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六十八节 脚踏实地

“那些具有发展潜力的种植户呢?”陆为民紧接着问道。
章明泉在门外就听了一个大概,估摸着是陆为民要继续霸着这辆车了,不过说回来这一段时间要忙乎着把建市场的双方都要牵线搭桥拢在一块儿,这昌州洼崮两头跑,还得要随时往县城去汇报,区委里边这辆面包车还真有点吃不住劲儿,现在陆为民看样子是把这辆车给拿下了。
“老章,下午四点钟,我要赶回昌州,要和大东制药厂厂长林和祥见面,看看有没有机会把大东制药厂拉到咱们洼崮来投资,后天隋氏兄弟会带药商们来参观种植基地规划并和这些种植大户们见面座谈,这边就全权交给你了。”陆为民看了一眼彭元国,“这会儿还有几个小时,让小钱开车,元国,你和我去跑几家,就看看沙梁这几户,坐一坐,实地了解一下。”
这种事情当事人不承认,而且还是自己的领导,他也不好深说,转念一想,这陆为民一个壮小伙子呆在这洼崮,血气方刚,你要说没个女人暖被窝,泻泻火,怕也是不现实,只是这和隋立媛太勾人了,加之这名声在外,陆为民要真和她搅在一起,实在太扎眼了。
陆为民要求彭元国不但要对这些种植大户注意走访到位了解他们的要求,另外也要对那些有发展潜力的种植户进行了解,倾听他们的想法和意见。
章明泉笑眯眯地看着彭元国在陆为民面http://m.hetushu•com前有问必答,陆为民对彭元国印象不错,他也一样,在年前就和陆为民提过,像彭元国这样的年轻干部不应当搁在区委里边生霉,而是应当下放到乡镇上去磨砺磨砺,是骡子是马,只有搁在乡镇上,才能真正见出分晓。
“陆书记,我都见过,种植大户就这十来号人,去年我就到他们家去一一见过面,大部分人我原来就认识,他们家我也去过多次,您提出来那个想法之后,他们也很感兴趣,也问了不少问题。”彭元国显得胸有成竹:“至于您说的有发展潜力的种植户就是我根据各乡镇提供的情况我自己筛选出来的,主要是选择那些有一定文化,年轻结构比较年轻,愿意接受新观念,也有一定市场意识的种植户,我筛了筛,洼崮大概有七八户,沙梁多一些有十来户,小坝也有六七户,垛子口有四户,我到他们家都去看过,也和他们具体谈过,年前我还专门到各乡镇去,和他们一起去座谈过。”
这些种植大户陆为民抽时间也去过几家,但是没有能走完,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了彭元国。
陆为民接过彭元国递过来的资料,粗略浏览了一遍,抬起目光,“嗯,元国,资料上的这些人你都逐一见过作过了解么?”
章明泉心里也暗自感叹,这从上边下来的干部的确有一些优势,人缘关系广,人脉深厚www.hetushu.com,拥有的各种资源也就不是下边成长起来的干部所能比拟的,其他的不说,就是这辆皇冠轿车,自己这些干部奋斗一辈子也未必能挣到坐一坐,可人家一个电话就能借来,甚至还是无限期使用,你说这差距有多大?
不过陆为民似乎对此不以为意,章明泉也是无可奈何。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才会让他在对隋立媛的态度上变得模糊,他不愿意人云亦云,虽然也知道自己的态度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但是他不想改变。
“哦?那他们对于扩大种植面积的最大担心是什么?”陆为民点点头,目光犀利,他想看看这个区委办的年轻人工作踏实程度。
所以章明泉在看出陆为民似乎和隋立媛之间有那么一点不正常关系兆头时,他也就赶紧让自己老婆提醒隋立媛,朱明奎这样的干部栽了也就罢了,可千万别害了陆为民这样的领导,他自己也很含蓄的提醒过陆为民,别在这种事情上栽筋斗,太不划算了。
“嗯,我已经和县农行张行长以及联社的李主任联系过了,可能他们要过了十五之后才会有时间,估摸着他们也知道是什么事情,区委和各乡镇都已经找了几个信用社,农行洼崮营业所这边我也去接洽过,他们都说这可能需要县行和联社那边有政策出来才行。”
搁下电话,陆为民这才舒了一口气。
筛选物设具有发展潜力的种植户和_图_书则是陆为民专门交给彭元国的一项任务,打造中药材种植基地不仅要依靠原有的种植大户,更重要的是要培养一批年轻的有一定文化程度和市场意识的新型农民,让他们在种植大户的带动下逐步发展起来,进而辐射到整个种植户群体。
“种植大户们最担心的还是市场,他们有一定技术和经验,对于产量这些问题都不用太担心,主要是觉得市场价格和市场容量不好把握,一旦种植面积扩大,产量上来了,市场消化不了,价格暴跌,这个情况是他们最担心的,所以他们也迫切希望这个市场能够尽快建起来。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各乡镇政府在这上边也做了不少工作,比如在政策上支持他们多承包荒山荒坡进行改造,承包费可以根据条件减免缓,在这些因素刺激下,这些大户们大部分今年的种植面积都有较大的增长,但是还有一部分人在观望。”
“嗯,合金会原则上只收不贷是我的意见,当然并非一刀切,但是目前就我们合金会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所以我个人看法这个口子还不能开。”陆为民语气平和,“至于信用社那边,我想他们扶持农村经济发展是它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在这一点上区里也准备和信用联社衔接,要求他们在这方面加强支持力度,这一个问题上到时候老章和我可能需要去拜会一年县农行和信用联社的主要领导。”
陆为民是个和图书干事儿的主儿,来洼崮就明确给自己说要让洼崮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年之内要让洼崮成为全县六个区里经济发展的领头羊。
章明泉不知道别人注意到这一点没有,可他自己是觉察到了,这种情形下,他还只能硬着头皮时不时陪着陆为民去隋立媛小店吃一顿,打打掩护,免得陆为民去隋立媛那里太过招摇,毕竟自己老婆和隋立媛之间的亲戚关系不少人也知道,也可以避免太多人往那方面想。
章明泉发自内心的关心陆为民也知道,内心很感激,隋立媛在很多人心目中是典型的骚狐狸,红颜祸水,谁挨着那就得沾一身骚气,可他却不那么认为。
彭元国这样一说倒是让陆为民颇为意外,他只是给彭元国很粗略的提了提要考虑选一批有发展潜力的种植户出来,没想到彭元国居然就能揣摩到自己的意图,扎扎实实的把这项工作搞了起来。
“我出面也未必能行,县农行和县联社那边我不太熟悉,不过我打算找找人,先疏通疏通关系。”陆为民也有些头疼,银行系统历来喜欢锦上添花不喜欢雪中送炭,要让他们加大放贷力度,也不容易,而且尤其是在自己要求洼崮区四个乡镇的合金会只收不贷的情况下,只怕农行和信用社会更担心。
章明泉一边笑一边道:“这些家伙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我估摸着我的分量还轻了点,还得要陆书记你出面才行。”
和_图_书他们目前的担心和困难主要是资金和技术,技术问题都还好解决一些,种植大户们对种植技术并不封锁,实际上种植技术也并不高深,各乡镇农技站也都有专门指导种植技术的农技员,问题不大,关键是资金问题,要扩大种植规模,主要还是走开垦荒山荒坡的路子,各个乡镇的荒山荒坡面积很大,村组也希望把这些荒山荒坡承包出去,但是要把这些荒山荒坡改造成为适合药材种植的土地,不但要投入大量人力,资金更是一个大问题。”
不过感慨归感慨,章明泉倒是想得挺开。
这口气虽然提得大,但是人家却是拿出了实实在在的东西来,有这样的领导来,对洼崮区的老百姓来说,也是一个福分,比起朱明奎这样的货色来,之间的差距相差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接触这么久,隋立媛自立自爱,并非像想象中的那样,陆为民也不否认隋立媛吸引自己有姿色容貌这方面的因素,但是那只是外在因素,接触久了,这个悲情女人在残酷的现实生活中的挣扎历程,也让他颇有触动。
彭元国侃侃而谈,“目前信用社对于农村个人贷款控制很严,要求必须要有足额担保,而村级组织担保信用社已经不太认可,而乡镇政府也下发文件不允许村级组织为农户进行信用担保,至于合金会,根据区委下发的文件,严控贷款,基本上现在都在只收不贷,所以困扰他们的资金问题最为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