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十九节 狐媚子

瞅了一眼丢在板凳上湿漉漉的裤头,陆为民摇摇头,自打和甄妮有了那种关系之后,这种梦遗对于陆为民来说并不多见,读高中和大学时,春梦总会有痕,这痕就是湿漉漉的裤头。
难道是鬼摸了头,让自己在一个比自己还要小好几岁的小男人面前絮絮叨叨的把自己隐藏了十多年的内心心事都和盘托出了?那个小男人居然也能就这样坐上一两个小时听自己说这些羞煞人的隐私?隋立媛不知道对方现在会怎么看自己,是可怜自己还是轻贱自己?
转念一想,小陆书记是啥人,难道还不知道这狐媚子底细?自己这要过去盯着防着,反倒露了形迹。
躺在床上想了好一阵之后,陆为民才起床,看了看表,已经是快十点钟了,头还有些发胀,看样子那酒劲儿还真不小。
就算是莫萏、舒雅甚至何琳这些女孩子要说姿色都绝对不差,但是自己梦里怎么就会突然冒出这个女人,除了昨晚正在她那里吃酒谈话的缘故外,还有没有其他原因?不能不说这个女人很有些魔力,尤其是一笑一颦那眼神配合着身姿,总有一种自然天成的魅惑力,哪怕是呜咽低泣,也能勾起人无限怜惜。
隋立媛点点有,碎步走了进去,老刘头盯着女人背影,吞了一口唾沫,难怪那些个男人都盯着这骚狐狸不放,连自己这种半截埋土的人都有点儿口干舌燥,这骚狐狸可千万别把小陆书记也给拉下水了,和*图*书自己是不是该去盯着一点儿?
陆为民只与隋立安打过一次交道,对方究竟对自己还有多少印象不好说,不过不管怎么样,陆为民都打算去拜会一下,那边通过何铿和雷达介绍的投资商已经有了几次接触,对方对这个项目还是颇感兴趣的,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市场建起来之后的后续发展经营,能不能吸引到足够多的经营户入场,在这一点上增强对方的信心,陆为民希望这些从洼崮走出去的药商们能够发挥足够大的影响力。
看来隋立媛不愿意与自己一道去拜会隋氏兄弟,这事儿还得自己去干。
一扫昨晚的阴霾,淡金色的阳光已经透过有些薄的窗帘洒落在房间里,大院里边显得格外安静,连往日老刘头扫地的声音也没有了,只有几只不知名的雀鸟在围墙墙头上的电线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不过对方在走之前丢下那几句话她倒是听得很清楚,也许自己是真的把人看轻了。
揉了揉对印自卫反击战时受了伤的左眼,老刘头把旱烟袋在桌子框上敲了敲,露出一口大黄牙,“大妹子,找人?”
“陆书记?你是说小陆书记?!”老刘头狐疑的目光在女人身上逡巡半晌,方才点点头,“你找小陆书记?他在,刚起来没多久,这会儿在办公室里吧。”
隋立媛走到区委门口时心里又有些怯了,昨晚的事情让她后半夜睡醒了一觉之后羞得只能用被子和*图*书捂住自己的头不敢多想下去。
今年洼崮区的欠账依然如故,陆为民想了不少办法,但是归根结底各乡镇财力薄弱,能够给区委上缴的管理费也就有限,陆为民也能理解对方,而区委大院的建筑工程欠款是最大一笔欠账,却因为陆为民启动了集贸市场的建设项目而可以稍稍缓解一下,这个项目仍然包给了承担区委大院建设的洼崮镇建筑公司,作为交换条件,区委大院的工程欠款可以延缓一年来支付。
在区委征求了各乡镇意见制定出这个计划之后,洼崮镇方面陆为民并没有操多少心,基本上都是交给了齐元俊在执行,而洼崮镇的工作也的确做得很扎实,洼崮镇分管经济工作的副书记田和泰和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孙福林群众基础都不错,而且做事务实,这也是陆为民高看齐元俊的主要原因。
要说漂亮女人自己不是没见过,甄氏姐妹就不说了,在195厂几万职工和家属的大厂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厂花,苏燕青更不用说,如果不是骨子里天生就有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冽之气,加上很多人都知道她不会留在南潭,只怕南潭想要打她主意的人就能有一个连。
昨晚那一壶药酒的确有些劲道,让自己昨晚美梦连篇,只不过隋立媛出现在梦境中还是让他有些脸热。
老刘头独眼眯缝起,打量着那个在区委门口徘徊的女人,那不是隋寡妇么?她来区委大和图书院干啥?今天可是星期天,而且现在区委书记也不是朱明奎了,记忆中好像是朱明奎当区委书记期间这个女人也没有来过区委大院,怎么这时候倒是来了?
区委大院里空空荡荡,还有几天就是年关了,区委该开的总结会也都差不多开完了,各乡镇的总结会也都差不多了,按照惯例,现在就是收拾准备好过年了。
不过昨晚那一梦还是让陆为民有些自警,虽说隋立媛不太可能受人利用来勾引自己,但是自己在这方面的抵抗力似乎偏低,作了这一场春梦也算是一个提醒,尤其是在双峰这个风气本来就有些不正的地方,自己一个精壮男儿独身一人在这里,又担任了领导职务,很难说有没有人来打这个主意。
区委大院里星期天除了小陆书记外就没有人了,老刘头不相信隋寡妇是来找小陆书记的,章明泉和隋寡妇的亲戚关系老刘头也大略知晓,可章明泉星期天是很少来区委大院的。
到洼崮区委工作之后,他很注重自己的作息时间,既然要让区委的工作作风有一个大变,那么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就相当重要,尤其是自己在区委后边的宿舍里住,就更需要注意了。
“那大妹子赶紧进去,陆书记现在还没有出去。”
虽然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不过老刘头却是一下子恍然大悟,区里要搞中药材专业市场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老刘头也知道小陆书记这一段时间一和-图-书直在让各乡镇都忙着联系洼崮出去做药材生意的那些个药贩子,估摸着是要他们回来做生意,隋氏兄弟是洼崮的名人,老刘头当然也知道。
按照陆为民的设想,如果中药材专业市场建设正式启动,这个工程总投资可能要超过千万元,在目前建筑招标还只是书面语言的情形下,陆为民也打算让洼崮建筑公司这个洼崮镇最大的集体企业来承揽这个项目,但是前提就是这个属于洼崮镇财政将为区委大院的建设工程款买单,这个想法曾经让齐元俊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这个兼着洼崮镇党委书记的区委书记,居然用这个办法来左边口袋换到右边口袋。
“嗯,刘叔,陆书记在不在?”隋立媛强压住内心的紧张,故作平静的道。
能够在朱明奎担任区委书记兼镇党委书记情况下,洼崮镇的班子成员依然保持着较为让人满意的水平,这也足以说明齐元俊这个事实上的洼崮镇掌舵者的能力。
“嗯,我找陆书记有点事情。”女人吸了一口气,平抑了内心紧张的心情,却又下意识的辩解道:“小陆书记想找隋立安隋立平他们两兄弟,让我帮着问问他们回来没。”
在办公室里把全区四个乡镇的中药材种植计划又细细的分析了一遍,毫无疑问,洼崮镇在落实中药材种植基地的落实上做得最好,齐元俊虽然有些性格,但是这人在洼崮镇上的确颇有威信,这个药材种植基地规划的落上也就能看出一m.hetushu.com个政府的执行力。
而且和章明泉关系匪浅的田和泰在谈到齐元俊时,虽然也对齐元俊在有些工作上的做法有异议,但是还是承认齐元俊做事有一套,认为这几年如果不是齐元俊抓日常工作,又敢于抵制朱明奎的一些无理要求,只怕洼崮镇情形要比现在糟很多。
陆为民再度睡醒过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好在是星期天,不需要八点半准时出现在办公室。
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枕在头下,陆为民已经想不起昨晚是怎么回来的了,他只知道自己身体有些发胀,在床上很是辗转了一阵才沉沉睡去。
不过陆为民把话说到明处的做法还是让洼崮镇党委政府一般人认可了这一意见,毕竟像这样大一个工程项目,而且涉及到洼崮镇、沙梁乡和小坝乡三个乡镇,在三个乡镇都有建筑公司的情况下,洼崮镇建筑公司来承揽这个项目肯定会引来不少异议,如果以洼崮区委建设工程款作为交换条件,让洼崮镇以上缴给区委管理费名义支付给洼崮镇建筑公司,也算是有了一个交待。
※※※※
隋氏兄弟的作用不小,由于他们在业界内有相当影响力,他们两兄弟一个人负责南边的生意,一个人负责北边生意,人缘关系很广,如果能够赢得他们两兄弟的支持,在市场吸引经营户问题上,可以有很大的帮助,虽然说着市场能否吸引经营户来很大程度源于市场本身,但是在这第一炮的时候,却不能不把一切工作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