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五十二节 春酒(2)

等到这两个战友一到,梁国威就宣布开席,这时候一些分布在外间的客人也都进来了,陆为民注意到县里各局行部委以及区乡镇的干部们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个,应该都是和梁国威有些渊源的,估计要么就是同乡或者同学,要么就是战友,梁国威在这方面还算是比较严格,据陆为民所知,除了朱明奎的使用上梁国威是走眼犯了错,这几个人都还差强人意。
文件上写的明明白白,而李志远和孙震都是信誓旦旦,就差一点清楚尚方宝剑说完不成任务立斩不饶了,而且有常春礼这个蝎虎人物在这里推波助澜,詹彩芝真不敢去碰这条高压线。
“孟部长,曲书记。”少女脸上露出俏皮的微笑,双手交叉合在一起贴在小腹处,一副温柔可人的模样。
年前招商引资工作总结暨93年工作部署会上,双峰毫无悬念的位列全地区最后一名,连阜头在最后关头都捞到了一家食品企业的落户,可是双峰这一年简直就是门可罗雀,地委副书记常春礼在会上毫不客气的言语让詹彩芝脸红一阵白一阵,这大半年都是蔡云涛在负责,现在却一下子板子打在了自己身上,这份滋味谁都不好受。
蔡云涛的提醒让陆为民再度意识到只怕来自地委的压力很大了,否则他不会这样毫不避讳的提醒自己,梁国威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可蔡云涛这样说,那就是说梁国威也有些扛不住了。
“梁书记说得是,不一样的http://www•hetushu•com生活,你如果强要把他们捏合在一起,反而是一种痛苦。”关恒也赞同道。
梁国威后边来的两个战友无疑是和其他战友不一样的,从来人穿着气度就能看出来,经介绍,陆为民知道一个是在省农业厅工作,一个在青溪市工作,好像是青溪市委办。
对于陆为民的道来,而且是带着“女朋友”到来,梁国威表面上没什么,显得很平静,但是内心还是比较满意的,这说明陆为民也在逐渐成熟,逐渐明白双峰这块土地上,谁才是真正地主宰者。
“投资规模应该在六百万到八百万之间吧,我们的想法是一旦这个市场启动起来,配套的物流、餐饮住宿都要跟上来,所以也就考虑要建设一个类似于综合服务区的配套体系,就挨着市场,占地大概在五十亩左右。”
李廷章开完会倒是满不在乎,或者说是装出满不在乎,但是詹彩芝却真是坐不住了。
“呃,卓尔,这是孟部长,曲书记。”陆为民已经懒得解释了,这个时候解释只会牵扯出那一大段匪夷所思的故事,陆为民没那么多精力来解释,甚至结识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詹彩芝是回来立马就到县医院病房里找到梁国威汇报了情况,尤其是提到三月底地委就要就第一季度招商引资工作开季度分析会。
常春礼在老黎阳地区时就是行署副专员,据说当县长和县委书记以及副专员时都是创造了和-图-书当时黎阳地区最年轻处级和副厅级干部历史,不过也是因为这帐太过犀利的嘴,在黎阳地区行署副专员位置上一干就是七年,硬生生把一个四十岁不到前程似锦的干部拖进了四十五大关,一直到去年才调整到丰州地区分管经济的副书记位置上,要说他当县长时,苟治良都还只是一个乡党委书记,现在苟治良排序却在他之上。
据说是孙专员发明了黄牌制度,一个季度位列最后一位的,黄牌警示,约谈分管经济的县领导,连续两个季度位列最后一位的,对主要领导约谈,对分管经济工作领导就要红牌处罚,以工作不力为由给予行政警告,连续三个季度排位最后一位的,地委就要坚决做出人事调整,也就是说甚至等不到一年结束,就要动人!
“喂,你究竟是干啥的?你不是做生意的?”卓尔跟在陆为民身后小声道。
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92年地委行署班子都大调整了,对于各县的工作也只能说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是93年恐怕就不一样了,一个招商引资工作会,地委书记和行署专员以及副书记、常务副专员全数到齐参加,足见对这个会议的重视,梁国威亲自打电话请了病假,据说在电话里还被常春礼揶揄了一番,问是不是怕参加这个会丢人现眼故意装病,弄得梁国威也是气愤难平,却又无可奈何。
“没事儿,我还担心我来晚了呢。”陆为民环顾四周,看到还有不少一和图书看就知道是来自农村的亲戚朋友,几个穿洗得发白的绿军装和蓝色中山装的,坐在那里有些拘谨,只有他们相互之间才能说几句话,感慨道:“梁书记真是一个念旧的人,那几位怕是梁书记原来的老战友吧?”
陆为民没想到梁国威这个言语不多的县委书记居然有如此细腻的感触,这让他对这个县委书记的观感有了不少改变。
詹彩芝是真的急了。
“呵呵,小卓,不错。”曲元高笑嘻嘻地点点头,“为民,去和梁书记打了照面之后就在这里坐吧。”
陆为民得先去和梁国威打照面,所以只能和卓尔一起先离开。
“快去那边客厅里和梁书记打个照面吧,不算太晚,能赶上上桌子就行,咦,这是你女朋友?”孟余江和曲元高都注意到了跟在陆为民身后的少女。
“嗯,有些是和我一起玩泥巴长大的,有些是一起当了兵,他们先回来的。”梁国威也有些感触,“人生境遇不一样,走的路也许就在某一刻开始分岔,之后就会越走距离越远,这是最后一次了,明年我就不请他们来了,请他们来,他们也觉得难受不自在。”
这个家伙能够和这些人搅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个跑腿的,可这么年轻,他又能当个啥官?
“我像什么对你不重要,我是什么对你也不重要,对不对?你就跟在我身边混三天就行了,我管你吃管你住就行了。”陆为民懒得多说,“走吧,就学着你刚才那样,乖巧文http://www.hetushu.com静点儿,这在外边混生活,那也得有点眼力才行。”
卓尔恼怒地瞪了陆为民一眼,这个家伙简直把自己当做在外边混饭吃的无赖了,可想想也是,这家伙现在被自己赖上只怕心里也郁闷得很,扔不掉,踢不开,想到这里,卓尔心里又得意起来。
“为民,一会儿先吃饭,我还有两个老战友没过来,来了就开席。”梁国威挥手示意陆为民入座。
李廷章在洼崮区委开总结会时专门走了一遭,那又怎么样?陆为民不傻。
“来了,孟部长,曲书记,叶县长,我来晚了一点,不好意思,有点事儿耽搁了一下。”陆为民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这碧池山庄的建筑结构是按照中式园林架构建造的,虽然无法和真正精致宅院相比,但是也算有些古意,陆为民踏进花厅时,花厅里已经有些人了。
梁国威很看不起李廷章这种小动作,原本早就说好了主要领导不参加下边区委的总结会,李廷章却要来这一手,做给谁看?李廷章昨天的春酒陆为民就没有参加,这已经足够说明很多东西了。
少女显得挺规矩,因为不知道孟余江和曲元高的身份,所以这是文文静静地跟在陆为民身后一声不吭,陆为民心里苦笑,这丫头倒是装得挺像。
戚本誉看着陆为民来了原本一直傲然不动,陆为民倒是很礼貌的和他打了招呼,他也只是傲为不群地点点头没吭声,但是看到梁国威对陆为民很亲热,戚本誉心里就越发气闷了,和http://m.hetushu.com梁国威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先离开了。
这丰州治下的处级干部们哪一个不是挨过常专员的尅的?管你县委书记还是县长,都没少挨过骂,当然,常春礼骂人也不是毫无缘由的乱骂,而是实实在在抓住了你的痛脚,只不过这言语来得太过刺骨,让很多人都难以适应罢了。
中午饭吃得很热闹,让陆为民稍微放心的那个叫卓尔的丫头挺规矩,没出啥幺蛾子,梁国威去送他几位战友了,估计也要摆谈一阵,他原本想要找孟余江好好聊一聊洼崮区干部的调整问题,没想到詹彩芝却抢先拦住了他。
“我说过我是做生意的么?”陆为民没好气地回答道。
和梁国威见了面,戚本誉、詹彩芝、关恒都在,蔡云涛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县委里边常委已经到了八个,虞庆丰照例是不会参加这些春酒的,足见梁国威的掌控力。
“为民来了?”坐在藤椅里的孟余江微笑着和陆为民打招呼,和他坐在一起的除了曲元高外,还有副县长叶绪平,这让陆为民有些意外,平时没怎么觉得叶绪平和梁国威走得近,没想到对方也有机会走进这个圈子,没准儿也是和自己一样。
“那你究竟是干啥的?我怎么觉得你像是一个当官的呢?”卓尔满脸怀疑,虽然见到的几个人都是为民为民的叫着,但这些人一看也绝不是普通的乡下干部,什么部长书记县长的,那几个中年女人虽然在卓尔眼中打扮土气,但是在这个叫双峰的县份上,大概也算是很时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