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四十九节 晦气

“哎哟!这婊子!”
少女脸色一白,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陆为民只觉得自己颈部一下子被一柄冰凉的东西顶住了,下意识的低头侧首,然后一个很标准的锁扣,将对方搁在自己颈项大动脉的匕首给夺了下来。
“下车?为什么要下车?”卓尔装傻。
“下车吧。”陆为民侧首淡淡的道。
“嗯,说得也是,那我把你送到这附近的派出所去吧,你去报案,这样也好解决根本问题。”陆为民想了一想道。
“算了吧,你要真起不来,那就我自己去了,我把石梅叫过来陪你,干脆中午你就和她在这里吃顿西餐吧。”陆为民一边起身穿衣,一边收拾着昨夜的战绩。
摆脱了危险,卓尔的精神一下子就松了下来,看样子这个男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车内适宜的温度舒服得让卓尔真想好好睡一觉,旁边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干啥的,虽然夺下了自己的匕首,卓尔倒是对这个家伙更感兴趣了,金利来西装,嗯,自己屁股后有些硌人,嗯,是个公文包,看样子这家伙应该是个做生意的,这么年轻?
蕾丝小裤挂在了台灯上,黑色的文胸却挂在了衣帽钩上,加上床上用在被褥中的那张疲惫中不乏满足的俏脸,宛如一副印象派画作。
“啊!”即便是惊恐的声音也是如此好听,陆为民目光穿过副驾那个有些惶急的面孔,几个人影已经扑到了近前,手中挥舞的铁棍、三棱刺几乎要扑到了车窗玻璃前。
怎么就摊上m.hetushu•com了这么一桩事儿?陆为民郁闷地想道,车后部被那狠狠一铁棍打下去,估摸着没几千块拿不下来,好在等两天就要把车还了,还是让丰州水泥厂自己去处理吧。
“抓住这小婊子!快!”
“送佛上西天,你既然帮了我一把,不会就这样在这里帮我丢下去吧,我一个女孩子,这样下去,那帮人现在肯定在满城找我,不是又把我往火坑里推么?”少女幽黑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脸上露出狐狸般的狡黠笑容,“那你刚才何必要救我,还不如就把我给推下去得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请你下车走路,萍水相逢,不至于这么死缠烂打吧?”陆为民没好气的道。
陆为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那道火红的身影的已经几个箭步扑到了自己车前,猛地一下子拉开车门,那个火红的身影一下子钻进了副驾,紧接着就是一声尖锐的娇斥声:“快开车啊,你他妈傻啊!”
陆为民耸耸肩,收回钱,这丫头还挺有骨气啊,从后视镜看少女已经走出二三十米远,他这才一推排挡杆,就欲起步。
陆为民叹了一口气,甄妮本来就不想去,自己好说歹说才劝好,没想到这个时候……
卓尔刚刚来的及将匕首搁在对方颈下就被对方用一个漂亮反解术给夺下了匕首,紧接着电光石火间,就如一场香港录像中的打斗戏,假投匕首,关门,砸车,飙车,夺路狂奔。
皇冠缓缓地停在了即将出m.hetushu.com城的高家铺立交桥边上,这是昌州第一座真正意义的立交桥,从这里向南就是通往昌南的省道315。
陆为民懒洋洋地瞥了对方一眼,淡然笑道:“为什么?莫非你自己也是见不得光?”
要从生活区斜穿小半个城区才能走上省道315,前面迎晖路口是一个红绿灯,陆为民正待加速,却赶上绿灯变成了红灯,陆为民暗叫一声晦气,只得将速度降了下来。
克莱斯勒太阳舞车窗滑了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高声咒骂着背后这辆粗鲁的皇冠,陆为民也顾不得许多,油门再是狠狠往下一踩,立即就把那辆克莱斯勒太阳舞甩在了身后。
陆为民目光刚刚来的及侧过来,就看见一抹鲜红跃入自己眼帘,一个身影从迎晖路前面那条巷子猛地窜出,如箭一般向着这边跑过来,紧接着从背后涌出一群男子,叫嚣着紧追着前面的身影猛扑过来。
“给我站住!”
陆为民瞥了一眼很放肆地坐在自己旁边这个女孩子,满脸警惕,顶多十六七岁的模样,很标致的鹅蛋脸,眉目灵动,肌肤细腻,呈现出一种很舒服的肉色,头发染成那种金黄色,火红的羽绒服敞着,内里却只穿了一件很潮的黑色背心,裸露在外边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很健康的油性小麦色,那道深深的乳沟不知道究竟是发育早熟还是刻意挤压成那样。
已经八点半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必须得起床了。
从后视镜里陆为民看到后边追赶着的几m.hetushu.com个男子一边怒吼着,一边把那辆克莱斯勒太阳舞拦了下来,几个人扑了上去,已经拉开了那辆克莱斯勒的车门,看样子是逼迫那倒霉的车主来追赶自己,他不敢怠慢前面三百米处就是一个拐弯,本来该直走,但为了躲开后边追来的那辆太阳舞,陆为民只能拐弯钻进了岔道,冲上了福寿路,然后从旗门街口再绕上正路。
“中土汉话,你听不懂?好了,下车吧,我还有事,要找冤大头去找别的人。”陆为民没耐心和这个小太妹斗嘴了,他已经从对方乳沟侧面看到紧贴在乳房处的一个蝎子纹身,对这种女孩子他也没有多少同情心去泛滥,随手从包里抽出两张一百元的人民币,“喏,自己去打的吧。”
不远处“噶”一声尖利的刹车声,一辆面包车狠狠煞在了少女前面,少女顿时扭头就跑,从面包车一下子又扑下来几个壮汉,紧追了上来。
“不嘛,人家都被你弄得起不了床了。”甄妮赖在床上,似乎还沉醉在先前的高潮余韵中,“太累了,谁让你那么疯狂,人家真的起来不了啦。”
免不了又是一阵手眼温存,陆为民和石梅打了招呼之后从翠庭出来时已经是九点过了。
少女一窒,立即辩解道:“我有什么见不得光?他们追杀我,难道还成了我是坏人了?”
前面是一辆反应有些迟钝的克莱斯勒太阳舞,陆为民顺手将没有投出的匕首扔在了一边,猛地一拉方向盘,皇冠紧贴着那辆克莱斯勒太阳舞的后保险杠www•hetushu.com擦过,抢先冲了出去。
没想到那个家伙身边有那么人,而且反应这么快,卓尔恨恨的想着,她还以为自己凭借美色都已经把对方引上钩了,哪想到对方根本就不在意,明显就是想要连钩一块儿吞。
听得陆为民话语里有戏谑的味道,少女有些恼了,黛眉倒竖,“你这是什么话?”
“嗯,好吧,让石梅等一会儿再过来吧,人家这会儿连内衣都没穿,这会儿我连小指头都不想动。”只露出一张俏脸的甄妮脸上满是慵懒迷醉的荡人风情,看得早就对被子里这具胴体熟悉无比的陆为民依然心旌动摇不已。
猛地一推到倒档,皇冠呼啦一声倒车,少女也见到了这副情形,一个箭步重新冲过来,迅捷无比的跳上车,皇冠重新起步加速,面包车和几个壮汉只来得及追到一阵烟尘,皇冠就消失在了省道315上的车流中。
红衣女孩反应也够快,猛地一拉车门,“嘭!”,车门重新关上。
晦气!
“那些人为什么追杀你?这大街上这么多人他们都不追杀,就追杀你?你的吸引力那么大?”
“妈的,抓住这婊子老子要操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关门!”
那是两人嬉笑拥吻时的即兴之作,一夜温存浪漫,让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又变成了一年之前那种温馨甜蜜。
婉转呻吟声渐渐平息下来,陆为民痛苦地看了看搁在枕边的手表。
“倒也不是那样说,可是你这样把我在这里扔下去,我无亲无故,孤苦伶仃,被他们逮住也是迟和-图-书早的事情,那不就成了羊入虎口,你这样做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少女振振有辞,眼瞳里满是得意。
回了一趟家,陆为民这才加大油门从生活区驶出。
“那要不要我帮你穿上?”陆为民叹了一口气。
一直到拐了弯看不到那辆克莱斯勒,陆为民这才松了一口气,才有精神转过头来看这个坐在副驾上的不速之客。
“不行!”少女一听就急了,“我不能去派出所!”
车门一下子被拉了开来,在红衣女孩惊惶的尖叫声中,陆为民顺手将匕首作势扔出,刚刚来得及露出狰狞得意笑容的男子看到陆为民作势欲扔的姿态,吓得大叫一声赶紧后退一步,想要躲开陆为民扔出的匕首。
少女狠狠地瞪了陆为民一眼,没有理睬陆为民,径直下车往回走。
“小妮,真的得起床了。”陆为民爱不释手捏了捏那对饱满的蓓蕾,然后撑起身体。
陆为民一愣怔,啼笑皆非,“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救你还救错了?”
“莫非你还要赖上我不成?”陆为民微微一笑,这个女孩子倒是挺惫懒啊。
陆为民来不及多想,前面红灯突然变成了绿灯,他猛地一踩油门,身体向后一压,皇冠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吼,轰鸣着窜了出去。
“嘭!”只听得背后发出一阵闷响,一个狂怒的男子只来得及狠狠地将铁棍砸在皇冠车的后部,陆为民甚至能看见对方眼中择人而噬的凶光。
“嗯,那当然好,来吧。”甄妮眼珠一转,将两条赤裸的大腿从被子里伸出来,“先穿裤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