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七十八节 耳目

敏感的杜笑眉立即就觉察到了陆为民面色的变化,心里也是一凛,赶紧问道:“陆书记,有什么问题么?”
陆为民脑筋急转,在与梁国威、詹彩芝和关恒谈到大东制药厂的项目时陆为民就曾经专门提到过,大东制药厂有意要在昌州以外地区建分厂还只是一个意向性的东西,虽然基本确实,但要想引到双峰,却没有半点把握,正因为如此,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暂时不宜对外宣传,最好等到一切需要等到落实并有了较大把握之后再来宣传,过早透露这个消息,只会让周邻县市的竞争对手纷纷出击争夺,这对于各方面条件并不占优的双峰来说几乎就是自掘坟墓了。
杜笑眉的动作和表情让陆为民心中微荡,这个女人即便是在吃惊露出小儿女神态时都有一种别样的风韵,有点儿做作,但是却很勾人。
连杜笑眉都知道大东制药厂有可能到双峰建厂投资的事情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和这个女人多说无益,连她都知道了,也就意味着对手也许早就把这个消息的来源给搅浑了,你想要追查究竟是从那里泄露的秘密难度就很高了,只是这来源只有四个人,自己当然不可能,问题就出在其他三人身上,梁国威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以他的性格断无可能在没有把握之前四处张扬,剩下的两人就只剩下詹彩芝和关恒。
“准确的说,是有人在故意设套让和*图*书我钻,一方面把这个消息吵得沸沸扬扬,让大家都觉得这个项目肯定会落户双峰,另一方面也故意渲染这是我在负责抓的这个项目,一旦失败,那就是我的责任,全县干部群众受到伤害的情绪就会集中在我身上。”陆为民淡淡地道:“而且我确信我们双峰无法获得这个项目。”
“啊?!”杜笑眉反应过来,吃惊的捂住嘴,“这怎么办?现在县城里边老百姓早已经传得绘声绘色了,说是咱们双峰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一个外来投资项目,还说将极大的拉动我们双峰的经济发展等等,真要搞不成,县里怎么向老百姓和地区那边交待?”
这个新来的常委很神秘,这并不是指对方的来历,作为前任地委书记的前任秘书,这个身份保不了密,这个神秘是指陆为民的做派很出乎县里人意料,不但主动推脱了宣传部长职位,而且还主动孤身一人申请去洼崮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担任区委书记,这个举动当时是震惊了全县,杜笑眉也是大惑不解。
可现在还真有风言风语传出来说陆为民就在隋寡妇家搭伙吃饭,两人眉来眼去,还真有些不清不楚,这话在县里也很隐晦的流传着,这让杜笑眉也是说不出的味道来。
大东制药厂的内部情况不是一般人能够知晓的,一旦林和祥要离开大东制药厂,可以说大东制药厂的增长势头就会戛和_图_书然而止,甚至可能急速滑坡,至于向对外扩张建分厂,只怕贾国志这种人想都没有想过,只要能撵走林和祥,他们现在考虑的是如何把大东制药厂这块肥肉尽可能多的挤榨出油来填满自己的腰包。
看得清楚情势,知晓分寸轻重?
而后这个陆为民似乎就以洼崮为家了,除了开会,鲜有来县城里一趟,在招待所住下的时候就更少,让原本有些想法的杜笑眉也是无从下手,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你怎么能套的上近乎?
梁国威、詹彩芝和关恒当时都赞同自己的观点,但是为什么这才十天时间不到,就在县里传得沸沸扬扬了?而县里传得沸沸扬扬也就意味着根本无密可保,周邻地市肯定也得到了这个信息了。
自己这几个月把过多的心思放在洼崮了,忽略了县里这边的情形,或许是自己从来就没有把洼崮视为双峰的一部分,一直抱着独立王国的想法,对于县里的态度想法也就没有太多的考虑,但是洼崮毕竟是双峰的一部分,自己无法真正做到完全不考虑县里的想法,事实上县里现在正在把注意力转移到洼崮,这不是陆为民所希望的,但是却无从抗拒。
陆为民瞄了一眼显得很泰然的杜笑眉,若有所思,对方似乎是在表达一个模糊的意思,他一时间还不敢确定。
陆为民一字一句的话语让杜笑眉吃了一惊,她下意识的反问道http://www•hetushu.com:“只有四个人知道?那为什么县里到处都在传?”
可以说大东制药厂要建分厂的事情可以确定基本没戏了,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很显然就是想要把这个项目搅黄,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项目不需要人来搅合就已经黄了,但林和祥如果真的有这份雄心和胆魄来双峰新建一个制药厂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就是有人想来搅黄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有人说陆为民就是冲着隋寡妇那狐媚子去的,这话杜笑眉根本不信。
“陆书记,是不是真有啥事儿?我杜笑眉虽然愚钝了一些,但是也是看得清楚情势,知晓分寸轻重的人,您可能不太了解我,但我杜笑眉做人就讲一个坦诚,您若是信得过我,有啥事儿不妨吱个声儿。”
眼前这个女人似乎就是很合适的对象,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可以相信她么?
陆为民当着杜笑眉的面坐进了沙发里,却没有请杜笑眉入座,杜笑眉却不以为意,只是静静站在一旁,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笑眉主任,大东制药厂来双峰建分厂的事情本来是一个很秘密的事情,据我所知全县只有四个人了解情况,我在向梁书记汇报时就专门说过这个请款必须要保密,防止在事情没有敲定之前泄露出去,否则以我们双峰的条件,很难和周邻其他地市竞争,但是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这hetushu.com个事情居然就传得沸沸扬扬了,这让我无法置信。”
“这不是我的责任。”陆为民耸耸肩,梁国威急招自己来也许就是为这件事情,“也许该是梁书记头疼的事情,不过我很想知道究竟是谁要这么做,他们的目的何在呢?”
陆为民摇摇头。
陆为民不太相信是关恒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虽然自己没有专门打招呼,但是照理说他理应明白这中间的关节,不太可能去说什么才对,剩下就只有詹彩芝了。
要说隋寡妇真有那么大魅力,那自己还是杜九娘呢,永济还有小樱桃,也没见陆为民有啥动静,杜笑眉就不信隋寡妇有啥魔力能比自己强,在这一点上女人从来不服输。
可詹彩芝这样做对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那我的理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不希望看到这个项目在双峰成功。”陆为民慢吞吞的道。
杜笑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肯定触动了陆为民某根敏感神经,但是她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为什么?”饶是杜笑眉机灵过人,一时间也没有转过这个弯。
杜笑眉心领神会,对方没有说什么明显的话语,但是言语间的语气却很清楚,如果连这一点都领会不到,那她杜笑眉也枉自在县里边沉浮这么多年了。
看见陆为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股无形的压力让杜笑眉有一点说不出的压抑束缚,她想要摆脱却未能如愿,一直到陆为民的和-图-书目光有所变化,那种压迫束缚感才渐渐消去。
陆为民脸色骤变。
陆为民并不因为这个消息会带来多少麻烦而生气,而是为有人在其中捣鬼而愤怒。
“陆书记,我明白了,我会尽快给您一个答案。”杜笑眉点点头,举步欲往外走,走出两步却又停下来,似乎是在斟酌什么,“陆书记,杜笑眉是什么样的人,希望您用您的思维和感觉来分析判断,而不要道听途说,人言可畏,而在双峰,这句话可以发挥到极致,那就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在这种情况下,陆为民的确需要在县里有一个能够随时为他提供准确可靠消息的耳目,尤其是在县里没有一个真正和自己利益完全一致的人,无论是关恒还是蔡云涛都还远远称不上是自己人,顶多也就算是临时的同盟军,在符合共同利益的情况下,他们会给予自己强有力的帮助,但是在没有共同利益点甚至还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一切就很难说了,自己需要一个手腕超凡耳聪目明在外人眼中却又不可能和自己走到一起的角色来为自己收集掌握县里边的一举一动。
把这个项目水搅浑,导致双峰失去这个项目,招商引资工作出个大纰漏,她这个负责经济工作的县委副书记难道就能好过?这一点陆为民也想不明白,照说这个项目如果成功除了自己之外,詹彩芝应该是最大受益者才对,这是在为她减压,她不至于头昏到这个地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