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十八节 破题

大惊之下,陆为民忍不住大叫一声,猛地睁开眼来,夜色如故,背上却是冷汗涔涔,胸腔子里心脏扑通扑通猛跳个不停。
陆为民不说话,他本想夺下隋立媛的酒杯,但是看到隋立媛这是玩弄手中酒杯,却没有再喝下去,所以也就没有动,静静的倾听着对方呓语式的片言碎语。
“隋棠她爸就这样活活被他们冤枉为强奸犯……”
陆为民一怔之后,转过身来,眯缝起眼睛睖了对方一眼,淡淡地道:“不错,我需要和隋氏兄弟的帮忙,但是并非离了他们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就玩不转了,这是其一,就算是我需要他们的帮助,我也不会为了所谓个人政绩去强人所难,这是其二,这也是我做人的原则,我想你是多心了。”
“你想让我和他们和好,是不是就是因为要我去帮你联系他们,免得影响到你的那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的政绩?”陆为民走到门口,后边传来女人的声音。
明知道这可能是一个设好的陷阱,但是陆为民却再也按捺不住,虎吼一声,猛扑而上,女人无比放浪的伸开双臂,陆为民再也控制不住,哪怕真是个圈套,现在也已经没有退路,那就索性干个够本,埋头狠狠的享受起来。
“你不是说他们当时也无能为力么?他们的父亲是他们父亲的事情,难道这也能牵扯上?这又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难道你不姓隋?”陆为民啼笑皆非,这女人的思维难道就这么简www.hetushu.com单?
一股无名烈火倏地从小腹下窜起,瞬间就在全身燃烧起来,陆为民竭力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他发现做不到,虽然他咬紧牙关让自己不把身体转过去,胯下剑拔弩张的征象让他不得不艰辛的吞咽着唾沫,但是双手却不受控制的向后翻转,按在了对方的饱满的臀瓣上。
“啊!”伴随着一声惊叫,女人已经被陆为民抱起扔在了床上,上半身赤裸却还穿着一条长裤的女人在床上扭动着身躯,乳波荡漾,肉光孜孜,呈现出一种妖魅般的魔力,而面对着几欲爆发陆为民,女人却蜷起身体,当着陆为民的面将长裤连同秋裤和内裤慢慢的脱了下来,如同在一个饥饿已久的饕餮面前慢慢剥掉粽叶的粽子。
“他们已经害死了隋棠她爸,还想让我把孩子也打掉,我已经对不起他,让他送了命,怎么也得为他留下一个孩子,否则我会一辈子心不安……”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宽慰帮助对方,或许让对方这么发泄出来是一种最好的办法,要解决她自己内心的心结,还是只能依靠她自己,只不过他也没有料到隋立媛和隋氏兄弟居然是这样一种诡异的关系,伯父冤死了以前的初恋,女儿的父亲,也给她的一生带来了难以弥补的创伤,而隋氏兄弟大概也有一种负罪感,所以有这样一种特殊的关系。
“是隋立平隋立安他们兄和*图*书弟也参与了这件事情?”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问道,他大概知晓了女人和隋氏兄弟之间的心结。
他记得当时隋立平到县公安局担保隋立媛时,态度很急切,看样子也不像是那种虚情假意的样子,是真心担心隋立媛才对,只不过当时自己也没有多少心思过问这事儿,巴子达和自己说了说,自己就说按照既定原则办就行了,后来隋立平专门来道谢,他也是几句话就打发了,也没有多少接触。
“84年就去世了。”女人摇摇头,似乎还沉浸在昔日的种种经历的心境冲击中。
“既然如此,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连隋棠都有十四五岁了,你也没有必要在过分沉湎于过去的事情中,做人既需要缅怀以往,但是更要向前看,你也还年轻,时日还长,尤其是还有隋棠在你身边,人生一辈子难免要遇上一些沟沟坎坎,只有能够放得下心中的包袱,你才可以勇敢面对。”
女人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道:“不,他们那时候也才二十多岁,虽然知道这个事儿,但是他们也无力改变什么,是他们的父亲,我的伯父,我伯父那个人很专横霸道,根本听不进其他人的不同意见,是他一手炮制了整个事情。”从房间里拿来一张湿毛巾,擦拭了脸上滂沱的泪痕,经过先前如嘶喊呜咽般的发泄,女人情绪似乎已经排解了许多,变得平静下来。
“你伯父还在么?”陆为民问道。
“你http://www.hetushu.com和他两厢情愿,肯定有人知道,县公安局难道没有调查周围的人?”看到隋立媛痛苦得有些扭曲的俏脸,陆为民知道自己需要让这个女人彻底把内心积郁多年的痛苦和憋闷发泄出来,这个女人经过多年的压抑,精神已经近乎于处于临界点上,稍不注意也就是崩溃的结果。
“他们会很关心我?他们内心怕是恨透了我这个给他们隋家丢脸的破鞋吧?”隋立媛端起酒杯,目光变得有些迷茫,“可是他们只顾考虑隋家的名声,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少男少女越线偷尝禁果竟然引来如此惨痛的一幕,在这个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在七十年代却是活生生的事实,除了悲叹那个时代的扭曲,珍惜现在的自由阳光外,真的无法再说其他了。
※※※※
入手的那份极富弹性的柔绵,如同火星子丢进了火药桶一般,让陆为民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防线瞬间崩溃,几乎是粗鲁地转过身来,探手就伸进了对方裤腰下把对方羊毛衫下摆掀了起来,有些老旧的乳白色奶罩勒在那对几欲喷薄而出的羊脂玉般的肉球上,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沟,让陆为民怀疑是不是稍稍一触动,奶罩带子就会断裂开来。
“我用不着谁来帮我,我既然能把隋棠生下来,我就能把她带大。”女人冷声道,“我永远不会原谅他们隋家。”
“哼,谁会为我们作证?何况,那个时候就算是我和他刚刚相好,也是和_图_书避开人前人后,但他们是知道我和他的事情的,可是出了这种事情,他们觉得丢了脸,怎么可能承认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女人目光中闪动着痛苦迷惘的光芒。
“我恨我自己太软弱,为什么当时不敢去说清楚……”
“没事儿,陆书记,这会儿我就是想喝几杯而已。”隋立媛白嫩的脸庞上泛起一抹红潮,虽然她酒量甚好,但是连续空腹三倍药酒下肚,依然让她有点恍惚的醉意。
干得正欢的陆为民只看到突然间闪光灯次第响起,背后一阵咔嚓咔嚓的相机拍照声,陆为民大叫一声不好,先要翻身爬起来,却被那个女人紧紧搂住自己的头按在她那几乎要让自己窒息的胸前乳肉间,挣扎不脱,而身下那具胴体竟然在自己身体挣扎间向上猛地一挺,迎合着自己身体紧紧的连为一体,双腿也如藤蔓一般死死的缠绕在自己腰身上。
“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可以找机会和他们两兄弟沟通一下,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就算是他们的父亲你的伯父有负于你,但是毕竟和他们没多大关系。”陆为民站起身来,酒意有些上涌,身子竟然晃了一晃,真有点喝多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陆为民甚至忘记了制止隋立媛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他被隋立媛近乎于爆发般的倾诉给震惊了,或许是隐藏在心中压抑了多年,突然在这个时候喷涌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这样一个血淋淋的残酷事实,让陆为民不由得www.hetushu.com想起那个法制空白的时代,像比隋立媛身上所经历的事情残酷冤枉的事例比比皆是。
陆为民皱起眉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话触动了对方隐痛,突然变得有些冲动起来。
也许是在酒精刺激之下,也许是觉得自己身畔这个男人区委书记的身份不一般,女人絮絮叨叨的言语让陆为民一点一滴的了解了十多年前那扭曲人性的一幕,两个刚刚情意萌动的少男少女,一不小心擦枪走火越了界,可就那么一次就正巧中的,女孩怀孕,男人被诬为强奸犯而被枪决,在那个法制不健全的年代,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已,我不需要什么人的怜悯,更不需要他们的施舍。”隋立媛迷茫的目光掠过陆为民脸上,这一刻似乎把陆为民当做了一个普通路人。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背后那个女人扑上前来紧紧搂住自己的腰部,胸前那对硕大的豪乳紧紧挤压在陆为民背上,那份惊人的弹性即便是隔着几重衣物依然可以清晰无误的感觉到,而那温软如棉的小腹就这样毫无阻碍的紧贴在了自己屁股上。
“我不知道。”女人愣怔了一下之后,似乎是在回味什么,良久又才摇摇头。
“算了,这事儿还是我自己去找隋氏兄弟吧,就当我没说过。”陆为民点点头,“不过我觉得一笔写不下两个隋字,你们毕竟有血缘关系,没有必要因为已经过去的事情而怀恨一生,我看他们大概也很想帮你,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