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二十七节 妄人

“没事儿,隋老板,今天我倒是挺高兴的,结识了几个朋友,不管咱们之间的这个合作能不能成,我都还是希望诸位有机会能多到洼崮来看一看,我也坚信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的前景非常光明,也希望大家都能多帮这个市场宣传宣传。”
这可不是小数目,所以两兄弟打定主意也是以不变应万变,总之不在投资这上边轻易松口,未曾想到对方根本提都没有要求投资的事情,而是请他们参详一下这个市场的发展路径,请他们提提意见和建议,也请他们帮着宣传,吸引更多人来落户这个市场,言外之意这个市场的投资已经搞定,只需要他们帮忙振臂一呼带动人气。
“呵呵,既然你们两兄弟都这么有信心,我们怎么会不奉陪呢?”那个姓夏侯的朗声一笑,“立平你说的没错,这个陆为民这么年轻就当县委常委,下去怕是要捞点政绩的,现在他敢搞这个市场,之前肯定早就做了许多准备,而且你不是说他是以前地委书记的秘书么?现在这个地委书记已经是省委常委、秘书长,还有上升空间,就凭这一点,就值得押注。”
隋立媛有些愠怒,这个矮胖子已经来敬了自己好几杯了,她碍于面子都喝了,这分明又是针对自己来的,估摸着这一杯下去,只怕又要来第二杯,这样无休止的纠缠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完,何况她今晚也已经有些超量了。和*图*书
隋氏兄弟眼见得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僵了起来,赶紧端起酒杯来打和牌,这最后几杯酒终究没能再喝下去,姓赵的矮胖子更是怒不可遏,饶是隋氏兄弟百般劝慰,后来还是隋立安亲自陪着对方去了酒店卡拉OK包间里去喊了几个陪酒女郎相陪,才算把对方安抚住。
隋氏兄弟和另外三人把陆为民和隋立媛二人送到酒店门口,陆为民谢绝了挽留,表示自己必须要赶回去,主要原因却是隋立媛不愿意在这里住下,非要连夜赶回去。
“那大哥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隋立安已经隐隐揣摩到了自己兄长的想法。
“嗯,的确不简单,不卑不亢,张弛有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年轻却有如此城府,又不是那种故作深沉的角色,观其做事,首先就要观其人德,我看对方已经下了决心,肯定要把这个市场搞起来,他也没考虑咱们出资参股来搞这个市场,而是希望利用咱们的人脉关系,帮他营造一下声势,吸引更多的人去这个市场落足经营。”隋立平点点头,“这和咱们之前的预计有些不一样。”
“我有同感。”隋立平把目光投向另外三人,“夏侯,老张,老秦,有没有兴趣参一股?”
这就简单多了,如果市场建起了,不用陆为民邀请,隋氏兄弟也会在这个市场里租下店面经营,那点租金对于隋氏兄弟来说算不上什么,这还不说hetushu.com人家还打算免一年的租金,这个吸引力可不小。
看着皇冠车熟练的转出停车场出口弯道,猩红的刹车灯在漆黑的冬夜里显得那样刺眼,排气管下袅袅飘起的白色水雾,似乎在昭示着车主身份的不凡。
“陆书记,今天真是有些不好意思。”隋立平也觉得有些尴尬,“老赵平时不是这样的,可能是来咱们这里之前就喝多了,这又……”
之前隋氏兄弟一直以为陆为民是想通过二人多联络一下洼崮出去的药商,一起来投资搞这个市场,所以他们都不敢轻易表态,毕竟连他们自己都不看好洼崮这个旮旯能搞出这样大一个市场来,这算一算投资也要好几百万,真要摊到这些人身上,想自己兄弟少说也得出百十万。
这年头在他们印象中怕就是地委书记行署专员也坐不起这样的豪华轿车吧,尤其是像丰州这样的穷地方,一个县委书记估计也就是桑塔纳撑死了,这个陆为民什么来头,竟然能开一辆崭新的皇冠,就算是去借,那也得要有人愿意借给他才行啊。
隋立媛原本已经端起来的酒杯就放了下来,陆为民摇摇头,这姓赵的真的有点儿得意忘形了,真以为他自己是这一桌人的主宰了,隋立媛喝了不少,这会儿看起来还能挺得住,待会儿可就说不清楚了,自己这会儿都是强压住酒意,茅台后劲儿特大,一两个小时之后发作丢翻的http://m.hetushu.com情况比比皆是。
隋立安也笑了起来,看着自己兄长,“大哥,我就说你肯定不会只甘于帮忙摇旗呐喊这么简单,陆为民这个人做事儿很有章法,谋定而后动,我有预感,他手上的各种资源不会少,这个市场会很快建起来,而且前景很可观。”
“咦,这是什么话,今天大家伙儿高兴,能喝为什么不喝了呢?”矮胖子来了劲儿,“咱们得把这瓶酒完成了,喝了这杯,你也该回敬我了吧。”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酒量不错,但是这茅台她从没有喝过,刚才陆为民就提醒她说这茅台后劲儿特别大,要她注意一点,现在这个家伙屡次三番的来纠缠,分明不怀好意,只是这种情形下这家伙借酒装疯,自己这还不好对付,何况这家伙仗着手中有点权力,无论是隋立平隋立安还是陆为民,似乎都不太好过分得罪他似的。
陆为民也觉得住在这里不太方便不说,很容易引来不必要的非议,还不如将就着三个小时跑回去,现在也才九点钟不到,跑回洼崮也不过十二点。
当陆为民驾驶着皇冠驶了出来时,隋氏兄弟和另外三人都压抑不住脸上的惊讶。
把矮胖子安顿好的隋立安正好赶上了这一幕,有些惊奇地看着消失的车影,忍不住道:“大哥,这姓陆的不简单啊,一个乡下干部,能玩得起皇冠车也就罢了,可他这几份资料是可是真材实料,省农科和_图_书院搞的,我看了,很有针对性,具体落实措施也很到位,而且都是干货,如果按照这个规划搞下去,洼崮的中药材种植基地规模翻两番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周边地区肯定也会被带动起来。”
“那不行,小陆书记,我想和谁喝酒是我的自由,我现在不想和你喝酒,就想和小隋喝酒,怎么小陆书记你要充当护花使者?”矮胖子不乐意了,语气也就有些冷了。
“来,小隋,我和立平立安两兄弟都是老朋友了,他们几个也是老交情了,就你和小陆书记是第一次见面,我和小陆书记都喝了七八杯了,来,我们俩喝一杯,日后若是在昌州有啥难处,尽管开口。”
“哼,既然有人敢投资搞这个市场,难道说我们连帮忙摇旗呐喊都做不到么?”隋立平微微一笑,“正好这马上就是年关了,不少朋友熟人都要回来,我们可以去联络联络,把这个情况也和他们交流交流,也算是为家乡尽一份力吧,不过我倒是觉得既然陆为民这样有信心,而且也有人敢投资,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参加一份呢?”
“赵厂长,小隋她一个女人家,酒量本身就有限,要不这样,我陪你三杯,然后咱们几个大男人把这剩下的酒平分了怎么样?”陆为民站起来,端起酒杯,沉静的道。
“赵厂长,我酒量有限,这一杯我喝了,但就不能再喝了。”隋立媛想了想,还是端起了杯子,她不想因为自和图书己而让陆为民难做,至于隋氏兄弟,她却不太在意,虽然陆为民一路上都在劝慰自己解开这个心结,但是她发现自己似乎很难做到放下以前那一切。
“赵厂长,我敬你也客人,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这句话我送给你。”陆为民也不生气,淡淡的道。
“小隋是和我一道来的,护花使者这话听起来有点儿俗了,你说你又和谁喝酒的自由,那别人也就有不想和谁喝酒的自由,赵厂长,您说是不是?”陆为民也就没多少客气了,得寸进尺,这种人你不敲打一下他,他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隋立安目光闪动,看来不仅仅是自己看到了这一点,夏侯这家伙也是嗅觉灵敏,在昌江官场上稍稍打听一下就能知晓,夏力行颇得省委一把手田海华的信任,陆为民有这个后盾,肯定省里诸如卫生厅农业厅这些部门会大力支持,这个市场办起来就会事半功倍,如果再加上自己这些人的鼎力支持,自己两兄弟也可以实现一个转型,投资这个项目,不再局限于单一的药材经营了。
矮胖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本来就紫涨的面皮更有些快要渗出血来的味道,狠狠地瞪着陆为民,将酒杯往桌上一顿,“姓陆的,你什么意思?你是故意针对赵某来的啊,你一个乡下旮旯的干部,有什么了不起,在姓赵的面前显摆个啥?这里是昌州,你那官架子拿回你们那旮旯里去吆喝,这里没有人吃你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