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七十三节 钓金鳌(3)

尤其是原本厂里早在三年前林和祥就决定于昌江医学院共同研制开发两种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新药,并为之投入了将近三百八十万研究经费。这两种新药实际上昌江医学院药物研究所前期已经进行了将近十年的研制,由于开发过程并不十分顺利,这个项目一度面临搁浅,最后在大东制药厂投入资金并成为合作研发方后,才得意继续开发区下去。
去年上半年老的党委书记因为年龄原因已经退了下来,而新任党委书记是从市计委过来的,在国资委尚未成立之前,计委和经委系统的干部交流相对频繁,林和祥对新来的党委书记并不熟悉,但是也不陌生。
在新任党委书记才来这几个月期间,林和祥和对方倒也勉强能相安无事,对方并不怎么干预厂里业务上的安排,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对方开始有意识的安插属于他的人手,这让林和祥也觉察到了危机。
“我估计你也许会选择调离大东制药厂回你原来的单位,也许昌州市里边有些人也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陆为民微笑着道,“这符合你的性格,但我觉得这样做太过窝囊。”
“林厂长,请不要生气,我这个人素来实话实说,以你现在的年龄和身份,在扭转无果的情况下,你百分之八十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做一个更男人的选择。”陆为民笑吟吟的道。
正因为这个特殊因素,很多http://www.hetushu.com时候昌州对省里的一些政策意见并不愿意完全遵照执行,而是有选择的执行,甚至也经常要发生讨价还价的事情,有利于昌州的就不折不扣,对昌州有影响的便要打折扣,或者阳奉阴违,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
陆为民语言充满了循循善诱的味道,但是林和祥却从其中听出某种阴谋的气息,他已经完全收敛起了最初对陆为民的小觑之心,甚至隐隐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戒惧心理,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家伙知晓的东西太多了,而且对人性的理解也是深入骨髓。
“林厂长,我个人对您很尊重,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本来是希望大东制药厂改制暂时搁一搁的,这样我可以更有机会说服你到我们洼崮投资建分厂,但是从长远角度来看,大东制药厂如果不能实现改制,尽快摆脱那些非经营因素的影响,只怕日后就会出问题,这对于一个竞争日趋激烈的市场来说,也许就是一个灾难。”
林和祥眉毛一掀,语气变得有些生硬,似乎是被人说中了心事一般,“窝囊?那你觉得怎么才算豪放?”
“大东制药厂这几年之所以能成功,我想其原因你比谁都清楚,一旦支撑起这个企业发展最根本的基础坍塌,那么内耗就足以让这个企业彻底葬送,而以您的为人,我想你是肯定不愿意搅合到其中去的,但和_图_书是残酷的现实却是不以你意志为转移的,我想你对此很清楚。”
只是党委书记决定人事这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定式,在前几年里,由于前任党委书记一直持支持态度,所以林和祥很多想法和意图都能够通过党委会顺利的贯彻下去,所以没有什么感觉。
在老党委书记退下去之前,曾竭力推荐林和祥兼任大东制药厂党委书记,但是这个建议没有能得到市里边的同意,最终从市计委调任一名副处级干部来大东制药厂担任党委书记。
林和祥心中有些悲凉,新来的党委书记显然是获得了市里有力人士的支持,否则绝无可能这样大张旗鼓的在厂里搞事情。
虽然他现在连对方的陷阱诱饵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对方这样摆明车马,肯定有所仗恃,甚至可能是算定自己无法摆脱这个陷阱和诱饵。
现在新任党委书记虽然还没有露出其他意图,但是在厂里干部安排任用上已经明显表露出了他自己的想法,这本来也在林和祥预计范围之内,他也准备接受这一点,但是让林和祥无法容忍的却是对方年前开始在厂里业务工作上的干预。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林和祥突然展颜一笑,他对这个家伙警惕中也越来越感兴趣,这是一个胆大妄为但是又不乏头脑的家伙,而且如此年轻老练,就不能更让人想要探究对方脑瓜子里想什么了。
林和祥没有答话,他知道对m.hetushu•com方在和自己绕了这么大圈子,又对大东制药厂和自己现在的状况做了如此细致周详的了解,肯定就是在等待着现在这一刻,他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还是一个钓饵,但是他不想让对方如此轻易的占据了心理优势,这对自己下一步很不利。
林和祥狐疑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他不知道陆为民知道一些什么东西,但是这家伙敢这样光明正大的找上门来,绝不仅仅这是为了探讨什么狗屁现代企业制度或者产权制度改革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
因为这个原因,原本和大东制药厂一直合作得十分融洽的昌江医学院甚至扬言要和大东制药厂对簿公堂,控告大东制药厂毁约拒绝支付后期研制开发费用三百六十万元,这也使得林和祥与新任党委书记关系骤然紧张。
陆为民语气越发自信,灼灼的目光迎着林和祥有些冷森的眼神,似丝毫不在意对方表露出来的敌意。
或许这几年大东制药厂风光太过,不少人想要吃这一块唐僧肉却又被自己硬生生挡住了,难怪老党委书记下之前不无担心的提醒自己需要和市里边有关领导搞好关系,必要的时候该让步就得要让一步,水至清无鱼,自己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只想到下一步怎么来让大东制药厂的规模效益再上一层楼。
“很简单,大东制药厂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大东制药厂,如果失去一个正确的掌舵者,一个体制依然僵化的m•hetushu•com国企是很难在市场竞争中继续维系下去的,你之前所做的努力并没有触及企业根本,所以当一些正面积极因素消褪时,那么负面消极因素带来的疮孔很快就会让大东制药厂这艘船沉入海底。”
前任党委书记和林和祥是昌州市经委的老搭档,也正是那位老书记去把林和祥要到大东制药厂来的,两人和衷共济,使得大东制药厂在三年内创造了一个奇迹,产值利税连年翻番,也使得林和祥赢得了极大荣誉,但是这个奇迹是建立在党委书记对林和祥这个厂长的坚定不移的支持下的。
“陆书记,你想说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我想以林某人的智慧和理智,可以分析得出一件事情一个看法的好坏优劣。”林和祥冷冷的道。
“如果市里边真的认为大东制药厂的情况不适合改制,那市里边肯定也有他们的考量,我作为大东制药厂厂长当然也只能服从,至于说其他,林某还没有想过。”
记忆中陆为民很清楚大东制药厂的结局,这甚至在几年后成为昌州市委的一个噩梦,职工们无法接受从几年前的辉煌一时一下子变成了资不抵债的破产企业,屡屡省市两级政府而那位后来兼任了厂长的党委书记后来被纪检部门双规,最终以贪污和受贿罪锒铛入狱十五年。
陆为民很笃定的捏起手中银勺,搅动着咖啡。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林和祥才会积极谋求大东制药厂进行改制,希望通过改制来http://m•hetushu.com实现大东制药厂引入外来投资者,实行现代企业制度,推行现代企业的经理人制度,只不过他的这个想法却被陆为民今天无情的粉碎了。
陆为民见对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说法,心里也知道对方肯定也早就有了一些预感。
所以一直到去年这个研发项目才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结果,眼见得两种新药已经研究成功并投入临床试验,但是新任党委书记却认为这是一个无底洞,坚决不同意再向这个项目投入后续研发资金,并质疑这个项目当时的决策是否合理是否透明。
昌州是个省市角力的漩涡所在,作为副省级城市,昌州市有着省里其他地市所不具备的许多特殊资源,一般说来市委书记都是省委副书记兼任,而且几乎可以肯定在这个市委书记位置上呆上一届都会获得升迁,邵泾川之前的两任省长和一任省委书记都是从昌州市委书记成长起来的,其中还有一任省长调任了西部一个省担任省委书记。
林和祥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大东制药厂貌似风光无限,而林和祥似乎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陆为民却清楚,林和祥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
而新来的党委书记更是拉拢了厂里几个副厂级干部,在去年十一月的人事调整上大动干戈,调整了多个重要人事岗位,其中负责生产和销售的几个中干全数调整,这也引起了林和祥的极大愤怒,但新任党委书记的动作却获得了昌州市委一些领导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