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七节 潮流

被陆为民几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陆宗光也知道红旗机械厂效益不好,很多职工都在轮岗,而且现在国营企业在遭遇到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的竞争之后效益也大幅度下滑,这也使得陆宗光对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充满了怀疑,现在自己清华大学毕业的儿子不留在国营大厂里,却一门心思想要跑到私人老板那里去打工,而且还公开说日后他自己也要去搞私人企业,这如何不让陆宗光感到恼怒?
陆为民淡淡地笑了笑,带帽企业看起来似乎是化繁为简了,但是这帽子带上容易,只怕日后要想去掉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不同体制下的企业权属问题最终需要明确化,随着市场经济体系的逐渐建立,私营经济的发展,他们很快就会意识到这种带帽的风险,要想脱帽,就要看地方政府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了。
但老三说的话也非毫无道理,在一个不景气的企业里混日子,陆宗光也不愿意,他更在意的是陆拥军不经自己同意,甚至没有和自己商量就径直决定了,这有点伤了他自尊,这才是关键。
听得陆拥军这么一说,陆宗光也觉得有了台阶,而且陆拥军所说的话也并非虚言,陆宗光默默点点头,站起身来,:“拥军,你爸老了,也许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世界了,但是你要记住,无论干什么事情,要对国家对社会有益,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你在私人老板那里干m.hetushu.com也好,以后自己干也好,记住这一点,我也就满足了。”
“爸回来了?”陆为民看见自己父亲进屋,笑着站起来,“这大年初一这么冷的天,还出去干嘛?莫非你的那些棋友还能这个时候和你杀一局?”
“呵呵,爸,还在憋屈啥?大过年的,大家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大哥这件事情,我现在还是觉得没错,我支持大哥出去闯一闯,人生能得几回搏,为自己想做的事情去拼搏一番,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和追求,若是为了求平安和稳定就安于现状,浑浑噩噩的混日子,那才是真的不值。”陆为民把自己老爹让进沙发,让他坐在主座的单人沙发上。
看见老爹走出房门的身影似乎都苍老了不少,陆拥军和陆为民两兄弟也有些唏嘘,老爹显然有些不太适应日新月异的时代带来的变化,而国营企业的不景气与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的迅猛发展让他这个长期以厂为家的思想受到了很大冲击,尤其是看到国营企业无活儿可干,而周围的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却是干得热火朝天,甚至不少工人白天在厂里磨洋工,下班就往私人老板那里去加班干活,这种情形更让陆宗光感到困惑不解。
“哥,我认为随着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入,我们国家在经济成分上会更加模糊,像中国这样具有相当特殊情况的大国,不太可能指望一两种单一形态的www.hetushu•com经济组织形式就包揽全部,所以混合制的兼容并包的多种经济组织形式一起存在并相互竞争,这才是理想中格局,事实上私营企业在宪法中已经获得承认,并且地位和作用也有了更准确地表述,我相信马上召开的八届人代会也会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解释。”
陆拥军满目欣赏,自己这个弟弟果然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自己到沪上这么一年时间,觉得收获颇多,感触很大,没想到他在丰州这些穷县里边折腾,不但一日千里,现在已经是副处级干部,而且更重要的这份见识和看法远远超出了同龄人的认知度,很多东西自己都还没有看穿,他却能很肯定的得出结论,这让陆拥军既感到欣慰,又有些自豪。
“胡说!在红旗机械厂当车间副主任叫浑浑噩噩混日子?那你的意思是你爸一辈子子195厂工作,不是浑浑噩噩了一辈子?”陆宗光一听这话怒不可遏。
陆拥军在自己这个同学的企业里干得很顺手,和国营企业截然不同的经营方式让陆拥军感触良多,比起国营企业那种按部就班风雨不动的制度,私营企业积极性和创造性表现出来的活力对陆拥军触动相当大,为什么同样的企业,国营企业就会显得步履蹒跚而私营企业就会虎虎生风?而且国营企业还在原材料供应、贷款支持和政策扶持这些方面占据着绝对先机的情和图书形下依然如此,如果将两者放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陆拥军不知道会变成一个什么样。
“爸,你这就是在混淆是非了,我不是说了么?每个人内心都有自己的梦想,您的梦想就是在195厂辛勤工作为国家为厂里做出更大贡献,这是您的梦想,你为之而奋斗,当然是如您所愿了,可是大哥想要跳出红旗机械厂到更广阔的天地去闯一番,做出一番事业来,红旗机械厂的情况你很清楚,饿不死,垮不了,大哥每天就在那里晒太阳,这大好光阴就这么逝去了,难道说必须要在一个无所作为的厂里混日子,难道才符合您的意愿,而自己去闯一番实现自己梦想,就大逆不道了?”
就在两兄弟聊得挺投机的时候,陆宗光也回来了,本来还有些阴郁的神情看到两兄弟情绪都相当好,加上老伴儿的眼色,陆宗光也不得不叹了一口气之后稍稍收敛。
陆拥军被陆为民这番话打动了,他有些诧异地看了自己这个弟弟一眼,没想到陆为民能够在这个问题上看得这样远,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至于那个同学,恐怕更是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怎么,三子,你好像对这种方式不感冒?”陆拥军看了一眼陆为民,这才道:“表面上看起来似乎企业有些吃亏,不过想一想也值得,有了街道企业这个名头,出去接洽联系业务都要好办许多,若是私营企业,很多国营企业根本和-图-书就不相信你,甚至连谈都懒得和你谈,就算是每年交纳一定管理费,我觉得也值得。”
可要说惫懒,这小子听说现在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这让陆宗光既担心又骄傲,担心陆为民这么年轻骤登高位会把持不住,助长了他的傲气,但是又觉得陆为民能被上级看重委以重任,那也是陆为民乃至陆家的光荣,这种复杂心思再想想老大丢下原本前程大好的红旗机械厂车间副主任位置下海去了,更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见老爹被陆为话不软不硬的顶得无话可说,陆拥军赶紧插话缓颊道:“爸,红旗机械厂现在情况也的确不太好,我在那儿闲着也是闲着,出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我同学这家厂也算是为上汽大众这个配套的企业,咱们这厂里的产品质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几家国营企业,所以上汽大众才会把我们厂定为配套企业,每个月都有上汽大众的德国专家和高级技工来帮助指导厂里工人进行培训,提高技术,现在上汽大众国有化率有严格的要求,所以我们现在也是要尽快达到对方质量要求,尽快将德国人那边的技术消化吸收,这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吧。”
陆为民沉吟着把自己的看法提了出来。
“为民,你这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我们处于一个变革时代,什么新鲜事物都在涌现出来,如果你不能提早就这些问题考虑周详,日后就会有很多后遗症,就算是和图书能够处理好,只怕也要影响企业的发展。”陆拥军狠狠地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头,“这件事情我回去之后就要提醒他,免得日后真要出状况。”
“憋屈得慌,出去溜溜。”陆宗光没好气的回答自己这个有些惫懒的三儿子。
陆为民想了想建议道:“这种事情多一个心眼儿没坏处,尤其是在现在处于改革开放的时代,双轨制不会长久,那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现在国内法律没有就这些称得上的特殊时期下的特殊政策有一个准确的定性,对于这种特定时期下的特殊形式企业权属划分没有一个明确法律制度来规范,那么就最好以协议契约的方式来划分清楚,将出资情况以及为什么会带戴帽子的原因都应当有一个准确客观的说明,让双方确认,帽子和管理费是一回事,但是产权所属又是另外一回事。”
陆为民笑吟吟的反驳,老爹要和自己斗嘴,那他会败得很惨,这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
“哥,一家企业的权属问题算得上是企业的根本了,现在图一时方便,日后弄不好就要出来很多麻烦,你说这家企业是你自己的,街道没出钱,可是街道可以说他们出了政策,给了企业很多方便,如果日后谈企业的权属问题,争执不下,最终也许就要分割一部分归街道,到时候只怕有你那个同学痛彻骨髓的感觉的时候,除非现在就未雨绸缪,要就问题形成一个协议并要公证,以免日后起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