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五十三节 有些人坐不住了

“那他们三月底之前能不能签约,资金能不能到位?”詹彩芝心情有些紧张,这才最关键,否则三月一过,就要面临地委的问责。
“这可不好说,但签约和资金到位之间时间相距不会太长,只要签约,资金投入和项目启动就会很快,毕竟这个项目如果投资者真的决定投资了,那也要讲求效率,不可能签了约在拖上一年半载启动,那样我们也不会同意。”
听得詹彩芝这样大言不惭的说这也算是双峰今年第一个招商引资项目,陆为民都感觉好笑,这女人简直是想招商引资想疯了,看样子是来自地区的压力快要让她这个县委副书记位置不保了才会如此不顾一切,不过他也懒得和她计较,日后要用这女人的时候也还不少,但现在他却不打算就这么随便放这个女人一马。
他对这个长着一副丰腴富态宛如玉面观音一般的副书记并没有多少好感,要说这女人也是洼崮人,只不过很早就嫁出了洼崮,嫁到了太和那边,后来从太和镇计生办主任升任太和镇党委副书记,然后调到县妇联担任主任,最后因缘际会,政策要求班子必须配备女干部,当了副县长,前年再升任副书记。
“啊?公开报名选拔?”詹彩芝吃了一惊,“这怎么行?”
“为民,你的意思是……”詹彩芝心里发虚,语气却显得很沉稳。
“六百万到八百万投资?!”詹彩芝吃了一惊,身体下意识的向前倾,盯着陆为民,“为民,一个市http://www.hetushu.com场能有这么大的投资?”
六百万到八百万?这有些很出乎詹彩芝的预计,照她看来这些市场顶多也就是一两百万投资顶天了,征上一块地,修几个门面铺面,把水泥地坪打上,接条路到省道,也就算是差不多了,可没想到对方居然说有六百万到八百万的投资。
陆为民把话题虽然转移到了乡镇企业和合金会问题上,但是一样是詹彩芝分管的工作,尤其是全县合金会的工作更是她的一项重要工作,陆为民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让她如坐针毡。
如果说现在都还存活下来还没有垮下去的,基本上就是那些规模比较大,一旦垮掉可能要带来巨大影响的企业,真正那种依靠企业负责人本事经营得法而生存下来的企业屈指可数。
“彩芝书记,这可不是一般的农贸市场,是按照业内标准设计的专业化市场,而且这还是第一期,如果真的效果好,也许投资商就会持续进行投资,搞第二期开发,关键在于这第一期能不能打响。”陆为民耐心地解释道。
“彩芝书记,我觉得我们给予的优惠政策已经足够了,再让步恐怕起不到多大作用,甚至可能适得其反。”陆为民淡淡地摇摇头,“投资商来洼崮投资搞这个专业市场看重的是洼崮的地理位置和中药材种植基地这个特有资源,在土地价格或者税收问题上做再多让步,如果交易量拿不起来,知名度提升不了,这个市场和_图_书最终结果还是关门,所以关键不在税收政策或者土地价格上,而在于这个市场能不能发展起来。”
陆为民语气变得充满了讥讽揶揄味道,没有给这个分管经济的副书记半点面子,这个观点实际上陆为民也和梁国威李廷章都说过,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两个人都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含糊。
陆为民当然也知道要想一下子破除这些人的观念肯定不可能,所以他最后还是加了县委研究决定这个提法,但是即便是这样,能不能被接受,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彩芝书记,难道说县里就再无其他招商引资项目?”陆为民假意蹙起眉头,“我说了,这个项目还在培育阶段,不要急于求成,否则会适得其反,何况就算敲定了,咱们第一季度过关了,那第二季度怎么办,第三季度怎么办?我想我们县里不能只靠这个几百万的项目来拖一年吧?”
但是面对地区的巨大压力而现在自己手上没有半点眉目,詹彩芝也就顾不得许多了,甭管陆为民搞的那个项目是真是假,是玩虚的还是吹的泡泡,只要能够应急对付一下日益紧迫的压力,哪怕是糊弄忽悠,也胜过手里空空如也,有些东西总不能凭空在纸上画个东西来哄上边,起码也得有那么一回事儿才能靠谱。
陆为民的话捅到了詹彩芝痛处,双峰招商引资工作现在就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常务副县长杨显德年龄已经差不多了,明显是在混日子等到人大那和_图_书边去,何况分管经济工作历来以党委这边为主,自己就得要承担主要责任,若是看见情况不对,没准儿杨显德就要主动申请到人大那边去避祸,到时候就得要自己一个人来扛这个责任,而梁国威态度不明朗,至于李廷章,大概是很乐于见到自己栽这个筋斗的。
合金会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半公开的秘密,要想在合金会贷款不是看你项目如何,而是要看你和掌管合金会贷款签字权的领导关系如何,勾兑得好不好,上贡多少,正因为这样的机制下,才使得双峰的乡镇企业基本上是十不存一,寿命基本上就是三五年就寿终正寝。
“这又有什么不行?”陆为民反问,“彩芝书记你都说这项工作是个新挑战,谁都没有多少经验,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可以尝试一下毛遂自荐加民主选拔,最后再来县委研究决定呢。”
“看看咱们县里这些乡镇企业吧,要么是些当时头脑发热拿合金会贷款搞出来的四不像,早就关门破产了,要么就是还在靠着合金会贷款输血苦苦挣扎的小企业,存活理由大概也是为那些个乡镇领导捞点回扣,也是我洼崮区没有这样的企业,要有,我早就勒令这些企业关门,能卖就卖,能送就送,尽早止血,要不这要到哪一天合金会清算,我看啊,就得有不少人到纪委那里去报到了。”
陆为民知道詹彩芝在盘算什么,她这个分管经济的副书记现在日子不好过,m.hetushu.com双峰这个传统的农业县,没有任何资源优势,要想吸引外来投资,的确是个难题,尤其是像对方这种根本没有多少思路的角色。
“这……”詹彩芝心神有些乱了,连连摇头,“这恐怕不妥,梁书记也不会同意。”
陆为民相当露骨的话语让詹彩芝毛骨悚然。
“我知道,可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促成他们在签约时间上稍稍快一些,为民,今年各地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我感到我们双峰在这方面力度还不够,也给梁书记汇报了,必须要开好一个头。”詹彩芝有些着急,但又不好形诸于色,只能抬出梁国威,“梁书记也是这个意思,一年之计在于春,我们不能在第一季度就落后,必须要有说服力的成果拿出来。”
病笃乱投医,詹彩芝也不知道陆为民在洼崮搞的那个什么中药材专业市场究竟有没有谱儿,陆为民从未向她这个分管经济的副书记提起过,而自己也从未关心过这个项目,在她看来大概也就是这个刚刚从地区下来的干部想要哗众取宠,博取一下眼球,免得被双峰这边的干部看轻了,真正能不能成,天知道。
“为民,能不能做一做工作,让投资方尽早把这个项目敲定下来?哪怕我们县里多给一些政策优惠都可以,比如在土地价格上,税费减免上,这些都可以在之前的条件上优惠一些。”詹彩芝想了一想才看这陆为民有些求饶般地道:“这也算是我们今年第一个招商引资项目,树立一个我们双峰招和-图-书商形象很重要。”
“呵呵,彩芝书记,人选问题我没有,这不是该我考虑的事情,不过我想把这个人选的要求提出来,鼓励对这项工作有兴趣有信心的干部来报名,然后县里再来甄选选拔,我想或许能够选拔到更合适的人才吧。”陆为民以退为进。
“彩芝书记,工作为重,只要有利于工作,有不违背组织原则,我觉得没什么不可以尝试的,现在不是改革开放时代么?胆子大一些,步子快一些,没什么不可以。”陆为民笑吟吟地道:“彩芝书记不妨把这个意见和梁书记提一提。”
“为民,我觉得你说的把乡镇企业管理局职责进行转变很有道理,上次常委会后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觉得这项工作宜早不宜迟,我也和梁书记说过了,我们双峰必须要有新举措大动作,否则打不开局面。”詹彩芝定了定神,试探道:“招商引资工作是一项新工作,对干部素质要求也很高,不知道为民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彩芝书记,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招商引资这项工作估计在今后几年乃至十年二十年都会是地方上发展经济的重要工作,现在我们县却没有专门的招商引资部门,单靠县领导在那里吆喝,恐怕不行。”陆为民笑了笑,温和地道:“我上一次在常委会上就提出了我自己的观点,县里乡镇企业管理局本来就是一个空壳子,咱们县哪来什么乡镇企业可供管理?为什么就不能转变职能,把主要工作放在抓招商引资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