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七十六节 林家

“嗯,和祥,我知道,卓尔的脾性你也清楚,也是我小时候惯出来的,像个刺猬,谁去碰一下都得扎一手血,我不是不想管,而是现在真不到该怎么管了,我说啥她都两句话就给我顶回来,你让我怎么管?”林和文叹了一口气,“算了,她也长大了,既然你都说她知道自己怎么来处理她自己的事情,那我就心安了。”
林和文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在经营上没说的,但是在处理人际关系,尤其是处理与政府领导和上级主管部门领导的关系上却欠些火候,或者说他清楚,却不愿改变。
如果搞一个分厂,不但牵扯到和大东制药厂本厂的竞争,而且一样要受本厂的制约影响,如果本厂效益下滑,那帮人肯定会把责任推卸到分厂的竞争上,当然自己新搞一家企业起来,对方肯定一样会推责任,但是那对自己就没有什么影响了。
毫无疑问陆为民是有备而来,更是有为而来,而且很显然对方是看重自己而非大东制药厂本身,这一点让林和祥颇为自傲,而对方提出之所至看重自己也让他感到有一种天下谁人不识君的睥睨众生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喟叹,如果陆为民不是那么双峰县洼崮区的区委书记而是昌州市的市委书记该多好。
虽然女儿对自己和她母亲离婚很不理解,也不原谅,但是林和文对女儿的疼爱是包括卓家人都承认的,可以说小时候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卓尔有些骄纵任性的性格未尝hetushu.com没有林和文小时候的溺爱有一定关系。
林和文淡淡笑了笑了,“和祥,你没想过对方是不是就像在这个问题找个茬儿把你扳倒么?几年时间往里边砸了好几百万,却看不到半点效益,换了谁谁心里也得生疑,如果能用这办法一举把你给扳倒,岂不是省事许多?”
自己不是年轻人了,早已过了热血冲动的年代,但是方才林和祥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所以他希望用初春的寒风来冷静一下自己的头脑。
正如陆为民所说的,资金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林氏家族在海外亲戚众多,随便发个声音,募集一下,几百万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关键在于信心,而陆为民对自己如此有信心,如果真的敢真金白金砸几百万出来,林和祥凭借这个底气再去向林氏家族募集几百万并不是什么问题。
林和祥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司机拉着自己在城里慢慢的遛着,后窗玻璃落了下来,依然清冷的寒风让他先前澎湃的热血渐渐冷静下来,他需要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嗯,夏力行的前任秘书,现在在双峰县一个区里当区委书记,好像挂了县委常委。”林和祥点点头。
林和文有些讪讪的挠了挠头,他知道自己在婚姻上的失败为他在林家族人印象分减掉不少,林和祥是在变相的提醒自己。
有一千万的启动资金,基本上可以支撑起项目启动了,后续资金完全可以通过www•hetushu•com贷款来解决,在这方面林和祥还是有些自信的。
“所以你觉得陆为民的建议可以考虑?”林和祥沉吟了一下才道。
“那好啊,我就希望他们去好好查一查,看看姓林的在里边有没有啥猫腻。”林和祥轻蔑的撇撇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林和祥皱了皱眉头,他对自己这个哥哥也还是有些看法的。
林和祥没有住这里,但是按照当初两兄弟的约定,林老爷子百年之后这一出院落就是林和祥的,两兄弟本来关系也就不错,所以在这上边也没有什么好争的。
这里是原来林家祖宅所在地,只不过在解放后原本属于林氏祖宅的这一片基本上就被没收了,在文革结束落实政策时,倒是把两处面积不大的宅院发还给了林家,除了林老爷子住着一处宅院外,也就是卓尔的父亲林和文住在另一处院落里。
关键是自己是否愿意或者敢于去闯荡这么一回。
林和文的宅院比林老爷子的宅院略小,双扇门外加狮子头扣环,两个装饰灯笼悬挂在外,两座很有些年成的石狮只剩下座子,也没有刻意恢复,倒也多了几分残缺美。
新嫂子比卓尔大不了多少岁,二十七八岁的年龄,据说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已经四十有五的兄长,这相差十五六岁,也不知道自己兄长是怎么想的,现在听说那女人还要生一个孩子,兄长本不想要孩子了,但是拗不过对方,还是给装上了,据说都有三四个http://m.hetushu.com月了,林和祥也没有问过,林和文也知道林和祥不太满意,所以也很知趣的从来不在自己弟弟面前提这茬子事儿。
也许自己该向大哥请教一下,听听他的建议和看法。
“嗯,可以考虑,当然这主要看你自己的意思,如果你觉得跳出来可以干一番事业,那自然没的说,就算是没有林家的支持,我也可以通过其他一些渠道帮你募集一些资金,加上陆为民不是承诺为你提供五百万么,我估摸着搭个架子起来,应该不是问题,至于后续流动资金可以从银行来考虑,这都不应该是问题。”林和文顿了一顿,思索了一下,“陆为民看样子还真是夏力行的心腹,他敢断言说大东制药厂改制会被搁下,这肯定是夏力行给他的信息,我建议你不如早一点走,免得给人留下是因为没有达到你改制要求而走,这样日后你要在这个行道里生存也好处一些。”
“卓尔也不小了,她有她自己的生活和思想,有她自己的世界,这几年你平时有多少时间管过她?除了满足她的生活费外,你还管过她什么?”林和祥本来不想说的,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刺兄长几句,“她都已经十八岁了,成年了,我倒不是说鼓励她谈恋爱啥的,那陆为民应该和卓尔也没有那层关系,估计就是想要通过卓尔签个线搭个桥吧。”
要说陆为民第一个建议是最符合林和祥的本意的,但是思索一番之后,林和祥也承认陆为民所说的没错,这不是一hetushu.com个好主意。
想到这里,林和祥吩咐司机把车开往怡园路。
自己的处境很不好,兄长给自己的建议也是没有必要再在大东制药厂这潭浑水搅下去了,贾国志不是善男信女,季涌河更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他们不会容忍外人来破坏他们的捞钱大计,不如先回市经委,如果真的还对搞企业有兴趣,不妨寻找机会重新出山。
怡园路是位于城西临江的一条幽静小道,路很窄而且曲曲折折,只能容纳三辆车并排行驶,全路段对大车限行。
“和祥,你在当厂长这几年怕也得罪了不少人吧?效益这么好的一个厂子,里里外外想要在这块肥肉上啃一口的人怕不少,你的性格我清楚,怕是难得委曲求全的,在外人眼里,那就是所有连肉带骨头都被你和老耿吞了,连残汤剩水都没给他们留一口,断人财路和杀父夺妻也差不多了,也难怪人家要找你麻烦。”
林和祥本来已经熄灭了再搞企业的心火今晚又被陆为民勾了起来。
“你是说卓尔介绍给你认识的人?”林和文坐在梨木官帽椅里吃惊地问着,他对弟弟这个时候突然来访颇感吃惊,尤其是当林和祥提到卓尔时,更是吓了一大跳,深怕自己这个女儿出了什么问题。
林和祥摇摇头,他对自己兄长在处理家庭问题上的低能很是失望,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兄长在经济工作上的无能,能够在华泰实业担任老总一干五年,而且华泰实业也成为昌江建筑界的巨头,自然有其成功道理,所http://m.hetushu.com以他才回来兄长这里来请益。
“首先明确一点,你不可能再在大东干下去了,据我所知贾国志是下了决心要想一把抓的,你在那里碍人手脚,挪位置是迟早的事情,何必弄得不愉快?”林和文分析着林和祥的情况,“如果陆为民所说是真,那说明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五百万资金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他敢帮朋友一言而决,也充分说明这小子手上掌握资源不少,至于说我们林家这边,就像你说的,只要有人敢出资,我估计他们也不会后人,再怎么你也是咱们林家的长房子弟,几百万资金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何况他们也早就有意进入国内来发展,这也可以算是他们的一个试水吧。”
“陆为民瞅准了昌江医学院那两个新药研制项目,这小子眼睛很毒,一眼就能看出关键,哼,贾国志这个蠢货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都要开花结果了,居然来这么一出,弄得灰头土脸不说,昌江医学院还要告他毁约赔偿,这不知道是不是贾国志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啥都想牢牢抓在手里。”
现在卓尔在昌江大学读书,怡园路距离昌江大学并不远,但是卓尔却一直住校,即便是假期也极少会这边家里,大多数时候是在她姨妈那边住,但是林和文依然相当关心自己这个有些任性的女儿。
“双峰是一个穷县啊,丰州就够穷了,双峰在丰州都算是穷县了。卓尔怎么会认识他?”林和文对自己女儿的关心显然超过了对自己弟弟提出来的事情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