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十一节 死结

甄妮的例假素来很准,除了那几天危险期,只要在前七后八时间里,两人欢爱都不太用避孕套,一来是陆为民不喜欢用这玩意儿,觉得隔了一层,二来本来热恋中的男女情欲之事就是兴之所至,这还要随时准备着那玩意儿,也很容易扫兴头。
欢爱之前甄妮没有说要用避孕套陆为民就知道甄妮肯定在安全期,所以也就放心大胆的恩爱。
捏在陆为民手上的这一套紫红色的乳罩和蕾丝小裤让他竟然产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火热,连身下的甄妮似乎也感受到了陆为民身体奇异的变化,禁不住尖叫一声,婉转娇啼间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死死的将陆为民头抱住按在她胸前,如八爪鱼一般攀缠在陆为民身上。
等到陆为民连连几下深呼吸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陆为民这才狠狠地将甄妮抱起来放在床上叠好的被子上,让甄妮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狠狠的冲撞起来。
只感觉到自己腰间一阵剧痛,陆为民呲牙咧嘴地看了一眼倚在自己怀中的女孩,绯红的双颊春情似火,殷红亮泽的樱唇嘟起,犹如一朵带血海棠,美眸间的幽怨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足之后的慵懒妩媚。
“那你就推到我头上,也不解释,我想你姐不至于这么无聊吧?”陆为民挠了挠头,“那你说怎么办?”
“大民,能不提么?郭叔说让你回来当和*图*书厂办副主任,你还犹豫什么?”甄妮忍不住又埋怨起来,“别和我说那些大道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难道这个要求也高了么?”
“又怎么了?”斜倚在另外一张床上的陆为民这个时候很想抽一支烟,都说在做了爱之后抽一支烟赛过神仙,也有人说做爱之后抽烟对身体伤害极大,但陆为民这个时候真的很想抽一支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还说呢!”甄妮费力地抬起身体,四处张望,想要找到合适的东西,寻觅半天,最后才一咬牙,让陆为民起身,“快去在五斗柜里最下边那个抽屉里给我拿一张毛巾过来。”
甄妮对拓达丰州水泥厂的情况并不完全熟知,虽然知道陆为民和水泥厂的老板关系挺好,但是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她却不知道。自己父亲好不容易现在找到这样一个位置,若是让那个老板对自己父亲有什么看法,那就不好了。
陆为民有些恋恋不舍,正要将身体从甄妮身体中抽出来,却被突然惊叫一声的甄妮重新抱紧,“别动!”
只感觉到自己胸部一紧,感受到男友死死搂住自己的克制,急促的呼吸声和僵直的身体,甄妮不用猜也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手差点就让男友缴械投降了。
听得爱郎这样回答,甄妮妖媚的一笑,她对自己的吸引力还是充满信心的,男友在乡下工作,平时接触的那些个hetushu.com女人怕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乡姑村妇,虽然在甄妮印象中丰州那边女孩子长得都不差,可是自己和这些女孩子比却多了几分那些女孩子一辈子都没有气度,她有这个自信。
“哇,这是我爸他们厂里那辆车?!怎么到你手上来了?你向我爸借的?”甄妮兴奋的围绕着车转了一圈,就像一个看到自己最心爱糖果的小姑娘。
见爱郎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快感中,甄妮涌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来,男人最讨厌这种时候扫兴了,这是甄妮从她那些个已经结婚或者未婚享受已婚待遇的同学朋友那里得到的经验,千万别在正在这种事情的兴头上提到那些不愉快的话题,而要在他们的注意力都已经渐渐转移时再来说也不迟。
“糟了!”甄妮又是一阵惊呼。
被甄妮这一手弄得措手不及,本来就热血沸腾的陆为民哪里经得起这般刺激,双手紧握住那对饱满的柔软,死死咬住自己嘴唇,一股腥气在嘴里溢出,这才算是克制住了险些就要走火的爆发。
“哼,我帮我姐换床单,那我姐还能不知道我们在她床上干了什么事情了?”甄妮咬着嘴唇气急败坏的道。
甄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可以更舒服地躺在男友的怀中,那双手依然在自己胸前徜徉,时而拨弄一下翘首两点,时而抚弄揉捏,弄得似乎又有一丝痒意在她身体深hetushu•com处爬了出来。
虽然甄婕早就知道自己和为民有过这种关系了,但是这要在甄婕的床上做这种事情还是然甄妮不得劲儿,要让甄婕知道这种事情,那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缎面棉被拉了开来,一样东西却从被子里滚了出来,竟然是一件内衣套装,紫红色的丝绵胸罩和同色的蕾丝小裤,原本叠得很好隐藏在被子里,大概是甄婕准备晚上睡觉时放在枕边第二天换上的,没想到却被欢爱中的两人无意间扯了出来。
要死了!这个死丫头!
“放心吧,我和达哥打个招呼的,再怎么,我也不会去害自己未来老丈人丢了饭碗不是?”陆为民笑着打趣甄妮。
没有理睬甄妮的哀求,陆为民双手牢牢握住那对让他爱不释手的肉丘,冲刺也变得越发凶猛。
陆为民略一思索就反应过来,赶紧起身套上裤子就跑到五斗橱边来开抽屉找出一张毛巾,跑回来递给依然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甄妮。
陆为民也忍不住低吼一声,将女孩身体牢牢的揽在怀中,恨不能让两人身体彻底融为一体。
“死相!这是我姐的床,我让你抱我过去,别在这里,你就猴急得一秒钟也不能忍了?!”嗔怨的语气让陆为民心中更是一荡,“嗯,说得没错,真是一秒钟也不能等了。”
“你倒是会打主意啊,借我爸厂里的车,我爸也是,他刚去才多久,这样把车借给你,也不怕http://m.hetushu.com厂里其他人说闲话?人家可是私营企业,啥都是私人老板的,大民你这样把车霸着,就不怕人家老板对我爸不利呢?”
怕已经陷入迷乱中的甄妮受凉感冒,陆为民小心地抬起女孩的臀瓣,把叠好的被子拉开来,想要替甄妮把裸露的双腿和腹部盖住。
甄妮小心的将毛巾垫在自己胯下,然后翻身下床,就这样光着身子蹲了下来,好一阵后才舒了一口气。
※※※※
两人就这样相依相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门前经过,但却没有敲门声,两人都知道不是乐清就是甄婕再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来提醒二人了。
“那就只有这样了,你姐不会注意的。”陆为民安慰对方道。
陆为民走过去一看,一小块不为人觉察的水渍在床单上,陆为民伸手摸了摸,还有些湿意。
一听这是甄婕的床,陆为民没来由地想起了甄婕那一日忘了穿胸罩出来送自己的一晚,一种突如其来的冲动让陆为民更为兴奋,将身下女孩压在身下恣意欢好的欲望更为强烈。
“没事儿,等到你姐晚上睡觉时,这早就干了。”陆为民有些讪讪地道:“要不,就换一张床单?”
甄妮很快就迷失在了爱郎悍野的欢爱下,两条裸露修长大腿在暗淡的光线下依然显得那样白腻惑人,死死的缠绕在爱郎的腰际,秋衣和羊毛衫杂乱的半掀起,莹白平坦的小腹半裸,暴露在空气中,http://m•hetushu.com两具身体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伴随着富有节奏的动作,在幽暗的房间里显得那样惊心动魄。
“真的?”陆为民笑了笑,“不是说好了不提这件事情了么?”
甄妮狠狠地扫了陆为民一眼,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真要换床单,那不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还不如就这样,也许还能蒙得过去。
陆为民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甄妮,“怎么了?”
“可万一我姐发现了呢?”甄妮不依不饶。
“嗯,我春节边上事情多,所以干脆借来用两天,反正水泥厂这几天也停工放假休息。”陆为民打开车门,给甄妮做了一个很绅士的上车手势,甄妮骄傲的坐进副驾,陆为民这才回到驾驶座上,点火起步,向着自己家开去。
当甄妮挽着陆为民的手走下楼时,一眼就看见了那辆停在路边的皇冠。
看见陆为民那可恨的笑容,甄妮恨恨地瞪了对方一眼,这才套上秋裤和牛仔裤,然后小心的把甄婕床上整理干净,把被子叠好。
甄妮脸一红,嗔怪道:“谁是你老丈人,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连昌州都不回来,哼,这事儿你别以为就过关了,我告诉你,没完。”
“都是你!”甄妮满脸惶急,“你看你干的好事!”
“不,不行,为民,这是我姐的床,别在这儿,快抱我过去!”一屁股躺在被子上的甄妮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惊慌起来,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手也拉住陆为民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