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七十二节 钓金鳌(2)

陆为民应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撒谎,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核实这个情况并不困难,自己也有自己的渠道来了解,所以这让林和祥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但是不容否认如果二叔对某一处个人印象更好,会影响到企业的选择决定。”少女思维也很敏捷清晰,“国营企业负责人实际上不需要对企业所有者负责,名义上只需要对上级负责,但实际上他们作出决定的随意性很大。”
“敢和我夸口,当然得有点儿真本事,他能给地委书记当秘书,肚里自然也有点儿货,见了面就知道了,希望能给我多一点儿惊喜。”
林和祥来这里就堵了好一阵车,好在林和祥早有所料,让司机提前了半个小时来接,这才避免了迟到,无论和谁第一次见面,林和祥都不想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卓尔换了一身相对顺眼的衣物,海蓝色的小皮衣外加火红的高领羊绒衫,锥形牛仔裤下一双红色马靴,全金属链扣的皮带让女孩上下都洋溢着一种青春妩媚的活力。
会不会是陆为民担心改制会影响大东制药厂对外投资建厂的计划才故意这样说?这个念头也只是一晃就过去了,林和祥不相信对方不智到这种程度,这种消息叶瞒不了人,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自己倒是需要考虑一下该怎么应对才好。
“陆为民,你这样的态度还算是有求于我二叔么?”
林和祥眉毛皱了起来,这可就有些出乎他的和*图*书预料了,如果是两三年时间,谁知道两三年后自己还在不在这个位置上?变数太大了,他还以为是不是需要拖上三五个月甚至半年时间,没想到对方居然说是两三年,那自己的一些想法也就根本无从谈起了。
林和祥目光淡然,多年的政府工作和这几年当企业一把手已经让他养成了宠辱不惊的气度,纵然陆为民能给他带来很多意外,但是他今天来却又更深的想法,那就是从陆为民这里是否可以揣摩出省委对大东制药厂改制的一些意见看法。
见到迎上前来的年轻人,虽然知道陆为民很年轻,但是林和祥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么年轻就是副处级干部了,哪怕是个偏远穷县,但是毕竟也是副处级干部,一个县几十万人口,就能在巅峰群体中立足,若要说是全凭偶然,那也不可能。
“你的观点有些道理,但是你考虑过没有如果企业搬出主城区到郊区,那么职工生活问题怎么解决?他们由此带来很多生活不便,这会影响到这些职工的工作积极性,甚至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作为企业主人,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我承认这可能是一个必然趋势,但是未必会在我担任厂长期间就要解决,我只能着眼于目前我更需要解决的问题。”林和祥承认陆为民的观点有可取之处,但是不认为就是目前需要立即付诸实施的。
“为什么用这样的和-图-书眼光看我,是不是我的表现颠覆你之前的对我的看法?”少女有些洋洋得意地瞥了一眼陆为民,得瑟的笑容这个时候看起来挺可爱。
林和祥眼睛微微眯缝起来,上下打量着陆为民,良久,才缓缓道:“你觉得大东制药厂具备了现代大型企业的条件了么?”
“卓尔,你觉得洼崮有求于大东制药厂我就必须要诚惶诚恐奴颜婢膝么?”陆为民一边走,一边示意往里边走,“刚才林厂长也说了,大东制药厂要投资建分厂那也是要看什么地方条件更合适,更符合大东制药厂的意图,如果林厂长是一个合格的企业家,那么他会以企业利益为唯一抉择。”
“林厂长,我是陆为民,今日能得林厂长拨冗相见,我代表洼崮六万老百姓感谢林厂长了。”陆为民文绉绉的话让林和祥也不禁一乐,“陆书记,你这话有语病,见面不过是一个礼节,你不需要感谢谁,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大东制药厂真要在哪里投资建厂,那也是因为生产需要,绝不会因为谁需要帮助大东制药厂就当慈善家来投资,你说是不是?”
“二叔,你别把人都当成乡下土包子,你见了陆为民就知道了,这个人见识谈吐一点都不像是乡下干部,他托我转达给您的话或许有点玩噱头的意思,但是想想恐怕也得有点儿真材实料才行吧,要不一见面露了馅儿,岂不是大丢颜面?”
他也知道省市对效益较好的企业是否该m.hetushu.com进行改制一直有不同意见,总体来说省里是倾向选择一两家来试点的,而市里则希望把精力集中到效益不好的企业上,在这一点上从汪正熹担任市委书记期间就一直对效益好企业参予改制持反对意见就能看出来,但是邵省长的态度很明确,而夏力行的意见也是坚决支持全面试点,所以林和祥也一直认为这一次昌州市肯定还是会选一两家企业来试点,他才会想方设法做了不少工作,让大东制药厂成为唯一一家效益不错的改制企业。
陆为民有些惊奇地看了一眼卓尔,这个丫头的言语很犀利,虽然他也知道卓尔是昌江大学经管系的学生,但是没想到对方对国营企业的管理机制也有这样深的见解。
“目前不具备,但是如果在有所作为的负责人引领下,未尝不能做到。”陆为民显得很坦诚,“但是就目前大东制药厂的产权结构来看,我觉得不易做到。”
“制造型企业撤离大城市是必经之路,随着国内城市化进程进一步推进,中心城市城区面积进一步拓展,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对自己的居住条件将会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这就使得房地产行业会对城市土地越来越大的胃口,像制造型企业对周边地区不可避免的会产生诸如噪声、废水废气、交通拥堵等压力,而且从单位产出来看,工业用土地是无法和商服住宅用地的价值相提并论的,比较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利用选择有利时机,适www.hetushu.com时搬出中心城区……”
林和祥和卓尔上了楼之后,陆为民早就在门口迎候了。
“嗯,有点儿,不过也在情理之中。”陆为民耸耸肩。
“林厂长,其实我觉得昌州市在这方面太过于谨慎保守了,这是一个不智的决定,我也知道林厂长希望尽早改制,这样可以甩开一切束缚,让大东制药厂有更大的发展前景,但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所以我们只能站在这个现实角度上来考虑问题。”陆为民目光如炬,紧紧盯在林和祥脸上。
林和祥点点头,心中暗道,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昌州这两年发展速度和全省平均增速保持一致,既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也没有太大的失误,不过在城市建设上和昆湖、青溪这些城市相比却有些滞后了,老城区拥堵严重,而新城区虽然早已经有一些规划,却囿于财力问题,新区拓展基础设施建设需要海量资金,使得昌州方面在这个问题上进展缓慢。
见两人一上来就斗嘴,卓尔忍不住抿嘴一笑,这两个人还真有意思,陆为民前恭而后倨,二叔却是软中带硬,你还真感觉不出陆为民是有求于二叔。
陆为民展颜一笑,“林厂长的话有道理,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大东制药厂如果真要投资,肯定会有不少选择地,洼崮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更直观更详细的推介自己,那毫无疑问可以获得更多的机会,我因为林厂长给了洼崮这样一个机会而道谢也属合理和_图_书。”
“省里和市里对大东制药厂的产权改制已经有了一些想法,现在还没有敲定,厂里也在等待正式文件政策出来,在此之前……”
“哦?”林和祥吃了一惊。
“陆书记,你所指的短时间是指多长时间?”这一点很关键,林和祥不得不问清楚。
“我个人预计两到三年内都比较困难。”陆为民略加思索回答道。
“嗯,林厂长,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然做为国营企业负责人,你的说法也没错,你不需要对几年后也就是自己卸任之后企业的发展作太多考虑,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家应该要考虑更深远一些。”陆为民显得很自信,“一个现代化的企业生产制造中心未必要和行政总部与产品研发中心、营销总部在一起,出于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需要,前者应当放在郊区交通和储运方便所在,而后几者则应当置于通讯发达、生活条件便利和环境优美、易与吸引人才资源的所在,这是一个大型现代企业的发展趋势。”
林和祥的话被陆为民打断,“林厂长,请恕我打断一下,据我所知昌州市对大东制药厂要和其他经营状况不佳的企业一起进行改制可能有不同意见,而且这种意见还很强烈,省里边也在考虑这一点,估计短时间内要把大东制药厂推上改制一线的这种可能性不大。”
这是一处临江雅座,初春的料峭使得宽大的落地玻璃不得不将室内室外分开来,适宜的室温让人处于一种很舒服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