摆出低姿态了,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找不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却感觉自己就像落进了一个泥潭,越是用力挣扎,却越是往下陷,而每每看到关于经济数据的报表,他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厌烦,甚至有一点隐隐的恐惧,因为这些东西带给他的每一个好消息,全都是压力。
“陆常委,你才是客气呢,这魏大能是你们洼崮区委管辖干部呢,您是区委书记,在处理干部问题上征求区委意见也是正理儿,这可不是什么走私啊。”卫青丞也是老油条了,对付陆为民这种年轻领导那还不是驾轻就熟,道理一m•hetushu.com条接一条从嘴里蹦出来。
※※※※
“陆常委,可能您也知道咱们县纪委也在调查魏大能的事情,实际上这个案件情况也比较简单,只是在定性上略有分歧,加上魏大能又是组织上培养的后备领导干部,所以比较慎重,但是进过这几天的调查,情况基本上都已经搞清楚了,虞书记的意思是纪委可能要形成处理意见,到时候也要在常委会上通报,他的意思是先让我来向你汇报一下情况,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碰头会散了,梁国威看出戚本誉似乎有些不高兴,想要留下来,但是梁国威以自己约了人示意下来再说,这才打发走了戚本誉。
这一段时间他心情都不太好,县里连续不断的出事儿不说,其他几项工作也没有多少起色亮点,这让担任了几年县委书记的梁国威第一次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
“得知今天陆常委没有回洼崮,所以专门来汇报工作啊,这是我们纪委办公室副主任黄淼黄主任。”卫青丞是个自来熟,没等陆为民发话,一只脚就踏了进来。
这一段时间县里边都不太安静,魏大能的事儿在县里吵得沸沸扬扬,让陆为民感到惊讶的是这些纷纷攘攘的杂音居然不是说魏大能怎么会在这些方面栽筋斗的事情,而是说他怎么能在桂花街这些场合去出事儿,似乎像魏大能这样身份的人,完全可以有更稳妥的办法来解决生理问题,这让陆为民也不能不感叹在这双峰的确和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