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官道无疆

作者:瑞根
官道无疆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八十四节 效忠

转了事业编制?陆为民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这个女人专门提了她现在是事业编制人员肯定是有意图的。
“知道不知道这位外经委领导姓甚名谁?担任什么职务?”陆为民多问了一句。
“这我可不知道。”杜笑眉摇了摇头,随即赶紧补充道:“不过估计要问,应该问得到吧。”
“坐吧。”陆为民摆摆手,估计这女人已经看到了关恒从这里出去,掐着这时间到来,也不知道这女人对关恒的到来有什么感觉。
“笑眉主任,别以为我在说着玩儿,孙专员这个人我很了解,他最讨厌那些客套排场,吃住上都不是很讲究,下来调研你还要让他去住什么高级宾馆酒店,没准儿就是自己招骂了,上次他来双峰没在这里住,这一次来要住多半就得住这里,你的好好把宾馆打整打整,别到时候临时抱佛脚就来不及了。”陆为民正色提醒道。
“呵呵,谁说属兔的就干不了大事?”陆为民朗声笑了起来,这个女人倒是挺聪明,顺着自己的话语走,“我听笑眉主任自我介绍过,好像以前在开元区委干过?”
“嗯,笑眉,你去帮我了解一下有关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我给你一个我的私人电话,有什么情况直接和我联系。”这个女人能力不俗,至少人脉关系不浅,章明泉也说杜家九姊妹虽然嫁的人都算不上什么重要人物,但是在县城里遍布各个行业,的确是和-图-书一个很好的信息员。
“好像有人作陪,不过听说不是省外经委的,而是地区外经委的,具体情形我就不清楚了。”杜笑眉一边回答一边解释,“听说那个省外经委的领导曾经在黎阳地区工作过,当时詹书记还在县妇联工作,就和那位领导很熟悉,后来那位领导就调到省里去了,现在好像就在省外经委担任领导。”
“你了解的情况怎么样?”陆为民终于问及了正题。
“感谢陆书记的关心了,笑眉又没啥关系后台,只知道老老实实做事儿,可能是跟不上领导的思维节奏吧,在这边也好,乐得个清闲自在。”杜笑眉眉目间满是笑意,似乎丝毫不以被发配到这招待所来当主任为意。
陆为民先前那两句杜笑眉以为不过是对方的官话套话,但是听到陆为民说孙专员可能要住招待所,更觉得可笑,这招待所有多少年没接待过上边领导了?至少在杜笑眉过来这两年里,连地区来的普通干部都不住这里,要么电力酒店,要么双峰宾馆,别说孙专员,就是来个局长副局长,只怕也不可能选择这里住。
乳白色羊绒衫和白皙的肌肤相得益彰,蓬松柔软的乌发很讲究的披在肩头上,蛋形的脸庞看上去很精致细腻,似乎每一个部位都有点精心雕琢的味道,这女人还长着一双很漂亮的丹凤眼,和隋立媛的杏核眼相比,另有一番风韵。
陆为民和-图-书这一说杜笑眉还不敢不信了,他是前任地委书记的秘书,平时和孙专员交道多不多杜笑眉自然不得而知,但是看对方这样肯定,看样子关系还不一般,这让杜笑眉心里踏实许多,又多了几分期盼。
十年前的地区领导,调到省里去了,和詹彩芝有些瓜葛,这些线索综合起来,要查到情况不是难事。
“属兔好啊,属兔的聪明伶俐,对女孩子来说最好不过。”陆为民笑了笑。
这个情况杜笑眉也了解到一些,洪湖乡属于双塬区,就紧邻双塬镇,属于县城近郊乡,杜笑眉的大姐夫王庆同就是洪湖乡劳动村的村支部书记,劳动村正好就是香港商人看中的地点,准备在劳动村征地建厂。
“省里边有没有人陪着过来?是什么人作陪?”陆为民不动声色问道。
“嗯,我在双峰宾馆碰见过一次,是詹书记和雷主任陪同,应该是一个星期前来的吧,在双峰宾馆住了有三天左右,主要是在洪湖乡考察,看样子是要在洪湖乡建厂吧。”
“陆书记,我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女孩子,不过我觉得属兔的确挺好,属兔的耳聪目明,干不了大事儿,但是做些小事还是能行的。”杜笑眉抿了抿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肘就搁在膝盖上。
“笑眉主任是哪一年的?”
见杜笑眉虽然含笑点头,陆为民也知道对方根本就没有听进去,既然想要让人家效命,那也http://www.hetushu•com得让对方知晓一些自己的不同之处。
“哼,我难道不比你了解孙专员?”陆为民没好气的回答,“你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没错,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能留个好印象呢。”
“嗯,笑眉主任还是事业编制啊,不过现在国家对事业编制转行政编制卡得很严,除非岗位需要,不过那之前一般都得要走以工代干的岗才行,招待所主任这个位置不尴不尬,不属于干部岗位,也就不算以工代干,恐怕很难获得转干机会啊。”陆为民也是实话实说。
看来这女人对她这个事业编制很是耿耿于怀,不过陆为民也知道双峰这种经济欠发达而财政困难的县份,每年事业编制转行政干部编制卡得很严,除了非岗位需要必须要转的外,估计每年县人事局从地区人事局获得的机动指标少得可怜,一般都掌握在县委书记手中,一般人想要谋这个都是镜花水月。
“每个岗位都是一种锻炼磨砺,招待所虽然看似不在县委县府院子里,但是要经常接待来自地区的客人,做好服务工作也是树立双峰形象的一个关键,下周孙专员要来双峰调研,要在双峰住一晚,我听说孙专员这个人不太喜欢那些虚头滑脑的排场,弄不好住这招待所,你这边得好好准备一下才行。”陆为民正色道。
听得杜笑眉说到詹彩芝时有些吞吞吐吐,估摸着外经委那位领导大概又和詹彩芝有些故事http://m.hetushu.com,詹彩芝据说当年也是县里有名的玉观音,在县妇联工作时,应该是八三四年的时候,那时候詹彩芝也不过三十二三岁,正是一朵花开得正娇艳的时候,以双峰这风气,免不了就有狂蜂浪蝶来采花授粉了。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也不必再去多问了,对了,听说近期香港方面来了一个投资考察团?”陆为民随口问道。
杜笑眉既然放开了,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随手把外套脱了下来,然后坐进陆为民对面的沙发里,双臂紧夹,身体微微前倾,既显得很有礼貌尊重自己,又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大方。
本以为陆为民要问正事儿,没想到陆为民却问起了自己的年龄,杜笑眉心念急转,脸上却浮起甜蜜的笑容,“我是63年的,属兔的。”
陆为民也知道要马上让杜笑眉了解到这家香港企业的情况有些强人所难了,不过现在情况非比寻常,梁国威是被火烧眉毛了,眼下才会这般急不可耐,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詹彩芝这突如其来的一手,还真有点挽狂澜于既倒的架势,难怪梁国威对自己就有些不满意了。
杜笑眉何尝不知道这里边的猫腻,之前好容易混到县府办,就是指望能在县府办里找机会转干,可是很快自己就被人从县府办给踢了出来,名义上是让自己在这边负责,但是谁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虽说人事编制还挂在县府办那边,但是她也知道自己这hetushu•com是被边缘化了,难以进入县府办核心圈子,自然就不可能有转干的机会。
陆为民对这个突兀的港资项目有些疑惑,如果有外经委人介绍和作陪,估计应该不是骗子才对,但他心里始终还是有点怀疑。
杜笑眉何等聪慧,立马就知道陆为民怕是对这个项目上了心,她犹豫了一下,这才斟酌着言辞道:“我听说这个项目是詹书记的一个在省外经委的熟人介绍过来的,詹书记就立即向对方发出了邀请,港商来得很快,听说本来就在首都,直接坐飞机过来了,一行人有五六个人,派头很大,坐的是奔驰、皇冠轿车。”
“不会吧,陆书记,你说孙专员会住这里?”杜笑眉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
杜笑眉不敢怠慢,把自己掌握了解的情况一一道来,陆为民听得很认真,杜笑眉注意到自己在谈到种种迹象都指向了计经委和二轻局几个人之后,陆为民似乎有一种不出所料的释放感,看样子对方似乎已经觉察到了一些什么东西,只不过是要用自己了解到的东西来映证。
“嗯,我以前的公公是开元区委书记,那时候我高中毕业之后,就把我弄到开元区委当打字员。”杜笑眉也不隐讳什么,她也知道这些情况对方肯定早就知道,即便是先前不知道,一个电话也能找人了解得清清楚楚,“后来在开元区委办公室干了四五年,转成事业编制之后就调到县府办打了两年杂,就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来了。”