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三节 前进

按照县委组织部的意见,目前各乡镇干部年龄都明显偏大,要考虑对年轻干部的培养和使用。
夏力行离开三个月,丰州地区昔日被他压在手下的矛盾已经开始渐渐显现出来,李志远显然无法向夏力行那样做到一手掌控全地区的局面,和苟治良联手就成了一种必然,而个性很强锋芒毕露的孙震与绵里藏锋的安德健抱团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按照以往的程序,一把都是由副书记们宣布表彰先进的决定,然后由区委书记做工作总结报告,最后由县领导来做重要讲话。
陆为民并没有打算要更改这个规矩,在他看来只要实质内容就行,而不在于形式。
当陆为民、章明泉陪着李廷章出现在主席台前时,整个会场上的空气都是一震,随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章明泉和胡焕山负责张罗着安排人把这些老干部送回去,可千万别吃一顿饭出点儿啥事儿,那好事儿就真的变成了坏事。
陆为民对全区中药材种植基地所有数据基本上都是彭元国抓起来的,而且逐一到各乡镇落实核实,把各个数据都细化分类拿了出来,这让陆为民相当满意,也给陆为民提出了不少有益的意见和建议。
看见彭元国急匆匆从窗外走过,陆为民心中微微一动。
以洼崮区四个乡镇的领导干部为例,整个洼崮区副科级以上干部三十三人,其中年龄超过五十岁的占到一半左右,而m.hetushu.com超过四十五岁的则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中正科级干部十一人,超过四十五岁的就有八人,仅章明泉、齐元俊以及唐军三人不到四十五岁,其中唐军还算是挂职干部。
92年就算这么过去了,县里总结会已经开过了,今年洼崮区委主要领导调整,这帐无论好坏都算不到自己头上,县里也没有多就这个问题说什么,但是陆为民看了各方面的报表数据,情况都不乐观,准确的说是很糟糕,最重要的一个是农业税费的收取进度也不容乐观。
区委里边人不多,能用得上的人更好,好几个同志年龄明显偏大,而且工作积极性也都不足,都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态,交代下去的工作都只能说差强人意,你要指望他们积极主动的考虑问题开展工作不太现实,唯有这个彭元国算得上是区委里边顶杆干活儿的实在人。
会议终于在区委副书记唐军的主持下开始了。
梁国威在逐渐向苟治良靠拢不是什么秘密,就像自己也一样在向孙震和安德健走近一样。
※※※※
不过陆为民突兀的在前几天的县委常委会给了戚本誉一顿乱拳,虽然说这里边多半有虞庆丰和曲元高的唆使,但是陆为民在乡镇企业管理局局长人选上的发难显然与虞庆丰和曲元高无关,甚至也和任何人无关,可就这一招愣生生打得戚本誉背过气去,包括虞庆m.hetushu.com丰、曲元高、蔡云涛甚至关恒都赞同这一观点,加上自己和杨显德的认可,让梁国威也不得不考虑这个意见。
站在窗前,陆为民轻轻吁了一口气。
唯一有些出乎台下干部们意外的就是陆为民的总结依然如才来洼崮时那样简洁明了,尤其是在谈已经取得的成绩时,更是言简意赅,但是却在谈明年的工作展望时却是浓墨重彩,尤其是谈到中药材专业市场的立项建设和中药材种植基地的打造上更是格外强调,而且几乎是点到了各个乡镇分管领导人头上来安排,这样的总结讲话风格连李廷章都还是第一次见到。
今天他来为陆为民站台也有点是好的意思在里边,当然如果能起到一些其他作用,李廷章也更高兴。
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陆为民也知道仅仅是靠自己和其他人给他们开会灌输远远不够,枯燥的理论只能在他们的脑海中形成一个粗略印象,要让他们真正认识到工作性质的转变,就需要市场经济来给他们上课,而现在区里边正在推进的中药材种植基地和中药材专业市场就是最好的教科书,只要这一课上好了,那么就能在洼崮干部群众真正明白,新时代基层政权组织的领导干部的中心工作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县委开总结会后,陆为民和组织部长孟余江也坐在一起交换了一下意见,谈到了对年轻干部的培养问题。
李廷章从和*图*书来不认为陆为民和梁国威是一条船上的人。
关键在于梁国威的态度,而在常委会的前一天梁国威吃饭时流露出来的意图才是让陆为民下定决心的依据,审时度势才是成功的基础。
实际上李廷章也不认为就这两件事情就能把梁国威掀翻,李廷章原本就是希望打压一下梁国威的气焰,顺带能够把戚本誉身上狠狠烧一把火,那就满意了,只不过没想到陆为民倒是相当果断,没能让自己的这点意图如愿。
李廷章很满意眼前这副热烈场面,连带着对陆为民的满意度又上升了不少,这小子还真有些能耐,三个月时间,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就基本上控制住了局面,今天自己来洼崮参加总结会,也未尝不是一种姿态,对于陆为民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他觉得自己真的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态度了。
酒宴随着陆为民送李廷章离开也就进入尾声,四个乡镇的副科级以上干部加上县里派驻机构的负责人和离退休干部,足足坐了八桌,这把离退休干部也请回来坐在一起吃顿饭也是县里才有的格局,陆为民把他移植到区上,也让为数不多的这些老干部大感兴奋,都还有那么一些诸如床单枕套这一类的小礼物,虽然值不了多少钱,但是也是一番心意,老干部们席间也免不了大骂朱明奎和郑守新。
陆为民想得有些出神,现在各乡镇上的干部都还没有真正转变观念,所和图书有的观念都还停留在刮宫引产催粮催款的那个时代中,要说这些工作在八十年代的确是这些积极薄弱的农业乡镇干部们的主要工作,但是现在仅仅是会做这些工作显然已经不能适应时代了,尤其是作为乡镇这一级的领导以及农村基层中的支部书记村主任这些干部,都需要适当调整观念了。
正如章明泉所说的那样,太难得了,县长亲自来参加区里总结会,而且还留下来参加了吃饭,这对于全县任何一个区委来说都是无上殊荣。
朱明奎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当初李廷章也就是很想利用这个机会打击一下梁国威和戚本誉,但是在陆为民的断然处置下,这件事情无疾而终,这让他当时也很不解。
曲终人散,当李廷章那辆崭新的桑塔纳消失在省道315远处之后,陆为民这才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
即便是前年戚本誉来区委参加总结会,那也不过是中途来坐了一会儿,随便讲了几句鼓励的话便溜之大吉。
而李县长却是从头到尾参加,而且还留下来吃了一顿饭,敬了在座各乡镇的领导们一圈酒,这让那些个几乎从没有机会和县长一起吃饭喝酒的副职们不由得都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滋味。
不过那是在朱明奎当政时留下的后遗症,尤其是在永济事件之后,各乡镇的收取力度都有些弱化,这也使得收取进度更差,而这多年历欠更是越积越多,已经成为各乡镇的一项最大包袱和_图_书
这种情况对于洼崮的长远发展也很不利,孟余江也和陆为民提到过,如果有年轻优秀的干部,应当积极向组织部门推荐,组织部门也会认真考虑基层意见,做好相关的培养和考察,以便于在需要的时候,及时推出,所以陆为民在看到彭元国时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看样子自己在常委会上的那一次发声带来的影响还真不小,自己算是把戚本誉得罪死了,不过陆为民并不在意,你想要不得罪任何人,那也就意味着你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尊重,官场上的消长本来就是利益格局的碰撞,从来不会有白捡馅饼而毫无损伤的事情。
一句话,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抨击戚本誉,但是前提是戚本誉的做法没有得到梁国威的全力支持,只有在这种情形下,梁国威才能接受自己的做法,而不会把自己的动作视为挑战他的权威。
至于说陆为民为什么在朱明奎事件上甚至永济事件上都不遗余力的帮了梁国威,李廷章的分析是陆为民认为县里这个时候发生巨大变动对他本人没有好处,所以陆为民就断然的支持了梁国威一把,帮梁国威稳住了阵脚。
李廷章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和安德健走得很近陆为民也知道,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跟着他的路子走,他是县委副书记、县长,梁国威奈何不了他,但是自己这个县委常委、区委书记仰仗县里的时候很多,在这一点上自己需要保持一个很好的平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