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二十二节 购物

陆为民陪着隋立媛转了一圈,临近年关,商场人很多,尤其是三楼则更是很有点人山人海的感觉,隋立媛虽然相中了一两套衣物,但是却碍于人太多,试衣间经常是这个客人还没有出来,后边已经有那么一两个客人等候着试衣了。
石梅在一家老牌市属国有三星级酒店——翠庭饭店当服务员,翠庭饭店原来是昌州市商业局下属宾馆,后来交给了昌州市政府这边,经过改造修缮,评上了三星级酒店。
“呵呵,那就好,好好表现,嗯,拿到奖金打算来买什么?”陆为民瞅了一眼站在一旁打量着石梅的隋立媛,笑了笑,“对了,石梅,这是隋姐,嗯,我表姐,这是石梅,我老家那边的妹妹。”
“哥,要不我陪你一块儿帮隋姐选一选?”石梅眼睛也很尖,人虽然老实,但是还是看出来这个隋姐身上穿的似乎还是昔日自己在乡下时候那种格调的衣物,和这个商场的环境格格不入。
天星大厦十四层,从一楼到四楼都是百货服饰,一二楼是普通百货,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三楼则是国内品牌的中高档服装皮具以及生活用品,男女都有,四楼则是一些来自国外和香港的高档品牌服饰鞋帽等,以及一些进口的化妆品牌,比如现在相当时髦的皮尔?卡丹、宝姿、登喜路、金利来、华伦天奴等品牌和诸如雅芳、乐兰莎等国外品牌的化妆品。
“咦,哥hetushu.com,是你!”一声惊喜的叫声把陆为民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却看见,一个女孩子兴奋地跑了过来,险些就要冲进陆为民怀抱,陆为民定睛一看,这才笑着上下打量对方,“石梅,是你?!也来买东西?”
陆为民差点笑出声来,但是看到对方又有些色变的脸庞,赶紧强压住内心笑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没事儿,这里有贵的,也有便宜的,不在于价格,关键在于穿在你身上得合适得体,走吧,去看看。”
隋立媛脸一热,她没想到陆为民随口就把自己变成了他的表姐,一表三千里,谁也不知道这个表姐究竟是哪来的,看样子望着陆为民目光里满是仰慕兴奋的女孩子也应该和他没啥亲戚关系才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难道也和自己与他的关系差不多?
甄妮的同学正好分到了翠庭饭店财务处工作,通过甄妮的关系把石梅介绍到了这里当服务员,因为这家饭店是打着昌州市政府牌子的酒店,比较正规,加上有甄妮同学的看顾,石梅在这里上班陆为民也很放心。
昌州虽然是昌江省会,也是昌江最大最繁盛的商业中心,但是现在依然没有一个真正的国际品牌光明正大的来到昌州,像入住天星大厦的这些国际品牌,更多的都是以二三级代理商甚至更不为人道的身份落足这里,不过对于目前现在m•hetushu.com出国出境都还相当困难的国人来说,这里已经是除了去首都沪上这些地方之外能最直接感触到国际潮流的地方了。
隋立媛狠狠地盯着陆为民,陆为民却目光明澈,显得很坦然,没有半点不自在,似乎料定对方会认同自己的意见。
而更让隋立媛无法接受的是那些服务员有些带着轻蔑的目光,连隋立媛自己都要承认,自己这一身走进这里时,实在显得太土气了,以至于她都有一种想要马上脱掉自己身上这一身衣物的冲动。
这一年多他回昌州虽然不是每次都要去看看石梅,但是基本上两三个月就要去看看,了解一下石梅的情况,虽然石梅从来不肯要他的钱,但是陆为民也知道像石梅这样一个人在昌州,和几个同事租房子在一块儿,生活也不容易,加上又是年轻女孩子,难免没有一点儿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每次都要硬塞给石梅百十块钱,好在石梅在单位上很勤快,而且也不多言不多语,也不像有的乡下女孩子到了城里没多久就变了,石梅依然是石梅,保持着纯朴的本色,这让陆为民也放心不少。
“嗯,你隋姐要和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和别人谈一些事情,隋姐打算买一身衣服,还没有选到合适的。”陆为民对石梅倒是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嗯,哥,我和单位上同事一起来逛一逛,马上就要过年了,单位上发了奖金,她和*图*书们约我一起来逛一逛。”陆为民随着石梅的目光投射过去,几个和石梅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脸上都流露出一种善意的揶揄笑容,正站在几米外指指点点,大概是第一次看到石梅这样兴奋,而且目标还是一个青年男子。
隋立媛心情渐渐冷静下来,她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敏感了,或许是眼前这个人更容易让自己心境失衡,她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尤其是在经历了昨晚那一场洗心涤情的宣泄之后,她的心绪要比原来好得多。
见对方咬着嘴唇却不吭声,陆为民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打动了对方,微微笑道:“走吧,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穿着好坏不代表什么,但是是否得宜却能代表一个人的品味和审美观,要不这样,你自己去选,只要你觉得穿上合适,适合你自己就行,我不做评判,怎么样?”
“人不可无自尊,但是过分注重这些细节,以维护所谓的自尊,其实就是一种自卑心态在作祟,为什么不可以大度一些,以平和自然的心态来看待周围这一切呢?这对你我都无损,固然我们穿着好坏不会影响大局,假如他们真的有意的话,但是我们以更适合衣着出现,既对对方是一种尊重,同样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尊重,我这样看待。”陆为民显得平静淡然,温和的语气就像是在像自己的一个朋友建议。
“你如果觉得我穿这一身有辱你的身份,你完全可和-图-书以不要我参加,本身我也没有打算去吃这顿饭!”珠泪盈眶,隋立媛只觉得自己鼻间一酸,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自己,这比当面抽她一巴掌更让她难受。
“三百块!”石梅颇为自豪的一挺胸脯,“我是我们那个班组最高的,经理说我表现最好,该拿这么多。”
眼前这个女孩子已经半点找不到昔日那个南潭乡下可怜巴巴的女孩子气息了,虽然依然是留着甜美的刘海,一头乌黑的披肩发已经不复有一年多前那种发茬子发叉发黄那种营养不良的迹象了,羊毛衫下鼓鼓囊囊的胸脯跑过来时陆为民目光都下意识的随着起伏,好在女孩因为兴奋过度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心目中如天神一般的陆大哥目光也会落在她自己那傲人起伏的胸脯上。
“我知道,走吧。”陆为民笑了笑,拍了拍石梅的脑袋,这丫头倒是挺为自己着想的。
“嗯,那好,我去和她们打个招呼,让她们别等我了。”石梅一听陆为民这样说,心里也就踏实了,只不过日后若是遇到甄妮姐,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事儿呢?
“隋姐!”石梅甜甜地叫了一声,“哥,你陪隋姐来买东西?”
“嗯,行啊,你是女孩子,也要方便一些,要不我们去四楼看看吧。”陆为民一想也对,“三楼人太多了,选衣服试衣服都不方便。”
“哦?发了奖金,多少钱?”陆为民笑了起来,好奇地问道hetushu.com
好一阵后,隋立媛才从刚才那股子憋气中回过味来,咬着嘴唇低声道:“我没带那么多钱,这里东西肯定很贵,你先借给我,我回去之后还给你。”
“哥,四楼衣服很贵的,我都只上过去一次,看了一眼就赶紧下来了。”石梅悄悄扯了扯陆为民的衣角,压低声音道,这个女人虽然长得挺漂亮,但是看样子应该比陆哥大几岁,而且也有股子乡里气息,而且陆哥还有甄妮姐,不应该和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才对,只不过有些事情也很难说,石梅在城里呆了一年多时间,也多多少少知道了城里人的一些情况,虽说她很相信陆哥,但是陆哥也是大男人,见了漂亮女人之后也难免要犯错误,真要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也说不一定。
陆为民叹息着摊摊手,满脸无辜,“你讲一讲道理好不好?我懂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可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无比现实的社会,衣着不能代表什么,但是却能最简单的让人融入一个环境氛围,你觉得进入一个场合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很舒服么?为什么我们不换一个方式来考虑,只是换一身衣物而已,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这样有什么不好?难道这样就对我们的自尊造成了很大伤害?”
不能不说女人的直觉很准确,陆为民昨晚也曾经把她的身世遭遇和石梅比较过,认为两女身世都是让人怜惜,不过陆为民现在却没有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