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十四节 积累

夏力行春节期间的应酬和客人很多,陆为民很知趣的没有去凑热闹,不过他还是打了电话提前拜年,然后专门选了垛子口乡一个专门酿私酒的猎户自家泡制的药酒作为土特产送到夏力行家中。
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当然没问题,虽然佰达实业之前主要是从事五金建材和食品批发市场的投资建设和管理,中药材虽然特殊了一点,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批发市场的投资管理他们已经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他们也有信心来搞好,但是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的选址实在是有些让他们感到犹豫了。
※※※※
想到这里陆为民心里也有些沉甸甸的,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两点,一是洼崮地区的中药材种植基地能够迅速建成并不断扩大,二是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建成之后能否迅速打开知名度,吸引足够多的药材商贩来经营交易,而两者又是相互影响的。
见陆为民若有所悟,何铿也不多言,只是静静的品尝着这种在昌州也算是独一家的手磨咖啡。
不过他从安德健那里知道李廷章正月初五要到安德健家里去坐一坐,正好自己也可以到安德健那里去一趟,寻个机会碰碰面会一会,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家心照不宣,相互理解就行了。
据说这种药酒乃是他家传秘方泡制,选取了山间不少诸如杜仲、灵芝以及蛇和*图*书鞭、熊胆等物泡制,他家里十多口人,爷爷辈的已经年过八旬依然上山打猎采药,健步如飞,他自己也是五十好几快六十的人,陆为民见过,你根本就看不出对方是快六十的人了,怎么看也就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头发乌黑,牙齿雪白,嚼起干胡豆来咯嘣咯嘣和年轻人没两样,按照他的说法这都是他家祖传药酒的功效。
陆为民听说后也就不客气的预定了三罐,可那猎户家里死活都拿不出三罐酒了,逼得汪大东只能把自己预定的三罐酒中的一罐捐献出来,加上猎户家中仅有的两罐药酒,凑成了三罐。陆为民一罐送了夏力行,一罐送了魏行侠,自己留了一罐酒准备尝尝鲜。
不过各人有各人的追求,谁也不敢说陆为民在洼崮这个旮旯里立足起步就是浪费。
佰达实业的主要投资项目就是批发市场,从小食品、五金交电再到建材,目前他们也在积极拓展业务,并将目光投向了华东华中地区,所以雷达的介绍使得他们喜出望外,只不过在了解到洼崮的情况之后,他们却有些失望。
为此陆为民还专门开导老猎户,应该有点商业头脑,适当考虑扩大产量,可老猎户说,泡制这酒太费神,光是找齐这些药物就费大劲儿,杜仲、灵芝这些玩意儿都还能找到,可蛇鞭和熊胆就不好找了,尤其是熊胆,现在m.hetushu.com这山区里基本上看不到了,就算是有现在也不敢打,弄不好就成了犯法,所以每年能有十来罐酒,除了自己家里喝外,能拿出来三五罐也就是极限了。
雷达介绍的那家公司是来自津门的企业,津门是中建六局的根据地,而中建六局又曾经是雷达曾经工作过多年的单位,他在津门那边的人脉也相当厚实,这家公司虽然和中建六局扯不上多大关系,估计也应该是雷达在中建六局那边工作时结下的关系。
在他们想来,既然是雷达介绍的项目好歹也能有几成,尤其是在知晓雷达在丰州搞起的水泥厂大获成功后,他们觉得雷达肯定对丰州已经有很深的了解,而推荐给自己的项目当然是最优秀最合适的,没想到却会是这样一个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
这药酒究竟口感效果如何,陆为民也不知道,不过汪大东是个相当乖觉的人,既然敢这么信誓旦旦的向自己保证,然后把这玩意儿当成宝贝一样送给自己,估计效果肯定不会差,否则他应该清楚后果。
春节期间陆为民需要拜会的客人也不少,除了何铿和雷达要见见面外,沈子烈夫妇,孙震和安德健那里都免不了要去一趟,倒是梁国威和李廷章那里需不需要去坐一坐,陆为民也是斟酌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入乡随俗,通过关恒问到梁国威是正月初四摆春酒待和图书客,也打算还是回双峰一趟,该走到的礼节还得要走到。
连个县城都不是,虽然有两条省道通过,也算是中药材主产区,但是这样一个缺乏商业气息的纯农业区乡,能搞得起中药材专业市场?
洼崮的资源潜力还没有真正挖掘出来,一旦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建起来并进入良性发展阶段,那么洼崮知名度便会成几何倍数的提升,而当越来越多的目光关注投放到洼崮,洼崮就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原来一些不敢想的东西也就会渐渐变成正常。
万事开头难,只要这一步走好走稳,后边的路自然会越来越宽,陆为民深知这一点,所以这中药材专业市场项目他力求稳准,哪怕稍稍慢一点也不关事,当然也不可能太慢。
“沈主任,您太高看我了,我的情况你很清楚,有几把刷子,能做多大的事情,你清楚。”陆为民没等沈子烈起身,自己已经拿起水壶开始自顾自倒水。
当实力尚未达到那一步时,每踩出一步,你就需要考虑走出这一步带来影响和后果,避免给自己日后的工作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这药酒也是垛子口乡乡长汪大东介绍的,汪大东每年都在这猎户家中预定三罐药酒,一罐自己喝,另两罐估计就是送人了,陆为民也没有多问,估计应该不是送给朱明奎了,否则朱明奎也不至于要去喝隋立媛配置的药酒而一命呜呼了。
m.hetushu•com根基扎得越深,在日后越往上走的时候你的底气才会越足,这一点何铿虽然已经不是这个体系内的角色了,但也很清楚这一点,仅仅是在机关里抄抄写写,是很难真正了解到基层工作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没有这种经历,你日后在上到一定位置时也许就会成为你的软肋,这是陆为民自己说的,何铿也深以为然,你连基层工作都不了解不熟悉,你怎么来制定切合基层实际情况的政策?
而陆为民走的每一步提到的每一个观点都颇有深意,何铿不认为陆为民在事关他自己日后事业发展的路上就会迷失方向,他选择洼崮这样一个穷乡僻壤,肯定有其道理。
至于李廷章那里,陆为民不打算去,毕竟这太敏感了,自己若是出现在李廷章家里的春酒宴上,只怕要不了半个小时,梁国威就能知道,说不清楚戚本誉那家伙就会在自己背后泼多少污水,自己和梁国威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儿融洽也许就要泡汤。
“为民,我没看走眼,是草蛇还是蛟龙,假以时日就能看出端倪。”沈子烈相当得意地道:“虽然一个县委常委算不上个啥,但是在你这个年龄能够走到这一步,那就是一个震古烁今的奇迹,而且这个平台一旦搭建起来,只要运作的好,日后为民要想从这个平台上再上半步一步,就要容易许多。”
见陆为民有些走神,何铿笑了笑,www.hetushu.com看样子陆为民也有遇到拿不稳吃不准的时候,估摸着这小子也在洼崮这旮旯里花心思不少,有这份心,放在哪里不好,却非要来那个旮旯里来穷折腾。
“铿哥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有铿哥和达哥这么多人脉资源不能用在双峰的发展上,实在是太可惜了,不过现在我还在洼崮,我的主要精力还放在中药材专业市场这个项目上,等到这个项目初见成效,有了一定根基,我肯定会劳烦铿哥和达哥的。”陆为民略作思索之后点头应道。
别说佰达实业年前几个来昌州见过一次面的主事者,就连雷达自己也对陆为民如此煞费苦心的要搞这个中药材专业市场颇为怀疑,毕竟洼崮这地方他和何铿都来看过,在他们印象中,就是一个再典型不过的农业县的普通区乡,除了交通条件稍稍好一点外,可以说毫无可取之处,在这里搞一个中药材专业市场,能够吸引到多少人来这里交易?
佰达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商业投资和管理的企业,除了在津门拥有一家食品经营的批发市场外,还在山东拥有两家建材批发市场,在河北拥有一家五金交电批发市场,这大概也是雷达将这家公司介绍给陆为民的主要原因。
浓郁的咖啡豆香让人沉醉,也更让人清醒,何铿是越来越看重陆为民,在他看来就算是砸上几百万帮陆为民一把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折了就折了,他折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