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八十节 网

“七姐,你说这个陆为民真的值得押一注?”女人有些随意的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鸡心领的开司米羊绒衫这个时候把全身上下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白皙粉嫩的颈项沿着鸡心领露出的那一段肌肤,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那条突然深陷下去的沟壑更是把遮掩在羊绒衫下那对丰隆凸起显得格外硕大饱满,任何一个男人,甚至女人看到这副情形只怕都要眼珠子一定,男人是垂涎三尺,女人是羡慕嫉妒恨。
明天的常委会内容陆为民已经知道了,主要是研究如何接待行署专员孙震下一周来双峰调研。
据说这个说法让古庆的县委书记和县长几天都没有睡好觉,白头发都多了一大茬儿。
关恒见识远光都是不错的,但是却处于一个尴尬位置,而且也缺乏对新时期下经济工作该如何来搞的具体认知,当然这也许和他所处位置有一定关系,至于其他人或许在他们自己的本职工作上都能有一定造诣,但是在对于如何把握好新时期下党委政府在发展经济上的定位,都没有一个完整想法,后者说就没有真正考虑过。
据说孙震对两个县的工作很不满意,一是古庆,二是双峰。
或许男人都这样,好的东西都最好能被自己吃在嘴里放在怀里,别人打望一下没准都要不舒服,这个女人有如此傲人的资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或和_图_书者想要揽在怀里,又有多少人馋在心里?
杨显德是在等时间好安安稳稳到人大去,詹彩芝是在绿灯苍蝇,茫然瞎撞,戚本誉是有心无力,干着急,他不是替梁国威担心着急,而是担心梁国威在这一波冲击中受到影响太大,波及到他自己。
但是陆为民却知道这个会与其说是一个研究接待孙震的会,不如说是一个如何应对可能到来的诘难批评的会。
杜氏九姊妹也算是双峰的一大奇观,据说是几姊妹的老爹在生了三个女儿之后,一心想要生个儿子,拼着命的折腾,而她们的老妈大概也是土地极其肥沃,肚子以平均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鼓胀起来,后来按照外人的计算,平均就是一年零三个月她们的老妈的土地上就要发芽一次。
陆为民下意识地笑了笑,漂亮女人的确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优势,如果再有一些名声,那就更有一份独特的味道了,连自己不也是对这种女人既防范但内心深处也一样有着某种肮脏心思?
陆为民基本上可以确定会期一天的会议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对接待孙震来双峰调研的问题上,县里不是态度不统一,也不是不知道孙震想要看什么,而是双峰是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孙震一看,陆为民甚至怀疑孙震之所以选择双峰,就是想要让梁国威和李廷章明白,在这个问题上地和图书委行署是认真的,别指望着糊弄过去,要用这种方法来迫使双峰有所动作。
第二是双峰,据说孙震评价双峰的工作是“朴实无华,一看即忘,不知道县委县府的工作意图是什么,也不知道县委县府在干什么,更不知道县委县府在想什么”,这个评价是前几天才从地区里边流传出来的,听说还不是在某个私下场合出来的,而是在一定范围内孙震的公开评价,这几乎就是一记重锤击打在了双峰县委县府一大帮子人心坎上。
从杜家老大嫁的人现在已经是洪湖乡一个村支部书记,到老二嫁了一个工商干部,现在已经是太和工商所的副所长,老三嫁了一个包工头,以此类推,九姊妹嫁的人都算是有头有脸,也让杜家人颇为得意,只不过这有头有脸也只能算是有头有脸,你说真正要上得台面的人却没有两个,巩昌华已经算是杜氏姊妹嫁的人中出类拔萃的了。
也许自己真该好好考察了解一下这个女人的底细,不求在这上边下判断,但至少也应该有一个粗略的印象。
不过杜氏九姊妹也还算争气,也许是凭借着遗传加变异带来的优秀基因,杜氏九姊妹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但这都不算什么,毕竟漂亮女人在双峰不算什么,关键她们嫁的人或者曾经嫁的人在双峰大小都算“成功人士”。
在经济工作拿不起来和_图_书就要调整班子这个看法上,地委书记李志远和行署专员孙震惊人的一致,几乎每一次会议上,两个人都会不约而同的强调这一点,据说有好事者把从去年10月到今年春节前两位主要领导在各种会议上提到这个观点的次数统计了一下,李志远高达12次,孙震也有10次,足见两人对这个问题的看重程度和高度一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陆为民也有些为梁国威感到悲哀,这个县委书记不是没有魄力手腕,但是他的观点意识却落后了,他虽然知道发展经济是解决现在困境的唯一办法,但是他却看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节点,或者说他没有找到可以为他排忧解难的人选。
陆为民判断今晚肯定会有人来自己这里,梁国威是肯定不会来的,詹彩芝和关恒他们两人谁会来,陆为民不确定,在没有搞清楚大东制药厂这个事情谁故意泄露出去还是无疑泄露出去之前,陆为民对双峰这帮领导的想法都有些吃不准了。
坐在床头上盘腿打坐的女人只穿了一身睡裙,长相和杜笑眉十分挂象,除了年龄上看得出来大几岁外,眉目轮廓都相差无几,睡裙下连奶罩都没戴,一对凸起的乳头隐约可见,看了看墙上的钟,狠狠的嘟囔了一句,“这个该死的,不知道又趴到哪个女人肚皮上去下不来了。”
※※※※
据说很多人在听到这个hetushu.com评价之后都说眼下双峰要么只能立马做大事,要么就只能等着出大事。
可老天似乎也要给杜家开玩笑,每一次都是满怀希望,可每一次都是黯然神伤,一口气生下九姊妹,弄得杜家家贫四壁不说,连几姊妹小时候有时候出门都的要轮换着穿裤子,因为裤子不够。
古庆县委书记和县长睡不好觉,想必梁国威和李廷章也一样睡不好觉,梁国威和李廷章睡不好觉,只怕詹彩芝和杨显德两个人就是通宵不敢眠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看看这女人在了解谁在这件事情捣鬼上的表现吧,如果这女人真的能把这个情况底细摸出来,就足以证明这个女人要么在县委县府里边有过硬的人脉关系,要么就是有过人的能力手段,无论占到哪一头,都值得自己好好考虑一下了。
七姐嘴里的老巩是杜笑眉的姐夫,双塬镇党委副书记巩昌华。
照理说行署专员来县里调研虽然也很重要,但是这样几乎有点严阵以待的架势专门召开常委会来研究如何接待,就陆为民觉得是不是有些过了,不过考虑到孙震这还是担任专员之后首次到双峰调研,加之在担任地委副书记时对双峰调研时没有多少好颜色,所以这一次可以说是改变双峰印象的最佳机会,也难怪梁国威会这样兴师动众。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老巩,他说原来大家都认定陆为民是来hetushu.com镀金的,可是后来陆为民提出要下乡,而且还放弃了当宣传部长,跑到洼崮去了,这大家就拿不准了,照说就算是要做样子,也不至于去洼崮吧?老杜说县里也是议论纷纷,前一段时间议论少了一点,因为那家伙很少回县里,据说连常委会研究人事上的一些会他都请了假,不过这一段时间对他的说法又多了起来。”
“小妹,你有什么不敢押注?你好像觉得你现在还有多少资源一样,你都上了三十的人了,按照我们双峰的说法,你的资源即将耗尽,再等两年没准连余热都没有人让你发挥了,看看你姐,巩胖子现在连吃饭都不想带你姐出去了。”
“七姐我不是说我有多俏,而是你觉得陆为民会不会在县里只是呆一两年镀镀金就走?”杜笑眉眉峰微蹙,一只手横搁在乳下,另一只手肘部压在乳下那只手的手背上,以掌托腮,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
做大事的意思自然是拿出一点像样的东西让孙震看看,让孙震满意,而出大事的意思也很明确,那就是等着班子被大调整。
按照地区里边传出来的说法,孙震认为古庆是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以为是全地区经济老大,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没有明确工作思路,像小脚女人走路,忸忸怩怩,对自身经济发展没有清晰定位,没有找到或者说是根本没有找出古庆下一步该怎样来当好这个经济排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