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五十八节 曲径

陆为民笑笑,卓尔本来就是一个坐不住的主儿,跟着自己在碧池山庄憋了一整天,一下车就琢磨着要出去透透气,好在值班的马大姐以为是自己的女朋友,免不了想要讨好自己,自告奋勇的要带她出去转悠一圈,陆为民也懒得多解释,所以那丫头也就喜滋滋地跟着去了。
陆为民只觉得自己气息似乎一下子粗了许多,甚至比喝了那垛子口猎户秘法酿制的药酒劲儿更凶猛,手滑入羽绒夹克下摆,羊绒衫压在健美裤的皮筋下,撩起羊绒衫,顿时就能感受到那平滑柔软温润如玉的小腹肌肤。
“只是有这种可能,就这一天时间接触,我也不太清楚,这丫头还在吊我胃口呢。”
隋立媛把自行车架好,犹豫了一下才向陆为民所在的办公室走来。
不过老刘头多少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他也提醒过隋立媛,但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话一出口,隋立媛才觉得有些失言,一时间又羞又急,泪珠不受控制的滚眶而出。
“你不是说你有一个女性朋友要在我那儿借宿一晚么?”隋立媛咬着嘴唇,清亮的目光在陆为民脸上转了一圈,用半个屁股斜坐在沙发上,把“女性朋友”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你女朋友?”隋立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嗯,有机会问问吧,我看这丫头也是憋不住的主儿,只不过故意在我面前拿捏,想要我求她呢。”陆为民揣摩女孩子心思和图书很有一套,“明天我要到丰州去大半天,这丫头就暂时请你帮我看着,路上我说起咱们垛子口乡的鲛湖、骑龙岭以及蝴蝶谷,她就嚷嚷说要去看看,如果明天你没有啥事儿,就和她一起去遛遛。”
他当然知道现在这种环境下不可能,只是当时情欲涌动让他有些难以自控,“没事儿,我明白就行了。”
陆为民说得没错,站在窗旁的窗帘后,从窗帘的缝隙正好可以清楚的看见斜对角的大门拐弯处,任何人要进来正好要经过这里的视线,放下了这颗心,隋立媛也就只能听凭着陆为民慢慢解开自己的乳罩锁扣,如同揉弄着发面团一般的有力的揉捏着自己胸前那一对豪乳。
也许这里是他最喜欢的吧,隋立媛并不觉得羞耻,只要能够让他喜欢,她更高兴。
隋立媛感觉到说不下去了,站起身来,“那我是等她一会儿,还是一会儿你让她自己过来?”
“坐吧。”
她自己在洼崮已经无声誉可言,但是她却绝不愿意见到陆为民因为自己而毁了今后一切,在她心目中陆为民几乎就是神,一个可以庇护自己的神,不容有失,他想要自己很容易,但是自己却不能不考虑其他,连章明泉都通过表姐含沙射影的敲打过自己,要自己别害人害己。
在老刘头心目中,对于一个愿意为乡里乡亲干实事,愿意为乡里百姓生活改善而做事儿,而且正在不断努力m•hetushu•com的区领导来说,这就太足够了,至于说其他一切都是扯淡,你管他上哪个女人的床,把哪个女人肚子搞大了又怎么样?他能把咱洼崮人现在这种生活改变就行。
“没事儿,卓尔刚出去不久,还要一会儿去了,刘大爷不会进来,你看这里不是正好可以看到门口么?”陆为民得意的从背后抱着隋立媛,嗅着隋立媛发际的香气,隋立媛挣扎不脱,身子也就渐渐软了下来,听凭着陆为民的手把自己羊绒衫下摆从健美裤里拉出来,滑进去在自己小腹上摩挲。
敲门声响起,陆为民拉开门,隋立媛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又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生分了,陆为民只是温和地笑了笑,示意她进来,这才掩上门。
隋立媛觉得自己就像落入火山岩浆里的一块石头,很快就要融化了,那双充满魔力的手不断拨弄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意志底线,要将自己送入情欲深渊,尤其是当那只手缓缓探入自己内裤下的在茵茵茜草中逡巡时,她觉得再也如果再不刹车,就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你是说这个女孩子和那个大东制药厂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你想要把这个大东制药厂拉到洼崮来投资建厂?”隋立媛虽然对于这些事情不太清楚,但是也知道陆为民来洼崮就是想要把洼崮搞起来,而要把洼崮搞起来,那就要搞企业,除了那个中药材专业市场外,还需要更多的企hetushu.com业在洼崮落户。
陆为民强压住内心汹涌的情欲,看见隋立媛这般,他也只能抽出手来,替对方拭去泪痕。
“不行,你作死啊!”隋立媛慌不择言,平时骂人的话也用在陆为民身上了,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妥,赶紧又道:“不是,真的,这里不行。”
经历了三届区委书记的这老门房眼睛毒着,不过嘴巴却很牢靠。
陆为民在洼崮这几个月的表现为他赢得了足够的尊重,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和到区委里来办事的各乡镇干部群众的言谈里,陆为民的威信正在不动声色的积攒起来。
“不,女性朋友,一个很有故事的女孩子,你晚上可以好好和她聊聊,她是啥来头我也不知道,半道上捡来的。”陆为民目光柔和在隋立媛身上游弋,隋立媛只觉得对方明亮温和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哪一处,哪一处就没来由的生出一种痒意,尤其是落在自己胸前时,更是一种让酥痒热意在自己包裹在乳罩里的两团荡漾。
比起整天除了喝酒打牌玩女人的朱明奎和整日里只会坐在办公室里练书法的更上一任书记,陆为民才算是洼崮真正的掌舵人。
淡淡的潮意在私处泛起,隋立媛只觉得陆为民的魔掌就像一快散发出无穷热意的火炉炙烤着自己,让自己全身都发烫起来,甚至连自己的头也变得昏昏沉沉,再也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只能这样半倚半靠的斜躺在陆为民怀中。
隋立媛眼hetushu.com波流盼,“那我帮你去套套话,问问她?”
“嗯,她这会儿跑出去了,非要出去转悠一圈,正好今天值班的马大姐要上街,就带着她出去溜一圈了。”
隋立媛含笑点点头,这个男人考虑事情很周密,一种说不出的甜蜜荡漾在她胸中。
陆为民在窗前看着隋立媛走了过来,冻得通红的脸庞更多了几分醉人的色彩,陆为民办公室里没有空调,但是却又一个电热取暖炉,回来之后陆为民就开着,自己坐在沙发边上烤烤手脚。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大胆,怎么会就有这种说不出的想要犯罪的畅快感,可他现在就有这种恣意妄为的冲动。
再替对方扣上乳罩锁扣时,陆为民又忍不住在对方胸前肆虐一番,惹来隋立媛一阵白眼,好一阵后,两人才算是把情绪平复下来。
见陆为民依然勾住自己腰肢不放,隋立媛是真急眼了。
陆为民坐在沙发里靠在沙发背上,这套沙发是年前才买的,也是章明泉坚持要买的,说堂堂洼崮区委书记办公室里连客人来了都还只能坐破藤椅,怎么也说不过去,洼崮区委再穷也得要必要的门脸撑起,所以自作主张的买了这套沙发,猪皮面料的,陆为民都觉得很不错了。
门口的老刘头对于隋立媛的到来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指了指院里深处,就缩了回去。
“捡来的?”隋立媛眉若春水,轻轻一蹙。
陆为民的确是爱不释手,这两团根本无法一手hetushu.com掌握的肉丘太让人迷醉了,他无法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硕大饱满,挺翘结实而富有弹性,根本没有任何下坠的迹象,两点凸起在他有力的爱抚下迅速肿胀勃立起来。
老刘头对隋立媛并没有多少恶感,在他看来这样一个女人本来就是无根浮萍,需要依托一个深根大树而生,前任书记朱明奎不是东西,但陆书记不一样,当然他也不认可陆为民和这个女人搅在一起,毕竟这多少也会对陆书记前程有些影响,好在现在看起来陆书记只是要利用隋立媛和隋氏兄弟拉上关系为区里的中药材专业市场牵线搭桥。
“急什么?”陆为民有些艰辛地看着隋立媛丰腴的身段透过健美裤传递过来的信息,站起身来,有些放肆的便揽住对方的腰肢。
“嗯,具体情况晚上你自己问她吧,反正你们都是女儿家,我也懒得多问。”陆为民摊摊手,一脸无奈。
“啊?!”隋立媛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人来人往,虽说大过年的没啥人,但是老刘头就在门口门房里,那个女孩子也许随时会回来,若是被人撞见,自己顶多就是再背一个恶名,可陆为民可真的就算毁了,那绝对不行。
“不,不行。”隋立媛几乎是用尽全身最后的一丝理智和力气转过身来,绯红的脸颊如高烧病人,溶溶的眼波几乎要把陆为民瞬间淹没,“我们不能在这里,你真的想要,以后,以后随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