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十三节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1)

整个常委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陆为民手中的钢笔无意识的在纸上涂画着,他在考虑该怎么来开始自己的第一次常委会发言。
戚本誉只觉得只就像被人朝着心窝子狠狠踹了一脚一般,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陆为民,好胆!
这个时候客气反而会被人视为示弱而小觑,陆为民也不想多解释,也不搭白,只是点点头径直道:“司法局局长人选,我看了孟部长介绍,应该说两个人选都各有长处,不过我个人以为司法局看似在公检法司四部门中排位最后,但是随着中央将建设法制社会这一构想提升到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作为司法行政工作的主管部门,这个局长人选对今后我县的法制建设工作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戚本誉对孟余江的介绍很不满意,但是却又不好发作。这在书记办公会上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却上常委会是戚本誉最不喜欢的,但这一次却是梁国威点了头的。
戚本誉怎么也没有想到陆为民上来这一炮就直接打向了自己,他知道在这个人选上曲元高对自己意见很大,他也知道曲元高和陆为民关系密切,但是他以为以陆为民之前低调淡泊的作风,顶多也就是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发表一些不咸不淡的中性意见,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敢给自己来一个当头炮。
陆为民旗帜鲜明的直接炮轰了戚本誉的人选,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曲元高的意见,m•hetushu•com但是观点言语中却毫无疑问的认为司法局长更适合在内行中产生。
孟余江介绍候选人时也显得气定神闲波澜不惊,几乎从他的语气中听不出多少倾向性,对于这种长期在组织部门浸淫的角色来说,除非他有意表露某种倾向性,否则你根本听不出其中真味来。
没等戚本誉回过味来,陆为民已经又把话题搁在了第二个人选上:“至于说洼崮镇党委副书记的人选问题,我个人倒是没有多少特殊的看法,但是魏大能的表现让我不得不思考我们洼崮区有些干部的政治素质,一个副科级干部,党委副书记,平时教育其他干部可以说得头头是道,滔滔不绝,据我所知,这位干部的口才是值得称赞的,但是结果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只能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所以我的意见是希望县委在考虑洼崮镇党委副书记人选问题上,一定要注重政治素质和组织纪律性,这一点是我们党执政的根本保证。”
“是啊,为民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毕竟在地委工作这么久,眼界视野都不一般,对我们县里任用干部肯定有一些更好的意见和建议。”李廷章不动声色的接上话。
在司法局长和洼崮镇党委副书记位置上争议较大,乡镇企业管理局局长这个位置却是有好几个人选,但似乎每一个人选都难以尽如人意,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全http://m.hetushu.com县乡镇企业的发展不尽人意,乡镇企业依赖合金会贷款输血来发展的模式现在都显得有些难以为继,不过戚本誉还是说服了梁国威认可了他推荐的人选。
什么时候县里人事问题还需要征求区委书记意见了?哪怕陆为民挂了常委头衔,似乎也不值得这般看重,戚本誉认为孟余江过分看重陆为民,这是一个不太好的信号,不过孟余江没有明确坚持,这才让戚本誉心态稍稍舒服一些。
“嗯,好,为民你来了也有几个月了,在地委工作这么久,你也担任着洼崮区委书记兼洼崮镇党委副书记,说说对这几个人选的意见。”梁国威点点头。
梁国威的态度显得有些不明朗,至少他给常委们的态度是如此,或者说陆为民理解如此。
戚本誉阴恻恻的目光扫过虞庆丰和曲元高,如果没有这两个人的指使和怂恿,打死他他也不相信陆为民会这么狗胆包天!这个蠢货,也不知道虞庆丰和曲元高这两条老狗许了他什么好处,让他甘于这样跳出来打头炮?
说是第一次常委会发言并不准确,三个月了,常委会也开了好几次了,但是前几次的常委会要么是学习地委文件,要么就是讨论一些自己不太了解或者不太关心的具体工作,他都没有怎么发言,即便是发言也顶多附和大流,他还没有不智到在任何场合下都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孟余江的介hetushu•com绍结束后,会场上陷入了一阵沉寂,几乎所有人要么捧起茶杯小口地抿着茶,要么就是点燃烟深深的吞云吐雾,仿佛在其中寻找灵感。
他不相信陆为民会无缘无故的向自己发难,即便是自己有些时候刁难了他,但是他一个小字辈挂名常委,来这双峰地面上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在双峰这一亩三分地上的分量?在这些和他陆为民关系不大的事情上来和自己对阵,他真以为他能搅浑双峰这潭水?
孟余江和关恒也都下意识的将手中笔搁下又拿起,事实上他们俩事前已经预感到了一些微妙的动向,但是没想到冲锋陷阵的会是陆为民,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姿态亮相,两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侧向梁国威,想要看梁国威的表情。
既然态度不明朗,那也就意味着梁国威对书记碰头会上的这一次人事研究意见不是十分满意,所以想要借这个机会听一听常委们的意见,那对自己来说也许就是一个机会。
果然,梁国威虽然脸色未变,但是眼底还是掠过一丝阴沉,而戚本誉更是脸色阴冷,不过李廷章倒是满脸笑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二人的表情变化。
“大家说说吧,老孟都已经把今天需要讨论的几个职位人选介绍了,大家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说一说。”梁国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搁下,瞄了一眼四周,目光向椭圆形的会议桌尾部投射了过来,按照惯例,和-图-书常委会发现一般从排序靠后者开始,除非议题涉及到有关常委需要解释和强调。
按照会议程序孟余江介绍了此次人事问题研究上的几个人选,司法局局长,乡镇企业管理局副局长,洪山乡党委书记,以及洼崮镇党委副书记,四个职位。
陆为民和蔡云涛都下意识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水,现在有陆为民挡在前面,蔡云涛心里也踏实许多,至少不需要自己第一个表明态度,而如果含含糊糊说一些无关紧要的意见,又非他所愿,现在好了,可以让陆为民先打头阵,看看风头。
“比如据我所知我县律师培养和律师介入侦察和诉讼体系的工作开展就较为滞后,而公安机关在侦察阶段和检法机关在诉讼阶段对于律师参予相当排斥,这对于建设法治社会很不利,所以我个人认为在司法局长人选问题,还是应当选择一个业务精、思想正派而且对于现有政法体系情况较为熟悉的干部担任更合适,如果我们选择一个业务不精、情况不熟的干部来担任这个职位,很难想象他能在较短时间内适应岗位,这对我们目下建设法治社会这项工作就会造成不利影响。”
陆为民心中暗骂李廷章这个老狐狸,这不是故意在把自己往火炉上推么?什么在地委工作就可以对县里干部任用有更好的意见和建议,那不是就是说现在干部任用方式有问题了?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么?
戚本誉环视了一眼四周和图书,见常委们依然如以往一般,只是默默的喝茶抽烟,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这一次上常委会来研究人事问题让他有些不安,虽然侧面问了问梁国威的意思,梁国威却没有明确表态,似乎对这几个人选有些不太满意的意思,这也让戚本誉有些着忙。
即便是戚本誉再有不妥之处,但是他是县委分管党群组织工作的副书记,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作为县委书记梁国威都不会容忍这样的挑衅,在所有人看来,就算是你要表明态度,也完全没有必要用这样犀利的言辞,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至于洪山乡党委书记则上一次就已经基本明确由县府办副主任下去担任,这一次不过是按照程序来过一次会。
司法局局长人选和洼崮镇党委副书记人选问题,他和孟余江交换过意见,孟余江态度比较模糊,但是戚本誉感觉得到孟余江似乎倾向于洼崮镇党委副书记最好要和陆为民沟通一下,这让戚本誉很不高兴。
“梁书记,要不我先来说说吧?”陆为民搁下笔,抬起目光。
但是今天的情形有些不一样。
梁国威不用说了,他知道这个时候戚本誉怕是全力压抑着内心的狂怒,这么些年来,怕是还没有人敢如此当面打脸,尤其是在人事任免问题上,就算是李廷章或者虞庆丰对戚本誉再是不满,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们顶多也只能就事论事提出自己的意见,像陆为民这样毫不客气的指着鼻子直斥其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