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三十九节 鸿鹄之志(2)

靠着甄妮坐下,陆为民伸手去牵甄妮的纤手,却被甄妮冷冷的甩手打掉。
“郭叔,您可千万别当真,夏秘书长那是随口夸我,我哪里当得起那样的夸赞。”看到一干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陆为民赶紧分辨解释。
而且陆为民前年和去年和他的几度交谈以及给他不少建议,就给他就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绝对是一个人才,前途不可限量。
实际上刚才郭征问起自己想法的时候,陆为民也就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阐述自己的想法,但是甄妮能不能接受,陆为民也不知道。
陆为民没有能跟随夏力行回省里的情况甄妮也知道,为这事儿甄家几个人也为此讨论过,毕竟这种大好事儿陆为民会拒绝任谁都不相信。
窗帘是拉开的,冬日里光线不好,下午似乎也需要开灯才能多几分温暖。
这种老式的一套三居室都是在改革开放后开始修建的,和以往195厂那种通走廊的苏式设计不一样的就是每家每户都有了属于自己的阳台和独门,这让每户家庭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私密性,但是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让原本可以自由串门的邻居们被隔离开来,当然这种情形随着社会变迁变得越来越严重,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也成了城市小区的一种病态表现。
之前他已经和甄妮沟通过几次,但是甄妮都觉得他不过是再找借口,尤其是在放弃了跟随夏hetushu.com力行回省委这个事情上,甄妮更是生气,认为这样大的事情居然根本不和她商量,就自己做了决定,显然是没有把她这个女朋友放在心上,所以才会导致两人一直龃龉不断。
“嗨,老甄,夏秘书长之前又不知道我和为民的关系,195厂几万人,家属子弟更是数不胜数,何况他犯得着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我?”郭征摆摆手,颇不以为然地道:“夏秘书长这个人很有点大将风范,没有那么多虚头滑脑的东西,他说的话我信。”
见陆为民疼得挤眉弄眼的怪模样,甄妮心里这口闷气才算是出了一小半,事实上这口闷气在郭征当着甄家一家人面说只要陆为民愿意回厂,厂办副主任就是陆为民的了这话的时候就消去了大半,这剩下一小半闷气还是因为陆为民啥事儿都瞒着遮着自己积郁下来的。
“小妮,还在生我气?刚才郭叔在那儿问我时,我不是都已经把前因后果和理由都说了么?连郭叔都觉得我的选择没错,你爸也觉得没啥,你就不能支持我一下么?”陆为民依然厚着脸皮拉着甄妮的手,这丫头的手到了冬天就容易长冻疮,所以两人热恋期间,陆为民经常把甄妮的手放在自己怀里暖和,这会儿他用力把甄妮的手逮住,放在自己怀里。
说实话他是最不喜欢这种局面的了,他宁肯甄妮和她光明正大的大吵大闹一番hetushu•com,也胜过这样的冷战,原来甄妮和他闹别扭也是当面锣对面鼓,后来自己偶然间说漏了嘴,说自己最怕这种冷战,没想到作茧自缚,甄妮真的学会了这一招来对付自己了。
“郭叔,您就别挖苦我了,我不是和您说过么?我不是学的理工专业,如果我像我哥那样学的是机械工程专业,我肯定回来跟着您干,可是我学的是历史,在195厂厂办干干倒是没啥,可厂里毕竟还是要讲求专业对口的,我觉得我还是在地方上干更能进入状态。”陆为民显得很诚恳。
郭征听完陆为民的这番话,默默地点点头,又拍了拍陆为民的肩头,满眼欣慰。
甄妮挣扎了两下甩不掉陆为民的手,恨恨地看着眼前嬉皮笑脸的男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来惩罚对方,最后索性搂住对方的脖子狠狠的在颈项和肩膀交汇处使劲儿咬了一口。
卧室挺大,足足有二十多平方,两张床各占一个墙角相对摆放,中间正好就是双扇钢窗。
搓了搓手,陆为民思前想后,还得自己下矮桩才行,这丫头现在硬气着呢,非得要自己低头才行,问题是现在自己低头可以,关键是说到正事儿上自己该怎么回答?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能拖则拖,不能拖再说。
“夏秘书长让我跟他回省里,我也考虑了很久。我也知道跟着夏秘书长回省里是条康庄大道,而且了昌州,离hetushu.com家也近了,和甄妮也能在一起,皆大欢喜,可是我在想我自己还年轻,应该要趁着现在年轻多学点儿多锻炼。之所以我留在丰州,最后到县里,因为我觉得就丰州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一个几乎没有工业基础的农业地区,丰州地区的农业人口占到了全地区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也就是说丰州的发展归根到底就是要解决丰州城市化和工业化问题,就是要解决丰州这几百万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出路问题,如果我想要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那么就必须要深入到最基层,扎扎实实的干几年,最直观的了解农村里存在的问题,以及找到怎么来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见陆为民有些尴尬,郭征也不为己甚,他的确很欣赏陆为民的眼光见识,只不过这家伙的确有些特立独行,居然敢把跟着省委秘书长上进的这条路都给搁下,这更增添了郭征对陆为民的看重。
看着甄妮背着自己依然有些生气的模样,陆为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像甄敬才所想的,是不是陆为民给夏力行当秘书当得不是很愉快,所以夏力行没有考虑带陆为民走,陆为民脸搁不下,所以才会找了这样一个借口,这个看法得到了甄家几口人的认可,所以乐清还专门给甄妮打了招呼要她别为了陆为民没能跟夏力行回省里这事儿老是去盘根问底,还是把心思盯在陆为民怎么能回厂才是正经hetushu.com
窗外几株已经凋落得没剩几片树叶的榆树混杂在依然乌绿的香樟林中,让这个冬天显得清冷许多。
据说这个合并后的厂办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原来厂党委办和厂行政办的主任副主任们何去何从也是一个大问题,算一算正副主任也有八九个,这一合并肯定不可能再保留这么多正副主任,就要减下去不少,而郭征居然给自己男友公开许诺,只要他回来,厂办副主任里边就有他一个职位,这让甄妮心里简直美得差一点就要高歌一曲了。
郭征对陆为民为什么会留在丰州并下到县里边也很感兴趣,在他看来就算是陆为民想要在仕途上进步,也应该选择先跟随夏力行进省委,然后干上三五年之后再择机下县,那时候下县多半就直接是正处级干部了,当个县委书记县长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底蕴也要深厚许多。
这一口下去痛得陆为民忍不住呲牙咧嘴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丫头可真舍得下口啊,陆为民敢肯定自己这脖项上肯定起了深深的牙印儿,没准还得渗血,但陆为民也知道甄妮这一口咬下来,基本上也就代表着她心里的怨气消减了大半了。
甄妮在厂里财务处,对厂里这些消息自然很清楚,辜明良现在不少工作都已经交给了郭征,厂党办和厂行政办即将合并为厂党政办,据说也是郭征的提议,得到了辜明良的赞同,这厂办就真的成了全厂的中枢了。
当郭征离m•hetushu•com开之后,陆为民这才有机会和甄妮单独在一起。
“老郭,夏秘书长真这样说?是不是碍着你的面子才这么说的啊?”甄敬才意似不信地问道。
这种八十年代才开始流行的套局势设计不太合理,客厅太小,而卧室却显得有些大,这大概也和之前厂里职工们的住房很少有把卧室和饭客厅明确分开有一定关系。
甄婕主动把卧室让给了陆为民和甄妮二人,让两人有一个独处的机会。
看见甄妮依然冷着脸,坐在床边将头扭向一边,陆为民也有些头疼。
郭征的话让陆为民也有些讪讪的不好回答,现在他当然不可能再回195厂了,洼崮的局面刚打开,今年更是一个攻坚年,郭征虽然欣赏看重自己,但是陆为民觉得还是在双峰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而看到一个地方在自己辛勤努力下一点一点的发生着变化,这种满足感带来的快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不管这个年轻人是否语出至诚,或者说他留在县里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往上走,能够为了长远目标而舍弃眼前利益这一点,绝大部分人就做不到,而年轻人更甚。
※※※※
“好就是好,行就是行,我早就说过,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不过为民连省委都不愿意去,我也琢磨着195厂这个池塘大概也就容不下你这条蛟龙了。”郭征朗声大笑起来,“咱们195厂的厂办副主任这个位置看起来挺风光,对为民你来说是不是鸡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