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二十九节 惘然如梦

想到这里隋立媛就没来由一阵心烦意乱,内心深处那种隐隐的期盼让她既心慌,又害怕,人若是没有任何希望倒也罢了,就怕那一抹若有若无的可能性,哪怕明知道是一种幻想,却总让人心里惦记,而隋立媛很清楚这就像一剂毒药,一旦幻灭,那会让人变成行尸走肉,与其那样,还不如在萌芽时就彻底把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扼杀。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坐一会儿就行。”隋立媛其实很想躺一躺,靠在沙发上打盹儿很不得劲儿,脖子腰部都很难受,可要让自己和这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她也做不出来。
陆为民这一觉醒来的时候是被尿给胀醒的,头还有些发木,顺手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饮而尽,脑子稍稍清醒一些,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斜靠在沙发上的女人头有些别扭的歪斜着打着盹儿,昏黄的壁灯下,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随意的垂落下来遮住半个面庞,外套被脱了下来,只穿了那件羊毛衫,或许是角度原因,陆为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硕大完美的乳形。
三角内裤倒是没办法,隋立媛还没有大胆到连内裤都不穿就直接穿裤袜的地步,这要被他看见,还不得羞煞人,虽然自己在他心目中,也许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陆为民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也躺一会儿吧,这床挺大的,凑合着对和_图_书付几个小时,明天咱们一大早就走。”
靠在床头上,困意渐渐又涌了上来,下意识的将自己身体滑了下去,顺手扯过被子盖在身上,也没想那么多,就这么睡了过去。
乱糟糟的心绪让隋立媛喝了好几杯水也未能平复心情,而电视机里跳动的画面也对她没有半点吸引力,洗完澡后带来的舒适感让困劲儿渐渐上来,可是这沙发虽然坐着挺舒服,但是想要睡觉却很蜷着很难受。
陆为民对这些国营企业的体制十分清楚,在尚未推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国营企业中,党委书记管人事,厂长经理管业务,而随着由中国特色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确立,也不过就是让厂长和党委书记一肩挑,形成真正的法人负责制,不过这个大东制药厂似乎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陆为民懵懵懂懂地摇了摇头,耳边似乎还有声音,像是电视里传来的声音,迷迷糊糊的他已经想不起这里是哪里,而自己又怎么会躺在床上的了,只觉得自己嘴巴发粘得难受,让他下意识喊了一声“水”。
“好多了,这茅台酒后劲儿足,我看你也有些难受吧?”陆为民晃了晃自己脑袋,还是有些晕忽忽的,陆为民吸了一口气,室内温暖的环境更是让人昏昏欲睡,他身上也一样汗津津的不得劲儿。
毫无疑问,今晚这顿饭即便是有那个矮冬hetushu.com瓜搅局,依然无法掩盖背后的成功,隋氏兄弟都动心了,而隋氏兄弟一旦心动,那么其他几个人都会为之所吸引。
陆为民摇摇头,轻轻叹了一口气,随手拉过被子替对方搭上,对方睡得很沉,没有醒过来,陆为民靠在床头上仰着头闭上眼睛整理着思绪。
如果可以的话,陆为民还是打算去了解一下大东制药厂要建分厂这个规划,如果真有这个意图,双峰甚至洼崮未尝不能成为他们的一个选择项,尤其是在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建立起来的前提下,陆为民认为洼崮完全有资格争取这个项目。
甩了甩头,隋立媛想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拿起吹风吹起头来。
※※※※
这是个女人的身体,能和自己睡在一起,还能有谁?
隋立媛心中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感伤,也许自己真该接下那几杯酒,那个矮冬瓜眼中闪耀着的光芒,她太清楚意味着什么了,她有信心牢牢的吊住那个家伙,那自己没准儿在外边床上那个男人心目中还有一点作用。
“嗨,出门在外,就别那么多讲究了,你就躺一会儿吧,我也去洗个澡。”陆为民不容分说的摆摆手,摇摇晃晃的直往洗浴室去了。
迷迷糊糊的隋立媛下意识的翻了一个身,也许是一种潜意识的将身体像身后那温暖坚实之处靠了过去,仿佛那里是一hetushu.com个让人安宁享受的港湾,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身旁还有一个男人也在昏昏入睡,她只是潜意识的觉得背后似乎有一个让她安心的靠山一般。
陆为民一起身,隋立媛就醒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突然意识到自己没带乳罩,下意识的将双手遮掩在胸前,掩饰般地问道:“您醒了?好一点儿没有?”
有隋氏兄弟的支持,陆为民自信和投资商那边谈判的底气他可以硬扎许多,一旦洼崮这些药商能吸引到一大半,那么起带动作用难以想象,想到这里陆为民就忍不住怦然心动。
也许这就是一场梦,一场随风而逝的梦,过了今天,他就不再需要自己了,隋立平隋立安他们会和他主动联系,再不需要自己这个所谓牵线的人,实际上就是今天,自己也并没有起到多少牵线的作用。
那个矮冬瓜透露出来的消息倒也有些价值,不过陆为民并不认为在大东制药准备设分厂的问题上矮冬瓜就有决定权。
女人蜷缩在大床的一隅,依然酣然入梦,也许是在睡梦中有一种不安全感,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肩膀,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更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站在镜子前凝视镜中人良久,隋立媛才深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挂在一旁金属栏杆上的浴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上的水珠,这种感觉真是舒服,但却给人一种虚幻如梦的不http://www.hetushu.com真实感。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不虞惊扰那个昏睡的人。穿衣时隋立媛犹豫了一下,奶罩有点潮润,被汗浸润了罩杯穿上很不舒服,想到那个男人恐怕要明早才能清醒过来,隋立媛咬了咬牙,索性就直接把羊毛衫套在了身上,真空裸穿,到明早他起床之前自己再到卫生间里来穿上奶罩就行了。
目光注视画面闪烁的电视,隋立媛却反而没有困意了,杂乱的心绪在胸中乱窜,连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对方来走这么一遭,就算是自己要来,可为什么要同意他为自己买这一身衣物,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抚摸着柔软舒适的羊毛衫,那个服务员的眼光不错,选的这件羊毛衫颜色和样式都很符合她的心意,穿起来也很上身,问题是自己这算什么?
一杯温热的水搁在了陆为民嘴边,陆为民努力撑起自己身体,咕咚咕咚一口气把一杯水喝完,昨夜没睡好再加上开了几个小时的汽车,八两茅台的威力,让他连眼皮子都睁不开又倒下昏昏睡去。
同样是迷迷糊糊的陆为民也只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躯向自己靠了过来,他扯了扯被子,随手搭在了对方的身上,鼻间淡淡的洗发水香气萦绕,让他不假思索的将手探了过去。
当陆为民裹着浴袍一边擦拭着自己头发出来时,却看到一副美妙无比的场景。
这个项目成功可期。
这女人居然没和_图_书带乳罩?陆为民吞了一口唾沫,想了想,可能是这女人洗了澡,大概出了一身汗,所以……
他不过是一个分管采购供销的副厂长,或许在他自己分管工作范围内他有一定的主宰权,但是像对外投资建分厂这种事情上,还轮不到他说话。
洗发水的清香闻起来感觉很好,把还有些潮润的秀发挽起来,用一条手绢随意扎起来,隋立媛走到床前,看了一眼依然连睡姿都没有变过的这个男人,然后坐在一旁温软的沙发上,轻轻叹了一口气。
隋立媛犹豫良久,听到浴室里水声响起来,她站起身舒展了一下酸软的身体,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就躺一会儿,听到浴室里水声停下来,就起来,她给自己叮嘱道。
搁下水杯,隋立媛看着眼前这个眉目间还有几分执着刚毅气息的青年男子,心乱如麻,万千思绪涌入心中,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梳理。
“嗯,人都是晕晕乎乎的,我洗了一个澡要好一点儿。”隋立媛话一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隋氏兄弟已经答应为这个市场进行推介宣传,如果他们不是在敷衍自己,那么估计在这个春节期间隋氏兄弟和另外那几个人就会利用节日期间的亲朋好友的聚会来推广扩散这个消息,陆为民琢磨着在年后一两个月内就应该有所反应,而那个时候全区中药材种植基地扩大计划也要展开,到时候就要看投资商这边的真金白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