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十五节 温馨

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陆为民一把,让陆为民能够尽快实现这个蜕变。
沈子烈当然知道张静宜的话有道理,但是感情这种事情,只有当事人双方才能说得清楚,外人都只能是雾里看花,永远搞不明白,陆为民和他女朋友相交多年,肯定有感情基础,岂是说分手就分手的?
陆为民没想到自己随口开个玩笑,也会引来沈子烈两口子这般认真的对话,尤其是张静宜颇有点为自己打抱不平的味道,赶紧刹车道:“静宜姐,现在还说不到那一步,我和她正在积极沟通,已经有了一些效果,没那么严重,嘿嘿,没那么严重。”
他也曾经问起过陆为民,但是陆为民都是一笑带过,没有深谈,这更坚定了沈子烈的判断。
窗外阳光明媚,厨房里炖菜的香气袅袅散入客厅,张静宜穿着围裙一副家庭主妇的模样出来,微笑着道:“那为民你的女朋友也同意你留在县里?现在的女孩子可更追求现实的东西,像为民你这样的心思观念未必合她们的意啊。”
在省委这边没有能够达到目的,尚权智又把两个县的县委书记叫到地委认真了解情况,对两个县县委书记也是没有给好脸色看,认为他们在前期与两个企业关系没有处理好,信息不灵,情报不准,重视不够,目光短浅,才会导致这样大的事情几乎要到公开时候,黎阳地委才知晓。
“沈主任,我留在丰和_图_书州下到县里,其实目的也很简单,锻炼自己,做些实事,最直观的了解基层情况,找到能够改变老家这边贫穷面貌的办法。”陆为民也没有在沈子烈面前矫情,“跟夏秘书长回省里是康庄大道,可是我觉得走在上面心里空空荡荡,那种整天事务性的琐碎工作不是我喜欢的,我喜欢看到自己的想法一点一点变成现实。”
沈子烈很看好这两家企业搬迁对丰州城市发展的推动作用,在他看来丰州如果不引入这两家大型企业,城市化进程至少会延后十年,一个农业地区要想迅速实现城市化,关键一条就是要有实现工业上的突破,没有工业无法造就一批具有购买力的消费者,而已丰州现有条件想要迅速通过招商引资来实现工业化进程难度很高,而这两家国有大型企业进入丰州后,丰州可以选择的余地就会大增加,尤其是可以依托这两家企业来实现上下游产业的配套工业进行定位,可以大大提升丰州在招商引资上的底气和分量。
妻子打的主意他也知道,也想介绍一个她知根知底的女孩子给陆为民,一来拉近和为民的关系,二来也对为民日后发展有帮助,妻子早就说过报社和市委宣传部有不少女孩子相当优秀,而且都是有些来头,为民其实应该考虑找一个更好的,这话一年前就说过,现在有这机会,还不见缝插针?
“瞎说些啥,静宜,别听为民在那www.hetushu.com里信口开河,感情上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你就别去掺和了。”沈子烈笑着骂道:“为民,你小子可给我把尾巴夹紧一点,双峰那边听说风气可不太好,干部在女人问题上翻船的不少,你虽说还没有结婚,倒说不上翻船的问题上去,但是也得要注意影响,自个儿掂量着吧。”
两大厂的搬迁将会在翻了年之后正式全面启动,北方机械厂的前期准备工作早已经开始,而长风机器厂的准备工作也在年前一个月正式推开,两大厂都会在年后开始大规模的搬迁,这也将成为丰州成立地区之后的一大动作,为了确保这两大厂能顺利搬迁过来并尽快投入生产,丰州还专门成立了搬迁建设协调指挥部,由副专员萧明瞻担任指挥长,全权帮助两大厂从厂房到家属宿舍的规划建设。
昆湖和洛门也非常失望,尤其是洛门,他们前期做了相当多的工作,而且有几次已经临近于要和两大厂签订搬迁协议了,结果都在临门一脚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搁置下来,结果最终却被丰州这个乡巴佬捡了一个便宜。
甚至在王舟山从丰州调任洛门地委副书记之后,洛门地委还专门咨询了王舟山的意见,了解这个当初在丰州的始作俑者是如何阻击了洛门和昆湖对两大厂的橄榄枝“示好勾引”,成功的帮助丰州摘取了这两朵玫瑰花。
“真的?”张静宜脸上浅笑隐隐,“若是为民真和图书的觉得你现在这个女朋友不太适合你,张姐这里倒是有不少合适的女孩子人选呢。”
“甭在我面前玩这一套,行不行我心里有数,你自己心里也一样有数。”沈子烈很有些感触的道。
“这你也要理解,女孩子不像你们男人,一心想要谋事业,她们渴望的就是一个安稳的工作环境和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生活。”张静宜点点头。
“可张姐你知道我现在在双峰怕是两三年都未必能回来,而且我也不觉得非要回昌州,哪里能更适合我发展,我就想到哪里去,这也太让人纠结了,我女朋友成天冷脸对我,打电话也不冷不热,本来工作就够忙了,弄得你还得费神去考虑这些问题,要不张姐你替我另外介绍一个对象好了。”
基层工作是令人怀念的,虽然在下边要面对各种纷繁复杂的矛盾和纠葛,但是越是这样的生活就越是锻炼人,这一点很显然陆为民也意识到了,才会选择留在丰州。当然意识到了归意识到了,但要让人舍弃会省里的这个机会留在条件很差的丰州,这个决心也不容易下,而陆为民做到了。
“谁说不是呢?张姐,我女朋友已经和我闹了几个月没消停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陆为民笑着回答:“习惯了在昌州的生活,要让她们去丰州这样的地方生活的确很难适应,我女朋友连丰州都看不上,大概觉得只有昌州好,要不就得是像首都沪上这些大城市了和-图-书。”
洛门和黎阳都在总结经验,沈子烈也从尚权智那里了解到了一些具体细节。
“嗯,这种想法变现实的成就感其实就是马斯洛所说的自我实现满足感,这是很多人为之奋斗的动力。”沈子烈点点头,将身体靠在沙发里。
沈子烈从来就不相信陆为民没能跟着夏力行回省委是因为夏力行没相中陆为民,他对于自己这个前任秘书知之甚深,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夏力行在离开丰州之前的那一年中不少工作就有陆为民的烙印,比如长风机器厂和北方机械厂的迁建,甚至连依托红星华侨农场建设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构想,这些都绝对和陆为民有着很深的关系。
如果说两大厂选择昆湖,洛门人也还勉强想得通,可是选择丰州,而且洛门开出的条件也不可谓不优厚,可不但北方机械厂,甚至连长风机器厂都选择了丰州,这就真的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
没想到夏力行升任省委秘书长了,陆为民却没有跟随而走,而是下了县,但沈子烈转瞬就明白了陆为民的用意想法,他只能说陆为民这小子所谋甚深,所谋乃大。
陆为民在这场两大厂的争夺战中表现相当突出,提出的多条有针对性的措施也让沈子烈颇为感触,认为陆为民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在给自己当秘书时代的窠臼,进入了一个更高层面,而丰州地委这个平台也给了他更大的施展才华的空间,而他也相信,以夏力行的作风,陆为民肯定会有m•hetushu•com更大的造化。
陆为民和张静宜也挺亲近,在猕猴桃销售上张静宜帮了陆为民不少忙,而且现在张静宜的职位甚至比沈子烈更重要,坐在《昌州晚报》这个副总编的位置上,掌握资源相当大,陆为民也还期望日后张静宜能在自己需要的时候给予自己支持。
“子烈,我说的是实话,我觉得如果一个女孩子如果不能在事业上帮助丈夫或者男友,至少也应该要做到支持男友在事业上的发展,如果一味贪图眼前的小日子享受,我觉得太过于眼光短浅庸俗了一些了,照我看,这样的女友不要也罢。”张静宜不同意自己丈夫的观点,淡淡地道:“为民现在正是奔事业的时候,更需要来自后方的关心和支持,如果在后边制造危机,拖后腿,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大问题,应该要冷静理智的分析其中原因,如果真的是原则上的问题,我觉得还不如早点分手,对大家都好。”
这个举动对周边地市的影响也很大,黎阳就不说了,两大企业都是从黎阳所在县份上迁出,为此黎阳地委书记尚权智极为震怒,专门就这个问题向省委作了汇报,但是省委在这个问题的态度上很中立,只要两大厂不是搬出昌江,在哪里落户都行,甚至更倾向于能搬迁到工业基础条件较差的农业地区,而丰州无疑是省委最乐意看到的目标地。
毕竟这花落丰州实在太让人不甘心了,要知道丰州的基础条件和昆湖、洛门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