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十二节 好戏开演

“算了,为民,大概是魏大能的事情他这段时间心情有些不好吧,这事儿也没啥,老关既然那样问,也就说明梁书记并不相信那些事儿。”曲元高摇摇头,“不过刚才玩笑归玩笑,为民你也得注意一点儿,杜九娘这边也就罢了,隋寡妇那里你还是能少去尽量少去,免得羊肉没吃着惹一身骚,咱们县里女人本来在这方面就有些荤素不忌,你从地区下来,人又年轻,不知道这里边深浅,别不小心中了其中门道。”
不过略作回味,陆为民就悟出一点什么来,“怎么,戚本誉也有他自己的合适人选?”
曲元高不得不承认这陆为民脑瓜子够灵,这转瞬之间就能悟出其中奥妙,“或许有吧,他觉得老陈年龄大了一点,但我觉得老陈也刚满五十,而且有长期在公安战线工作的经验,完全能够胜任。”
陆为民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曲元高也不可能的无的放矢,而且看样子曲元高应该是和虞庆丰取得了某些方面的共识,而且他甚至还猜测曲元高是不是也和蔡云涛、孟余江也有了某些沟通,那这种情形下,双峰以往的书记碰头会定人事这个规矩也许这一次就要变一变,变成在常委会上来定生死了。
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形就有些颠覆了陆为民之前的认知了。
就算自己想要调和,那也不好做人,更何况曲元高也不想去从中调和,让戚本誉在鲍和_图_书永贵那里吃一回瘪也好,免得他以为在梁国威面前除了他就没有人能说上话了。
陆为民也笑了起来,他明白黄淼到洼崮担任副书记怕是虞庆丰下了不少本钱了,至少曲元高这里获得了支持,不过曲元高这话里似乎还有未尽之意,所以他也就不吭声,只是埋着头往前走。
“梁书记没表态,老孟我看也是和梁书记的意见差不多,觉得都可以吧。”曲元高嘴角动了动,显得有些轻描淡写的随口道:“这两年梁书记也太惯老戚了,啥事儿都依着他,可看看朱明奎和魏大能这些人,弄些啥事儿出来,这都不说了,看看洼崮这两年的情形,也许梁书记也觉得该适当变一变了。”
“嘿嘿,为民,好戏才开始,小心血溅在身上。”蔡云涛借着身形偏移的动作,嘴角挂笑,轻轻地说了一句。
据他之前所了解的双峰情况,和其他县大同小异,关于人事上的研究历来都是在书记碰头会上定下基调,偶尔有个别在书记碰头会上不能形成共识的,可以根据县委书记的意见,既可以暂时搁置,也可以拿到常委会上来研究讨论,而据陆为民所知,在双峰,这样的情形少之又少,至少在梁国威担任县委书记期间,这种情况大概也就有那么一两次,而且都是不太重要的职位。
陆为民心中一动,看样子虞庆丰和曲元高也有了某种程度的http://www•hetushu.com沟通,这一次常委会好像和以前的略有不听,自己倒是没有太在意。
这话有点儿过了,但是却是双峰的特有现象,基本上出了问题的干部都先弄回档案局搁上两三年,然后在重新安排到其他单位工作,大概也是想要消除不良影响的考虑。
陆为民漫不经心的将手中文档材料在桌案上轻轻一搁,他已经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只剩下最后一项议程了,那就是关于几个人事上的研究。
陆为民愣怔了一下,瞅了一眼脸色已经恢复正常的蔡云涛,似乎有些不太明白,蔡云涛又不动声色的使了个眼色,示意稍安勿躁,陆为民心里暗笑,看样子这个戚本誉的确是仗着梁国威的信任有些忘乎所以了,连蔡云涛都对他这般不满,看样子,他想不栽筋斗都难。
这话意思很深,照理说像人事上的变动,若是县委书记没有态度,那主要就要看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尤其是在众所周知戚本誉很受梁国威信任的情况下,就算是李廷章也好,孟余江也好,都无力撼动戚本誉在这上边的话语权,更不用说曲元高这个政法委书记了。
“怕不是单单只是年龄问题吧?”陆为民无可无不可的道,陈松与曲元高和鲍永贵关系都不错,和戚本誉大概没啥交情,自然难入戚本誉法眼,“梁书记和余江部长的意见呢?”
曲元和-图-书高走后,陆为民回到自己房间里琢磨着那最后一句话,也许梁书记也觉得该适当变一变了?
他抬起目光漫不经心地道:“老卫前些天来沟通了一下魏大能的案情,我顺口问了问,怎么曲书记也有中意人选?”
“妈的,这年头,你想要安安心心做点事儿都不行。”陆为民恨恨地骂了一句粗话,“总他妈有这样那样的苍蝇在边上盘旋,打不死,赶不走,让你心烦。”
可魏大能这蠢货以为攀上了戚本誉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巴子达到现场了,大庭广众之下还在那里耀武扬威张狂无忌,也难怪巴子达上火,这要怂了,他巴子达也就不用在公安局里混了。
就算是司法局长这个位置属于政法这条线,但以先现行体制来看,戚本誉依然可以牢牢掌握主动权,但是曲元高这番话却又勾起了陆为民无限遐思,莫不是这一次人事变动真要在常委会上来上演一场全武行?
“嘿嘿,为民,别想那么多,老戚这人就是心眼儿小了点,你这么年轻,又是上边下来的,可能对你有些误解吧。”曲元高也不好多解释,这种事情也瞒不了谁,今儿个关恒显然是在帮梁国威问陆为民的事儿,谁会在梁国威面前说这些事儿,傻子也知道是谁了。
“对我有啥误解可以当面说嘛,用这些手段是不是有些太下作了?”陆为民淡淡地哼了一声,“我说我下来之后也没得罪啥http://m.hetushu.com人就下洼崮了,怎么就有人始终看我不顺眼?我不想得罪人,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怕谁了,这要欺人太甚,就不要怪我言之不预。”
“明儿个常委会可能涉及一些人事变动,估计魏大能空缺出来的位置也要任免,老虞和你沟通了吧?”曲元高不经意的随口问道。
※※※※
常委会前几个议程花费的时间并不长,纪委通报了对魏大能的处理意见,开除党籍留用察看,免去了洼崮镇党委副书记职务,调回县档案局工作,弄得坐在陆为民身旁的蔡云涛都在嘀咕这档案局都快成了县里的问题干部转运站了。
也就是说重要的职位基本上要在书记碰头会上构成共识之后才会拿到常委会上来研究,而且在研究人事问题时,除了各位副书记外,按照所需要确定的干部职位系统,也可以征求比如政法委书记、宣传部长这样的系统负责人的意见,在这种情形下,作为县委书记,只要他愿意,基本上可以牢牢的控制人事节奏,不至于脱离自己的控制范围。
“呵呵,黄淼那人不错,是个实诚人,不过没有多少基层工作经验,老虞的想法大概也是想让黄淼下基层去锻炼锻炼,长长见识吧。”曲元高狡猾地笑了笑,没有正面回应陆为民的问题。
见陆为民不上当,曲元高心里也暗骂一声小狐狸,干咳了一声,“老鲍和我商量了一下,想让他们局里陈松到司法局接m•hetushu.com老黄的班,我觉得可以。”
这段时间戚本誉对曲元高和鲍永贵也横挑鼻子竖挑眼,曲元高也知道是啥事儿,魏大能这么突然被撂翻,扫了他戚本誉的面子了,恐怕觉得鲍永贵现在似乎翅膀硬了,就有些不听招呼了,自己似乎也没出力。
“曲书记,是不是又有人在梁书记面前给我下药了?我就不明白了,我觉得我没怎么得罪他啊,就这么看我不顺眼?”陆为民送曲元高出门,两人一边走一边随意闲聊。关恒接到传呼先走了一步,只剩下曲元高,又多聊了一阵,陆为民对唐军的表现很欣赏,也感谢曲元高和巴子达的推荐。
曲元高微微一凛,这几个月间他和陆为民接触时间怕是最多的,甚至比蔡云涛还多,陆为民平时都挺亲和,没啥架子,开玩笑也好,谈工作也好,从没见他发过火,甚至连重话都没有,刚才自己和关恒调侃他,他也不生气,乐呵呵的应着,这会儿言语里却透露出一点冷意。
陆为民有些诧异,陈松是县公安局资深副局长,与曲元高和鲍永贵关系都不错,只是没啥年龄优势了,现在单雄义占着县公安局政委位置,陈松如果在不两三年内前进一步,那就没什么机会了,司法局长老黄年龄已经过了,可县里迟迟没有就人选定下来,这陈松倒也是合适人选,只不过这个位置曲元高何须要征求自己的意见,在这方面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应该有相当发言权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