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一节 综合实力

或许在他心目中,自己只会搞经济干工作还不足以让他彻底倒向自己,而只有当自己表现出了足够的实力甚至可以和不可一世的戚本誉较劲儿的态势之后,才能让他真正全身心的倒向自己。
这很正常,像章明泉这种经历了官场上的风风雨雨的基层干部太清楚这里边的深浅了,一个没有实力捍卫自己权益的领导干部是不值得信赖的,尤其是像自己这样空降而来的干部,时间又如此之短,想要征服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示综合实力,各方面的工作能力、政治资源、人脉关系甚至经济底气都是实力的一种体现,综合在一起也就是综合实力。
尤其是朱明奎后来更是把他当做一个摆设彻底架空,所以他也就懒心懒肠,整日厮混过日子,一直到朱明奎出事儿,陆为民这个年轻的外来户到来,他才算是看到一丝曙光,振作起来。
现在陆为民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属于自己的体系,但是从章明泉、唐军渐渐和自己越走越近这个趋势来看,终究有一日自己会在洼崮形成属于自己的团体,陆为民希望这是一个有共同目标共同意愿并愿意为之努力的团体,说的高尚一些,那就是志同道合的同志,而不仅仅是为了某些具体利益纠集在一起的群体。
“陆书记,前两天我去了一趟县里,就有无数人把我拉进办公室,无比关心的问起您的情况和表现,比如脾气大不大啊,和图书性格强不强啊,还有一些三姑六婆的拐弯抹角问你的个人问题,弄得我不胜其烦,您现在是咱们县里的名人哪,连我都巴着您沾光,以前我去县里边可没有几个人搭理我,前两天我去那一趟,茶水都给我泡了好几杯,弄得喝我也不好,不喝也不好,我就说你们还不如给我拿两袋茶叶回去得了,反正咱们洼崮区委也不富裕,节省两个算两个。”
章明泉在沙梁乡长位置上冲击书记位置失败,很大程度就是源于戚本誉和朱明奎的联手阻击。
“陆书记,不是有句话么?谣言止于智者,嘿嘿,现在这些说法在县委县府机关里边那是传得活灵活现,要么就是咱们县里智者太少,都是些愚者,所以才会这么喜欢传递,要么这本来就不是谣言,大家喜闻乐见。”
常委会上的风波如飓风一样席卷整个双峰,整个双峰官场都感受到了这一次常委会带来的巨大震荡,陆为民竟然撼动了三年多来一直无人敢冒犯的戚本誉的权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大跌眼镜却又让很多人感到无比痛快舒服的结果。
“嘿嘿,一大早在这边打了一头,又去派出所了,不过看到你这辆车在这院里,估摸着他会有兴趣回来。”章明泉顿了一顿,“管理费收回来了,陆书记,你垫支的那几万块钱我看还是先还给你,这样稳妥一些。”
自己在常委会上的表现已经让这些干部意和图书识到了一些不一样,但是要巩固自己的印象,还需要进一步加火,来年的工作压力不小,得把这帮在朱明奎治下懒散惯了的干部们好好鞭策起来,真正不适应的角色,那该淘汰的就得要淘汰,恩威并施才是王道。
陆为民在县委常委会上没有给戚本誉半点面子,毫不客气的给了戚本誉一记,不,应该是几记耳光,打得戚本誉晕头转向。
“唐军呢?这小子又没来?专案那边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这小子还整天泡在派出所那边,他是真想在派出所那边当太上皇啊?”陆为民看了一眼斜对面唐军的办公室,又是紧闭着的,随口问道。
陆为民还真没有想到章明泉居然舌绽莲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个貌似很有道理的说法,让他对章明泉的口才也是刮目相看,看来这洼崮也不是没人才,而是没有人尽其才而已,至少章明泉的本事要胜任一个区委书记陆为民也觉得绰绰有余。
现在不但洼崮镇党委副书记是纪委过来的,戚本誉原本属意的司法局长人选甚至在常委会上泡都没鼓一鼓就沉底了,最让戚本誉感到难堪,也是最为精彩的一幕还是关于乡镇企业管理局局长人选问题上陆为民的表现。
经历了这三个月的磨合,陆为民越来越认可对方,同样,陆为民也在一步一步用自己的表现征服对方,尤其是经历了那一次常委会之后,陆为民很敏锐的觉m.hetushu.com察到了章明泉原来那种有保留的对自己认可态度,变成了彻底的拜服。
陆为民摇摇头,“不急,区委这年前年后用钱的地方还多,咱们贷帐太多,可总结会按照惯例还得搞隆重一些,这是面子呐,不能说我姓陆的来当区委书记,就寒酸窝囊的过这个年,那人家咋看?老章,我有这个信心,来年咱们再过年的时候,就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冷冷清清。”
石碑乡党委书记古树普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才算是把戚本誉喂饱,戚本誉甚至是当着外人的面也都表示这个局长人选非古树普莫属,可恰恰是在这个人选上,陆为民甚至对人选都不屑去质疑,直接从职位本身上就冻结了这个人选任命,连梁国威和李廷章都罕见的一致认可了这个意见。
这个家伙几乎自觉地忽略了他这个区委副书记除了负责政法工作外还包括着精神文明这一块工作,“全副身心”的投入到了公安工作去,这本来是最初陆为民首肯了的,但是随着横行315和217两条省道上的几个团伙灰飞烟灭,派出所那边已经没有多少事情需要他这个区委副书记坐镇了。
“那么夸张?老章,那些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谣言而已。”陆为民并不希望自己和戚本誉的那一场交锋被吵得沸沸扬扬,这对谁都不利,无论是戚本誉还是他自己。
可这个家伙依然不依不饶的又督促派出所那边破积案、追http://www.hetushu.com逃犯,甚至前一段时间还亲自和派出所干警一起去昌州抓捕一名多年前潜逃的拐卖人口逃犯,这相当于让派出所多了一个免费的精壮劳力,派出所长麦子辉当然乐得高兴,只不过胡焕山却是叫苦不迭,年前本来各种报表总结就多,唐军这个副书记对自己本分儿工作“漠不关心”,就只有偏劳他这个组织委员了。
“老章,行啊,真看不出你这‘真知灼见’还很有点与众不同呢。”陆为民似笑非笑的斜睨了对方一眼。
拥有大奔的朋友亲自来拜访,随便交给自己那十万块钱作为临时经费,轻松如借一辆自行车一般借来皇冠轿车,信心百倍的推出集贸市场迁建和中药材专业市场迁建规划,折服齐元俊,这些都无一不是展示实力的一种方式,当然,自己在常委会上的强悍反击更是展示实力的方式。
陆为民笑着摇头不止,这家伙真还有些拿得起放得下的气势,陆为民很欣赏对方这份粗豪爽朗中不乏认真专注的性格,而这个四十出头的副手对自己在洼崮站稳脚跟可谓裨益良多。
在章明泉面前陆为民也不掩饰什么,自己初来,这一个过年很重要,也是各乡镇正副职们观察自己这个区委书记能耐的一个重要窗口。
陆为民很清楚,正是这样点点滴滴综合起来,才能让章明泉和胡焕山乃至唐军他们对自己逐渐认可并自觉地以自己为中心簇拥在自己周围。
章明泉也意识到http://m.hetushu.com了这一点,点头认可,这总结会开的好坏不仅仅是明年工作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些乡镇党委政府的正副职领导们对区委,对陆为民这个区委书记的印象问题,一个热闹隆重的总结会很有必要。
只不过在双峰这样一个县份上,尤其是县城就那么大一点地方,东街放屁,西街就能听到声响,北街点烟,走到南街尽头,烟头都还有一大截,人们没事儿可干,也就只能醉心于家长里短,当县委里边传出异样的声音来,那还不立马奔走相告?
“陆书记,这些事情还能瞒得了人?怕是当天县里消息灵一点的人就都知道了,如果第二天都还不知道的,那就只能说明这个人脱离组织太久了,很危险了。”章明泉诡异地笑了起来,语气也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痛快和揶揄。
原本孟部长是比较认可他的,可是一个是分管党群的县委副书记,一个是区委书记,这两个人的意见组织部不能不听,所以他也就黯然神伤的从沙梁乡长位置被发配到了区委副书记这个闲职上来。
对于陆为民感兴趣的人立马就多了起来,很多人甚至开始有意识的去了解陆为民的所有背景和经历,之前他们很多人除了知晓陆为民曾经给前任地委书记担任了一年时间的秘书外,就知道他还在地委办综合科担任过一段时间科长,其他就一无所知了,只有那些从陆为民一来就没有小瞧过陆为民的人,才知道陆为民在地委里边的绝才惊艳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