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六节 归家

陈昌秀是当老师出身,看到自己儿子一身打扮精气神俱佳,心里高兴,可又担心自己儿子人太过年轻就担任领导,会不会不懂收敛之道而得意忘形,所以明知道本来是春节不该说这些扫兴话,但还是要说两句。
“妈,我朋友的,我暂时借来用用。”陆为民笑了笑,一边走,一边摇头:“我现在在双峰工作,双峰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和咱们老家比都差不多。”
“哼,也不知道他们两爷子是怎么了,每次一见面你爸对你哥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现在好了志华也学你哥去了,春节打了个电话回来说不回来了,要过了年才回来一趟,把你爸气得够呛,问她在哪儿,她说暂时在广州,过了年之后也许就到深圳去,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你说你姐一个女孩子,整天东奔西跑不归家,现在连过年都不回来了,算个啥事儿?”
陈昌秀听得陆为民这般一说倒是放心不少,她也知道自己这个三儿子如果犯其他错误她可以相信,但若是说陆为民在经济上犯错误,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自己这几个子女自己两口子带了几十年,尤其是在老头子的严教下,都养成了这副颇为自傲的硬脾气。
在政府体系里工作,他当然对企业权属问题很敏感,街道工厂和私营企业完全是两个概念,当初他对兄长提到是同学家的企业接到了上海大众的零配件订单也觉得好很惊讶,虽说上海那边私营企业和-图-书发展也不慢,但是像上海大众这样的合资企业要让私营企业成为他们的供应商,不能不说这有些令人惊讶。
“嗯,每天累得像狗一样,我那个资本家同学简直不念及同学情谊,把我这个老同学当成夏衍笔下包身工一样奴役,我这算知道为啥说资本家的每一分利润都浸透了被剥削者的血汗了。”陆拥军笑着道,话里虽然透出种种辛勤后的疲倦,但是却也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
提起自己二女儿陈昌秀就是一肚子气。
“三子,我知道你自己心里有分寸,我都不该提醒你,可妈还是要说一句,借朋友车用用可以,可千万别做啥超出原则的事儿啊,我听你爸说你给地委书记当了秘书,现在又下到县里担任领导,就应该注意自己的行为,咱们人穷可以,但是却不能短了志气。”
看见两兄弟相互攀着进了屋,陈昌秀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陈昌秀瞪了陆为民一眼,“你爸为什么不能在家?”
“嘿嘿,我爸在家,我哥能笑得这么欢畅?”陆为民貌似憨厚的一笑。
刚走近家门,陆为民就听到了大哥爽朗的小声,陆为民一喜,“妈,爸不在家?”
你说老大跑上海去了也就罢了,一句男儿志在四方作托词,就把上好一个铁饭碗给扔了,老头子气得几天都吃不下饭,就差一点追到上海去教训老大了。
站在门口的陆拥军狠狠揉了揉陆为民的头m.hetushu•com,又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上下打量着,“三子,变化不小啊,嗯,居移气养移体,此言不虚。”
这事儿还没有完,陆志华又来一个不辞而别,一个人南下海南去了,若不是陈昌秀在黎阳的兄长打电话来告诉她,陆家都还不知道,陈昌秀估摸着多半陆为民是知道陆志华下海南的事儿,他们两姐弟关系最好,但是陆为民在家里却是半句口风没露,陈昌秀也只能叹一阵气,却也没问陆为民。
“我倒不是担心她吃亏,可现在工作也辞了,一个女孩子,这日后若是没有闯出个啥名堂来,回来怎么办?”陈昌秀瞪了一眼自己三儿子,听着口气,自己这个三儿子还很支持二女儿出去闯,没准儿这三子还在里边起到了鼓动作用呢。
“嗯,三子,你的嗅觉很敏锐啊,不错,这个企业是他们家的企业,不过你也知道私营企业在贷款、原料等问题上受到很多限制,如果不挂靠一个政府部门,你寸步难行,上海那边在这方面比我们昌江这边也差不多,和浙南那边比差远了,政府干部都是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德行,你要去签个字盖个章,那简直就是受罪,一件屁大的事儿你不跑上两三趟,铁定办不成,所以他们家很明智的选择挂靠了他们自家住的街道,街道不出一分钱,就是借给他们一个名头,每年还得交不少管理费,算是借个帽子给他们戴吧。”陆拥军笑了和*图*书笑道:“他们说这是带帽企业。”
陆为民也狠狠的擂了擂自己兄长厚实的胸膛,咧嘴笑着,一阵暖意在胸中流淌,这种血缘亲情是其他感情永远无法替代的,“哥,你也变了不少啊。”
陆拥军跑上海了,陆志华下海南了,都是正经八百的重点大学大学生,好好的铁饭碗和城市户口,就这么说扔就扔了,还好这三子和小四看起来还算是中规中矩,小四也就罢了,还在读书,这三子却是很争气,回老家才两年多时间,就已经颇受领导青睐了。
“哥,你不是说这家企业就是你同学家的么?怎么又会是街道工厂?”陆为民讶然问道。
“哥,感觉怎么样?几次在电话里,好像都感觉你似乎觉得很累?”陆为民和陆拥军肩并肩地坐在沙发里,关心地问道。
所以陆家虽然是单边户,陈昌秀又在南潭乡下,经济条件不太宽裕,但是陆家几个子女都很硬气和大气,这也养成了陆为民的习惯,连曹朗、骆康以及黄绍成这几个同学都要承认虽然陆为民家境在几个好友中间最差,但但是在待人接物上却是最豪爽大方,决不在金钱上斤斤计较。
“妈,你就放心吧,你自己的儿子什么品行难道你还不清楚,对我难道这点信心都没有?”陆为民知道自己母亲的心思,攀住自己母亲的肩头,“我这辈子什么错误都有可能犯,就是不会犯经济错误,咱们陆家传统,经济问题上绝对过得硬。”
http://m.hetushu.com时候陈昌秀自己都觉得奇怪,要说自己和老头子两个人都算是安分守己的人了,尤其是老头子自小对孩子们教育也严格,怎么这几个孩子一个比一人不让人省心?
“三子说得好,妈,你就别再像我爸一样整天为我和志华操心了,我们都是成年人,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且我们现在已经走出了这一步,也就没有回头路了,不趁着年轻去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更等何时?不管前面的路有什么,路是我们自己选的,我们也觉得没错,我们就要走下去。”
“能不累么?你哥才去,情况不熟,那就得加班加点熟悉,我给我自己下的底线是三个月,三个月内,我就要在厂里成为全能熟手,然后在三个月,我就要成为业务能手,半年之后,我就打算不单纯搞技术了,我要去尝试从事营销和采购,现在你哥做到了。”陆拥军满脸自豪,“他家这个厂规模不算大,但是很有前景,他老爹有点眼光,一直为上海大众做配套,现在上海大众的国产化压力很大,不少零配件国营工厂根本接不下来,他们就是抓住了这个机遇,才让这个街道工厂搭上了这条线,现在已经成了上海大众专门的零配件生产厂了。”
陆为民是几兄弟姊妹中人缘关系最好的,陆拥军和陆志华关系不睦,但是两兄妹和三子的关系都很好,尤其是志华和这个弟弟更亲,也许是小时候两姐弟年龄相差最小,在一块儿时间最多,所http://m.hetushu.com以感情特别好,就连小四爱国也和三哥关系最要好,两人平常话也最多。
“妈,二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和大哥都差不多,认定的事儿,谁能挡得住?我倒是觉得没啥,二姐性格本来就喜欢冒险,反正人还年轻,趁着年轻出去闯一闯,有什么不好?总不能等到人老了,没有那个精力冲劲儿再来后悔吧?”陆为民笑着安慰自己的母亲:“你担心啥?二姐那火爆性格,难道在外边还能吃亏?”
陆宗光在195厂是有名的劳模,在家更是以身作则,对自己子女的要求也是相当严格,陆家四个子女从小就接受了陆宗光的家训,不为穷变节,不为贱易志,这是汉代桓宽的警局,一直作为陆家的家训保留下拉来,陆宗光当年青溪家中出来读书,随身啥都没带,只带了这一幅祖上流传下来的家训,现在还保存在陆家老柜子里,每年陆宗光都要拿出来整理整理防蛀。
不再当民办教师的陈昌秀也就回了昌州,反正自家老头子年龄也只有几年就要退休,自己也算弥补一下这么多年来两口子一直这么两地分居的遗憾,也可以安安心心在家里煮煮饭,也指望着自己家几个孩子能够早一点结婚生子,自己也好带带孙子,但是从现在情形看来,这个希望还很遥远。
“那有啥?以二姐的本事,还怕养不活自己不成?真要没饭吃,我养我姐,只要有我一口干饭,就不可能让我二姐喝稀的。”陆为民气势如牛的一拍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