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十节 水之深浅

关恒是什么人杜笑眉很清楚,虽然关恒只是一个区委办主任,在县里常委排名也很靠后,仅在蔡云涛和陆为民之前,但是其在梁国威心目中的分量丝毫不比戚本誉逊色,别看戚本誉人前人后相当风光,但是真正在梁国威那里说得上的话的,要认真说起来,只怕才是排在第一位的。
吃饭完后梁国威先行离开了,三人把梁国威送到招待所门口,梁国威家就在紧挨着的县委宿舍里,自顾自地走了,只剩下三人。
见到陆为民这副表情,关恒和曲元高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难得看到陆为民吃瘪的时候,好容易逮着这机会,谁不想打趣他一番?
趁着陆为民低头替二人泡茶的时候,关恒觉察到曲元高投过来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心里也是暗动。
※※※※
地区里边也有传言说陆为民下来之前,孙震是想把陆为民要到行署办去的,但是不知道后来什么原因陆为民还是下来了。
今天她得知梁国威和关恒要在食堂包厢吃饭,原本以为还有一个人肯定应该是戚本誉,但是没有想到居然是陆为民,后来还喊来了曲元高,而且从这四人饮酒情况来看,四个人喝了三瓶五粮液,这也是自打她到这招待所来负责之后第一回。
“哟呵,云涛现在是宣传部长,那是党的喉舌部门,他这么说才是真的定板了,他说这般话可以罢了,我说这http://m•hetushu.com话,就犯了天条了?”关恒笑了起来。
“听说孙专员就喜欢喝红茶,祁门红茶也是他的最爱?”关恒随口问道。
“也行,元高书记,要不咱们到为民那小窝去坐一坐?看看杜笑眉为咱们为民精心打造的小窝。”关恒似笑非笑地瞥了陆为民一眼,“前些天杜笑眉可是专门来汇报,说招待所为县领导提供优越的生活环境和温馨热情的服务质量,怎么怎么的,我半晌愣是没反应过来,后来才回过味儿来,原来是我们的杜主任给陆常委准备的小窝就在招待所里呢。啧啧,优越的生活环境好理解,温馨热情的服务质量我就在琢磨了,这招待所能有啥好的服务质量,我在县里也工作有两年了,要说这县招待所来的次数不少,真没感受到啊,莫不是为民更受欢迎,有特殊照顾?”
梁国威能喝,但是并不常喝,以往吃饭就算是要喝酒也就是一瓶酒,顶多不超过两瓶,而今天四人竟然喝了三瓶,而且看几个人出来相谈甚欢的情形,这一顿饭似乎吃得相当尽兴,尤其是关恒和曲元高还去了陆为民的居所。
陆为民目瞪口呆,曲元高一听之下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关恒说完之后也是笑得前俯后仰,好一阵,不知道该如何反击的陆为民才是啼笑皆非的指着关恒恨恨地道:“关主任,我一和*图*书直觉得你是一个正经人,是我学习的楷模,这些话怎么能从你嘴里出来?你让我简直不敢置信啊,你说是蔡云涛那厮说这般话也就罢了,你可是县委办主任啊,说话要负责任的。”
“怕啥,别说男未婚,女未嫁,谁能说啥?咱们这县里,嘿嘿,咱不说了,那些说三到四的,那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态有问题。”曲元高大大咧咧,然后话锋一转,“不过为民,你身子骨虽然强健,可也得悠着点儿,你女朋友又不在这边,看你这样子,三五年在咱们双峰也走不了,可别几年后变成骷髅架子了。”
前面几句话还有点儿正经味儿,这后边一下子又露了本性,陆为民无言以对,只能苦笑着抱拳示意求饶。
看到三人渐渐消失的身影,杜笑眉真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信息透露给戚本誉,这种情形实在有些微妙,对于她来说,还真有些拿不准看不清了。
三人从招待所食堂出来,一边谈笑着,一边经过食堂和住宿部的小绿荫小径。
县里领导有时候要小聚或者工作太晚需要在招待所食堂吃饭的时候不算多,一个月也就那么一次两次,在杜笑眉印象中,这种小聚较为固定的是梁国威、戚本誉、关恒这三人,有时候也会有孟余江、曲元高,蔡云涛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回参加,而李廷章、詹彩芝和杨显德三http://m.hetushu.com人从未在这个场合下出现过,至于虞庆丰,本身就从来不到这边来,也不必多说。
“关主任,曲书记,要不到我那儿坐一会儿?”陆为民吐出一口酒气,笑呵呵地道:“今儿个还多亏了关主任,要不我懵里懵懂又在梁书记心里给留下一个不佳印象了,我就不知道咱们县里这些人怎么整天一门心思都盯在这些事儿上边?”
见到三人离开,一个人影从树荫背后这才走了出来。
“老关,还真难得看到你这么说话的,为民还年轻,也是未婚青年,要说他也不怕这些诽谤不是?管她隋寡妇也好,杜九娘也好,那也是他自个儿的事儿。”曲元高满脸坏笑,朝着陆为民诡秘的眨眨眼,“为民,老关这一说就算是为你定性了,你才来咱们这双峰多久?三个月吧,嗯,咱们县里三大妖精,就有两个都和你扯上关系了,吃饭在隋寡妇那里吃,小窝安在杜九娘这儿,啥时候去尝尝小樱桃,嘿嘿,我看你是掉进温柔乡了,小心啊,色是刮骨的钢刀,温柔乡是英雄冢啊。”
杜笑眉有些迟疑,今天戚本誉没有出现,而且据她所知,戚本誉今天好像也没有什么公务接待,怎么会没有参加?
陆为民怔了一怔,目光一动,含笑点头,“嗯,孙专员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喝茶,而且只喝红茶,我在地委办时也曾经给他建议过,夏天喝喝和*图*书绿茶对身体更有好处,他说习惯了,他这个人一旦养成习惯,就很难改变,不瞒关主任和曲书记,这茶就是去年九月好在地委办时正好到孙专员办公室去,从孙专员那里弄来的,他一个朋友给他从原产地带来的,我也后厚着脸皮捞了点儿。”
都说戚书记和陆为民有些不对路,而且据说两人都还有点儿针锋相对的味道,但是按照常理,以梁书记对戚书记的信任,杜笑眉是绝对不相信陆为民和戚本誉之间的较劲儿梁书记会倾向陆为民,但今天发生在自己眼皮子下边这一幕,却让杜笑眉有些动摇了。
“关主任,来,尝尝祁门红茶,夏绿冬红,这是正宗祁门红茶,味道绝佳。”陆为民从柜中拿出密封好的茶叶罐,笑吟吟地道:“这我都是秘而不示外人的,尝尝,醇厚浓郁,回味悠长。”
杜笑眉脸还有些滚烫。
先前关恒的话还在耳边,这个关主任,接触这么几年,杜笑眉觉得这个关恒是最不好打交道的,城府也是最深的,作为招待所的直接领导,关恒过问招待所的时候并不多,一般都是有分管副主任来过问,自己不过是讨巧在他面前汇报了几句县招待所的工作,也没有注意到话语里的语病,却没有想到被这关主任拿住作为男人间的话柄来戏谑一番。
男人间在一块儿,只要关系融洽了,这言谈间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拿女人说事儿m.hetushu.com也是一种放松,尤其是带着一点暧昧、隐晦和调侃的言语,更能增添彼此的亲近感。
现在杜笑眉看到关恒、曲元高和陆为民这般形状,虽说这些人物表现出来的未必就是他们本心所想,但是这种在半醉状态下的言谈往往却能看出很多真义,关恒什么时候和人开过玩笑?和陆为民这样投契,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在杜笑眉印象中,这些个人物们是很少去对方家中的,虽说这招待所里陆为民宿处不算是陆为民家,但是毕竟也是陆为民休息的地方,关恒和曲元高两人去了这里,这也就意味着关恒和曲元高两人与陆为民的关系就有些不一般了。
“曲书记,可不兴这么坏人名声啊,你是政法委书记,就更应该注意了,你这话一出来就是定性的话啊。”陆为民被这两位联手这么一调侃,弄得心里更加郁闷,看来这双峰还真是像安德健所说的那样风气不正,真做了那些事儿的,没多少人关注,没做那些事儿的,就有些人想方设法往你身上栽诬,让你百口莫辩。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以讹传讹,关于陆为民的传言实在太多,作为地委书记的秘书,只当了一年时间,却没有跟着地委书记到省里,这怎么看都透着蹊跷,这陆为民虽然自己说是想要下来,但究竟是不是这个原因倒还真不好说,上边领导们的心思谁也猜不透,只怕只有陆为民自个儿才清楚这里边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