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十六节 动静

她正是抱着这种复杂的心态看着陆为民来到洼崮区担任区委书记的。
朱明奎就不说了,纯粹就是一个垃圾禽兽,如果不是那样,自己也不会恨之入骨。
她本不想收陆为民的钱,陆为民来自己店里吃饭很简单,一菜一汤,基本固定,值不了两个钱,但是她也知道陆为民肯定不会接受,所以干脆也就不提,免得自找没趣。
远远看见陆为民走了过来,女人脸色变得生动许多,陆为民似乎完全忘记了几个月前的事情,从来没有提到过,女人心中放下许多,对陆为民来自己店里吃饭也就热情了许多。
在得知了隋立媛的处境以及朱明奎的恶行之后章明泉对隋立媛的观感有所改变,而对朱明奎更是切齿痛恨,甚至也影响到章明泉对朱明奎时代提拔起来的乡镇干部,这一点甚至连陆为民都注意到了,还专门提醒过章明泉要注意自己的情绪,不要把私人感情夹杂到工作中去。
从本质上来说老郑是个好人,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并没有和自己有多少沾染,背了黑锅,当然隋立媛也知道老郑的那点儿心思,属于有贼心无贼胆那种人,几次在自己面前说些挑逗言语,动手动脚,如果自己主动迎合,估摸着也就真的会遂了他愿,可自己没有理睬他,他的胆气也就蔫了,只能悻悻作罢。
总之这件事情过后隋立媛对这个年轻男人的印象特别深刻,尤其是在堂兄告诉她在她取保候http://m.hetushu.com审的问题上,这个人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否则公安局极有可能收审她几个月用来平息外界的压力。
隋氏兄弟是洼崮走出去最早也最有影响力的一批药商,在河北安国、西安万寿路中药材市场、广州清平中药材市场、昆明菊花园药材市场都有经营店面,这两兄弟不但在经营规模上做得很大,而且最关键的是为人仗义,不但在洼崮走出去的药商圈子里的地位无人能及,而且在整个国内药商圈子里都颇有人缘,所以陆为民首先要攻关的对象就是这隋氏兄弟。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或者说期盼着这个市场,深怕这个市场的构想只是一个水中泡影,他们都清楚要想搞成这个市场的难度有多大,但这至少是一个希望,甚至连带着看陆为民的目光也变得热切起来。
隋立媛和章明泉老婆这层亲戚关系并没有影响到章明泉对隋立媛的观感,尤其是在隋立媛和朱明奎搅在一起之后,章明泉就更是对隋立媛视若无睹了,甚至也不允许自己老婆和隋立媛有什么来往,这种情形一直要到朱明奎出事而一些内情也被章明泉知晓之后才慢慢改观。
集贸市场的迁建工程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预计翻了年五一节之前,这个新的集贸市场就要正式投入使用,到时候那些以路为市的赶集农民都会进入集贸市场,让两条省道恢复通畅。
和-图-书表姐那里知道章明泉对陆为民相当佩服,尤其是陆为民顶住压力推动了集贸市场的迁建,而且巧妙的驾驭控制住了洼崮镇的局面,这让章明泉也是大为叹服。
而这一次新来的这位书记一开始让隋立媛很是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是这个人来当洼崮区委书记?在公安局里这人的表现给她留下了很大刺激和印象,尤其是那露骨的威吓和暗示,无一不显示这是一个胆大妄为的角色,虽然当初隋立媛还猜不出对方的目的意图,但是毫无疑问对自己的处境是有益的,所以她最终选择了服从。
“小隋,隋立平和隋立安他们回昌江之后,一般都在昌州吧?你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么?”陆为民一边喝着豆腐汤,一边问道。虽然比起隋立媛小至少十来岁,但是陆为民还是习惯性地跟着别人叫隋立媛叫小隋,刚才是觉得别扭,但是后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毕竟洼崮区三乡一镇和中药材种植关系太大了,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现在或者曾经和中药材种植产业有着瓜葛,而中药材种植也一直是洼崮区最为重要的产业,只不过由于前几年中药材市场的萎靡和信息不畅带来的损失让那些以种植药材为生的药农们伤透了心,但是当听到在家门口可能会建成一个大姓中药材专业市场时,还是禁不住让他们怦然心动了。
后来她以为是自己两位堂兄发挥了作用,甚至不无恶意的猜测这个www•hetushu•com年轻人也是一个搂钱的高手,不知道又从堂兄手上敲诈了多少钱,但是后来堂兄告诉她并没有她想象的那种情形,只是很平淡的告诉她县里这些事情复杂,究竟里边有什么原委,他也猜不透。
章明泉的老婆和隋立媛是有着一些亲戚关系的,准确的说应该是表姊表妹关系,在洼崮这并不奇怪。
“他们在昌州应该有房子吧,听说他们在昌州都安了家,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我估计他们会在昌州呆几天。”女人也知道陆为民找隋氏兄弟的意图,她觉得这个年轻书记和以往几任书记都有些不一样。
隋家的豆腐的确名不虚传,豆腐干香脆可口,豆腐汤也自由一个独特的鲜香味道,至于豆汁更是一绝。
正因为如此,隋立媛对于陆为民的观感也是越来越模糊,但是敌意和警惕却在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想要探究了解对方的心思。
从自己表姐那里知晓了陆为民的来历和他的一些想法之后,隋立媛很对陆为民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尤其是陆为民提出要迁建农贸市场,打击车匪路霸,依托中药材种植和建设中药材专业市场来帮助农民实现增收这一想法一项一项提出来并逐步落实之后,隋立媛心目中那个有些阴狠霸道的年轻人印象逐渐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想要在洼崮做一番事情的角色。
两个多月来陆为民一直在隋寡妇的小店里解决晚饭,隋寡妇的戒心也http://m.hetushu.com渐渐放了下来,对陆为民的脸色也就变得自然起来。
得到隋立平隋立安两兄弟已经回了昌江的消息,陆为民高兴了一阵,但是两人没有回双峰,预计要到年前几天才回洼崮,所以陆为民打算先行去拜会一下,这是隋寡妇给他打电话带来的消息。
天气已经越发阴冷,从区委走到隋寡妇小店不算远,但是一阵疾走,也让脚下暖和不少。
据说这八姓要追溯到西晋政权被北方少数民族所灭时,北方大族裹挟着当地老百姓大规模南迁东移,最终这八个家族迁徙到了洼崮这个四面环山却又有一块洼地坝子所在定居下来,和本地人混杂,最后开枝生叶,而现在这八个家族衍生出来的旁系,基本上要占到洼崮区六万多人口大约百分之十五以上。
而陆为民的表现也让她渐渐从敌视警惕逐步变成了冷眼旁观再到目前的平常心态对待,这个过程仅仅只用了三个月时间不到,连隋立媛自己都觉得惊讶,也许是章明泉对陆为民的印象也在潜移默化的对隋立媛起着影响。
只要是洼崮人,就没有人能对这个消息熟视无睹,这个市场如果真的建成,将会给整个洼崮区带来的巨大影响即便是普通农民都能想得到,更不用说生活在集镇上的居民们了。
而朱明奎之前的老郑,外边都传言自己和老郑关系如何如何,但是只有隋立媛自己清楚,老郑也就是喜欢喝几杯酒,可喝了酒就容易失态,免不了喝醉了经和图书常要在这里躺到酒醒了才回去,或者说些疯话,人前人口也不顾,这就被人拿住了把柄。
这样明显的变化却在已经对洼崮区委走马灯一般换人有些麻木的洼崮人心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尤其是关于要建设一个大姓中药材专业市场的构想更是在所有洼崮人心中引起了轰动。
而经过了这两个月公安局在洼崮的行动,这两条省道上的抢盗案件也是基本绝迹,在镇上开的公捕大会上,十多名犯罪分子被公开逮捕并在洼崮镇进行了游街示众,极大的震动了当地老百姓,而困扰了这两条国道几年的顽疾也终于被解决了,甚至连每到赶场就要来觅食的那些扒手们也都少了许多,这个意外收获也让街上的老居民们大为高兴。
有时候隋立媛觉得自己也真是贱,对软弱者便横眉冷对,对强硬霸道者就只有委曲求全,老郑和朱明奎就是鲜明对比,如果不是朱明奎太过分,也许自己还会一直这么忍气吞声的忍下去。
章明泉的老婆姓陈,而隋立媛的母亲也姓陈,甚至隋立安隋立平两兄弟母亲姓章,陈、胡、章、曹、李、谢、叶、詹是洼崮区几个乡镇的八大姓,这八个姓氏大多数都是几个家族下来的。
隋立媛并不清楚陆为民究竟干了一些什么事情让章明泉如此佩服,县委常委会上的那一番较量她自然不知道,但是对于章明泉来说却无疑是一个相当震撼的信号,对于隋立媛来说,洼崮镇实实在在的变化却是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