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五十七节 压力和动力

看见隋立媛的丰腴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陆为民心里也是一动,经历了那一场风雨,隋立媛的心态似乎变化不小,连穿着也要比以往讲究不少。
“说了你也不懂,你也不会感兴趣。”陆为民瞥了对方一眼,除了小路上了省道315,他径直往右打方向盘,往洼崮方向开去。
隋立媛听到隔壁副食店老板让自己接电话也吓了一跳,这个时候能让自己来接电话的除了陆为民似乎也没有可能是其他人了。
“哦?大东制药厂你比我熟悉?”陆为民惊讶的扬起眉毛,“你怎么会对大东制药厂这么熟悉,说来听听。”
关恒在不动声色把自己往梁国威的阵营里拉近,当然陆为民也乐见其成,对于他来说半年时间都很重要,根据他的判断至少到今年底之前,梁国威的县委书记位置还算稳固,至于明年,那就要看双峰今年一年的表现了。
“你笑什么?”一直在观察着陆为民的少女忍不住问道。
“基本上不认识,不过我可以找人来介绍我去认识。”陆为民老老实实地道:“这世界很小,我相信找得到认识大东制药厂管事儿的人。”
双方迅速靠拢的情况很多人都看在眼里,就连对自己深恶痛绝的戚本誉现在也只能是在表面上做脸作色,却不敢再有任何多余言语针对自己,他清楚梁国威现在需要自己。
对于梁国威和詹彩芝以及关恒对自己的态度来说,梁国威从眼hetushu.com下来看无疑是最重要的,但是陆为民更看重关恒对自己的观感。
尤其是现在新一任地委行署班子走马上任,地委书记李志远和行署专员孙震都是对经济工作分外看重,加之两人都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所以说对经济工作的重视也就使得他们对下辖各县市的经济发展情况格外关注,这也就意味着谁在经济工作上拖了后腿,谁就可能会被他们列入放大镜审查的对象。
关恒专门和自己交待要着重考虑大东制药厂建分厂这个事情,其实就是代表着梁国威的态度,这个项目如果大东制药厂真的要在其他地方建分厂,那双峰就必须要拿下,关恒说得很清楚,这一个项目不容有失。
犹豫了许久,隋立媛又在家里小心收拾了一下,这才骑上自行车向区委大院里来了。
也许是骑自行车过来冷风吹的,隋立媛的脸颊红扑扑的,手上戴着一双自己织地露出手指头的毛线手套,一下车来,就把手搁在嘴上呵着热气,手显然被这一阵冷风吹下来冻得有些发僵了。
李廷章在这一点上做得很糟糕,双峰县政府在落实推进县委作出的决定时更多是流于形式,这一点从许多工作上都看得出来,各区乡镇的具体行政工作更多的表现为各自为政。
想到这里陆为民不禁苦笑,自己也算是作茧自缚了,随口提了提这个项目,本来也就是提振一下士气,没想到梁http://m.hetushu.com国威如此迫不及待,就认定这个项目了。
“哼,这你不用管,你们不就是想要去拉大东制药厂来你们那个叫啥洼崮的地方投资建厂么?哼哼,你认识大东制药厂那些管事儿的人么?”少女见陆为民满脸惊讶表情,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没什么。”陆为民随口道。
在陆为民看来,或许梁国威实际上已经在丰州地委行署主要领导心目中并不是最适合的双峰县委书记人选了,只不过目前的状况还不得不暂时保持现状,这一点陆为民不知道其他县领导有没有觉察到,也许梁国威自己意识到了,李廷章和关恒也觉察到了,其他人却未必有这份敏锐。
“明明就笑得很古怪,还说没什么,敷衍人也不兴这样啊。”少女不满的噘起樱唇。
梁国威需要自己为他竖起一杆旗,在经济工作上拿出一点像样的成绩出来给地委行署那边有个交代,尤其是在詹彩芝的表现乏善可陈的情况下,这种依仗就更明显了。
戚本誉如果不是依靠他所处的位置以及梁国威偏执般的信任,根本就不值一提,一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本身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而詹彩芝在分管经济工作上的表现也很难让人信服,但是孟余江、关恒和曲元高几个人才让陆为民觉得这双峰县委还算是有些像样的角色。
少女满脸骄傲,却见陆为民不吭声了,又不好自我显摆hetushu.com,哼哼了两声不再吭声了,却在琢磨着该怎么让这个家伙求到自己头上来。
当然对于梁国威和双峰县委来说,一家制药厂的意义就大不一般,这也就意味着双峰具备了吸引外来企业投资的条件,这也许就是要一个标志,一个起点,甚至就会有更多的企业来双峰落户,而在之前几年里,到双峰来投资建厂的不能说没有,但是真正说得上够分量的还真没有。
李廷章是个在官场上沉浮多年老谋深算的角色,他清楚在梁国威尚未真正被地委列入要调整对象之前自己和梁国威搞对抗毫无意义,所以这两年他都很明智的保持着近乎于超脱的低调,但是一旦有机会,他也会捕捉机会来搏一把,朱明奎事件就是一个明证。
这也给陆为民增添了一些压力,最初他并没有太在意这个项目,在他看来中药材专业市场给洼崮区整体经济带来的促进和影响要远比一个制药厂重要得多,因为它会直接带动中药材种植基地的建设,为当地群众的增收带来巨大的收益预期,而一个制药厂也不过就是在投资和GDP上见到的东西更耀眼,但是对于整个中药材基地建设和当地百姓的收入增加影响有限。
如果说孟余江的表现可以说渊立岳峙深藏不露来形容,那么关恒却更像是一个孜孜不倦锐意进取的角色,几乎是充当着梁国威大脑的角色,陆为民甚至觉得梁国威如果不是关恒在其中穿针引和_图_书线合纵连横的话,双峰县委能否在梁国威旗下形成这样一个局面,都是一个未知数,或许掩盖着的矛盾早就爆发出来了。
在乡镇企业管理局职能转变问题上,陆为民就曾经向李廷章专门汇报过,在常委会上李廷章给了陆为民很大的鼓励,但是下来之后陆为民希望从县政府职能部门这个层面上来调研探讨如何把乡镇企业管理职能转化为招商引资和促进私营企业发展这条路上来时,李廷章却态度含糊,语焉不详,这让陆为民大失所望。
洋红色的羽绒外套用松紧微微一收腰,让外套下摆有些外翘,一条蓝色围巾围在颈项上,一件现下颇为流行的踏脚健美裤穿在身上,让本来就相当丰圆挺翘的臀瓣显得更加动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不就是大东制药厂么?我绝对比你熟。”少女被陆为民的轻视激怒了,有些自负的道。
少女的表情早已经看在陆为民眼中,他心里暗笑,估摸着这个丫头真还可能和大东制药厂能拉上什么关系,不过这丫头这副表情就是等着自己去求她,自己可不能轻易就范,得好好吊吊这丫头的胃口,看这丫头能忍到几时。
孰轻孰重,在不同人心目中,站在不同的高度上,看问题也就不一样了,陆为民能够理解梁国威的想法,关恒话语虽然没有点明,但是言语中的意思却很清楚,那就是要陆为民要不惜一切代价要拿下大东制药厂建分厂的项目。
陆为民仔和图书细了解并分析过目前县委里边的常委们的构成和情况,梁国威虽然大权在握,威信犹在,但是永济事件对他有了不小的影响,再加上双峰这几年经济发展滞后也让他的政治前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尤其是孟余江和关恒,给陆为民印象更深。
卓尔一直等着陆为民开口来问自己和大东制药厂的关系,但是一直到陆为民打电话找人,说让自己到他一个朋友那里去住一晚时,也半句没提大东制药厂的事情,这让卓尔非常郁闷。
但是陆为民不喜欢这个人,这个人算得太精,缺乏一种掌控全局的大气,更欠缺做实事的精神,在陆为民看来,你可以像洼崮镇镇长齐元俊那样表明对书记看法的反对,但是一旦形成一致意见,在推进工作上却应当毫不犹豫的落实。
电话里陆为民让她到区委去一趟,说有一个女性朋友到她家里借宿一晚,开始她还以为是陆为民女朋友来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后来转念一想不太像,陆为民似乎用不着把他女朋友送到自己家里来借宿,这种举动不可能,至于说怎么会有一个女孩子春节期间跟着陆为民来洼崮借宿,就不是她能明白的了。
他不想带着这个丫头到县委招待所去住下,那就得坐实了自己和这个丫头的关系,杜笑眉虽然不在,但是那招待所里是没有秘密可言的,他宁肯回洼崮去住,只是这丫头肯定不能在区委里边住,就只有让她去隋立媛那里去住一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