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二十五节 游说

“我想陆书记肯定不是那种头脑发热,不管条件适合不适合就要上的人,您既然能看中洼崮搞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的优势,又先期推动了发展洼崮区三乡一镇的中药材种植基地,肯定也是有您的想法和依据,我不敢说我自己的眼光有多么高明,今天正好也有几个朋友过来,我也就冒昧想请他们也来帮我一起参详一下陆书记您的想法,不知道有没有太唐突?”
“哦?我就那么有分量?”陆为民展颜一笑,“从隋老板嘴里听到这话,真有点儿受宠若惊啊,是不是恭维我啊?”
席终于开了,那位赵总坐了首位,隋氏兄弟左右相陪,陆为民坐了次位挨着隋立平,而隋立媛却挨着陆为民而坐。
“难免难免,这两年大东制药的几个拳头产品获得市场认可,销量很大,产能可能有些跟不上,大东制药也成了昌江省的明星企业了。”
“老赵怎么还没来?”
隋氏兄弟的几个朋友很快都到了,陆续来了三人,都是隋氏兄弟生意上的伙伴,一个姓秦的是隋氏兄弟在西北那边的生意合作伙伴,姓张的也是洼崮小坝的人,只不过比隋氏兄弟出来更早,一直在东北经营药材生意,至于那个复姓夏侯的,则是在成都做药材生意,看样子都是有一些人脉。
“赵厂长,哪样事情没有难度?没有难度也就不用我们这些人成天东奔西跑的忙乎了,就像在座的隋老板、张老板他们不也一样,做生意http://m.hetushu•com不也一样很艰难很辛苦,坐在家里票子就能落到怀里的事儿怕是没有吧?您在大东制药厂工作怕也一样很辛苦很操心吧?”陆为民不卑不亢地笑着回应,“洼崮肯定有弱点劣势,但是咱们洼崮一来是老资格的中药材种植基地,二来咱们洼崮出人才啊,像隋老板、张老板都是咱们洼崮走出去的,像他们这样的洼崮药商不少,他们在外打拼这么多年,人脉资源都有了,也希望可以回乡为家乡父老乡亲们做一做贡献,这样的优势条件省里边其他地方是不具备的。”
大大咧咧的招呼着陆为民,矮胖男子满身酒气,一看就知道是串场过来的,手里拿着现在颇为时髦的大哥大手机包,侧面一个小孔,手机天线也从里边支出来,表示这不是用来装点门面的,而是货真价实的大哥大一族。
“嗨,这年边上了,他们大东制药今年效益特别好,据说都要准备扩产了,老赵现在是红得发紫,这两天怕是应酬特别多吧。”
只是这种时候陆为民倒也不好置评,毕竟设身处地十多年前那种氛围环境中,一切都不能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考虑,也许都只能归结为一个字,命。
隋立平也笑了起来,这个年轻的家乡父母官显得很大气,既没有一般官员见了有钱人那种拘谨畏缩,也没有一些人喜欢表现出来的张狂,不卑不亢,甚至就像普通朋友一般聊天www.hetushu•com,甚至还可以开一开小玩笑,这种宠辱不惊的气度让隋立平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印象更好。
虽说这个家伙态度有些不善,但是陆为民还真有些感谢这个家伙不断的挑刺儿找毛病,正好给自己一个介绍展示这个市场的机会,就这样一问一答更能释去其他人心中的担心,至于说这家伙心里不爽却不是陆为民考虑的范畴了,至少目前陆为民不会存着让大东制药会在洼崮砸钱投资搞企业的心思。
隋立媛那里倒是只浅浅提了一句,不过依然吸引住了三个客人的注意力,连隋氏兄弟也觉察到隋立媛今日打扮彻底颠覆了他们以往的认知,隋立媛散发出来的女性魅力,即便只是坐在角落一隅一言不发,依然让这些客人们频频投以目光。
他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绝不像外边有些人所说的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那么简单,虽然这么些年他回洼崮时间并不多,但是毕竟是生自己养自己的老家,就算是发达了不太可能再回老家了,但是依然会下意识的关注那里的一草一木,洼崮这几年的情况他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而陆为民来这几个月洼崮的变化他就听到了不下三个人提起过。
陆为民笑了起来,“隋老板,您这话真太客气了,我是求之不得啊,我正希望有更多的业界内行们来帮我参谋参谋,哪怕是提出不同意见甚至反对意见,也是对我们工作的帮助,隋老板,您这不是唐和*图*书突,而是在帮我大忙啊,待会儿我一定要多敬您一杯作为感谢。”
“当然,让人做赔本生意的事情谁也不可能干,所以我们在这个市场建设发展上也有一些想法,比如市场第一年免租金,而且推广宣传力度会很大,还有……”
“呵呵,不算特别好?小陆书记,你们政府里边的人就喜欢吹牛,洼崮那旮旯也敢说不算特别好?除了那里种药材有点历史外,这两年也不行了,我还真看不出那里有什么你所谓的优势,要搞专业市场,怕是难度很大吧。”
被陆为民这不软不硬的几句话连消带打,弄得矮胖子一时有些语塞,想要反击,可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好在隋氏兄弟马上端起酒杯敬了矮胖子一杯,这才缓解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陆为民嘴角不为人觉察的翘了翘,十多年前的事情,隋氏兄弟当时也是二十好几了,要说隋氏兄弟在家里连说句话都不敢,他不相信,有可能当时他们的父亲的确很霸道,但这两兄弟未尝没有那种恨那个知青毁了隋立媛贞洁,弄出这么大事情坏了隋家名声的心思,所以也愿意为那个知青作证的想法大概也是有的。
“如果换了别人,我肯定会这样考虑,但是陆书记您,我需要认真评估一下。”隋立平沉静的道。
“小陆书记,听老隋说你们想在老隋老家那边搞一个中药材专业市场?那个地方我去过啊,老隋老家嘛,山清水秀的,可是要搞中药材专业市场不http://m.hetushu.com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我觉得有些不靠谱啊。”坐了首席的矮胖子大马金刀,“我这个人说话直,实话实说,你可不要见怪。”
“立媛的事情待会儿我也要敬您一杯酒,多谢您的帮助,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不想再提,但是立媛是个苦命而又倔强的女孩子,我们隋家亏欠她很多。”隋立媛上卫生间去了,隋立平抓住时机,“可能陆书记也知晓一些情况,那时候我父亲是个极其古板刚愎的人,我们两兄弟都成年了,一样经常被我父亲以家法处置跪在神龛前,立媛出事儿的时候我们也是有心无力。”
陆为民一边和隋立安闲聊着,一边也听着另外三人说着话,还有一位客人未到,大概就是那个姓赵的,好像是省里颇负盛名的国营制药企业——大东制药厂的副厂长。
隋立平已经出去迎候那位赵厂长了,看样子隋氏兄弟和大东制药也有很深的瓜葛,毕竟中成药主要原料还是中药材,而隋氏兄弟虽然生意做得很好,但是如果能够搭上大东制药这样的大型制药企业成为其原材料供货商,其利润丰厚度自然要大增。
“嗯,赵厂长说得有道理,洼崮条件不算特别好,不过也有一些优势,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扬长避短,查缺补漏,把我们洼崮的优势尽量展现出来,不足之处尽量弥补,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的。”陆为民不以为忤,嘴角含笑淡淡的道。
陆为民很客气的和对方寒暄,不过他看得出www.hetushu.com来对方对自己并不太注意,相反注意力却一下子转移到了一直坐在角落里的隋立媛身上。
矮胖男子看到隋立媛紧挨着陆为民而坐心里就有些不畅快,虽然隋立平介绍了说这是自己一个堂妹,也是洼崮人,估摸着就是一远房亲戚,是帮陆为民来介绍双方第一次见面的,但是隋立媛这一身淡粉色的宝姿套装一上身,年龄立时年轻了好几岁,看上去也就像一二十六七的少妇,而虽然面无表情,也没有话语,但是举手投足流露出来的别样风情却让他本来就喝了不少酒的他心里总像是揣了一兔子般的躁动。
“洼崮是有不少人出来做药材生意,可做生意就要讲求赚钱,你们洼崮搞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谁来投资搞?这个投资可不小,弄不好就打水漂了,就算建起了,经营户去落户能赚到钱么?做生意的啥生意都做,就是亏本生意不做,他们就算是想要为家乡父老乡亲做贡献,也不能折本赚吆喝吧?”矮胖子喝了两杯酒,才算是寻找到话语上的突破点。
隋氏兄弟逐一将陆为民介绍给他们,寒暄之后,这些人都是生意场上厮混打拼的,对于政府官员也并不陌生,几句话之后也就熟络起来。
“呵呵,来晚了一点,不好意思。”门终于推了开来,一个满面红光的矮胖男子在隋立平陪同下,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老秦,老张,夏侯老弟,都到了,待会儿我赔一杯酒不是,让你们久等了。这位就是老隋他们老家父母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