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四节 飞蛾

从迷醉中惊醒过来的女人闪电般的拉起自己已经露出小腹和半个裸臀的外裤和秋裤,一边奋力的从陆为民怀中挣扎起来坐直身体,另一只手则断然阻止了已经探入内裤的魔掌,哀求般的扭过头来看了陆为民一眼,有如蚊蚋般的乞求道:“不行,我们不能这样。”
他本想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把奶罩向上推上去,但是隋立媛显然是不想让她自己的胸部太过引人注目,所以选择的奶罩都是小一号的,宁肯勒得自己连喘气都有些困难,她也不愿意让每一个男人第一次见面都把目光集中在她胸前。
陆为民强压住内心混在着喜悦得意和一丝说不出的担心,电动玻璃缓缓滑下,那个女人这样静静地站在树后一动不动。
陆为民发现自己简直有些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狠狠地将对方搂在怀中,双手不受控制的揉弄着那对让他爱不释手的肉峰,瘫软在他怀中的女人显然也被陆为民狂野恣意的动作弄得心神俱醉,只能死死的拉住秋衣和羊毛衫下摆,避免春光外泄。
章明泉这个春节不出门,也就是在本地走走亲戚。
事实上就现在这样,自己把隋寡妇饭馆选作晚饭搭伙地点,也还是引起了不少非议,也幸好章明泉和齐元俊都暗地里狠狠的找几个冒酸的家伙一顿臭骂,虽说未必能真正杜绝人言,但至少表面上算是刹住了这股风。
伴随着胸罩锁扣的打开,两团挣和*图*书脱束缚的羊脂玉球蹦的弹出,滑入陆为民手中,入手那种足以点燃任何一个男人情欲火焰的快感差一点就让陆为民彻底爆发了。
1993年的春节终于走来了,陆为民在上午看望了派出所值班民警和电管站工作人员后,又到几个乡镇去跑了一趟,半带检查半带慰问的看望了几个乡镇政府的值班人员,然后又才安安稳稳的等到十一点。
隋立媛说也许日后自己就不再需要他牵线搭桥这话时的那种落寞让陆为民有些触动。
皇冠的速度只是微微一顿下来,又迅速加速,驶出了场镇这一段,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他也不可能去专门登门说一声,这不是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么?
手上发力一带,在对方紧张而惊惶的一声叫声中,陆为民把对方的身体带了过来,上半身已经斜靠在了他怀中,娇喘吁吁间,粉靥飞霞,红潮似火。
陆为民可以清楚地看到怀中女人脸上那醉人的红晕,略施粉黛娇靥因为情潮涌动而变得滚烫,甚至连整个粉颈都变得红润起来,微微张开的樱唇吐气如兰,仿佛在喃喃自语。
隋立平表示可能在大年十五之后,一些从事药材经营的朋友和熟人就会结队来洼崮了解考察这个市场的情况,评估这个市场建立起来之后是否能运转起来,这让陆为民相当兴奋,如果这个消息属实,也就意味着洼崮这个http://m•hetushu.com中药材专业市场已经进入了业界的视线,甭管这件事情日后的发展,但是有这个信号,就很有意义了。
隋立媛只来得及嘤咛一声便瘫软在陆为民怀中,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样不计一切后果,明知道自己和对方不可能有任何结果,可她就像一只扑向火焰的飞蛾义无反顾。
老式的胸罩锁扣都在背后,陆为民尝试了两下想要把奶罩就这么推上去都未能如愿,不得不小心让自己前胸和隋立媛后背稍稍拉开一点距离,然后探索到背后找到对方奶罩锁扣,在隋立媛吸气帮助下,才算是完成了解开胸罩锁扣这一壮举。
今年跑洼崮这个区的是县委副书记詹彩芝和副县长唐华农这个组,等到他们一起代表县委县政府到洼崮区委看望了值班干部,送走他们之后,陆为民这才和章明泉打了招呼准备离开。
皇冠的前排还算宽敞,此时的陆为民已经不愿意再想其他,能让隋立媛做出如此惊人举动,自己又有什么好说的,双手揽住对方丰润的腰肢,即便是隔着外套和羊毛衫内衣他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那份细腻质感。
陆为民猝不及防之下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如此情潮澎湃,虽然他也大略估摸着自己似乎在一步一步走进这个相当独特的女人心间,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展露她的勇气和感情。
一辆解放1和*图*书41重型拖挂货车从前方拐弯处鸣笛出现,也许是想要赶着早点回家,货车司机开得相当野,喇叭鸣得山响,一下子将之差最后一步就要坠入情海欲河的这对激情男女惊醒了过来。
皇冠缓缓驶过街口,陆为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街里。
皇冠缓缓驶出区委大院时,陆为民就在犹豫是不是该去和隋立媛打个招呼。
或许日后自己的确不需要她再参加了,隋氏兄弟这样的角色一旦确定了这个市场的价值,自然会主动找到自己,至于具体的细节问题,更是只能在双方主事者之间来谈,根本不需要其他人来插手。
皇冠轻盈的上路,路上车很少,前面一个拐弯就是那一日自己接到隋立媛处,也是隋立媛回来下车的地点,陆为民下意识的点了一脚刹车,一道人影犹如心灵相通般在路边树后一闪而出。
街上人不多,只有零星几个人正在忙慌慌的往家里赶,像这两天都是赶半天集,一般到十一点半左右,街上赶场的人就纷纷散去,各自归家去吃了饭游戏玩耍去了。
脸部挤压在她饱满丰硕的胸前双峰之间,淡淡的香气似乎是某种植物香气一般,陆为民只觉得一股子情欲从小腹窜起,让他再无暇想其他。
洼崮镇街上的饮食店从大年三十就开始歇业,除了一些副食杂货店还要开半天门外,其他店面基本上都关门闭户了,这两天是串亲戚走人家的时候,各家各户早就和图书把该买齐的东西买好了,在乡镇里边,这大年十五之前这十来天就是痛痛快快玩耍的时间了。
那个女人几乎压抑不住内心的躁动,一下子扑了过来,灵巧的拉开副驾车门钻了进来,狠狠地抱住了陆为民的头,将他的头按在了她的胸前。
而且这街上虽说关门闭户,但是依然有人来往,看到自己这专门去隋寡妇门上,平时吃饭倒也说得过去,这大过年的,隋寡妇小饭馆早就歇业了,再要去,只怕就会有风言风语出来了。
有了传呼之后,现在通讯就方便了许多,洼崮这边有时候信号还是不太好,不过只要不是进了山区,基本上也都能收到传呼,所以章明泉就大包大揽,让陆为民和唐军都放心大胆的回家去休息,这春节期间区委领导带班就由他和胡焕山两人承包了。
市场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有了眉目,腊月二十八那天隋立平还专门打来电话拜年,也在电话里谈了谈市场的事情,看样子情况不错,进过隋氏兄弟的宣传,已经有不少人对洼崮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产生了兴趣,但是这还需要后续进一步的接触沟通。
陆为民贪婪的将鼻尖贴在对方后颈间,嗅着那种植物洗发水香气和对方身上特有的香皂气息,手沿着温润柔软的小腹上探,很快就寻找到了目标。
午间淡淡的阳光透过车窗玻璃投射下来,让整个车内显得那样静谧而安宁,女人因为呼吸急促发出的嘤咛声m.hetushu.com如一剂最好的催情剂,要把陆为民彻底燃烧成灰烬。
按照惯例,县里边的领导们也都要在大年初一上午看望慰问值班干部,主要领导跑城里的一些部门单位,而其他县领导则照例分成几个组跑区乡。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打个招呼,要说去吧,又没啥好说的。
陆为民一脚刹车踩下,那不是隋立媛却又是谁?
手毫不犹豫的探出,搂住对方腰肢,头从对方怀中昂起来,看着对方因为情欲涌动而变得绯红的脸庞,亮晶晶如深潭般的美眸水雾萌动,樱红秀美的唇线和她的身体一般轻轻颤栗着,就这样混杂着惶然无助和挣扎矛盾的心情看着他。
自打那一日回来之后,陆为民就再没见过隋立媛,连续几天要么就在县里,要么回来也有饭局应酬,所以基本上都没有机会去隋立媛小饭馆那边去,自然也就见不到人。
此情此景,陆为民那里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也顾不得这就在大路上,也不怕甚至会有人和车经过,手掌,灵活的插入对方裤腰,解开对方侧面裤腰上的纽扣,让裤腰送了开来,然后一把掀起压在裤腰下的秋衣,手沿着小腹猛然上窜。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陆为民也没有忘环顾四周,1993年春节的大年初一的正午十二点,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也没有一个人,这是一个刚刚爬上的缓坡,从这里可以见到前后两百米的一切景物,陆为民看着对方,最后招了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